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6章 唯一线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的dna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结果出乎了秦宏远的预料。

    按秦宏远的推理,朱小君是唯一一个能感应到那副眼镜的异常功能的人,因此而断定,朱小君的dna序列很可能和正常人有所不同,更有可能类似于樊罡的dna序列模式。

    秦璐对秦宏远的这种推理很是反感,但是,从理论上讲,又无法反驳了秦宏远的推理模式,连日来,一直在一种忐忑不安的情绪中等着朱小君的测试结果出来。

    真的等到了结果,秦璐兴奋地跳了起来,而秦宏远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沉默着,久久不开口说话。

    “我就说吧,朱小君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到大,对他,我比对自己还有信心!”

    秦宏远眯着眼盯着桌上的那份报告,一动不动。

    “朱小君能感应到那副眼镜的功能,或许就是一个巧合,这种巧合,可能是千分之一,也可能是万分之一,甚至是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老爸,你做的试验的样本数太少了,根本说明不了问题啊!”

    秦宏远轻轻地叹了口气,依旧端坐着,纹丝不动。

    “你倒是说句话表个态啊?这案子接下来该往那个方向去啊?老……秦所长,我郑重向你建议,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只盯住朱小君一个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秦宏远缓缓地抬起头来,看了看秦璐:“我们目前所掌握的线索全断端掉了,唯一的希望就在朱小君身上,我相信,樊罡那伙人,迟早还是会找到朱小君的。”

    “为什么不对那几个教授上点手段呢?万一樊罡交代的内容是真的,那几名教授真的是监守自盗,那我们的方向不就全错了吗?”

    秦宏远笑着摇了摇头:“樊罡显然是在混淆我们的思维,你想啊,那副眼镜若真如樊罡所说只是个幌子的话,那朱小君又是怎么回事呢?你是相信朱小君还是相信樊罡呢?”

    “我当然相信朱小君了!”

    “是啊!从情感上又或是从直觉上,我也相信朱小君,所以啊,樊罡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我推断,他这么做,甚至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一定是在掩盖着什么,或者是个秘密,或者只是个人的身份。”

    秦璐道:“假如你的推断是成立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不会主动来找朱小君的啊!”

    秦宏远来回踱步,右手握成了拳头,有节奏地在左掌上击打着:“这是一场心理和意志力的较量,他们为什么会注意到朱小君呢?无非就是那副眼镜!既然他们知道了朱小君手上有着这么副眼镜,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现在的平静只是一个假象,这个假象的后面,一定是他们的下一步计划,璐丫头,我们不能着急,要静观其变,等着他们出错。”

    “等?”秦璐摇了摇头:“除了被动的等,我们就没有了主动出击的可能了吗?”

    秦宏远笑道:“你啊!就是心急。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璐丫头,有时候,被动就是主动,而主动,则很可能演变为被动。”

    秦璐仰了下头:“但毕竟只是有时候啊!你不能以有时候这种理论来搪塞一切,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朱小君的身上了,那么为什么不让朱小君进一步刺激一下那些人呢?反正朱小君身背的危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一样的存在。”

    “进一步刺激一下?”秦宏远陷入了沉思。

    “把那副眼镜的秘密和朱小君一块曝光出来,上电视新闻……”秦璐临时想到了一个办法,忍不住说了出来。

    “不可!万万不可!”秦宏远断然否决了秦璐的建议:“这种事,一旦曝光,你让老百姓怎么看我们这些政府机构呢?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被老百姓笑话笑话倒没啥,万一引起了社会恐慌,那后果……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即便不能这么直接,那也得让朱小君戴着那副眼镜多露露面,我相信,樊罡的同伙们不会放任朱小君于不顾,他们一定会在暗中偷偷监视着朱小君的。”

    “让我想想!”秦宏远停下了脚步,抚着额头,弯着腰立在办公桌旁。

    片刻之后,秦宏远站直了身子,道:“樊罡去年来彭州只是为了作案,除此之外,他多数时间都是在申海,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樊罡这伙人的老巢就在申海呢?如果是的话,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安排一下,让朱小君去申海过一段时间呢?”

    “你是说,让朱小君……”

    “他们即便对朱小君有所监视,那么监视的人也不过是些小喽啰,现在让朱小君直接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子下,对他们形成直接的刺激,说不准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你说呢?”

