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6章 控制思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这样,吕保奇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前些日子,省城的一家房地产商抢走了吕保奇看中的一块地,他居然怪罪我,说是我给那家房地产商撑的腰,说我要挑战他吕保奇。真是可笑,我躲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主动招惹他呢?吕保奇够狠毒啊,他放出话来,要把调和人的位子传给我,把我一下子逼到了绝地,我哪有那个实力能够震的住其他那些江湖大哥啊,没办法,我只能躲起来。我以为,我认了怂,服了软,吕保奇说不准就会放过我,可没想到啊,他竟然派人弄死了锤子。”

    “锤子的死,跟吕保奇无关,这一点,我可以担保。”朱小君忍不住插了一句。

    瘸四喜一怔:“你如何担保?”

    朱小君苦笑道:“锤子不光是四哥你的兄弟,他同时还是吕保奇安插在你身旁的一个眼线。你说,吕保奇怎么会对锤子下手呢?”

    瘸四喜又是一怔,随即便陷入了沉思。

    对瘸四喜述说的这个版本的故事,朱小君倒也能理解,毕竟述说人的心理角度不同,对同一件事情的表述也会相差甚大。

    但是,在锤子之死的问题上,瘸四喜把幕后主使怀疑到了吕保奇的头上,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四哥,你跟吕保奇之间的恩恩怨怨,我无法评论,也没那个资格去评论。吕保奇要传给你调和人的位子,确实是没安好心,那是要捧杀你。不过,那也没必要闹到出人命的地步啊!”

    “不是吕保奇又会是谁呢?”瘸四喜紧缩双眉,大口大口抽着烟:“不是吕保奇,那追到了云港要灭了我的那个杀手,又是谁派来的呢?”

    轮到朱小君发怔吃惊了:“杀手?怎么样的杀手?”

    瘸四喜默默地解开了上衣的纽扣:“要不是老五及时赶到,我这条命或许就留在云港回不来了!”瘸四喜裸露出了左侧臂膀,“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解开这个绷带亲自查看。”

    “是枪伤?”

    瘸四喜点了点头:“好在那杀手用的是一把改装手枪,威力不大,这要是换成了……我就算侥幸不死,但这条胳膊也保不住啊。”

    朱小君点头道:“我在医学院读书的时候见到过枪伤,确实如你所说。”

    瘸四喜叹了口气,道:“在别人看来,我是因为锤子而重返彭州的,但谁又知道,我们是在云港躲不下去了才回彭州的。”

    “你给警方打电话,自曝藏匿地点,就是为了……”

    瘸四喜又是一声叹息:“我很明白我是斗不过吕保奇的,我这条烂命不值钱,交待也就交待了,可我的兄弟不该死啊!所以,我就顺着你救老五的办法,干脆把我们都交给警方来保管好了!”

    说着这话,瘸四喜凄惨一笑。

    朱小君的心头猛然颤了一下。

    混江湖的道上大哥,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脸面,为了这张脸面,不惜搭上手下兄弟的性命,包括自己的性命。但是瘸四喜却因为要护住自己兄弟的性命安全而宁愿折损了自己的脸面。

    要知道,瘸四喜自己把自己的藏匿地点告知了警方,并希望在警方的保护下渡过此此劫难,这种事一旦传出去,那么瘸四喜也就等于没脸呆在彭州这片江湖上了。

    “小君兄弟,四哥找你,原本是想让你做个中间人,跟吕保奇商量商量,我瘸四喜认栽,只要放过了我的兄弟,他吕保奇想怎么处置我都行。但听你这么一说……”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吕保奇现在正躲在他的那处私人会所中,严防死守,生怕你瘸四喜对他痛下杀手呢。”

    瘸四喜的思维兜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起始点:“不是吕保奇,那又会是谁呢?”

