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7章 辞职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宏远介入后,因为有了方向,看守所锤子自杀的案情很快就有了突破。【愛↑去△小↓說△網w  qu 】

    最初的时候,警方把重点放到了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身上了,因此白费了很多工夫。

    当锤子死于自杀的鉴定结果出来后,秦璐和朱小君灵光闪现,想到了樊罡的那些掌握了高科技手段的同伙,推测是这个团伙中的一位通过控制锤子的思维而达到了让锤子自杀的目的。

    既然这个人能控制了锤子的思维,那么也就可以控制住当夜值班狱警的思维。

    秦宏远便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了调查。

    这一调查还真查出了破绽来。

    看守所当夜值班的狱警有四个人,两人一组,分别值上半夜和下半夜,两个夜班交接的时间是十二点半。

    大约在十二点一刻的时候,值下半夜班的一名狱警提前来了,跟上半夜的那俩打了声招呼,便去巡查牢房,转了一圈后回来又跟上半夜的俩值班说他要回宿舍一趟,再回来的时候,则是在十二点半的时候跟他同班同事一块来的。

    这件事原本被忽略了,在秦宏远的调查下,才浮出了水面。

    追问那名被认定曾经提前来接班的狱警,那狱警却断然否定了上半夜值班狱警的说词。这就很明显了,一定是有外来者以控制对方思维的手段,使上半夜值班狱警产生了错觉,认定这名外来者就是值班下半夜的同事。

    接下来,这名外来者去了锤子所在的牢房,以同样的手段控制了锤子的思维,令锤子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之后借口要回宿舍一趟,从而安全脱身。

    不过,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推理,若是没有一连三起的科研成果盗窃案的话,就算是秦璐也不会相信这种推理的合理性。因为,这种推理实在是缺乏有力的证据。

    对秦宏远来说,有没有证据来支持这个推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复杂地杀死一个混江湖的人。

    秦璐为秦宏远播放了瘸四喜和朱小君的那番谈话,随后又简单介绍了一下关于吕保奇瘸四喜等人的背景。

    “这么看来,那伙人的目的是引发吕保奇和瘸四喜之间的矛盾,是想搅乱彭州的黑/道江湖。可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跟他们偷窃地那些科研成果又有什么联系呢?”秦宏远背着手摇着头,踱来踱去,喃喃自语。

    秦璐坐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秦宏远,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秦璐此时的脑子已经是一盆糊涂浆了,又哪里能整理出清晰的思路来。

    朱小君一贯的个性是想不明白就干脆不去想,所以,此时他只顾着看身旁的陈东在玩手机游戏。

    “那家跟吕保奇争地的房产公司有没有调查过?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没?”秦宏远换了一个思考角度,向秦璐问道。

    秦璐摇了摇头:“调查过了,没发现什么破绽,就是普通的商业竞争。那家房地产公司的幕后老板原来也是名警察,跟我们局头是哥们,所以根本不惧怕吕保奇。”

    “有这样的背景,为什么还要跟瘸四喜这种人合作呢?”

    秦璐答道:“他虽然不惧怕吕保奇,但毕竟只是个过江龙,房地产开发,还是有许多工作需要地头蛇来完成的。比如说,拆迁的过程中需要用地头蛇来对付钉子户。”

    “这么说,只是个巧合了?”

    秦璐没有再搭话。

    朱小君突然道:“以不变应万变!”

    秦宏远猛地一震:“你说什么?”

    朱小君颇为不好意思地指了指陈东,道:“我在指导东东打游戏呢!”

    秦宏远再次背起手来,来回踱步:“以不变应万变……他们既然有了动作,那么我们就静观其变,看看他们接下来又会做些什么……嗯,以不变应万变,看似被动,实则主动啊!”

    朱小君差点没忍住笑。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却给了秦宏远以莫大的启发,而在这个启发下得出来的应对策略无非就是一个等字,而迫于无奈才选择的等,在秦宏远的口中竟成了看似被动实则主动的精妙招数。

    但朱小君是误会秦宏远了。

    秦宏远所想到的以不变应万变,指的是自己数天前定下的策略,把朱小君送到申海去,就住在樊罡曾经住过的那所房子,让朱小君有事没事地戴一戴那副眼镜,频繁地刺激一下樊罡同伙们的神经,引诱他们对朱小君动手。

