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0章 血浓于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句话尚未说完,宫琳已是泪流满面。

    陈东乖巧地给宫琳拿来了纸巾。

    朱小君抚了下陈东的头:“东东乖,去到里屋看动画片,君哥哥跟姐姐说说话,好不?”

    陈东点了点头,去了。

    “告诉我,你跟老五到底是什么关系?”

    宫琳抹着眼泪,哽咽着回答道:“他是我弟弟,亲弟弟!”

    “亲弟弟?”朱小君禁不住怔了一下,他跟老五虽然没见过几面,但老五的长相却是清晰记得,朱小君蹙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在看看宫琳,忽然发现,这二人的五官还真是颇为相似。

    “他只比我小一个小时,我们俩,是双胞胎。”宫琳平静了许多,已经停止了抽噎。

    朱小君又是一怔:“能跟我说说这中间的故事吗?宫琳,说出来,你会好受一些。”

    宫琳拢了下头发,强笑了一下,道:“你还没答应我的请求呢!”

    朱小君摸出了一包烟来,抽出了两根,递向了宫琳:“要不要抽支烟?”

    宫琳皱着眉摆了摆手:“你知道我不会抽烟的。”

    朱小君自顾自点上了烟,郑重其事地说道:“宫琳,我答应你,即便搭上我朱小君,也一定要保证了你弟弟的安全!”

    宫琳愣愣地看着朱小君,双眸中又涌出了泪花。

    “谢谢你,朱小君,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宫琳,咱现在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好么?告诉我关于老五的所有情况,我只有掌握了他的所有情况,才能充分了解他,才会想到办法把他从这个火坑中拉出来。”

    宫琳愣了愣,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述说起来。

    “其实,我不姓宫,我姓唐。我是唐伟兴的小女儿,我的原名叫唐琳。”宫琳说着,看了下朱小君。

    事实上,宫琳一开口便差点吓了朱小君一跳,但朱小君强压住内心的惊诧,抽了口烟,尽量保持着平静:“继续。”

    “我和唐歆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宫琳像是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朱小君没有插画,静静地等待着宫琳。

    宫琳沉静了片刻,长长地吐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母亲是彭州人,三十年前认识了唐伟兴,怀了我和我弟弟,但没得到唐家人的认可。我母亲生下我和弟弟后便带着我和弟弟离开了唐伟兴,回到了彭州。可是,我的外公外婆却认为我母亲丢了他们的人,不再愿意接受我母亲。我母亲只好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姐弟俩,直到我和弟弟三岁那年,我母亲病倒了,患的还是癌症。”

    宫琳的口吻非常平静,就像是在述说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故事一般。

    “我母亲自知时日不多,为了我和弟弟能活下去,她只能托人给唐伟兴带话。可那时候,唐伟兴正处在事业的起步阶段,他离不开他老婆家族的支持,不得已,我母亲只能把我和弟弟分开,送给了别人去抚养。我被领走之后,我外公外婆才开始了后悔,他们俩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把我弟弟送给别人,于是我弟弟就跟着我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了。”

    宫琳苦涩地笑了。

    “我的养父姓宫,他对我很好,待我如己出,我的养母更是疼爱我,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认为,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不知道我在彭州还有外公外婆,我也不知道我居然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我更不知道我还有着那么一位可怜的母亲。我只当自己是宫家的后代,身上流淌的是宫家的血脉,直到七年前,我爸爸……哦,我的养父……不,就是我爸爸,他生意失败,欠下了好大的一笔债,家里的房子也卖了,穷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那时,我正好读大四,最后一年的学费,突然没了着落。”

    宫琳摇了摇头。

    “我爸爸实在没了办法,只好向唐伟兴开口求救。唐伟兴当时就向我爸爸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把我收回去。我爸爸为了能让我完成学业,违心地答应了唐伟兴。就这样,我才知道了所有的故事。”

    “你恨他们么?”朱小君插了句嘴。

    “恨过!我恨过所有的人,可是……”宫琳拢了拢头发,苦笑了下:“恨之深爱之切,亲情之下,又有多少恨是爱所不能融化了的?”

    朱小君叹了口气,联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不无感慨地接道:“是啊,不管如何,他们终究是生你养你的亲人啊!”

