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2章 控制局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宫琳下楼之后,朱小君想了想,觉得有些不放心,追了下去。【愛↑去△小↓說△網w  qu 】

    追上了宫琳后,朱小君看着她回到了家里,收拾了行李,又亲自把她送上了高铁,回了申海。这才放心地去找秦璐了。

    秦璐刚开完看守所刺杀案的案情分析会。

    刑侦二中队分配到的任务是理清楚死者锤子的社会关系,并严密监视他身后的团伙行为。

    因为秦璐刚刚结束了科研成果盗窃案的专案调查工作,手头上并没有其他要紧的工作,因此,这项任务便自然而然地交到了秦璐的手上。

    对锤子,秦璐并不熟悉,从局里掌握的资料上看,锤子应该是盘踞在市西关瘸四喜团伙中的一名骨干人员。刚才在案情分析会上,治安大队的罗队长提供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几天前,瘸四喜一伙的骨干成员突然消失了,好一阵子都没在彭州露过面了。

    这些干刑侦的警察们马上就意识到了这其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几乎所有人都在揣测彭州江湖很可能会因此而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所以,局里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案子,指示刑侦大队一定要和治安大队紧密配合,将这种危险扼杀于摇篮之中。

    既然是江湖上的恩怨,那么势必跟吕保奇脱不了干系,而吕保奇又是朱小君做事业的投资人,秦璐不得不为朱小君有所担心。

    这边一散会,秦璐便拨打了朱小君的电话。

    朱小君接电话的时候,刚好在市局的大门口为了让不让进的问题跟门卫正在争执。

    “行了,你就到对面的那家咖啡馆等我吧!我最多五分钟就到。”

    朱小君挂上了电话,冲着门卫拽了一句:“看到了么?你不让我进,那只有让你们的领导出来见我咯。”

    门卫倒也乖巧,只是冲着朱小君傻笑,不接招。

    朱小君悻悻然去了对面的咖啡馆。

    秦璐进到咖啡馆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朱小君,因为朱小君是背对着咖啡馆外门的,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秦璐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一早受到了委屈的秦璐悄悄地伸出了手,伸向了朱小君的耳朵。

    可就在秦璐准备动手的时候,耳边突然回响起了陈东的那冰冷的声音,秦璐连忙停下手,四处观察了一下。

    虽然没发现陈东,但秦璐还是觉得心里发毛。

    天知道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伙子现在躲在什么地方,天知道秦璐一旦对朱小君动了手,这个小伙子又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秦璐。

    饶是秦璐这样的胆子能上了天的女汉子,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那个小跟班呢?”秦璐最终还是放弃了偷袭朱小君的想法,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

    “啊?你是说东东?”朱小君把桌面上的一杯清水推给了秦璐:“他在家看动画片哩!”

    一股怅然连带后悔的感觉袭上了秦璐的心头,但又看到朱小君那副似是而非一脸坏笑的样子,秦璐还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那个陈东肯定是躲在某个角落,而朱小君则一定是在引诱她对自己动手。

    “找我啥事?”秦璐一边说着话,一边仍旧在瞄着四周。

    “你找我啥事?”朱小君早已经看透了秦璐的心思,因此在言语上对秦璐是一点也不相让。

    “早晨我接了个电话,然后说局里有紧急任务,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当然知道,这发生的事情……不就是你没吃饱就走了嘛!”

    秦璐很生气,气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在看守所的时候,认不认识一个叫锤子的家伙?”

    朱小君点了点头:“不光认识,还跟他干过一仗,你猜,谁赢了?”

    “他死了!昨天夜里被人给杀了!”

    朱小君装出一副很吃惊很后怕的样子:“什么?锤子被人给杀了?你不是说那看守所很安全么?你不是保证过我在里面绝对不会出事么?啊,真是吓死本尊了。”

    秦璐鄙视了朱小君一眼:“你在里面的时候,我们有周密的安排,所以才敢说你是绝对安全的。但是锤子只是个没定罪的案犯,谁会去保护他呢?”

    “那你们知不知道是谁干的?说实话,我虽然跟锤子干过仗,但后面几天,锤子还是很尊重我的。”

    “我们怀疑是道上的仇杀,朱小君,你应该知道的,你的那位投资人,保奇地产的大老板吕保奇,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道上大哥啊,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跟他是脱不了干系的。”

    “跟他有没有干系关我毛事?”朱小君拿起了咖啡馆的牌单,递给了秦璐:“喝点什么?我请客。”

    秦璐推开了:“我知道你跟吕保奇只是生意上的关系,但是你得往深了想想啊,朱小君,万一这件事真的跟吕保奇有关系,那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意呢?还有……”

    “还有什么?别磨磨唧唧的,有啥说啥,我接的住。”

    “你能不能帮我去跟吕保奇探听一下,看看最近这道上都发生了什么大事?”