    这才是秦宏远所说的看似被动实则主动的以不变应万变的精妙招数。

    前几天,秦璐已经和朱小君谈过了去申海的事情,之后,秦宏远便调动起502所在申海的资源,开始为朱小君和陈光明二人联系了符合朱小君要求的工作岗位。

    502所可不是一般的保密单位,他的触角向上可以伸到天京的重要部委,向下,可以触及社会下层的三教九流。因此,为朱小君和陈光明这两个科班出身的本科医学生找一个跟医疗有关的跨国公司的工作,似乎还算不上什么难事。

    待朱小君借口要带陈东去吃东西而离去之后,秦宏远立即给申海方面去了电话,要求那边抓紧安排,最多在一周内,要把朱小君的工作给安排好。

    申海那边的人对秦宏远回复说,事情基本上办妥了,找到的那家跨国公司已经向陈光明发出了面试邀请,估计就这一两天,陈光明就可以把好消息带给朱小君。

    秦宏远托付的申海那边的人还真没说假话,朱小君带着陈东一顿饭还没吃完,便接到了陈光明的电话。

    “炮哥,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消息?”

    “随便!随你的大小便!”

    “卧靠,真没劲,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呢?”

    “少废话,有屁放屁,没屁挂机。”

    “别挂,我有屁……”陈光明被朱小君的话给弄顺口了:“你上次让我找的跨国公司的工作我找到了,p&g制药,主营的是肿瘤药……不过,就是岗位级别有点低……”

    “医药代表呗?没关系,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我得到的offer倒是医药代表,片区就是咱们省城。但你不是,给你的职位是市场部普通职员。”

    “啥意思?市场部?那是不是就得呆在申海上班呀?”

    “嗯,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帮你在公司附近租套房子,我刚才看了一下,公司附近还是有不少房源的。”

    “行吧,呆在申海就呆在那,也没啥,反正我在叶兆祥面前也臭了,我估计他正准备收拾我哩。”朱小君在《彭州热点》栏目中捅了叶兆祥一刀,这一刀捅的可是不轻,市领导夹杂着对叶兆祥的私愤,责令市委组织部狠狠地批评了叶兆祥一顿。

    “那,炮哥,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跟p&g的人力资源经理说了?”

    “嗯,你就做主吧,租房子钱不够的话,给我打招呼哦!”

    “那……我现在就给你打招呼吧……那一片是市中心,一般房子的月租要一万多,付三押一,在加上中介费,一下子就得花去五万多啊!”

    “卧靠,申海租房子那么贵啊!你先别急,让我问问秦老大再说,这娘们好像说过她可以帮我在申海找到合适的房子的。”

    挂了陈光明的电话,朱小君立即给秦璐去了电话,一说起申海租房子的事情,秦璐立马拍着胸脯打了保票,说她老爸的502所中有个哥们刚好完成了在申海的工作,租借的房子尚未到期,现在就退,显然要亏不少钱,不如由朱小君接着租下来了。

    朱小君一听,大喜过望,连忙问房子的大概位置。

    秦宏远在动用申海资源为朱小君找工作的时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那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得离樊罡曾经的住所不能超过三公里。

    所以,当秦璐给朱小君说了那所房子的大概位置后,朱小君在手机地图上一查,更是高兴地何不拢了嘴,大腿一拍,就跟秦璐敲定了这件事。

    当天晚上,p&g制药的人力资源部门的负责人跟朱小君进行了一次视频面试,那名面试官心里很清楚,自己要面试的这位叫朱小君的家伙,可是公司负责市场部的一名副总裁钦点的人,面试不过是走流程而已。

    就算是走流程,也走了四十多分钟。从个人职业规划到综合素质评定再到岗位匹配分析,最后是薪资待遇沟通,那名面试官就像是跟朱小君在拉家常一样,让朱小君在愉悦的感觉下,完成了他的所有工作。

    最后,面试官跟朱小君预约了到岗日期,还对朱小君很热情地说道:“等您确定了到达申海具体时间后,麻烦您告诉我一声,我会安排人员和车辆去接您!”

    朱小君听了,心里顿时暖暖的,立即就下了决心,将来说什么也要把这个人挖到自己的奇江医疗旗下来。

    跟p&g说定了之后,朱小君便向肿瘤医院递交了辞职报告。

    马宗泰虽然觉得惋惜,但也无奈,他知道朱小君为了他跟吴东城已经彻底的得罪了叶兆祥,而肿瘤医院的收购事项还要有一个报批的过程,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这段日子,朱小君若是留在肿瘤医院的话,肯定不会好过。

    而叶兆祥更是见不得朱小君,对朱小君的辞职,他想都没想,便签署了同意二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