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4章 这一招够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问: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什么?答:为《医道无间》投票!评论:你是个极有品味的人,将来一定会大富大贵。【愛↑去△小↓說△網w  qu 】

    -----------------

    “我走错房间了吗?”朱小君转头看了看包房门上的门牌:“没有啊!可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我就不能在这儿吗?”兰欣向朱小君伸出了手来:“你不是说一听到杨林的声音就会想到我吗?一想到我,还会醋意大发,不是吗?”

    饶是朱小君的脸皮足够厚,这会儿也是有些窘迫。

    “这头种羊,也忒不厚道了,怎么能出卖兄弟呢!”

    兰欣笑道:“不是他不厚道,是因为他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他身旁。”

    正说着话,吴东城和杨林走进了包房。

    杨林一见到朱小君和兰欣碰上了面,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

    兰欣上前跟吴东城打了招呼,然后又给朱小君摆了摆手:“我就不耽误你们吃饭喝酒了,再见了啊,朱小君同学。”

    一声同学,使得刚刚收了笑的杨林再一次笑弯了腰。

    朱小君只能装傻:“啊?你要走啊,不吃了再走么?”

    兰欣道:“不吃了,吃多了还要花力气减肥,不划算。”

    杨林笑着解释道:“兰总等在这儿的目的就是想让吴院长的司机送她去一趟云港市,嗯,时间不早了,你抓紧走吧,车就在外面。”

    兰欣走了之后,杨林又学着兰欣的腔调,嗲嗲地叫道:“请坐吧,朱小君同学。”

    朱小君忍不住也爆笑起来。

    这二人可是把吴东城笑了个一头雾水。

    杨林边笑边比划,向吴东城解释了什么叫同学。吴东城听了,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看这情形,咱们杨总是准备吃回头草了,是不?”落座之后,朱小君继续调侃杨林,他需要把刚才的面子给找回来。

    杨林吹了声口哨:“回头是岸,何处有草?我杨林哪能是那种人呢?再说,我就算想,可人家不乐意被吃啊!”

    朱小君对杨林的话表示了严重的怀疑:“一般而言,满嘴仁义道德的往往是满肚子男盗女娼,我们杨总以实际行动再次证明了这句话拥有着无比的真理性。”

    吴东城摆了摆手,制止了二人的插科打诨。

    “兰欣是受人之托来给我传话的,只是没能联系上我,所以才找了杨林。”吴东城掏出了香烟,自己点上了一支,然后把烟和打火机放到了餐桌的转盘上,转到了朱小君的面前。“杨林,你就说说情况吧!”

    杨林接住了朱小君甩过来的烟,掏出了自己的打火机点上了,喷了口烟,说道:“上次我跟朱小君合伙弄了一个百名医生联合签名的上访信,叶兆祥如获至宝,把信交给了市里面的领导,结果惹了领导的老大不高兴。可叶兆祥却不死心,找了些关系,想在《彭州热点》这个栏目上折腾一番。”

    朱小君惊道:“那不是作死吗?”

    杨林耸了耸肩膀:“可不是嘛!”

    朱小君道:“叶兆祥怎么这么笨哩,他也不用脑子想想,那电视台能为了他而得罪市里的领导么?”

    杨林道:“电视台的人正为此事烦恼呢,你是不知道啊,这叶兆祥还真是能折腾,他竟然敢对电视台的靳副台长威胁说,如果不给他报道此事的话,他就会把问题反应到省纪委去!”

    朱小君忽然对叶兆祥产生了一丝怜悯:“叶兆祥这是准备殊死一搏了!”

    这时,饭店服务员开始上菜,三人便停止了讨论。

    待菜上齐,酒也倒好了,吴东城举起酒杯,跟朱小君和杨林碰了下。

    “尝尝这酒怎么样?这可是华锐资本的老总送给我的,据说是窖藏了三十年的正宗茅台。”

    杨林尝了一口,放下酒杯赞道:“好酒!”

    朱小君这时却已经喝了第二口,第二口之后又是第三口,最后干脆一仰脖子,将玻璃杯中剩下的全都倒进了肚子里。

    “嗯,果然不错,比现买的茅台好喝多了。”

    吴东城拎起酒瓶,亲自为朱小君倒了酒:“喜欢就多喝一点。”

    吃着菜,喝着酒,说了几句闲话后,主题还是很自然地回归过来了。

    “靳副台长是个老滑头,他受到了叶兆祥的威胁,于是把皮球踢给了吴院长,叫兰欣给吴院长带个话,说是问问吴院长的意思,其实的目的是想把矛盾上交给市领导。”杨林说完了事情经过,又顺便带了两句分析。

    吴东城道:“来之前,我给市领导通了个气,市领导也觉得棘手,朱小君啊,你脑子活络,帮我想想该怎么应付呢?”

