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29章 故意而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光明所说的p&g省城办事处的经理崔巍是个所谓的海归。

    这年头,很多比较富裕的家庭,都会选择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出国读大学也就罢了,很多家长在孩子读高中甚至是初中的时候,就会将之送出国门。

    看上去,这样做是成就了孩子的未来,但实际上,却是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添置了不少的障碍。

    首先便是心理上的问题。

    孩子那么小,就要远离家门,远离亲人朋友,就算有母亲同行伴读,那也无法改变孩子初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时的恐惧感和抵触感。再说,无论是美帝还是欧范,那里也不是天堂,那边的人也有排外思想,甚至是种族歧视思想。

    所以,这类孩子是很难熬过心理这一关的。也就是说,等他们长大了,或多或少,对这段时光,都会有些阴影。

    其次,国内的环境和思想意识,尤其是学校中的学习氛围及生活氛围,和国外都有很大的不同。孩子十五六岁,或是十七八岁的时候,其三观正处于成型期,这个时期,若是环境发生太大的改变,很容易会改变孩子的三观方向。

    造成三观上的困惑是最常见的,有甚者,还会出现极左或极右的思想来。

    最后,等孩子读完了书,发现理想中的天堂仍旧脱不开人吃人的竞争套路,混不下去或者是混的不开心,再想回到国内的时候,又会发现,国内到处都是错误。

    而崔巍,则是上面几条全都占据了的人。

    但崔巍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善于伪装,在面对上级或者是客户的时候,他可以把自己的这些阴暗面隐藏地干干净净,甚至是面对横向的同级别同事的时候,他也能够做到彬彬有礼。这样一来,同事领导包括客户看到的崔巍是一个英文非常好,专业过得硬,为人处世很绅士的高素质人才。

    可是,当崔巍面对下属的时候,他就再也忍不住了,性格中的那些阴暗面就会彰显无遗。【愛↑去△小↓說△網w  qu 】

    正因如此,崔巍的那个省的销售团队流动性非常之大,一年之内,人员更换率高达九成以上。

    陈光明就是因此而被补充进这个团队的。

    p&g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起初也是准备把朱小君安排进这个团队,但是这样一来,秦宏远的算盘就等于白打了,所以,秦宏远便通过关系人向p&g的高层施压,把朱小君留在了总部的市场部中。

    市场部和销售部虽然在工作上尚有交集,但朱小君的位置太低,原本是够不上一个省级经理的。

    但是,由于陈光明的存在,使得朱小君产生了想碰一碰这个超级变态的崔巍的想法,另外,崔巍也很想看一看这个原本分配到了自己手下又不知什么原因跑到了市场部的朱小君到底长个啥样,于是,在新员工培训的第一天,这二人便照了面,交了火。

    崔巍主动请缨,担任了p&g主打药的专业讲解工作,并向培训师章航要求,把原本安排在下午进行的专业课提到了上午来进行。

    章航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碍着情面,还是答应了崔巍。

    参加这次培训的大概有将近三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南方省份的,也有北方省份的,大家伙初次见面,又心揣着对p&g公司的美好设想,自然要兴奋一些。因此,当崔巍走上了讲台的时候,下面学员中还有几个在交头接耳。

    就这么一点小事情,便引发了崔巍的怒火。

    他拉下了脸,以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那几个交头接耳的学员,直到那几个学员在周边同事的提醒下安静了下来。

    “respect!”崔巍在身后的白板上写下了这个单词,然后转过身来,开始发飙:“youknow?youguysdon'tunderstand!你们知道你们的行为叫什么吗?这叫没有修养!没有教养!noculture!noeducation……”

    普通话夹杂着英文,又或者说是英文夹杂着普通话,崔巍稀里哗啦,发了五分多钟的飙。

    等崔巍发泄完了怒火,大伙都以为他应该开始传授主打药的药理知识了,可是,崔巍却话题一转,问了句:“你们谁能告诉我,做为一名医药代表,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朱小君笑呵呵地看着崔巍发完了飙,又听到他问了这么个问题,心里就盘算起来,要么接下来会冷场,要么接下来就会有新的热闹。

    这帮学员虽然都是p&g的新员工,但绝大多数都是混过社会的,就算达不到人精的级别,那至少也不会是弱智。

    很显然,崔巍提出这个问题,是想得到他希望的‘专业知识’的答案。

    倘若崔巍一上来不发飙,或许还会有学员来配合他,说出这个他希望中的答案。但是,发过飙之后就不一样了,所有学员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或者茫然摇头,或者锁眉苦思,就是没人接话作答。

    崔巍对付这种冷场也颇有经验,他指了下坐在最前面的一个女孩:“你来告诉我,你认为医药代表最重要的素质应该是什么?”