    朱小君打了个响指,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壶龙井茶。

    “这还要打听啊?吕保奇已经跟我汇报过了,他要金盆洗手,准备传位给瘸四喜,这件事够不够大?”

    秦璐顿时陷入了沉思。

    对朱小君来说,他要做的是把唐武保护起来,而以唐武的个性,除非是他死了,否则的话,他一定会追随着瘸四喜去迎接这场挑战。那么,想找到唐武,说服唐武,就成了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理想。

    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助警方的力量,在道上火并尚未开始的时候,先把唐武给看押起来。

    但警方可不是他朱小君说借助就能借助的,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秦璐。而秦璐偏生就是一个刚正不阿的家伙,若是直接请秦璐帮忙把唐武看押起来,不但不可能达到目的,说不准还会引起秦璐的警觉,把自己都连带进去了。

    因此,朱小君得想法子引导秦璐,欺骗秦璐,让她自己做出要找到唐武控制唐武的决定。

    秦璐沉思了片刻,不是很肯定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那么说,锤子被杀是因为有别的势力在针对瘸四喜一伙了?嗯,应该是这样,他们想通过锤子被杀这件事,逼迫瘸四喜在彭州现身……”

    朱小君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听说吕保奇宣布了要瘸四喜来做接班人之后,瘸四喜和他的手下就全都失踪了,哦,原来是这样啊!”

    秦璐继续分析:“瘸四喜这一招的确很高明,但是他忽略了还在看守所中的锤子。而瘸四喜的对手抓住了瘸四喜的这唯一的破绽,刺杀了锤子,逼迫瘸四喜现身。”

    朱小君拍着巴掌笑道:“这么一来,那咱们彭州可就热闹了!瘸四喜够聪明又阴险,他若是被惹毛了,那报复起人来……呵呵,我就等着看大片吧!”

    秦璐叹道:“是啊,吕保奇之所以会选择瘸四喜做接班人,想必这个瘸四喜一定有着过人之处,还有就是瘸四喜的那个叫老五的兄弟,这个人,可是员猛将啊!”

    朱小君不屑笑道:“猛啥猛?当初在你手下,不还是一招就给放倒了?”

    秦璐表示出了难得的谦虚:“那是我们吃一堑长一智,在抓捕这个老五的时候,做了周密的安排,我若不是对他偷袭的话,也很难说结果会怎样。”

    朱小君若有所思道:“一个心思缜密又足够阴毒的老大,一个身手过人而且刚猛热血的兄弟,好吧,我相信,他们这个组合一定会让你们这些做警察的好好喝上一壶的。”

    秦璐听出了朱小君的话中话:“你的意思是说……把他们的组合给拆分开?”

    “我不知道,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只知道,在你们破了锤子被杀案件之前,说不准彭州还会发生好多起凶杀案。”

    秦璐终于想明白了,她立马站起身来往外走,经过朱小君身边的时候,拍了下朱小君的肩膀:“谢了啊,哥们!”

    朱小君在身后喊道:“秦老大,等抓到老五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哦!”

    秦璐停了下来:“为什么?”

    朱小君随口编了个理由:“上次保释他的时候,老子垫了两万块钱,这伙计到现在都不提还钱的事!”

    秦璐笑开了:“等拿到钱,老娘可得拿提成哦!”

    待秦璐离开了之后,朱小君吹了声口哨,哨音刚落,陈东便出现在了面前。

    “东东,还记得上次见过的那位吕伯伯吗?”

    陈东点了点头。

    “我们去找吕伯伯玩,好么?”

    陈东先是摇了下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东东不喜欢吕伯伯,但是东东却很喜欢吕伯伯的那些车,是吗?”

    陈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来。

    “君哥哥去跟吕伯伯谈事情,你去了,让冯伯伯带你去玩车,好不好?”

    陈东开心地笑了。

    走在路上,朱小君给吕保奇打了个电话。

    吕保奇像是算准了朱小君要来找他一样,在电话中说,他那儿刚好弄了只野生狍子,就等着朱小君去品尝呢。

    待朱小君赶到了吕保奇的私人会所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气氛和上次来的时候大不一样,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味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