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5章 下步打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光明的要求看似是一个个例,因为在朱小君的这几个合伙人中,张石和宫琳都是有工作的,有工作就有收入,所以有了奇江医疗的股份之后,他们俩对薪资问题倒也没啥要求。

    陈光明就不一样了,他不可能做得到一边在那家伽玛刀公司做事,一边为奇江医疗签单。

    这个看似个例的问题,却使得朱小君极为重视,因为它牵扯到了公司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公司未来的薪资结构的设计问题。

    薪资结构是个问题,同时,公司的职能部门结构的设计也是个问题,还有管理结构,业务审批流程,财务审批流程……

    要做的要准备的太多了,可是,朱小君只是知道这些需要,但是对这些需要也是似懂非懂。

    陈光明只是个业务员主管,肯定是指望不上。宫琳有一定的功底,但在唐氏,她却偏重于公关,对其他方面的管理经验,也说不上深厚。而张石十余年浸淫在伽玛刀这个行业,要说该怎么做中心,张石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便转型开始搞免疫细胞治疗,张石也仅仅是需要略微调整即可,但是,对公司管理来说,张石同样是个短板。

    吕保奇那边倒是不缺公司管理的高手,但是,那些高手都是在房地产行业混饭吃的,转到医疗这个行业来,跨度实在太大,能否适应,很难说。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公司的注册地。现在奇江医疗的注册地是在彭州,公司的全名叫彭州市奇江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这一个彭州市的前提,就把公司局限于了彭州这个区域,成为了一家地区性医疗公司。未来要想走向全国,这个区域性就一定要去除掉。

    朱小君在心里盘算的是,要把公司搬到申海去,因为申海才是全国的商业金融中心,只有在公司的前面冠以申海奇江,才会给人以真正的大公司的印象。

    “陈老五,你觉得咱们奇江医疗现在还缺些什么呢?”朱小君没有直接回应陈光明的要求,而是反问了陈光明一个问题。

    陈光明愣了一下:“还缺什么?不缺什么呀?”

    朱小君刚好看见了正走过来的张石:“老张,你来一下。”待张石走到二人的面前的时候,朱小君向张石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张石略一思考,答道:“缺的东西多了。首先是人,我张石可没有三头六臂,更没有分身术,所以,以后每个中心都要有一支团队。而且现招肯定是来不及,得现在就抓紧培养。”

    朱小君点了点头:“还有么?”

    张石道:“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公司以前的业务结构简单,就这么一个中心,中心的规矩就成了公司的规矩,以后肯定是不行的,公司要有公司的规矩,中心应该有着中心的规矩。”

    朱小君叹道:“是啊!这些规矩看起来很简单,但包括的内容实在太多。老张啊,以后这些就要多靠你了!”

    张石面露难色:“不是我偷懒,说句实在话,制定中心的规矩,我那是把里攥的小事,但是说到公司的规矩,我不懂,也不敢逞能。”

    朱小君看了眼陈光明:“老张说的对不?”

    陈光明瞪着眼,点了点头。

    “老张说这些事他做不来,你能不?”

    陈光明瞪着眼,摇了摇头。

    “那你能找到这种人才么?而且还得值得咱们信任的。”

    陈光明瞪着眼,指了下朱小君:“这种事,只有你来做。”

    朱小君两手一摊:“可我也不懂啊!”

    陈光明挠了挠头:“那怎么办啊?”

    张石爆笑,给了陈光明一脚:“你个笨蛋,还不明白老朱的意思吗?”又转而对朱小君道:“以你的聪明劲,基本上可以做到窥一斑可见全豹。小君,咱们现在还有时间,你若是真有心做点大事的话,真不如现在就去找个地方,跟着他们好好学学。”

    朱小君瞥了陈光明一眼:“知道你现在该做什么了吗?”

    陈光明的眼神开始迷离了,他把头摇得像个货郎鼓一般:“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张石又撩了陈光明一脚:“你这二十多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咋就没被人给拐卖了呢?”

    陈光明讪笑道:“可能是我长得太帅了吧!”

    朱小君忍着笑道:“行了,就不难为你了,跟你明说了吧。你辞职后,想办法在申海应聘一家跨国企业,带上我,而且这企业一定要跟医疗有关联。”

    “几个意思?”陈光明显得很吃惊:“你不在医院做医生了?”