    那女孩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回答道:“人脉!”

    崔巍摇了摇头,叫起了第二个。

    “勤奋!”

    第三个:“宽容!”

    ……

    每一个不合崔巍心意的答案都会让崔巍的不高兴指数上升一格,等上升了接近二十个格的时候,终于轮到了朱小君。

    “这位同学,我希望你能够说出和他们不一样的answer来。”崔巍压抑着自己的不快,向朱小君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嗯,我觉得应该是……”朱小君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崔巍那张充满了期待的脸,淡淡一笑,道:“应该是回款意识和回款能力吧!”

    崔巍终于忍不住了,将手中的油性笔往讲台上一扔,训斥道:“你连商品都卖不出去,谈什么回款?”

    朱小君挠了挠后脑勺,装作很不懂的样子:“咱们p&g的产品,不是一直都有自然销售的吗?能力大小,不过是卖的多卖的少的问题,可是要回不了货款,拿不回来钱,那不等于白干了吗?”

    崔巍被呛到了,站在讲台上不知该怎么反驳朱小君。

    而一旁的陈光明则悄悄地向朱小君伸出了大拇指来。

    不幸的是,陈光明这个自以为很隐蔽的动作还是被崔巍给看了个正着。

    “陈光明,你来告诉大家,做为一名医药代表,是上量重要,还是回款重要?”

    有了朱小君在身边,陈光明就像是吃了豹子胆一般,大声答道:“耶-色,我的答案是:一样重要!”

    眼看着就要乱套了,培训师章航连忙上来准备打圆场。

    但崔巍却不依不饶,指着陈光明大声吼道:“既然你认为一样重要,那好吧,云港市的那笔呆账就交给你,要不回来,你也就不用回来上班了!”

    吼完,崔巍也不讲课了,拍了拍衣裳,掉头就走。

    章航向大伙交待了一句:“原地自由活动。”便追了出去。

    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一名美女进了培训的会议室,把朱小君和陈光明叫了出来。

    “程总要我来请你们两位到他办公室去一趟。程总的办公室在前面右转第三间,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可以吗?”

    美女首先是长得漂亮,其次,说话声音又够甜美,而且还很客气,朱小君立马就回报了微笑,点头答应了。

    路上,陈光明显得很紧张,贴在朱小君身边小声道:“炮哥,肯定是那个崔老鬼跑到陈总面前告状了。”

    朱小君斜了眼陈光明:“你紧张个啥呢?大不了把咱哥俩给开了呗,你昨晚不还是咬牙切齿地说多一天都干不下去了吗?”

    陈光明一听朱小君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立马来了精神:“就是,就是!大不了一拍两散,咱们回去整咱们自己的公司去!”

    朱小君禁不住瞪了陈光明一眼。

    美女带着朱小君陈光明来到了程总的办公室门口,很优雅地敲了下门,向程总汇报道:“您好程总,朱先生和陈先生已经来了。”

    按照程总的意思,那美女将朱小君和陈光明领进了程总的办公室,又为二人倒了杯白水,然后退出去了。

    程总笑呵呵地招呼这二人道:“坐吧,都坐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业岐,你们可以叫我迈克。”

    程业岐为朱小君和陈光明分发了名片。

    “能跟我说说,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了吗?”程业岐的口吻非常随和,就像是老朋友见面聊天一样。

    陈光明瞄了眼朱小君,然后将故事原原本本述说了一遍。

    程业岐笑了:“那么,你现在告诉我,崔经理想得到的答案应该是什么呢?”

    陈光明又瞄了眼朱小君,才回答道:“他想得到的答案应该是专业知识。”

    程业岐点了点头:“我们先不讨论这个答案的正确性,我想先了解一下,你们觉得成全一个人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么?”

    “可是……”陈光明还想解释什么,却被朱小君的眼神制止住了。

    “迈克,我承认您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承认,刚才我们过于肤浅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惹得培训老师生了气,也给公司照成了不好的影响,那么,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惩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