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1章 混战在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五的原名叫唐伍,有着唐家第五个孩子的寓意。后来被外公外婆领走之后,改了名字叫唐武。

    大名虽然改了,但小名却一直延顺了下来,从小五子变成了老五哥。

    彭州当今的道上,提到了老五这个名字,虽不能说是无人不知,那也必是赫赫有名。反倒是提起了大名唐武,却是没多少人知道。

    从十四岁开始浪迹街头的唐武自然没少吃过苦受过罪,直到十七岁那年,遇到了瘸四喜。

    瘸四喜够狠也够阴,而唐武却恰恰相反,刚猛有余而阴狠不足,但二人却有着一个相同点,那就是都是仗义之人。

    这二人走到了一起之后,很快就在彭州江湖上立住了脚,有了自己的一小块地盘。

    也该是瘸四喜和唐武的运气,他们占据的那块地盘很快就迎来了彭州的市政改造。彭州原来有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生意火爆到不要不要的,但是这个市场的位置却是在市中心,经常会引发交通瘫痪,于是,市政府下定了决心,准备斥资数亿,在瘸四喜和唐武的那块地盘内重新兴建一个批发市场。

    这对瘸四喜和唐武来说,简直是接住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的幸运。

    但是,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却引起了相邻地盘上的另一个大混子关老二的嫉妒。于是关老二便派了代表去跟瘸四喜谈判,打的旗号是有钱大家一块赚。

    这叫什么有钱大家一块赚啊,这分明是往人家的口袋里去抢钱,瘸四喜当然不会答应。

    矛盾闹到了彭州江湖的老大吕保奇那里。

    吕保奇此时已经开始涉足房地产,而市政府的这一项高达数亿元的改建工程正是吕保奇下定决心要拿下的目标。因此,吕保奇当时是夹杂着私心来调和瘸四喜与关老二之间的矛盾的。吕保奇认为,只有让瘸四喜和关老二两个团伙动起真格的,热热闹闹地干上一场,才会吓退他的那些竞争对手,才会让他在政府面前彰显出他吕保奇的价值。

    所以,吕保奇拉了偏架,替关老二说了话。

    这下子,彻底激怒了瘸四喜,也同样激怒了唐武。这哥俩一合计,决心来一次殊死相搏,赢了,就可以一步登天,从此成为一方霸主,败了,也就从此告别彭州江湖,远走他乡。

    吕保奇默许了这场道上战争。

    关老二实力雄厚,但瘸四喜唐武他们更敢于拼命,因此在以少对多的状态下,居然跟关老二战了个平手。当争斗进入到第三个月的时候,双方均是精疲力尽,无力再战,但是,战斗却不能这样结束,必须要分出了胜负高下来。

    于是,双方的主帅约定了单挑。

    最后的结果是瘸四喜自己扎了自己三刀,一刀两个洞,三刀六个眼,硬生生折服了关老二。

    这三刀六个眼也从此奠定了瘸四喜的江湖地位。

    同时,这一战之后,瘸四喜也恨上了拉偏架的吕保奇。

    这十多年来,瘸四喜和唐武他们一伙从小商品批发市场收保护费开始积累了原始资金,后来又介入蔬菜水果批发,再后来又从事物流行业,钱没少赚,小弟没少收,但同样苦也没少吃,累也没少受。

    钱赚的越多,江湖地位就越高。江湖地位越高,手下的小弟就越多。手下的小弟越多,每个月的花出去的钱也就越多,这样的一个循环使得瘸四喜根本停不下来,直到有一天,瘸四喜认为,他拥有了可以向吕保奇发起挑战的实力了。

    十几年前,吕保奇的拉偏架同样惹怒了唐武,这个粗犷汉子虽然不像瘸四喜那样记仇,但是对瘸四喜的要挑战吕保奇的这个决定还是表示了赞同。只是,该如何向吕保奇发出挑战的信号,倒是唐武所不曾思考过的。

    而瘸四喜却早有准备。

    彭州的房地产商大大小小有十多家,而每年政府拍卖的地块只有八、九块,这就造成了僧多粥少的状况,因此,每次土地拍卖会上,各家房地产商都会争的头破血流。

    但保奇地产却是一个例外。

    吕保奇并不喜欢囤地,他只喜欢拿下自己喜欢的地段的土地,所以,保奇地产有时候会一口气吃下三四块地,有时候又会一两年一块地也不拿。遇到了吕保奇喜欢的地块,吕保奇就会派人去各个房地产商那里去打招呼,同时告诉对方吕大老板的心理价位。那些地产商因忌惮吕保奇,一般都会选择让步。