    “我的事,你不用操心,只管按我的吩咐去做就好了。注意一点,不要说出了咱们奇江医疗的事情就好了。”

    陈光明挠了挠后脑勺:“那,以咱们俩的资历,在这类跨国公司里,最多也就是讨个小业务员的岗位。”

    朱小君笑道:“够了!只要能进得去,我就有办法学得到。”

    陈光明虽然还是没能完全理解朱小君的用意,但答应了下来:“好吧,我试试。不过啊,炮哥,要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岗位,我该怎么生活呀?”

    朱小君白了一眼陈光明:“是该怎么泡妞吧?我就纳闷了,你当初的那股子吃软饭的劲头都跑哪去了?泡个妞还得花那么多钱?”

    朱小君很清楚陈光明这段时间的得瑟劲,一个月赚八千他能花一万,就连上个厕所都要装成功人士——用的都是不知在哪买到的特制手纸。

    陈光明陪笑道:“吃软饭,那啥,那都不是过去的事情了嘛!你不是经常教育我,要我进步,要我……”

    朱小君被气得不行,一把掐住了陈光明的脖子:“那我要你在表子面前装大款了吗?我要你见个女人就缠着人家非得请吃饭了吗?我要你装逼玩品味擦个屁股都得用两块钱一张的手纸了吗?”

    早年上学的时候,陈光明就不是朱小君的对手,现在朱小君又被秦璐逼的天天练功夫,那陈光明更不是对手了。

    “哎,炮哥……哎,哥……轻点……啊,轻点,我脖子都断了……”

    朱小君又照着陈光明的屁股踢了一脚,这才消了火,松开了陈光明:“报你的银行卡号,我先给你转点生活费。”

    陈光明立马拿出了钱夹,掏出了银行卡。

    朱小君拿出手机,通过支付宝,给陈光明转了五万块。

    没几秒钟,陈光明便接到了银行的自动短信,这厮拿出手机一看,感动地差点哭了。

    “炮哥,你就是我亲哥!”

    朱小君拿出烟,给张石和陈光明各发了一只,自己也点了一支:“还有一件事,陈老五,你毕业后有没有回过家?”

    陈光明嗫嚅道:“没,没有,不过,我给家里打过钱了!”

    “打过钱了?”朱小君有些不相信:“你打了多少?”

    “五……三千。”

    朱小君一把又掐住了陈光明的脖子:“到底打过没有啊?”

    陈光明哀嚎道:“真打过,真是三千,不信我给你拿银行短信看。”

    朱小君松开了手:“以后每个月都得打三千过去,听见了没?”

    陈光明可怜巴巴地看着朱小君,揉着刚才被掐痛的脖子,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听见了!”

    教育完陈光明,朱小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是不是也该回家看看老爹老娘了。”

    陈光明顿时来了精神,学着朱小君的腔调:“你朱老炮毕业后有没有回过家呀?”

    朱小君没好气地又要教训陈光明,吓得这厮刺溜一声钻出了门外:“我走了啊!回申海去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张石望着陈光明的背影,禁不住笑着摇头:“这家伙,面子上混蛋,可心里明白的很!”

    朱小君应道:“会装傻的人,往往才是最聪明的。”

    闲聊了两句,张石还是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来。

    “小君,我想了一下,虽然咱们现在可以利用伽玛刀的市场团队把免疫细胞项目做起来,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呐!将来咱们的中心要是多了,总得有几个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在手上,这才能放心啊!”

    朱小君想了下,回答道:“你说得对,咱们现在就得做准备,弄出一个人才梯队来,这笔钱省不得,老张,这事就拜托你了。”

    张石道:“行内挖人是个路子,但毕竟太窄了,还得在社会上招一些好苗子,教一教带一带,说不准就会有一两个脱颖而出了呢!”

    朱小君叹了口气:“咱们要是早做点准备就好了,现在以彭州市的公司在网上招人,很难招到合适的呀。”

    张石笑开了:“那就现招些本地的,就像当年的项羽,八百子弟兵打下了半壁江山来。”

    “这比喻不好!”朱小君笑道:“咱们得拿刘邦来说事。”

    “一个大流氓带着一帮小流氓,靠着耍无赖,得到了整个江山?”

    朱小君哈哈大笑:“有什么不好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咱们不是比刘邦强多了?”

    张石笑道:“那倒也是!等江山打下来,谁又会敢说一声不字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