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4章 最有效要钱方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还没到五分钟,老鹰就带着二十多口子冲进了陶江波的公司。

    陶江波的办公室虽然不小,但若是一下子涌进去二十多口子只怕也会挤的不行,再加上老鹰根本没把朱小君等人放在眼里,所以只带了四五个得力小弟进了陶江波的办公室,其他人,都留在了陶江波公司的走廊上。

    “谁他妈这么牛逼,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老鹰一进屋,就十分嚣张的叫唤开了。

    朱小君一见这阵仗,顿时乐了,冲着陈东挤了下眼。

    陈东虽然是个智障患者,但是对朱小君的想思却是心有灵犀,这边朱小君一挤眼,那边陈东立刻弹了起来,几乎是飞到了老鹰的面前,上去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着着实实地抽在了老鹰的脸上,将老鹰刚吐到嘴边的剩下的半句嚣张话给打回了肚子里。

    老鹰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那陈东反手的一巴掌又抽了回来,反手居然比正手还重,这一巴掌,抽的老鹰是眼冒金光双耳轰鸣,脚下不自觉地一软,竟然瘫倒在了地上。

    两巴掌居然把一个叱咤云港市多年的江湖大哥给抽晕了!

    陶江波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再看了一眼,立马打起了开溜的主意。

    朱小君一把拉住了陶江波:“别急着认输嘛!你那不是还有好多兄弟嘛!”

    兄弟多有个屁用,老鹰带进屋的那几个得力小弟早已经被惊得软了腿,冲上去跟陈东干一场自然是不敢,可拔腿开溜却发现自己的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怎么抬也抬不起来。

    就像是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面前不远处踞着一头吊睛白额猛虎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一般,哪里还有逃跑的勇气,能做的只有在心中哀嚎:我命休矣!

    这陈东,此刻散发出来的气场便犹如吊睛白额猛虎一般,甚至比猛虎的杀气还要浓烈。

    但走廊上的那帮小弟却不知情,只听到了老大很牛逼的上半句话,接着便是两声响亮的耳光声,之后便消停了下来。这和以前的经验有了些矛盾,于是靠近办公室房门的小弟便不自觉地伸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罢,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他们的老大竟然被人打翻在地上了!

    小弟们顿时群情激昂,嗷嗷叫着,冲进了办公室。

    秦璐那个手痒脚痒连带着心也痒痒,顾不上征求一下朱小君的意见,便冲了上去。

    陈东和秦璐,这一男一女两个大杀器一左一右,玩得好不开心……

    这对男女在那边玩得好不开心,但朱小君身边的两个人却是紧张地直打哆嗦。

    一个是陶江波,在社会上混了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这般场面,吓得都快尿失禁了,能不打哆嗦么?

    另一个直打哆嗦的则是陈光明,这厮的优良传统就是一见到打架的就会紧张,若是碰巧再让他见到了鲜血,他保准会给你来个紧张性休克什么的。

    好在这个过程并不长,秦璐和陈东对付那些社会小混混基本上都是一招撂倒一个,还保管撂倒了绝对爬不起来。所以,也不过分把钟的时间,老鹰的那帮小弟也就全交待了。

    “陶总啊!接下来你表个态呗?”朱小君点了支烟,不紧不慢地提醒着陶江波。

    陶江波这才回过神来,哆嗦着回应道:“我……我这就……付款……”

    朱小君笑着问道:“那你该付多少呢?”

    陶江波依旧在哆嗦:“一百……三……哦不,一百六十万……一百六十万,一分都不会少。”

    朱小君摇了摇头,笑道:“你看,这些混混跑到你公司来闹事,我的人帮你料理了他们,这……”

    陶江波哪里还敢跟朱小君掰扯,连忙哭丧着脸央求道:“君哥,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朱小君站起身来,踱到了陈东身边:“东东,这云港的海鲜很不错,待会君哥哥带你去吃海鲜好不好?”

    陈东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拍着巴掌道:“好啊!”

    陶江波哆嗦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朱小君扑通跪了下来:“我再加十万块,求求你放过我吧!”

    朱小君又踱到了秦璐身边,拍了拍秦璐的肩:“秦老大,没过瘾吧?要不咱们吃完海鲜再去找个地方吼几嗓子?”

    秦璐斜了朱小君一眼:“吼就吼,谁怕谁?”

    陶江波彻底崩溃了,身子一歪,瘫倒在地上:“好吧,我认了,你说多少就多少吧!”

