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8章 趁机下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四个家伙根本没把朱小君这边当盘菜,心想四个大老爷们对付一个男人,那还不是把把攥的小事,至于那俩女人,除了被哥四个调戏一番,又能怎样呢?

    可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女人竟然如此火爆,双方的言语刚对上,这女人就手握空酒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那四个家伙一怔,随即就看见这个猛女的身子一晃,差点摔倒——秦璐的神智虽然还算清楚,但身子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身边的宫琳连忙伸手去扶,却不想秦璐身子一软,倒在了宫琳的身上。

    宫琳没有防备,本身的力气又不大,眼看着被秦璐这么一压,两个人都要摔倒。

    朱小君是坐在这二人的对面的,就算是朱小君反应极快,也是来不及去扶。

    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身形闪过,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俩女人便安坐在椅子上了,紧接着,就听到一阵清脆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那四个家伙还没反应过来,每个人的脸上就挨了一个或两个耳光。

    朱小君吹了声口哨,以一种很牛逼的姿势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东东,注意点啊,别下重手,给我下死手!”

    那四个家伙哪里见过陈东这等身手的高手,又听到朱小君慢条斯理地命令这高手要对他们下死手,顿时吓破了胆。其中有一人双膝一软,竟然扑通跪在了地上。

    有一个抢了先,另三个岂能甘心落后,于是,四个人眨眨眼的功夫便齐刷刷跪成了一排。

    光是跪怎么能行呢?

    最聪明的那个立马提起了自己的手掌,‘啪啪啪’,给了自己几个巴掌:“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我有眼……”

    另外三个赶紧跟着学。

    不大的小酒馆中,巴掌声和认错声混杂在了一起,而且还颇有节奏,就像是一首悦耳的b-box同rap的合奏一般。

    刚才还气鼓鼓地站在朱小君身前的陈东也被这景象给吸引了,待这四个家伙稍作停缓的时候,陈东愣愣地来了一句:“好玩,继续!”

    原本紧张地躲到了一旁的店老板此时屁颠着到了朱小君身边,央求道:“这位老板啊,不看僧面看佛面,您就看在我侍候您好多次的份上,给我个小面子,放过他们几个吧!”店老板说着,又弯下了腰,在朱小君的耳边小声道:“这几个,都是咱们这个区的城管……”

    朱小君睁大眼睛:“城管?城管是个什么东西?城管很厉害么?”

    店老板陪笑道:“老板自然不怕城管,可是小店……”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好吧,就给你这个面子了。”

    然后冲陈东招招手:“东东,你怎么突然来了?不是说让你保护一下张叔叔的吗?”

    秦璐傍晚的时候来找朱小君,来之前给朱小君打了电话。朱小君担心在陈东面前被秦璐欺负会丢了面子,所以就把陈东甩给了张石。

    因为和贾爱民谈妥了伽玛刀回购的协议,所以贾爱民很快就派来了工程师对设备进行维修,张石做为中心的责任人,要陪着工程师加夜班。朱小君骗陈东说晚上坏人多,要陈东留在伽玛刀中心保护张石。

    陈东就是这么好骗,在确定了朱小君晚上会和秦璐在一起之后,便欢喜地接受了这个临时任务。

    “完了!”陈东的回答有些莫名,但朱小君却是懂得,陈东说的是张石那边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嗯,东东来的正是时候,这几个家伙虽然很坏,不过东东已经教训过他了。君哥哥还要跟璐姐姐喝酒,能不能把他们赶走,不要影响我们喝酒呢?”

    “好!”

    那四个家伙一听,立马爬起身就跑,一头扎进了外面的雨幕之中。

    打发了那四个混账玩意,朱小君再看秦璐和宫琳,不禁摇头直笑,那俩女人竟然相互偎依着睡着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喝酒喝到了酒量的临界点的时候,只要精神上稍有放松,大脑会立即转为抑制状态,睡着也就成了这个阶段的最常见表现。

    所谓酒后吐真言,往往就是出现在这个阶段的醉酒者身上。

    “难得的好机会啊!”朱小君顿生出来顽劣心态。

    和秦璐喝酒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每一次秦璐都能很好的把握住分寸,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就会断然拒绝,因此,朱小君却是从来没见到过秦璐的醉酒状态。

    人生中的第一次啊!

    朱小君怎么会浪费掉如此的大好机会呢?

    轻轻地拍了拍秦璐的脸,朱小君小声呼喊道:“醒醒,秦老大,醒醒了!”

    秦璐侧过脸来,微微睁开了双眼,含混不清地回了句:“让我再睡会嘛!”

