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5章 又一个挑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云港玩了几天后,朱小君等人决定返回申海了,临走前的一晚,邱老扁设宴为朱小君送了行。

    其实秦璐早就想回申海了,毕竟只有让朱小君呆在申海的那套樊罡曾经租住过的房子中,才能更好的去刺激樊罡余下的同伙,但朱小君却始终惦记着海州湾的岛国妹,并且偷偷地告诉了陈光明,所以这哥俩便一直想法设法地制造单独行动的机会。可惜的是,机会一直存在,就是无法把握。

    再有,就是程业岐来了电话,希望朱小君尽快赶回申海,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朱小君商量。

    在路上,朱小君跟陈光明讨论起程业岐所说的重要事情。

    陈光明一口咬定,这个需要商量的重要事情一定是崔巍反悔了,不愿意主动辞职。

    “官官相护,我看那程业岐也不是个啥好玩意,一定是为崔巍来做说客了!”

    朱小君也有这方面的怀疑,但仔细思考了,又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当初在申海商讨这个赌约的时候,朱小君能看出来,程业岐对那个崔巍也有一定的反感。

    “崔巍反悔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程业岐为他说话的可能性应该很小,我猜测,程业岐应该是想和我们商量该如何对付崔巍。”

    陈光明颇有些激动:“炮哥,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这一次我是坚决不会退让。”

    朱小君笑道:“你跟崔巍之间,到底有多大的仇多深的怨啊?非得闹个鱼死网破?”

    陈光明重重地叹了口气:“哥,你就别逼我了,这件事幸亏是落在了我陈老五的头上,把崔老鬼干滚蛋也就算了,若是落到了炮哥你头上,我估计那崔老鬼至少得断条腿。”

    “有这么严重?”朱小君皱了下眉头:“行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多问,你坚决不肯退让,那我就坚决顶你到底。”

    朱小君的表态居然没有换回来陈光明的一丝感激,这厮摇晃着脑袋,像是勉强得到了满足一般,说道:“这还差不多。”

    但无论是陈光明还是朱小君,他们的推测都是错误的,程业岐找他们商量的事情跟崔巍没有丝毫关系。

    崔巍与财务部确认了款项到账后的第二天便向程业岐递交了辞职报告,而程业岐未作任何挽留就批准了崔巍的辞职,等朱小君陈光明赶回p&g申海总部的时候,崔巍早已经办完了离职手续,不知去向了。

    程业岐招呼朱小君和陈光明去了小会议室。

    “我是真没有想到你们能这么迅速地了结了此事,我甚至没想到你们能把这笔呆账给要回来。朱小君,你让我程业岐得另眼相看了!”一开口,程业岐便不吝赞美,把朱小君狠狠地夸了一通:“这笔呆账直接导致了j省经理王开元的离职,王开元就是崔巍的前任,也是我程业岐多年的好兄弟,商务部的简妮也因此受到了不轻的处罚,被这件事所牵连的还有不少,现在好了,他们统统可以解脱了。朱小君,他们这些受到牵连的人委托我向你表达最高层次的谢意。”

    程业岐字里行间没提到过陈光明,但这并没有影响了陈光明的代入感,在陈光明的心思中,朱小君就是他,他就是朱小君。所以,程业岐的这番赞美之词,已经令陈光明涨红了小脸蛋。他迫不及待,抢在了朱小君前面做了表态:“程总,这……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朱小君只是笑了下,算是对陈光明的这句表态的认可。

    程业岐长出了口气:“按理说,我该调整一下你们两位的岗位,以便于你们能为p&g做出更大的贡献,可是……时间太短了,难以服众啊!”

    陈光明的眼神中刚闪现出来的光彩顿时又暗淡下来。【愛↑去△小↓說△網w  qu 】

    “不过……”程业岐话锋一转,又给了陈光明新的希望:“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们两位一个机会,若是能把这件事处理好的话,那么所有质疑你们两位的嘴巴就要统统闭上了。”

    陈光明急切地问道:“什么事?”

