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3章 赖账的本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云港市红星新特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陶江波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小半个云港市都在了他的视野之内,这种感觉只能用一个爽字来形容。【愛↑去△小↓說△網w  qu 】

    二十年前,陶江波还是个穷得吃了上顿管不了下顿的农民兄弟,迫于生计,跟着同村的几个人去了水晶矿做了一名矿工。

    天然水晶的开采可不像其他矿石开采,可以大刀阔斧地打洞掏挖。因为水晶质地较脆,稍不留意就会在水晶表面造成冰裂,从而带来永久的遗憾。一般工具为叉、镐、钢钎比较适宜,用叉镐清除水晶周围的石英和泥土后用钢钎在水晶和石英的结合面小心谨慎地撬动,不能用蛮力更不能用任何炸药。

    换句话说,开采天然水晶,那可是个技术活。

    陶江波天性聪颖,没过两年便掌握了行中技巧,成为了开采水晶的矿工中的翘楚,其收入自然比其他人要高出许多。

    这种人,自然不会甘心于那点比一般人高出一倍两倍的工资的。

    后来有一次,陶江波在一个废弃的水晶矿中发现了一块矿石,凭经验,他断定这块矿石中包埋的一定是一块上好的水晶,不过,他并没有声张,而是雇了几个附近的村民,偷偷地把这块矿石运回了家。

    事后证明,陶江波的判断是对的,他也因此捞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有了钱之后,陶江波开始涉入水晶走私,十六年下来,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近几年,当地的水晶资源日渐枯竭,很多同行开始转行做人造水晶,但利润却极为稀薄,弄得不好,忙活一年下来,还很可能会亏了本钱。

    陶江波眼头活络,他毅然放弃了老本行,拿出了所有积蓄,买下了红星新特药这家药品经营公司。【愛↑去△小↓說△網w  qu 】

    两年下来,陶江波凭借着做水晶生意积攒下来的人脉,凭着他当年走私水晶时培养出来的胆量,在医药行业中,居然混得是如鱼得水风生水起。

    如今,红星新特药一年的营业额高达两个亿,毛利润也达到了四千万,搬进了云港市最高档的写字楼的最高层……

    “陶总,p&g公司又来人了,指明了要见您!”前台接待员的声音打断了陶江波的遐想。

    “p&g的人?他们怎么还敢来呢?”陶江波皱了皱眉头:“打发他们滚蛋,就说老子出差去了。”

    “我说了,可他们……”前台接待员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他们看上去是有备而来,我不敢擅作主张。”

    “有备而来?他们哪一次不是有备而来?”陶江波面露不屑,向三米远的痰盂吐了口痰,“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三男一女,陶总,我们的两个保安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人家给放倒了!”前台接待员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口气,但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

    陶江波也是一惊,但随即就平静下来:“我去会会他们,你立即给扁哥打电话,让他多带点人手过来。”

    话音刚落,就听到办公室门口有人接道:“别费心思了,你的扁哥是不会过来帮你的。”

    陶江波一转身,就见到了三男一女四个陌生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我叫朱小君,彭州市人,瘸四喜是我的朋友,我刚才拜托了四哥跟你说的邱老扁打了声招呼,要他绝对不能介入你我之间的矛盾。”朱小君带着秦璐陈光明和陈东晃悠进了陶江波的办公室,大模大样地坐到了陶江波用来接待客人的一圈沙发中。“你说,邱老扁是会帮你而招惹瘸四喜,还是会顾忌瘸四喜的面子而放弃你呢?”

    在来云港的路上,朱小君给瘸四喜打了个电话。

    在瘸四喜和吕保奇的那场争斗中,因为朱小君判断出有第三方势力的介入,为了不至于被这个神秘的第三方势力所利用,于是朱小君牵线搭桥,让瘸四喜和吕保奇坐在了一起。对朱小君的关于第三方势力利用他们这次争斗的分析,瘸四喜和吕保奇都是十分地认同,因此也都很痛快地接受了朱小君的建议,放置下来相互之间的矛盾,一致对外。

    整个过程中,朱小君对瘸四喜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借助于警方的力量来保全自己的行为是守口如瓶只字未提。

    瘸四喜对朱小君这种品行甚为赞赏。

    再加上朱小君跟唐武的这层关系,瘸四喜和朱小君迅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这一次,朱小君打电话向瘸四喜打听云港市的陶江波,瘸四喜一听就笑了,一来是因为他终于有了个机会报答一下朱小君,二来是因为这个陶江波就是个小角色,而且他瘸四喜要不是看在邱老扁的面子上,早就想教训这个陶江波一顿了。

    陶江波一听朱小君提到了瘸四喜的名字,脸上不由地变了色,连忙堆起了笑容,慌不迭地给朱小君等人点烟上茶。

    伺候了一番,又冲着那名前台接待耳语了几句,陶江波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君哥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兄弟我早有耳闻,就是不知道江哥这次来找小弟,为的是什么目的?”

