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0章 赌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什么要惩罚你们呢?”程业岐露出了笑容:“惩罚能解决问题吗?惩罚你们能消除这些不良影响吗?显然不能。【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是,惩罚我们可以消除崔老师的愤怒!”朱小君的表情很是平静,就像是在讨论别人的问题:“但是,假若您想让我们哥俩向他道歉的话,那么,迈克,我只能对您说声对不起了。”

    程业岐的笑意更浓了。

    他忽然发现,坐在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二十多分钟前,崔巍气冲冲地冲进了程业岐的办公室,拍着桌子向程业岐叫嚷,斥骂人力资源部的同僚都是些睁眼瞎,给公司招来的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

    程业岐耐着性子询问了崔巍发生了什么事。从崔巍嘴巴中描述出来的故事显然是失真的,在他的那个版本的故事中,他成了循循善诱的好老师,而朱小君和陈光明成了故意拆台的捣蛋分子。

    最后,崔巍向程业岐下了最后通牒:“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不解约了他们两个,我就辞职。”

    崔巍气鼓鼓地离开后,章航随即来见了程业岐,并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章航最后总结道:“这事明显是崔巍的不对,若是处罚了这俩小伙子,恐怕会对另外二十几个新员工产生极不好的影响,程总,您要三思啊!”

    对章航的分析,程业岐很是认同。程业岐也早就看出这个崔巍是个绣花枕头,看上去光鲜艳丽,实则草包一个。他负责的那个省份的销售工作两年来一直没有增长,反倒是团队流动率增长的颇快,人力资源部很早以前就给他亮起了红灯。

    若不是考虑到崔巍的背景,程业岐或许早就放弃了崔巍。

    就是这么一个货真价实的草包,居然能得到p&g亚太区总裁的赏识,程业岐在那位东欧裔总裁的面前,至少得到过三次暗示,示意程业岐应该多支持一下崔巍的工作。

    为此,程业岐把自己带出来的两位骨干大将调到了崔巍的手下做主管,依靠着这两位骨干大将的奋力拼搏,崔巍的销售业绩才不至于呈现断崖式下跌。但崔巍却丝毫不领情,反而数次刁难这两位骨干大将。

    程业岐对崔巍可谓是一忍再忍。

    这一次,朱小君和陈光明二人跟崔巍明打明地对上了,这正合程业岐的意图。

    朱小君和陈光明是通过申海市药监局的某位领导打招呼才进到的p&g公司,这位领导能把自己的熟人介绍给p&g,那是给p&g面子,可是,这面子刚接下,就要被崔巍给撕破,这种事,就算当着那位东欧裔的亚太区总裁的面,程业岐也能做到理直气壮。

    程业岐需要的是把这个矛盾再闹大一些,最好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所以,当朱小君提出不可能向崔巍道歉的时候,程业岐心情大爽。

    “那……那该怎么办才好呢?”程业岐拿出了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来:“你们两个的做法虽然有些不合适,但也没违反公司的某项规定啊,你让我如何处罚你们两个呢?说实话,假如你们愿意受些委屈,去跟崔巍道个歉赔个礼,我再从中做些工作,兴许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当然,我也知道,错不在你们,让你们去道歉,也太委屈你们两个了。”

    程业岐一边啰里啰唆地说着事,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朱小君和陈光明的表情。

    陈光明的脸上洋溢着被压抑之后突然爆发了的得意神色,而朱小君却始终平淡如初,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这样吧,你们两个先回去参加接下来的培训课程,我再去跟崔巍谈一谈。”程业岐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陈光明突然开口:“这事没个说法,你让我们怎么能安心听课呢?”

    陈光明的这句问话给了程业岐新的机会。刚才,他之所以要缓和一下,让朱小君他们先回去参加培训,是因为他无法从朱小君的表情中判断出朱小君的真实想法,怕一时引导不好,耽误了这次机会,因此他临时决定,先放一放朱小君这头,去抓一下崔巍,激发一下崔巍的怒气。

    “那你想要个怎样的说法呢?”程业岐不温不火,反问了一句。

    陈光明的嘴巴秃碌了,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

    朱小君笑了下,替陈光明解了围:“崔经理临走的时候甩了一句话,让陈光明去讨要云港市的一笔呆账。我虽然对这笔呆账的来龙去脉毫不知情,但很愿意做些尝试,按崔经理说的,这笔账要是要不回来,我们俩就不用回来上班,这一点,我表个态,绝对没问题。但关键是,这笔帐若是被我们要回来了,那崔经理该怎么办呢?”