    朱小君又拍了下秦璐的脸:“喂,喂!温柔这小妮子来看你了,赶紧醒醒吧,那小妮子都要哭了。”

    秦璐很不耐烦地摆了下手:“滚一边去,温柔她现在根本不在国内。”

    朱小君又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喜欢女人还是喜欢男人?”

    秦璐突然‘噌’地站了起来,瞪着朱小君,晃了晃,然后又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都喜欢,老娘除了不喜欢你个死猪头,其他人……都喜欢。”

    朱小君讨了个没趣。

    “东东,把璐姐姐扶回家去吧,你看,这儿还有个姐姐,我得留下来把这个姐姐送回家。”

    陈东看了看秦璐,又看了下宫琳,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鼓着腮摇了摇头。

    “东东是担心君哥哥遇到危险是吗?坏人都被东东打跑了,今晚上不会再有坏人了!”

    陈东歪着头想了下,这才愿意了。

    酒馆老板很会察言观色,适时地送过来了两把大雨伞。

    待陈东打着雨伞,背着秦璐离开了小酒馆之后,朱小君又把顽劣之心对向了宫琳。

    “宫琳,醒醒了宫琳!”朱小君捏了下宫琳五官中长得最好看的鼻子:“你老公来了!”

    宫琳一把将朱小君的手挡开,把头转向了另一侧,继续伏在桌面上睡觉。

    朱小君移了个位置,再去捏宫琳的鼻子。这一次,宫琳干脆将头埋进了双臂中间。

    朱小君叹了口气,停下了手来。

    对朱小君来说,宫琳不是秦璐,对秦璐,朱小君开起玩笑来可以没有底线,即便是再怎么过火的玩笑,最差的结果无非是挨上秦璐的一顿修理而已。但是宫琳就不一样了,朱小君对她的感觉,始终觉得二人之间隔了那么一层纱。

    这层纱好像是距离,更像是所谓的道义,使得朱小君伸在半空中的手不由得缩了回来,他原本是看到了宫琳的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忍不住想去抚摸一番的。

    偏在这时,宫琳竟然发出了一句梦呓:“我不要嫁给你,朱小君,带我走……”

    好似生怕朱小君没听清这句梦呓,宫琳还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朱小君的衣襟。

    朱小君叹了口气,搀起了宫琳:“走啦,不能再睡了,人家酒馆要打烊了。”

    宫琳与半梦半醒之间,似笑非笑,斜倚在朱小君的怀中,跟着朱小君,踉跄着走出了小酒馆。

    暴雨已然停歇,但依旧是细雨霏霏。

    春末初夏的季风裹挟着霏霏细雨,或左或右,或直或斜,总是瞅准了打伞之人的空挡,要和伞下之人来一次又一次的亲密接触。

    而宫琳的步伐已经混乱了,朱小君根本搀扶不住,伞,反而成了累赘。

    朱小君索性蹲下身来,将宫琳扛在了肩上。

    这一扛,朱小君的肩膀刚好顶住了宫琳的腹部,受了外力的挤压,宫琳再也忍不住,一张嘴,就呕吐了起来。

    朱小君连忙将宫琳放了下来,抚着她到了路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直到宫琳将胃容全部吐干净了。

    宫琳此时稍微清醒了一点,仰着脸问道:“这是在哪里啊?”

    朱小君笑了笑,回答道:“咱们刚出了小酒馆,我正准备送你回家呢?”

    宫琳舒展了双臂,抱住了朱小君:“不,我不回去,我要跟你在……”

    在什么?

    宫琳没能说出来,她两眼一闭,瘫软在朱小君的怀中,又昏睡过去。

    香玉满怀原本是男人们的幸福时刻,但此时,朱小君拥有的却只有苦笑。

    扶,扶不住。扛,扛会吐。背,却无法打伞。

    只能是抱了。

    好在宫琳的体型纤细,朱小君把她抱在了怀中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打伞,而宫琳则双臂环绕着朱小君的脖子,将头靠在了朱小君的肩上,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这个样子,朱小君肯定是无法把宫琳送回她自己的家了。

    抱着宫琳,朱小君爬上了四楼,敲开了自家的房门。

    陈东开了门,傻愣愣地站在了门口,挡住了朱小君进屋的路。

    “东东,怎么啦?别挡着我啊!”

    陈东傻傻地笑了下:“骗人!”

    朱小君湿淋淋地进了屋,将宫琳放到了沙发上,对陈东道:“君哥哥怎么会骗人呢?是姐姐忘了带钥匙了,只能在咱们这里暂借一宿。”

    陈东没吭声,点了下头,就去看他的动画片了。

    朱小君赶紧去了洗手间,换了身干爽的衣衫。

    是把宫琳放到秦璐的床上,还是把宫琳放在自己的床上呢?

    矛盾啊!

    矛盾了一小会,朱小君咬了咬牙,跺了跺脚,将宫琳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