    朱小君大笑起来。

    笑够了,朱小君来到了陶江波身边,将陶江波扶了起来:“陶总,你欠了p&g公司壹佰叁拾柒万零陆佰,那么,我也只会向你讨要壹佰叁拾柒万零陆佰,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行,咱们按规矩办事。”

    陶江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下,疑问道:“那你说的利息……”

    朱小君笑了笑:“那是逗你玩的!不过,除了还这笔钱,你还得破点费,四哥为了这事专门从彭州赶过来了,现在正在跟老扁哥一块打牌,这晚饭……”

    陶江波慌不迭地应承道:“晚饭我来安排,咱们去云港最好的海鲜酒家。”

    朱小君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陶江波:“这是p&g的账号,我希望,在咱们吃完饭的时候,那笔欠款你已经打到了这个账号上。”

    陶江波连连点头,应道:“一定,一定!”

    晚上的饭局开始前,陶江波将电汇凭证交给了朱小君,朱小君只是瞄了一眼,便把凭证还给了陶江波。朱小君心里很清楚,就算再借给陶江波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对朱小君耍花招。

    饭局中,谁也没再提这档子事情,瘸四喜把朱小君介绍给了邱老扁,只说了一句:“老扁啊,以后彭州那边有什么棘手的事,而我瘸四喜不方便出面的时候,你就找朱兄弟好了。”

    邱老扁跟瘸四喜打了一下午的牌,但瘸四喜对朱小君这个人却是只字未提,突然间,这么重的一句话抛过来,差点让邱老扁产生了误会,误以为朱小君是个官二代什么的。

    但是,邱老扁毕竟跟瘸四喜是二十多年的老兄弟,深知瘸四喜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官二代而出头,但实在又弄不明白这朱小君的来历,只得迷迷糊糊地应下了。

    待饭局结束,瘸四喜坐车回了彭州,邱老扁这才跟朱小君套起了近乎,打听起自己心中的疑惑。

    朱小君也没打算藏着掖着,直接跟邱老扁交了底:“我不是道上的人,跟四哥只是投脾气,另外,我跟吕保奇是生意上的伙伴,所以四哥才会说他不方便的时候让你来找我。”

    朱小君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这话钻进了邱老扁的耳朵中却是如雷贯耳。道上的人都是知道的,这瘸四喜跟吕保奇那可是十好几年的对头,而朱小君竟然能游刃于两个死对头之间,还可以同时获得双方的信任,不简单,真的是太不简单。

    饭局中虽然没有人提起要账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但饭局前,陶江波还是给邱老扁说了一二,当然,老鹰过来帮忙却被打了一顿的故事被刻意隐瞒了,陶江波只是对邱老扁说了朱小君一开始以武力逼要利息,最后他屈服后,反而只索要了本金的过程。

    这种行为,加上朱小君能游刃于瘸四喜和吕保奇这对死对头之间的事实,使得邱老扁不得不对朱小君另眼相看。

    “朱兄弟,事办完了,不如在云港多玩两天,也好让哥哥我尽尽地主之谊。”

    朱小君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跟陈东玩耍的秦璐,道:“那位美女可是位警察,彭州市刑侦大队的中队长,跟她在一块久了,会被她嗅到不好的味道的……老扁哥,你就忙你的吧,我们几个随便溜达溜达就好了。”

    邱老扁一听说秦璐居然是位警察,禁不住又愣了一下。

    陈东的表现就已经让邱老扁吃惊的了,听陶江波说,这个小伙子身手了得,陶江波的几个保安,在这个小伙子的面前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弱不禁风,也听了陶江波说起秦璐,说秦璐的身手跟那个小伙子差不了多少。

    邱老扁原以为,秦璐和陈东应该是朱小君请来的两位保镖或是帮手,却万万没想到,这秦璐竟然是名警察,而且还是警察中最为精英的刑侦大队的中队长。

    “那……行吧,你们自己也有车,我就不跟你客套了,等你们准备回去的时候,跟老扁哥打声招呼,给老扁哥个机会,为你们送送行。”

    这个要求,朱小君不好再拒绝了,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五月的季节,海水还是很凉,但除了下海,云港市还有其他的不少好玩的地方,陈东开着车,带着大家胡奔乱闯,玩得不亦乐乎。

    期间,朱小君跟程业岐发了条短信,告诉程业岐,云港市的那笔呆账已经要到了,要程业岐吩咐财务盯着点账号,等款项一到,给他打声招呼。

    收到这条短信后,程业岐将信将疑,立马就拨通了财务总监的电话。

    财务总监在电话中对程业岐说道:“我这边的出纳刚接到一笔款项到账的信息,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原来是云港市的那笔呆账啊!对,没错,壹佰叁拾柒万零陆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