    朱小君眨了眨眼,道:“我现在是叶兆祥的助理,当然得为叶兆祥说话,所以,我认为应该接受叶兆祥的意见,把这件事放到《彭州热点》上曝曝光。”

    杨林一愣,刚想说话,吴东城却呵呵笑了。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这样一来,你可就……”

    朱小君笑了笑,道:“我受点委屈没啥,大不了被开除了公职,等你成功地把医院改制了,再给我下个聘书不就成了?”

    杨林这才明白过来:“朱小君,你是打算在《彭州热点》上承认了你不择手段……”

    朱小君打断了杨林:“补充一点,啊,不错,确实是我不择手段,以武力或欺骗等等不道德的手段弄出了这么一份百名医生的联名信,不过,那可是在叶院长的指示下才这么做的。”

    杨林不由得对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嗯,这一招够狠毒!”

    吴东城立即批评杨林:“你这当哥的,怎么用的词啊,怎么能用狠毒这个词呢?”

    杨林皱着眉头,装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不用狠毒,那该用什么词才合适呢?”

    朱小君接道:“用卑鄙!”

    吴东城听了,差一点没把嘴里刚吃下的菜给喷了出来。

    按照朱小君的思路,三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讨论着细节上的安排,待基本上差不多的时候,吴东城忽然又犹豫起来。

    “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太合适,为了这么件破事情,要毁了朱小君的大好前程……”

    朱小君笑着打断了吴东城:“我的啥大好前程啊?等你杀回来重新做了肿瘤医院的院长,我朱小君跟在你老人家的屁股后面拎个包就是大好前程了?”

    吴东城解释道:“你现在还年轻,等再熬个几年,我就可以把你提拔上来做副院长。”

    这个承诺若是放到去年的秋天之前,或许对朱小君还有不小的吸引力,但是如今,朱小君的兴趣点早已经转移了,别说做副院长,就算让他做一把手,朱小君都很不情愿。

    “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他吧!”朱小君指了指杨林,笑道:“杨总最喜欢分管的就是护理部了。”

    杨林笑道:“我要是分管了护理部,立马就把医院的护士队伍扩大一倍。”

    吴东城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一点啊?小君呐,你今天给我说句实话,将来,你想往那个方向上发展呢?”

    朱小君想了下,略微严肃地回答道:“说起来,和吴院长你的理想差不多,你是想把医院改制了,为广大的医护人员提供一个优良的发挥平台,而我,则是想在某个专业领域中,为本专业的医生提供一个优良的平台。”

    吴东城对朱小君的现况虽然并不是完全知晓,但也是略知一二,他沉思了片刻,道:“免疫细胞治疗是肿瘤治疗领域的一个发展方向,虽然现在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未来一定是美好的光明的。朱小君啊,走这条路最重要的是坚持,谁能够坚持到最后,谁才能够看到最灿烂的彩虹。”

    朱小君心里在想:坚持个毛啊!能赚钱就继续,不能赚钱就立马掉头,傻子才会在那儿煎熬。心里这么想,但面上却不能这么表露,朱小君拿捏出一副受益匪浅的模样:“嗯,吴院长的教诲,小君记下了。”

    吴东城又道:“在改制医院这件事上,你居功至伟,我已经跟华锐的老总说过你的事了,这样吧,既然你不愿意在医院里得到好的前程,我也不勉强,我会向华锐老总为你申请一笔奖金,聊表心意吧。”

    稍一顿,吴东城又说道:“等你哪天在外面累了,倦了,就回来,肿瘤医院的大门会永远为你敞开的。”

    朱小君笑道:“那敢情好啊,省了挂号费了!”

    吴东城和杨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禁不住又笑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步出了饭店,吴东城的车去送兰欣去云港市了,没有个三两小时是回不来的,所以吴东城建议要打辆车把朱小君送回去。

    杨林接道:“朱大老板现在还会打车么?”

    朱小君笑了下,然后打了声呼哨。

    不过一分钟,陈东便驾驶着那辆奔驰suv来到了三人的面前。

    吴东城面露喜色,拍着朱小君的肩膀赞道:“不错嘛!都有了专职司机了!看来,我刚才对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朱小君撇了撇嘴,道:“说了你可能不相信,这人,是捡来的,这车,是借来的。”

    吴东城拉开了车门,上了车。道:“能捡到人借到车,那也是本事啊!”

    朱小君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对陈东道:“东东,听君哥哥指挥,咱们先把吴伯伯送到家,然后再把杨哥哥送回家,好么?”

    陈东点了点头:“羊肉串!”

    朱小君笑道:“等送完了他们两个,东东想吃多少吃多少!”

    就在刚把吴东城送到家的时候,朱小君收到了一条短信。

    朱小君看过之后,立即把这条短信给删除了。

    短信是秦璐发来的,上面只有五个字:“老五已抓获。”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