    瘸四喜对吕保奇发出的挑战计划便是这土地竞拍方面上。

    他联合了省城的一家房地产商,在土地竞拍会上出其不意地击败了吕保奇的保奇地产,同时为了遮掩自己的这个突袭计划,瘸四喜还特意把自己安排进了看守所呆了两个礼拜。

    令瘸四喜颇感意外的是,等他出来之后,吕保奇并没有向他展开疯狂的报复行为,而是单独约了他喝了一次茶。

    喝茶的时候,吕保奇很坦诚地告诉瘸四喜,说他已经老了,真的不想再过问江湖之事了,如果说十年前的那次金盆洗手没有洗干净的话,那么他很想在今日再来一次金盆洗手,并借此机会彻底退出江湖。

    瘸四喜当时把吕保奇的这番话理解成是吕保奇对他的试探,于是来了个默不作声。

    吕保奇也没有在意瘸四喜的抵触情绪,继续说起了前几天土地拍卖会上的事。

    瘸四喜当时解释说这事跟他关系不大。

    关系不大并不是说就没有关系,这种回答是瘸四喜事先准备好了的措辞,可谓是不卑不亢。

    但吕保奇却呵呵一笑,点破了瘸四喜的心思,并表示说,他既然决定了要彻底退出彭州江湖,那么就需要有人顶上来,补上空缺的这个位子,而他最看好的人选,就是瘸四喜。

    瘸四喜当时并没有多少喜悦,对吕保奇,他还是了解的,在瘸四喜的内心中,根本不相信吕保奇会主动放弃了目前的江湖地位。

    然而事情的发展再一次出乎了瘸四喜的预料。吕保奇在跟瘸四喜喝完茶之后的当天,便向彭州江湖的各路英雄发出了邀请,约他们第二天去吕保奇的私人会所去放松一下。

    吕保奇的邀请,谁敢不去?因此这天下午,但凡接到吕保奇邀请的人物,不管是健康的还是生病的,无一例外,全都准时到了吕保奇的私人会所。

    吕保奇尽其可能地热情招待着这些江湖上的朋友。

    期间,吕保奇也向大伙透露了他想真正脱离江湖的想法。

    十年前,吕保奇就曾广邀江湖道友,弄了个金盆洗手的场面,可那一次,吕保奇非但没能实现金盆洗手的愿望,反倒被彭州江湖的各路英雄推选成了调和人。

    这个调和人有点类似于港片中的话事人,不同的是,港片中的话事人是本帮的最高权威,而彭州江湖的调和人则是整个彭州道上各方势力公认的最高权威。

    那一次,彭州江湖上大小三十多个帮派大哥一起按了血手指印,而这张按了三十多个大哥的血手指印的一张纸便成了调和人的信物,拥有了他,就等于拥有了整个江湖。

    当吕保奇说到他有意让瘸四喜来接替他的位子的时候,几乎所有大哥都保持了沉默。

    沉默就代表了反对,至少也是不赞同。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沉默也可以理解为默许。

    因此,吕保奇当众宣布,半个月后,他会安排仪式,亲自把调和人的位子传给瘸四喜。

    这三十多个大哥级人物中至少有一半是不服气瘸四喜的,其中还有几位大哥跟瘸四喜之间还有没揭过去的梁子,他们虽然不敢违拗吕保奇的决定,但是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让吕保奇改变初衷。

    那就是灭了瘸四喜这帮势力。

    但瘸四喜又是何等聪明之人。

    当晚,他便带着他团伙中的骨干成员玩了一次人间蒸发,让这些指着他的矛头全都落了空。

    可惜的是,瘸四喜却没有通天的本领,他还有个叫锤子的兄弟被关押在看守所中。

    是谁对锤子下的黑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瘸四喜必须现身出来,为锤子出头,找出真凶。

    不然的话,瘸四喜又有什么脸面立足于这片江湖呢?

    明知山有虎,瘸四喜也只能偏向虎山行!

    而作为瘸四喜团伙中第二号人物的唐武,也不得不随着大哥瘸四喜从蒸发状态回归到固体状态。

    唐武深知这一次露面之后的凶险,所以他一早就给他唯一的亲人——双胞胎姐姐打了个电话,嘱咐姐姐赶快离开彭州。

    对唐武来说,流血是没啥好怕的,横尸街头也没啥好怕的,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对手知道了他还有着这么一个姐姐,然后对他的姐姐下手。

    现今的江湖,利益至上,所谓的道上规矩,那不过是骗人的幌子。当利益达到了,莫说道义二字,就算是他的亲爹亲娘,只要有需要,也会有人毫不犹豫地践踏在脚底下。

    唐武不得不防!

    给姐姐打完电话后,唐武将手机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然后上了车,追随在瘸四喜的车后,向彭州驶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