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9章 突然生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路上,朱小君手中的雨伞都是在照顾着宫琳,尤其是宫琳出过酒之后是被朱小君抱着回来的,所以几乎就没淋到雨,只是头发上稍微有些湿而已。

    朱小君把宫琳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为宫琳脱了鞋子,盖上了被。

    “东东,咱们的房间被姐姐用了,咱们俩今晚只能睡客厅了。”

    陈东正专心地看着动画片,看都没看朱小君一眼,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一路上被雨淋着,回到家安排好了宫琳之后又洗了个澡,朱小君原本就不咋地的酒意也就全消了。原本朱小君就很爱看动画片,只是最近几年因更喜欢日本动作爱情片而转移了精力重点,现在有了陈东在身边,朱小君也只能忍着心头之瘾,再次喜欢上动画片。

    哥俩一直看到了深夜,这才依依不舍地关上了电视。朱小君占了沙发床,而陈东睡在了沙发配套的太妃椅上。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是受到了诱人香气的勾引才醒过来的。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宫琳的那张灿烂的笑容。

    “你还真有本事啊,我这刚做好早餐,你就睁开了眼。”

    朱小君一股脑从沙发上爬起身,凑到了餐桌旁,深深地吸了口气:“哇塞,五星级水平啊!”

    为了能够尽快吃到这令人馋涎的早餐,朱小君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冲了进去……一声尖叫响起,然后就见到秦璐一手拎着朱小君的耳朵,另一只手还在整理着衣衫,走出了卫生间。

    “你个死猪头能不能先敲敲门啊?”

    “你个秦老大……哎吆,轻点啊……你上厕所为啥不锁门!”

    “草,那门锁不是早就坏了么?”

    “靠,那我就不会找人把它修好么?”

    “草,还真被你修好了。”秦璐整理好了衣衫,继续拧着朱小君的耳朵,试了下门锁。

    “靠,知道错了还不松手啊!”

    “草,什么错了对了的,这跟修理你有……”秦璐一句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然后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陈东的冰冷的声音:“松开。”

    秦璐乖乖地松开了手。

    得到了解脱的朱小君掉过头,不由得大笑起来。

    陈东就地取材,拿着一根筷子,从后面抵住了秦璐的脖子。

    筷子是木质的,这种筷子在普通人手上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到了陈东的手上,莫说是根筷子,就算是根面条,都有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杀伤结果。

    秦璐深知陈东的厉害,面对面尚且都没有丝毫的取胜机会,更何况陈东是站在她的身后,而且手里还拿着‘武器’。

    “东东,姐姐已经放开你君哥哥了,你也放开姐姐好不好?”

    “不好!”陈东的声音依旧冰冷。

    秦璐只能转过头来求救于朱小君。

    朱小君却哈哈一笑,扬长去了卫生间。

    稀里哗啦洗漱完毕,朱小君招呼着宫琳一块吃早餐。

    从头到尾,宫琳一直是微笑着饶有兴趣地只看不说话,朱小君招呼了,她便坐到了餐桌旁,只是没动筷子。

    秦璐倒也是能屈能伸,继续向朱小君央求:“死猪头……哦,不,朱小君,朱医生,朱大人,亲爱的君哥哥,小妹求求你了,让陈东放过我好吗?”

    宫琳做的早餐其实很简单,她在冰箱里找出了一袋馒头和五只鸡蛋,把馒头切成片,裹上鸡蛋糊,然后在油锅中煎熟。再用剩下的鸡蛋糊,做了个蛋花清汤。

    虽然简单,但味道极佳,朱小君一连吃了三片煎馒头片,然后又喝了一碗蛋花清汤,这才慢悠悠地踱到了秦璐的面前。

    “哟,你还知道我比你大啊?小丫头片子,我告诉你,这年龄,大一天也是哥,更何况我还比你大五天呢!”

    秦璐在陈东的控制之下,不得不跟朱小君陪着笑脸:“对,对,君哥说的对!”

    朱小君扬了扬眉毛:“今天且放过你,下次胆敢对君哥有所不敬,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秦璐继续陪笑:“那是,那是,一定,一定。”

    朱小君这才心满意足,让陈东放过了秦璐。

    四个人围坐在餐桌旁,风卷残云般吃起了早餐。

    正吃到酣畅之时,秦璐突然来了电话。

    接电话的时候,秦璐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嗯嗯啊啊地应着,但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秦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挂了电话,秦璐推开了碗筷,说了句‘局里有紧急任务’,然后就一言不发地走了。

    秦璐这边刚走,宫琳的手机也响了。

    和秦璐几乎是一模一样,宫琳在接电话的时候也没有说话,但脸色也是越发僵硬。

    放下了电话,宫琳似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双手捂在了胸口:“彭州要乱了!”