    程业岐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盯着朱小君,等着朱小君的最终反应。

    “说说看吧。”朱小君轻描淡写地回应道:“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朱小君一定会倾尽全力。”

    程业岐起身为朱小君和陈光明冲了两杯咖啡,端到了二位的面前:“是这样,p&g要与今年八月初上市一只新药,公司对这只新药给予了重托。这只新药在临床上应用于肝癌术后,二位知道,在咱们国内,做肝癌手术最有名的就是孟老爷子,所以,我们很想请孟老爷子出席咱们的新药上市会,为这只新药说上两句话。”

    陈光明一听是这种事,不敢再瞎表态了,只能愣愣地看着朱小君。

    “嗯,我知道孟老爷子在肝胆外科中的威名,能请到他作为这支新药的代言人,一定是……”朱小君把已经到了喉咙口的‘物超所值’这个成语给咽了回去,可又想不出还有什么词可以很好的表达原来的意思,只好嗯嗯啊啊了两声:“嗯,啊,一定是很不错的。”

    “可是,孟老爷子对我们的邀请却一直未作明确表态。公司里跟孟老爷子最熟的就是申海片区的销售经理了,他已经找了孟老爷子两次了,若是他第三次被孟老爷子给婉拒的话,这件事也就基本算黄了。我不敢再冒险,所以想换个人试试!”

    “你觉得我可以完成这个任务?”朱小君有些疑惑地看着程业岐:“我对药品行业可是两眼一抹黑,对孟老爷子也是只闻其名未见真身,让我来去做这件事……”

    程业岐摆了摆手,打断了朱小君:“我知道你想说我有些欠考虑了!好吧,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在没有想到你这个人选之前,实际上,我们是已经放弃了原计划的。也就是说,让你出马试一试,只不过是……”

    陈光明抢到了一句话:“死马当做活马医?”

    程业岐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朱小君掏出了香烟,征求了程业岐一下:“迈克,我可以在这抽支烟么?要不,你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我出去抽一支也可以。”

    程业岐愣了一下,起身去打开了换气扇,道:“不用出去了,就在这儿抽吧!”

    点了烟,朱小君锁着眉头沉思了一会,问道:“申海区销售经理跟孟老爷子说这事的时候,孟老爷子是如何答复的?迈克,我要知道孟老爷子的原话,要一字不落,最好还能表述出孟老爷子当时的表情来。”

    “第二次是我跟着申海区经理一块去见的孟老爷子……”程业岐眯上了眼回忆着:“他当时也没什么特殊的肢体语言,表情上……应该是很放松的那种,孟老爷子并没有直接拒绝我们,只是说八月份时间还早,他定不下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陈光明沾了朱小君的光,也抽起了烟来,他接着程业岐的话道:“既然孟老爷子这么说了,那咱们就等等呗,等到了跟前,孟老爷子有没有时间不就清楚了?”

    若不是看在朱小君的面子上,程业岐都想手指房门的方向,勒令陈光明立即滚蛋。好在朱小君的思维让程业岐感觉到了希望:“孟老爷子的这种话实际上是婉拒,不过,这种婉拒并没有把门关上,应该还有希望……关键是……该如何勾引起孟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兴趣。”

    程业岐道:“我们也这样分析过,但是,孟老爷子对这种商业活动早就失去了兴趣,给多少钱他老也不会动心,我们又该如何激发出他的兴趣呢?”

    “兴趣来自于需求!”朱小君想起了张石在培训课中的这句话,他依据这句理论,迅速联想起来:“没有需求,自然就产生不了兴趣。而需求是多方面的,当事人在很多时候并不能意识到自己的需求,这需要销售人员对他进行启发挖掘……迈克,这件事我很有兴趣,因为我找到了我的需求。”

    程业岐面露喜色:“那么说,你答应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告诉我,你可以接受的时间期限。”

    “上市会确定于八月三日,这个日期是无法改变的,我们至少要提前六十天向各个销售省区下发上市会通知,之前还要预留至少三天的协调准备时间。”程业岐一边计算一边陈述:“这样一算,你最多只有三周的时间,到五月底,如果那个时候还不能得到孟老爷子的准确答复,那我们也只能启动备选方案了!”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将烟头掐灭了,又在茶几上抽了张纸巾,包起了烟头:“三周就三周,但愿我上辈子积了德,用不了三周就有了答案。”

    程业岐伸出手来,跟朱小君握住了:“我相信,你一定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好消息!”

    朱小君嘿嘿一笑:“凭什么这么说?”

    程业岐回敬了一笑:“直觉!就像是云港市的那笔呆账,没有人会相信你能够成功,从理论上讲,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你一定能行!”

    朱小君又是嘿嘿一笑:“可我的直觉却是……我在p&g呆不了多久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