    但凡在道上混的大哥,有仗义的,也有不仗义的,有刚猛的,也有阴柔的,个性上是五花八门,但规矩上,大家还多少都会看重。像陶江波这种持强耍赖的行为,莫说是朱小君,就算是不相干的瘸四喜,也是呲之以鼻。

    “兄弟我现在是为p&g公司做事,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所以也是不得已,想来跟陶总商量一下那笔货款该怎么处理。”朱小君抽着烟,心平气静地表明了身份和目的。

    对陶江波而言,朱小君等人虽然气场逼人,一看便知不是善茬,但是,陶江波怎么也不会相信像p&g这类的外资制药企业会聘用一个混黑/道的人物的。

    所以,陶江波很是怀疑面前的这个人所说的跟瘸四喜的关系,但陶江波又不敢武断决定,因此,他让刚才的那位前台接待赶快去给邱老扁打电话,问个究竟。

    邱老扁是他陶江波相处了十多年的拜把大哥,陶江波绝不相信邱老扁会不仗义地抛弃了他。再说,瘸四喜虽然很牛逼,但那是在彭州。在云港市的道上江湖,邱老扁可是大哥中的大哥,那瘸四喜上次来云港,不也是很尊重他的老扁大哥么?

    然而,陶江波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只知道邱老扁这十多年在云港市的道上江湖是如何牛逼,却不知道这个牛逼的江湖地位可是瘸四喜帮着他才打下来的。

    陶江波更不知道,二十年前,邱老扁刚从牢中放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是瘸四喜养活了他整整半年。

    莫说陶江波理亏,就算陶江波不理亏,只要瘸四喜发了话,邱老扁还会不遗余力地帮助陶江波这样的小兄弟么?

    果然,那前台接待过来在陶江波的耳边说了两句,陶江波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君哥啊,兄弟冒昧地问一句,你帮那p&g公司拿回了那笔钱,p&g能给分你多少呢?”

    朱小君笑了笑:“一毛钱也没有!”

    陶江波立马来了精神:“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五万块……哦不,十万块,换你一句话,不再帮p&g,如何?”

    朱小君拿出了账单,道:“红星公司一共欠了p&g一百叁拾柒万零陆佰的货款,加上这两年的利息,我给你个面子,少算点,一共一百五十万好了!”

    陶江波一愣,随即又堆起了笑来,还作势给了自己一巴掌:“你看,我太抠门了不是?这样,二十万,只要君哥你点个头,我立马给你提出二十万的现金……”

    朱小君看了下手表,笑道:“时间又过了一分钟,这利息该涨点了,你一共得还p&g连本带息一百六十万。”

    陶江波做出了痛苦状,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一声哀叹后,捶着脑袋道:“好了,好了,我是服了你了,一百六十万就一百六十万吧!你让我静一会,等我静下来,我这就安排人给你开支票。”

    朱小君耸了下肩:“五分钟?五分钟够了么?”

    陶江波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那名前台接待在陶江波的耳边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邱老扁的电话打通了,但始终没人接听。第二句话则是她刚给她老哥打了电话,她老哥说五分钟之内就会带着人马赶到。

    这名前台接待实际上是云港市另外一名道上大哥的马子,这位道上大哥有个响当当的绰号叫老鹰,老鹰是云港市近些年新成名的一位大哥级的人物,虽然跟邱老扁的关系不咋地,但是跟陶江波却是相见如故。

    既然老鹰肯拔刀相助,陶江波又岂肯轻易地损失一百多万的钱财呢?

    五分钟,他只需要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老鹰就会带着几十号兄弟赶过来。

    陶江波不相信,面前的三男一女能对付得了老鹰的那几十号凶神恶煞。

    至于事后该如何,陶江波认为,他大不了再破点钱财,给邱老扁和瘸四喜赔个礼就是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