    朱小君一时没反应过来,仰起脸看着宫琳:“你说什么?怎么就要乱了?”

    宫琳叹了口气:“我刚才接到了老五打来的电话,嘱咐我这些时日最好能离开彭州一段时间,说道上已经乱了套了,今天凌晨,他的一个叫锤子的兄弟,被人下了黑手,死在了看守所中。”

    朱小君顿时明白过来,吕保奇开始按照他的建议行动了。朱小君深知以吕保奇的个性,绝对不会按照朱小君所说的那样,布好局之后,静观其变。他一定会采取更为主动积极的策略,暗中使力,幕后操控。

    “我听吕保奇说过这事,彭州道上安静了快二十年了,也是该重新洗牌的时候了。宫琳,我就担心你当初跟老五走得太近……”

    宫琳笑了笑,拢了下头发:“我跟老五只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再有,真正跟老五扯上关系的并不是我,而是方院长。”

    朱小君稍稍放心下来。这倒不是担心宫琳被卷进彭州的道上争斗,而是担心警方介入后,从老五的身上在扯出宫琳的麻烦来。

    “不过,我也认为你还是躲一躲比较好!这样吧,你收拾收拾就回申海,去跟蒋光腚汇报一下方新宇的案情,检察院那边的进展情况就如实汇报好了,除此之外,就说这件事是我朱小君暗中捣的鬼,目的吗,很显然,就是为前一段时间搞肿瘤医院而还债。”

    宫琳听了,显得很不情愿。

    朱小君的不正经本性又不自觉地显露出来了:“怎么啦?舍不得离开我呀?”

    这原本只是调侃的一句话,却使得宫琳的脸颊迅速布满了红晕。

    “瞎说什么呢?”

    宫琳的娇嗔让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整个上半身几乎都已经酥了。

    “小……两……”朱小君莫名其妙地吐出了两个字。

    小字后面应该是‘别胜新婚’,两字后面应该跟着‘情若在长久时’,只是这两句话都被朱小君活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咱们奇江医疗要想走向全国市场,这公司注册地最好得改到申海去,宫琳,我暂时离不开彭州,这项工作也只能交给你了。”

    宫琳默默地点了点头。

    “走之前,你跟老五打个电话,就说我要找他谈谈。”

    宫琳惊疑问道:“你找他谈什么?”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答道:“这个时候,他能给你打电话,劝告你暂时离开彭州,就凭这一点,我就得救他,不能让他在这一场混战中丢了性命。”

    宫琳瞪大了眼睛:“有这么严重吗?”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只怕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朱小君虽然没在道上混过,但是道上的故事却不是没听说过,尤其是值夜班比较空闲的时候,郭老二总是会讲上一两个江湖传说。

    当然,这些传说绝大部分都是二十年的事情了。

    在这些传说中,吕保奇自然是出现频率最多的男一号,而陪伴吕保奇出现于传说中的那些男二号,男三号等等,现在都已经销声匿迹了,而这些配角,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之辈。

    几天前,朱小君跟吕保奇见面的时候,二人之间的交流虽然很平淡,但是,朱小君却从吕保奇的眼神中看到了一鼓杀气。回想到当初自己第一次见到吕保奇的时候,吕保奇的口吻虽然极为严厉,面容也极为严肃,但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却和这一次大为不同。

    朱小君当时很想劝说吕保奇一番,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忍住的原因一是心里很清楚,吕保奇并不是一个很容易被劝说过来的人,另一个原因则是朱小君也很想看一看他这位投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本性的江湖人。

    “我这就跟他打电话!”宫琳相信了朱小君所言,显得有些慌乱,手机拿出来之后,捣鼓了好几下才拨通了老五的电话。

    电话是拨通了,可是那边却始终无人接听。

    “挂了吧!”朱小君叹了口气:“我想办法去找他,宫琳,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不要在跟老五有任何联系。”

    “为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直觉吧!老五应该已经惹上麻烦了,你跟他打电话,实际上……”朱小君顿了下,把原本想说的‘给自己添乱’改动了一下:“实际上就是在给他添乱。”

    宫琳不知怎么的,突然情绪失控,一把抓住了朱小君的手:“朱小君,答应我,你一定要救救老五……”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