    “可这样一来,那朱小君的危险性不就太大了么?”

    秦宏远呵呵笑了:“有陈东在他身边,我再跟王广平打个招呼,谁能奈何朱小君?”

    想到了陈东,秦璐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暖意。这个小家伙,一身的好本领,就算秦璐这样的身手,没有三五个,也很难把他怎么样。更难为可贵的是,在陈东心中,朱小君不单只是他执行保护任务的对象,更是他的一个亲人。

    “可是,该怎么说服朱小君离开彭州去申海呢?”

    秦宏远胸有成竹:“最简单的办法是安排他去申海进修。”

    秦璐哑然失笑:“最不可行的办法就是送他去申海进修。”

    秦宏远茫然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秦璐笑道:“朱小君这小子做手术的水平确实不错,可是,你看他最近都在做什么呀?手术基本上都不做了,专心弄他的生意,还有就是当他的院长助理,到现在还没拿到医生的执业许可证,你说,你怎么安排他去进修呢?”

    秦宏远一听,又习惯性地以拳击掌了。

    “我倒是有个想法,朱小君他现在把心思都放到了生意上,我可以劝说他去申海学学企业管理什么的,我觉得我应该能够说服了朱小君。可申海那边……”

    秦宏远面露喜色:“只要你能说服了朱小君,申海那边,我来安排。”

    秦璐做事历来是风风火火,从来不拖泥带水,当晚,从502总部回来之后,秦璐便立即找到了朱小君。

    朱小君刚做成了一单价值两千一百万的大生意,正在兴奋头上,一见到了秦璐,就立即要拉着秦璐去喝酒。

    秦璐对喝酒这种事,难得有了一次矜持。

    “先别急着去喝酒,先说说你为啥这么兴奋呢?”

    朱小君语无伦次地述说了一遍。

    在其他人的面前,朱小君要保持着镇静睿智的形象,只有在秦璐面前,他才能完全放松下来,完全不需要顾及自己的面子。

    因为,在秦璐面前,他根本就不存在面子这俩字。

    好在秦璐已经熟悉了朱小君的这种乱七八糟的表述方式,别人或许会听得糊里糊涂,但是秦璐却觉得条理还算清楚。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做一名好医生了?铁定了主意要去经商赚钱了?”

    朱小君依旧在兴奋着:“也不能这么说,我一个人成了好医生,那医疗界不过多了一个好医生而已,而我现在要做的,是通过推动一个项目而聚集团结更多的医生,让他们都成为好医生。”

    秦璐笑了笑:“听你这么说,感觉你还挺高尚的啊!”

    朱小君张大了嘴巴:“都这么多年了,你才知道啊?”

    秦璐叹了口气:“很多时候,出发点是好的,可结果却背道而驰。”

    朱小君愣了下:“几个意思?”

    “我问你,你懂企业管理么?你有驾驭团队的手段么?你有跟医生专家们打交道的经验么?你别告诉我你的那几个合作伙伴如何如何优秀,说了只会笑掉老娘的大牙。”秦璐看了眼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朱小君,颇为不屑地笑了声,又接着道:“啥都不懂,啥都不会,就想着推项目做大生意,到头来搞成个一锅粥,好医生也都被你害成了坏医生。”

    朱小君挠了挠头,惊奇地回道:“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一个小警察,竟然还懂那么多的大道理。”

    这要是搁在平时,秦璐肯定会教训一番朱小君的冒犯,但是她今天却是有目的而来,所以也只是笑了下。

    “你就说你承认不承认我说的道理吧?”

    朱小君见秦璐没有拧他耳朵的意思,这才放下双手:“我承认,你说得很对。不过啊,我已经有所打算了,我让陈老五在申海找一家跨国医疗企业,好好地跟人家学一学练一练。”

    “陈老五?就是你那位大学同学?这货跟个二百五似的,能做好这件事吗?”

    朱小君苦着脸道:“可除了他,我又能指望谁呢?难不成你让我亲自跑申海去一家一家投简历啊?”

    秦璐突然想到在整件事中陈光明是一个可以充分利用的角色,于是立即转变了态度:“那个二百五的货看面相却是一脸的福相,说不准,这件事还真能成!”

    朱小君笑开了:“行了,管他成不成,成了最好,不成咱再想办法,走了,我请你喝酒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