    朱小君的这句话,表面上是将了程业岐一军,实际上却是正中了程业岐的下怀。

    程业岐轻轻地叹了口气,站起身,踱到了窗边:“非要这么做吗?”声音很低沉,似乎并不需要朱小君的回答。

    站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程业岐转过身来,对朱小君陈光明二人笑道:“我做不了崔巍的主,但是,我可以把两位的意思带给他,至于他会做出什么样决定……”程业岐耸了下肩:“我会如实相告二位。”

    从程业岐的办公室出来,陈光明不无担心地向朱小君问道:“炮哥,你就这么有把握么?”

    朱小君没有作答,而是向公司的大门怒了下嘴,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陈光明心领神会,跟在了朱小君的屁股后面,还没走出大门,就已经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

    大厦的物业在每一层楼的应急通道处设置了专门的抽烟区,整层写字楼的烟民想过瘾的时候,都必须在这儿解决,所以,当朱小君和陈光明过来的时候,抽烟区已经站着了几位正在喷云吐雾吹牛逼的烟鬼。

    巧的是,这几位先来者,都是p&g的老员工。

    但见到朱小君和陈光明,那几位哥们立即表现出了友好并赞赏的态度,其中有个哥们立马给朱小君陈光明上了烟:“崔巍这哥们是属蛤蟆的,整天就知道瞎叫唤,你哥俩别理会他。”

    另一个哥们拿出打火机为朱小君陈光明二人点了火:“崔老鬼说的云港市的那笔呆账可是个黑洞哦,哥们放聪明点,别上了这家伙的当!”

    陈光明喷了口烟,颇有些得意地回道:“可是我们已经接下了……”

    朱小君打断了陈光明的得瑟,虚心向刚才那哥们请教道:“老兄,能给兄弟说说云港那笔呆账的故事么?”

    那哥们眨了眨眼,道:“我也是道听途说,好像是欠账的那家公司被几经倒手,弄得账目是不清不楚,没人认账,而且,听说现在的那个老板,好像还有些黑/道背景。”

    陈光明一听到黑/道二字,立马来了精神,就要向各位吹嘘一下朱小君在黑/道上的人脉关系,可是刚一张口,便被朱小君踢了一脚:“还不赶紧给几个大哥上烟啊?”

    陈光明慌不迭拿出了刚放进口袋的那包大中华来,结果又被朱小君踢了一脚:“草,这烟你就留着跑客户的时候用吧,把你自个抽的烟拿出来好了!”

    做业务的,不管是卖药的还是卖器械的又或是卖其他商品的,平时都会怀揣两包烟,一包上档次的,见客户的时候用,一包很普通的,留给自个抽。

    那几个哥们抽的烟,就是很普通的大概十多块一包的烟。

    当朱小君拿出大中华的时候,那几个哥们也没多在意,因为朱小君和陈光明毕竟是公司新人,刚入一个新环境,自然得大方一些。

    可是朱小君却勒令陈光明把大中华收起来,给弟兄们上平日自个抽的普通烟,这多少就有些让人不愉快了。

    然而,当陈光明拿出了平日自个抽的香烟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

    这厮平日里留给自个抽的烟居然是一百块一包的九五至尊!

    陈光明一边发烟,一边还习惯性地解释:“兄弟我也不懂烟的好坏,都是从家里随便拿的,抽着顺口就好。”

    擦!真是霸气侧漏的富二代的风范啊!而且还是那种低调谦虚的富二代!

    那哥几个立马变了眼神,从初起的友好及赞赏变成了无限敬仰。

    “兄弟你家境阔绰,干嘛还要来这儿打工受气呢?”

    陈光明装逼装的过瘾,顾不上再看朱小君的脸色,抬手撩发,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家父只是希望我多一些历练。”

    那几个哥们很自然地抛开了朱小君,围住了陈光明:“兄弟家里是从事什么产业的?”

    “娱乐界!”陈光明显得很谦卑:“真是羞于齿口,家父在江北几个城市开了几家夜总会。”

    “江北?那云港不就属于江北么?”

    陈光明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屑的表情:“云港是个小城市,家父觉得那里的生意做不大,就把地盘让给了他的一个小兄弟。”

    朱小君是实在受不了了,又给了陈光明一脚:“差不多了啊!”说完,转头就往公司方向走了。

    陈光明赶紧跟上,拔腿的时候,还不忘向那几个哥们解释道:“家父是他老爸的兄弟,所以,我得听他的,呵呵。”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