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8章 人至贱则无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忍!我忍!忍住了就是不求票……改求打赏了:各位看过路过经过的大爷们,求求你,赏口吃的吧,俺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穷的已经揭不开锅了,俺饿的呀……都胖了好几斤了!

    ------------这是准备要饭的分割线------------------

    “五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朱小君来到了申海。

    他并没有通知曾经跟他视频的那名面试官。因为朱小君到申海既不是乘坐高铁,也不是乘坐航班,而是由陈东开着那辆奔驰suv,带着好多的行李家当来的申海。

    秦璐帮朱小君联系的住房,虽然在朱小君到达申海之前,秦宏远已经安排了人手对那所房子重新做了整理布置,但秦璐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便跟着车一块到了申海。

    在路上,朱小君便已经把自己的行程告诉了宫琳,同时也告诉了他在申海的住所的所在位置。宫琳也说不清楚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总之是早早地就来到了朱小君告诉她的那个住所位置的附近,等待着朱小君的到来。

    从彭州到申海,高速公路的路程大约七百多公里,加上中间在休息区花了半个多小时吃饭休息,路上也不过就用了七个小时多一点而已。

    但是,进了申海城之后,陈东便傻了眼了,朱小君按照导航提示,给陈东指着路线,可是,申海的道路实在是复杂,三指两指,不单把陈东给指挥晕乎了,就连朱小君也是分不清东西南北。好在车上还有个秦璐,她接过陈东的车钥匙,连蒙代闯,终于把车子开进了一个死胡同中。

    后来还是宫琳开着车找到了他们,并引领着他们来到了住所所在的小区。

    早晨八点钟从彭州出发,等到了住所安顿下来后,已经是晚上快七点钟了。将近十一个小时的折腾,就算是秦璐那种身子板,也有些吃不消了。

    宫琳只好取消了为朱小君准备的接风宴,改为叫外卖来应付饥肠辘辘的肚子。

    填饱了肚皮,秦璐恢复了部分精力,于是便吵吵着要去看申海的外滩夜景,朱小君拗不过,只得答应了。

    四个人,两辆车,朱小君刚拉开了宫琳的那辆玛莎拉蒂的车门,秦璐便刺溜钻进了车中,然后指了指奔驰。

    朱小君叹了口气,只得放弃了宫琳和玛莎拉蒂。

    待朱小君上了陈东驾驶的奔驰suv的时候,秦璐的脸上洋溢出了一股胜利的神情。

    或许秦璐是无意,又或许她就是存心,但秦璐总之是歪曲了朱小君的目的。

    朱小君只是想趁着路上的这段时间,跟宫琳聊聊唐武的事情。

    宫琳和唐武是亲姐弟的这件事,宫琳不想被人知晓,那么朱小君就必须要避开秦璐。

    外滩虽美,但人满为患。

    想拍张照片,选好了背景,摆好了姿势,可就是无法按下快门,因为来往的人实在太多,镜头总是在被影响的状态中。

    想上个游轮,拿出了钱夹,买好了船票,可就是无法登上游轮,因为排队的人实在太多,售票处只管收钱卖票,根本不管游轮的接受能力。

    秦璐的兴致以每分钟百分之五的速度在下降,不到二十来分钟,便不耐烦了,吵着要回去,说还不如找个吃宵夜的店去喝酒哩。

    朱小君对喝酒的提议是断然拒绝,因为明天是他到p&g制药上班的第一天,他可不想因为喝酒而影响了他的状态。

    宫琳也紧接着表态说,明天一早,唐氏总部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参加,所以也不能熬夜喝酒。

    秦璐无奈,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着陈东。

    可陈东傻傻地,只顾着跟着朱小君的身后,哪里能弄得懂璐姐姐的意图啊!

    玩是玩不下去了,酒看来也是喝不成了,那么能做的,就是回家睡觉。

    宫琳准备先把朱小君他们带回去,然后再开车回自己的住所,但朱小君却拍着陈东的肩膀,很有自信地说道:“咱们东东绝对可以做得到原路返回,宫琳,时间不早了,你就直接回去吧!”

    陈东信心满满地点着头,附和着朱小君的话语。

    和宫琳分了手,朱小君三个由陈东开着车顺利地回到了住所,下了车,刚走到单元门口,就看见了可怜巴巴的陈光明。

    陈光明一见到朱小君,就像是走散了的儿童见到了父母亲人一样,双眼含着热泪扑了上来。

    “炮哥,你总算回来了,你要是不回来了,我这一夜该怎么过啊!”

    朱小君伸手挡住了陈光明的拥抱:“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跟从越南跑回来的难民似的呢?”

