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6章 恶心派掌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老炮,你说你……”

    吃晚饭的时候,陈光明忍不住,提起了白天的事情来。

    “你丫怎么就经不住人家说你两句好话呢?你忘了咱们到p&g来的目的了吗?你说你跟程业岐扯那个淡做什么呀?”

    秦璐把朱小君和陈光明当成了空气一般,只顾着在一边和陈东逗乐子。秦璐在陈东手下吃了两次亏了,以至于她每次想教训朱小君的时候,后脊梁骨都会不自觉地出冷汗,这种感觉对秦璐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所以,她要跟陈东搞好关系,就算达不到朱小君和他那么亲密,至少也得让陈东下次出手针对自己的时候有所犹豫。

    朱小君面对陈光明的质疑牢骚,就像是入定高僧一般,微笑着不说话。

    陈光明以为自己得了理,愈发猖狂起来:“上学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朱老炮就是吃捧,经不住人家三句马屁,就立马不知道自个姓啥了!”

    “说完了吗?”朱小君终于开了句口。

    “没有!怎么?我喷你两句就听不下去了?要不我陈老五也拍拍你的马屁?”

    朱小君摇了摇头:“随你大小便!你陈老五喷我也好拍我也罢,我都当是放屁,一样的臭不可闻!”

    陈光明一瞪眼,刚想顶回去,却见到朱小君的脸色有些异样,连忙换了种口气,语重心长地叹道:“炮哥啊!大学五年,我陈老五就认你一个,你让我向东,陈老五绝不会向西,这毕了业,我陈老五依旧追随着你,把未来和前途全都交给了你,为什么?”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是啊,为什么?”

    “是因为我觉得你朱老炮有思想,有胆识,有能力,跟着你我陈老五有前程!”

    朱小君点了点头:“这话有道理!”

    “可你呢?一点进步都没有!”陈光明见朱小君的脸色有所缓和,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取得点成绩就翘尾巴,听两句马屁话就犯迷糊!”

    朱小君等陈光明停了一小会,才道:“放完了没?”

    “完了!怎么地吧?”

    朱小君指了指桌上的酒菜:“放完了,那就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滚回去睡觉!”

    陈光明犟道:“我说的不对吗?咱们来p&g是学习人家的管理经验的,你说你答应程业岐去搞孟老爷子那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干啥呢?”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看来,我非得解释两句才行咯?”

    陈光明没作声,两只跟斗鸡一般的小眼盯住了朱小君。

    “想让我做解释,那你可得付出点代价。这样吧,陈老五,我解释完了后,要是你还不服气……”朱小君拎起了一瓶五十六度的牛栏山二锅头:“这瓶我吹了。要是你没屁放了,那……”

    陈光明脖子一挺:“这瓶我吹了!”

    朱小君又叹了口气:“你说,咱们的奇江医疗将来要发展,是不是需要像孟老爷子的那种大师级人物的支持啊?”

    陈光明倏地一下变了脸色。

    “花p&g的钱,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这便宜……你陈老五再给我找一个去?”

    陈光明立马低下了头。

    “喏,把这瓶吹了吧?”朱小君把那瓶二锅头推到了陈光明的面前。

    陈光明绝望地看着那满满的一瓶二锅头,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可是,你并没有把握说服孟老爷子,又怎么能建立起你说的这种人脉关系呢?”

    朱小君被气的有些急眼了:“你他妈是不是吃浆糊长大的?我说过一定要说服孟老爷子了吗?”

    陈光明一看朱小君上了火,立马胆怯了,哆嗦着抓起了酒瓶子,可犹豫了一下,决定再冒次险争取一下:“那……你为什么要问程业岐最后的期限呢?”

    朱小君火大了,瞪起了眼来:“你****怎么那么多废话?给你三分钟,吹不完这瓶酒,老子就把它当成吊针,直接给你打血管里去。”

    陈光明绝望地看了眼朱小君。

    这一瓶二锅头,若是三分钟吹掉的话,他陈光明肯定是不省人事了。若是跟朱小君耍耍赖皮,虽然一定会被朱小君教训一通,但至少也能走着回去。

    “炮哥,你说过,我没屁放了才算输,可我现在还有屁放啊!”

    朱小君反怒为笑:“好吧,我就让你彻底没屁再放。我之所以要问程业岐能接受的最后期限,目的就一个,那就是装!装成真的一样,要不然,怎么能骗过程业岐这种老狐狸呢?”

    陈光明眨巴了两下眼:“那……那我能分三气吹完这瓶酒吗?”

    朱小君鄙视着陈光明:“你能别这么赖皮么?”

    陈光明非常干脆:“不能!”