    “唐伟兴很疼爱我,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我比对唐歆还要好,或许这只是他对我的一种内疚之情,但对我来说,血浓于水,我不单再也恨不起他,后来,还有些爱他。可以说,没有唐伟兴不厌其烦的手把手教我带我,我现在也只配在某家小公司打打杂而已。”

    朱小君颔首笑道:“谦虚是美德,但过度谦虚可就是……”

    “唐伟兴之所以要在彭州建华海医院,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来寻找我弟弟的下落。二十多年前,我外公外婆把我弟弟接走了之后,就跟唐伟兴切断了联系。假若我没回到唐伟兴的身边,这件事可能也就这样了,但是,唐伟兴见到了我之后,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相思之苦。幸运的是,两年前,我终于找到了我弟弟,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成了在道上混饭吃的人。”

    朱小君很想知道宫琳是如何找到她弟弟的,更想知道她找到弟弟之后是怎样的情感,但是,朱小君也清楚,这个时候问这种话似乎很不合适,于是便静静地看着宫琳,听她继续按着自己的思路降下去。

    “我外公外婆在十五年前双双去世,那时候,我弟弟才十四岁,于是便被送进了孤儿院。他这个小子,哪能受得了孤儿院的约束,所以在里面没呆了一个月,便偷偷地跑了出来,从此就在社会上瞎混。我找到弟弟之后,劝过他好多次,让他不要在道上瞎混了,可他就是不听。后来唐伟兴亲自来彭州见他,承诺说只要我弟弟不再瞎混,他就会给我弟弟一千万的现金,让我弟弟开个饭店或者酒吧什么的。可我弟弟根本不理会唐伟兴,还冲我发脾气,说以后再把他跟唐伟兴扯到一块的话,就连我这个姐姐都不认了。”

    说到了同胞弟弟,宫琳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感觉。

    “朱小君,你明白上次你跟我说老五被警察抓了,需要五万块的赎金的时候,我愣都不打一下便答应了下来的原因了吧?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对你才另眼相看,你这人啊,嘴上虽然总是不正经,油腔滑调的,但心里却是非常善良,拿你们彭州话来说,就是厚道。所以,我就偷偷地把你当初跟我签的那张合约给毁了。”

    朱小君笑道:“怪不得啊!我三番五次要求唐歆把那纸合约还给我,她总是推来挡去的,就是不肯,原来是这合约被你给毁了,她拿不出来了呀!”

    宫琳笑了笑:“唐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有了借口把我的总经理助理的职位给拿了下来。唐伟兴虽然认了我,但是我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唐歆揪住了我的小辫子之后,唐伟兴也不好多说话。哦,你看,都扯到哪去了……”

    宫琳说着,突然哽咽起来。

    朱小君明白,这是宫琳又想起了唐伟兴突然猝死的事情了。

    “你那位未婚夫……”朱小君忍不住问了口,可话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过于不合时宜,可是,话已然收不回来了。

    宫琳叹了口气,从刚才对唐伟兴的思念中走了出来。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初恋,可是,七年下来,却已物是人非,当初的理想,当时的信念,在这个社会大熔炉中全都走了形变了样,若不是我们还存在着记忆,那又和陌路之人有什么两样呢?”

    宫琳说的很深奥,朱小君一点都没听懂,好在宫琳紧接着说出了结果。

    “他坚持要出国移民,我留也留不住,只好……”

    “上次你在七十二个小时中来回了美国一趟,就是为了去见他么?”朱小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到牙齿有点酸溜溜的。

    宫琳笑了笑,道:“不是,他去了澳洲。”

    朱小君禁不住长出了口气,随即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拿老五来说事。

    “好了,时间不早了,宫琳,你还是尽快离开彭州吧,老五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我保证将他毛发无损地还给你。”

    宫琳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老五那臭脾气,我担心……”

    朱小君向卧房中的陈东努了努嘴:“有东东在,老五的脾气臭不臭一点也不会影响了结果。”

    宫琳从老五的口中略知了秦璐的本事,像老五这种可以在街上一个打五个的好手在秦璐的面前都撑不过三五招,而秦璐却被只拿着一根筷子的陈东给逼迫地不敢动弹,那么陈东的本事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嗯,我这就订去申海的票,朱小君,谢谢你!”宫琳起身就准备离去,走到了门口,又转过身叮嘱道:“尽量别伤了他,就算必须要伤他的话……”

    宫琳说不下去了,咬了下嘴唇,顿了下脚,一扭身,下楼去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