    陈光明一声长叹:“我……被偷了,现在是身无分文。”

    朱小君打量了一下陈光明,禁不住笑了:“被偷?你的意思是说你连身上的外套都被偷了?”

    陈光明挠了挠后脑勺,说了实话:“我被人……给抢了!”

    秦璐一听来了精神:“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瞧瞧!”

    陈光明哀嚎了一声,抱着脑袋蹲了下来:“能不能先给我弄口吃的啊?我这都快要饿死了。”

    上了楼,进了屋,刚才宫琳叫的外卖还剩了不少,陈光明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了上去,只顾着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根本不理会朱小君和秦璐的问话。

    待陈光明吃的差不多了,朱小君丢了支烟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开心嘛!”

    陈光明自个点上了烟,苦着脸憋哧了半天,只换来重重的一声叹息:“哎!能不说吗?”

    朱小君已经猜出个七七八八来了,笑着拍了拍陈光明的肩膀,递过去了自己的手机:“先把银行卡挂失了吧,对了,你不会傻到把银行卡密码设置为你的生日了吧?”

    “那倒不会!”陈光明接过朱小君的手机:“咱好歹也是走过江湖的人,这点防范措施还是能想得到的!”

    朱小君嘲讽道:“你是死到临头还得先吹上两句牛逼,行了,你晚你就睡客厅吧,明天穿我的衣服去上班好了!”

    坐了一整天的车,大家也都累了,秦璐率先进了屋,朱小君带着陈东也要进屋睡觉,这时,陈光明在身后小声叫道:“炮哥,能晚点睡么?我想跟你说会话。”

    朱小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有啥事明天再说不行啊?”

    陈光明面露难色:“明天哪有时间啊?咱们一早就要参加p&g的新员工培训,我听说,p&g的培训历来都是紧张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朱小君走了回来,坐到了陈光明的对面:“那你就说吧,别废话,捡重要的说。”

    “你打算在p%g待多长时间呐?就是,就是说咱们的奇江医疗啥时候才能扬帆起航呢?”

    朱小君想了想,回答道:“张石正在肿瘤医院打造咱们的第一个免疫细胞中心,这里面,实验室建设,试验设备采购等硬件问题都没什么,最多也就是下个月便能完工,但是,要想把老佟的技术完整地落地开花,我估计,至少还得用上三个月的时间。咱们在p&g就先计划呆上三个月吧!”

    陈光明哀叹了一声:“三个月!三个月啊!炮哥,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可是一天都熬不下来了!”

    “几个意思?”朱小君一愣,这厮怎么回事?这才刚上班就说这种泄气的话来?

    “我不是想占五一小长假这个便宜么,于是就在上个月底到了p&g在咱们省城办事处去报到了,这都上了快一个礼拜的班了。”

    “嗯,这事我知道,怎么啦?”

    “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办事处的那个经理,简直是个变态狂啊!炮哥,我是真的受不了他呀!”

    “那你是什么打算?”

    “我听你的。”

    朱小君冲着陈光明翻起了白眼:“听我的?听我的你就老老实实地忍上三个月,好好学学人家p&g公司的团队管理经验,这对你的将来不是有很大作用吗?”

    “可是……哎,算球,反正那****的崔巍明天也要来总部参与这次培训,你见识一下他的变态程度再说吧!”

    朱小君笑了笑:“我见识不见识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你能不能忍得下来。陈老五,咱们也都是老的不小的人了,得有点……”

    朱小君说着,比划了一下心胸。

    陈光明看了,默不作声,以沉默来对抗朱小君的劝慰。

    朱小君再一笑:“忍不下,你就不会反击么?”

    陈光明两眼顿时放出光来:“反击?炮哥,教教我呗!”

    朱小君笑道:“那你得跟我说实话,今晚被人抢,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光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是跟你说晚上七点钟会到申海么,其实,我下午四点不到就过来了,在街上转悠了一圈,快七点的时候才转悠到这边……”

    朱小君瞥了眼陈光明:“你扯那么远做什么?拣重点说!”

    “我在街边看到了个女人,我就……”

    朱小君哈哈大笑起来:“你啊!就俩字:活该!”

    陈光明道:“那啥,那我也不知道她是……”

    朱小君笑道:“那就是只鸽子,专门欺诈像你这种外地来的****小色狼,我说陈老五啊,你小子以后能不能上点档次,别他妈见了肉都想咬一口。”

    陈光明竟然大言不馋地回答道:“难!我这叫本性难移。”

    朱小君被气的翻起了白眼。

    “炮哥……哥……你该骂就骂,别气着自己了,我……”陈光明还一本正经地劝慰着朱小君。

    朱小君真是要崩溃了:“我是说过人至贱则无敌这种话来着,可是你也不能……哎,不说了,跟你也扯不清,睡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