    朱小君突然问道:“四哥,那个抢了吕保奇的地块的房地产商和你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呢?”看到瘸四喜惊疑地表情,朱小君立即解释了一句:“这可能是得出真相的一条重要线索。【愛↑去△小↓說△網w  qu 】”

    “他们的确找过我,我也确实动过心,他们实力雄厚,后台也很硬,如果我答应了他们,不敢说就一定能打得败吕保奇,但至少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是,我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房地产发展到今天,已经差不多了,和物流产业相比,不见得有多大的优势,所以我还是决定带着弟兄们好好地去经营物流生意。”

    朱小君微微颔首,他很认同瘸四喜的分析,房地产现在看上去依旧疯狂,但未来如何,还真不好说。

    “为了摆脱他们的纠缠,我干脆弄了点事,把自己扔进了看守所呆了一个月。可就这样,吕保奇还是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是跳进黄河也扯不清了。”

    那家房地产商在没得到瘸四喜的支持的情况下,依然敢跟吕保奇争地,这就说明对方确实是有备而来,即便没有瘸四喜这种强有力的地头蛇做帮手,也一定有着必胜吕保奇的把握。或者还可以判定,这家地产商在根本不惧怕吕保奇的前提下,还要找瘸四喜来联手,其目的不一定就是为了更有把握能对付了吕保奇,说不准就是为了搞乱彭州这片江湖。

    但是,搞乱了彭州江湖又能对这家房地产商带来多少好处呢?

    退一步讲,就算搞乱了彭州江湖可以为这家地产商带来不小的好处,那么,又值得搭上几条人命么?

    朱小君禁不住摇了摇头,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四哥,这事看来有些复杂,这不单是你跟吕保奇之间的矛盾了,我总觉得,在你们两个身后,还有第三个人,而这个人,才是杀死锤子并想要你性命的那个人。”

    瘸四喜又点了支烟,默默地抽了几口,才抬起头说道:“很有这个可能!我刚才想了一下,你说的这第三个人,不应该是彭州人,在彭州,我还真想不起哪一个能有这么大的胃口,敢同时对付我和吕保奇。”

    朱小君叹了口气:“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四哥,你跟你的弟兄们先委屈几天吧,我会把情况跟吕保奇说清楚,我想,他也不会容忍这第三者来插足彭州江湖的事情。现在还闹出了人命,警方也不会袖手旁观,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查清楚的。”

    瘸四喜站起身来,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谢谢了,好兄弟。”

    送走了瘸四喜,朱小君在二中队的办公室中等来了秦璐。

    “你们都听清楚了?”朱小君从口袋中摸出来一只窃听器,交还给了秦璐。

    秦璐点了点头:“你分析的是对的,这中间,确实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作祟。朱小君,我再告诉你一个耸人听闻的事情,就在你跟瘸四喜说话的时候,技术科的同事得出了锤子的真正死因,你想都想不到,锤子居然是自杀!”

    朱小君的确被惊悚到了,张大了嘴巴半天何不拢。

    “技术科的同事们在做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秦璐缓缓地补充了一句。

    “锤子为什么会自杀?就他犯的那点事,最多再熬个半年也就出来了,就算他脚踏两只船,愧疚自己做了这点不仗义的事情,那也不至于自杀啊!”朱小君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锤子自杀的缘由。

    “除非是他受到了威胁,比如自己的家人被控制了……”秦璐按照常理进行着推测。

    但朱小君立即予以了否定:“不可能的事,锤子这家伙我还算了解,这哥们的性格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除非是脑子突然短路……”

    说到脑子短路,朱小君突然停了下来,愣愣地看了秦璐一眼,几乎跟秦璐同时说出了答案:“他被人控制了思维!”

    樊罡可以通过高科技手段控制了教授的思维,让教授乖乖地主动地献出了自己的科研成果,那么,樊罡的同伙也可以通过高科技手段控制住锤子的思维,让他主动地乖乖地去自杀。

    似乎,只有这个结论,才能够讲得清锤子自杀的原因。

    “跟你老爸打个电话吧!他老人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兴奋。”

    “猪头,如果这件事真是樊罡同伙的所为,那你……”

    朱小君摆了摆手:“倒不必担心我,我身边有了你老爸安排的保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秦璐略带歉意地一笑:“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知道瞒不过还要去瞒啊?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秦璐拉下了脸来:“你这说的是啥屁话?这么做,还不是为了顾全你的面子吗?”

    朱小君不说话了。秦璐说的没错,若是秦宏远直接把陈东安排到他身边的话,定然会遭至反对。

    “猪头,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让陈东离开你半步,不然的话,用不着樊罡的那些同伙动手,老娘我就先废了你!”秦璐说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她老爸的电话。

    果然不出朱小君的预料,秦宏远接到了这个信息之后显得很兴奋,要求秦璐立即走程序,向502所申请联合办案。

    放下了电话,秦璐叹了一句:“他们这么做,又是什么目的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