    秦璐经过一连好几天的对陈东的耐心投入,终于换来陈东的承诺,以后璐姐姐跟君哥哥再开玩笑的话,东东只看不说话。

    得到了陈东承诺的秦璐顿时有了底气,一转头,瞪了朱小君一眼:“干嘛哩?死猪头你干嘛欺负人家陈老五呢?老娘给你打招呼了啊,陈老五是老娘新收的小弟,对他客气点,不然老娘要你好看!”

    陈光明有了救星,立马搬了椅子挪到了秦璐的身旁,谄媚道:“秦老大,以后小弟就仰仗秦老大罩着了,你让我向东,我绝不会向西……”

    朱小君没好气地接了句:“她让你****!”

    陈光明一仰头,两眼放出挑衅的光芒:“我绝不喝尿!”

    朱小君彻底没招了。因为朱小君很清楚,秦璐这娘们憋了好多天了,只要朱小君敢对陈光明动手,秦璐是一定会出手反制朱小君,而朱小君的后盾陈东,这会被秦璐忽悠地早已经跑出去玩了。

    “你大爷的,你陈光明怎么这么恶心呢?”

    陈光明扔过来一个白眼:“你才知道啊?我陈老五就是神州第一奇派,恶心派的第一任掌门人,咋地?不服气?”

    朱小君被气笑了:“我看你的门派还得加上一个装逼,叫恶心装逼派。”

    陈光明却很严肃地摇了摇头,道:“不能加装逼,本派对装逼神功掌握的不够深,只掌握了一些皮毛,再说,江湖上……”

    朱小君料到陈光明会把话头转向自己,于是赶紧打断了陈光明:“行了,行了,这酒不吹就不吹,老子不想听你贫嘴了!”

    斗过了嘴,喝足了酒,回到了住处,秦璐陈光明陪着陈东玩起了僵尸大战。

    秦璐陪着陈东玩那是没办法,因为陈东缠着她,不玩的话,就怕陈东今后不再给她面子而继续偏向朱小君。

    但陈光明却是主动贴上去的,因为这厮生怕落了单而被朱小君抓住机会一顿猛削。

    朱小君一个人好生无聊。

    看电视?没劲!

    玩手游?太累!

    看***?挺好!不过就是没电脑,电脑被陈东给占用了。

    这种情况下,朱小君也只好把第二天的计划提到了当晚来做,以便打发自己的无聊。

    朱小君第二天的计划无非是打探一下孟老爷子的性格特点喜怒哀乐什么的。

    率先想到的当然是宫琳。朱小君以为,唐氏医疗集团的总部设在了申海,自然会积极地和这些医疗大腕建立起深厚的友谊来,而宫琳做为曾经的主抓对外公关业务的唐氏总经理助理,说不准跟孟老爷子就有不一般的交情。

    可是,电话打过去之后,宫琳却直接泼了朱小君一头冷水。

    “孟老爷子?我认识他,可他不认我。唐氏集团非常想结识他,可他却绝对看不起唐氏这种民营医疗机构。朱小君,你就省省心吧,像孟老爷子这种人,绝对不是钱能够解决问题的。”

    “你帮不上忙就算了,干嘛要打击我的自信心呢?”朱小君很随心地调侃着:“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弱点,只要被我找到了这个弱点,就一定有拿下的机会,宫琳,你说呢?”

    “我只能对你说两个字:呵呵。”

    宫琳这边没戏,朱小君在申海也就断了希望,只能把希望放回到彭州老家去。

    肝胆外科……彭州那边,有没有在孟老爷子手底下进修过的外科医生呢?

    郭老二?葛辉?还是马宗泰?

    朱小君玩耍着手机,依照自己的直觉,给郭老二去了个电话。

    “孟老爷子?嘿嘿,你算是找对人了!”郭老二跟朱小君寒暄了两句后,一听说朱小君要找孟老爷子办事,顿时来了精神:“当初我要不是因为老丈人不同意,就留在孟老爷子的东亚肝胆医院了。说吧,什么事?是不是有熟人要找孟老爷子开刀啊?”

    郭老二挺大的口气差点吓到了朱小君,这种事可不是郭老二想象中的找孟老爷子开刀那么简单,若是不能精巧设计一番的话,找关系还不如不找关系,找了不靠谱的关系,跟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没什么两样。

    “二哥,熟人开刀还用麻烦孟老爷子么?找你不就得了?”朱小君先给郭老二灌了一壶迷魂汤:“我找孟老爷子的目的是想求他出席我们p&g的一个新药发布会。”

    郭老二的气焰顿时熄灭了:“是这样啊?小君,你听二哥跟你说啊,孟老爷子这个人,最不喜欢出席这类商业活动的,当初二哥在他手底下进修的时候,就听到过孟老爷子怒骂他的大徒弟,为的就是他大徒弟背着他参加了一个药企主办的学术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