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8章 唐家三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跟章航的这次聊天,朱小君收获了很多。章航就像是没了开关的话匣子一般,跟朱小君聊起来是滔滔不绝没完没了。

    从中午,一直聊到了天色将黑。

    最后该结束的时候,章航做了个总结:“小君啊,今天是我章航一生中最为失态的一天,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我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话痨了。呵呵,你小子啊,掌握的沟通技巧还真是不一般,绝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行了,天不早了,今天就这样吧,最后说一句,我对你搞定孟老爷子的任务,充满了信心!”

    送走了章航,朱小君的新的计划也有了雏形。

    要想搞定孟老爷子,首先要了解孟老爷子,像郭老二所说的那种道听途说的故事就不用再提了,要了解的是孟老爷子的这一生都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他的成长,他的辉煌,他的成就,还有他的自豪。

    其次就是刻意包装出一个敬业精神绝对不低于孟老爷子的朱小君来,让孟老爷子在这个看不见摸不着只能感觉得到的敬业精神上和朱小君产生共鸣。

    若是这两点能做得到,那么第三步就简单了,给孟老爷子挖个坑,引着孟老爷子自个跳下去,然后在自个爬上来。

    抱着这种思想,朱小君立即在网上开始搜索孟老爷子的所有信息。

    网上关于孟老爷子的报道虽然很多,但内容重复的文章却也不少,三四个小时之后,朱小君便很难找到关于孟老爷子的有价值的报道文章了。

    就在朱小君准备放弃继续搜索的时候,忽然有一篇文献类的词条跳进了朱小君的视线中来。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家免疫细胞治疗中心撰写的商业推广类的文章,文章中借用了孟老爷子的名声,说孟老爷子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对肿瘤患者实施手术治疗的时候,手术会对肿瘤患者的免疫功能造成深度损伤,以至于许多大型手术后的患者会在术后某个阶段呈现肿瘤爆发式的复发现象。【愛↑去△小↓說△網w  qu 】因此,孟老爷子主张在这种大型手术的前后,也就是围手术期中,要对患者联合免疫细胞治疗。

    这个信息给了朱小君很大的鼓舞,如果此事为真,那么,他就找到了和孟老爷子的敬业共鸣点。

    可惜的是,朱小君进一步搜索,却没能找得到这个信息的出处。

    又过了两天,朱小君依旧没能查找到证据以表明孟老爷子的确表达过这种观点。这两天中,朱小君几乎动用了所有资源,留在母校的姜老大,呆在唐氏总部监视蒋光鼎的宫琳,远在彭州的老哥们葛辉郭老二以及杨林。但所有人反馈回来的信息都是很遗憾。

    时间在滴滴哒哒声一点点地消耗着,眼看着已经到了月中,距离程业岐要求的最晚时间不到两个礼拜了,朱小君却在这个坎上,不得已停下了脚步。

    屋漏偏逢连阴雨,偏偏在这时,宫琳那边又出了事情。

    宫琳怀疑唐氏董事长唐伟兴的猝死跟蒋光鼎脱不了关系,而朱小君同样有此直觉。为此,朱小君和宫琳制订了一个逼迫蒋光鼎自乱阵脚从而暴露出真相的计划。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扰乱唐氏内部的人际关系,使唐氏的业务发生下滑,从而让唐歆和蒋光鼎之间产生矛盾。

    通过胡光伟对华海医院方新宇的立案调查,宫琳巧施影响,将这件事传播开了。

    一时间,唐氏的各家医院的掌舵人对蒋光鼎的这种不仗义的行为均是痛加指责,这股情绪迅速蔓延开来,导致了整个唐氏集团的效率急速下降。

    这个结果,正是朱小君所期望的,他和宫琳分析,一旦出现了这种结果,那么唐歆和蒋光鼎之间势必出现矛盾或裂痕,而蒋光鼎为了巩固他在唐氏的地位,说不准就会做出一些狗急跳墙的事情来。

    然而,事与愿违,唐歆和蒋光鼎非但没有出现矛盾和裂痕,反而传出了婚讯来。

    宫琳心事重重地坐在朱小君的对面,拨弄着手指甲,一言不发。

    “你们唐总要嫁人了,这是大喜之事,你怎么闷闷不乐呢?”朱小君同样感觉到郁闷,但是他却不能把这种郁闷之情显现于脸上,相反,他还要保持着轻松愉悦的状态。

    宫琳轻轻地抬起头来,一泓碧波荡漾着忧郁的涟漪,幽叹一声后,朱唇轻启,只是无声翕张数下,终究没发出声来。

    这似娇犹怜的小模样……朱小君连忙转移了视线,抓起桌上的冰水灌了一气。

    “宫琳……结婚并不一定代表着感情更……不是有句话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么?唐歆嫁给了蒋光鼎,只会加速他们之间的矛盾……”

    “可是……”宫琳终于开了口,只说出了两个字,便黯然下来:“唉……”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这是报仇心切。”朱小君递过去一包纸巾:“可是,我们没有证据能表明你老爸是被人害死的,更没有证据能指明蒋光鼎就是害死你老爸的凶手。宫琳,我们只是怀疑,我们要隐忍,要沉下心,要不动声色,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寻到蛛丝马迹,才会有可能掌握了蒋光鼎的证据,你懂吗?”

    宫琳早已是泪眼婆娑。

    “告诉我,唐歆和蒋光鼎的婚礼确定在什么时候?”

    宫琳哽咽着回答道:“这个月的十八日。”

    朱小君掰着手指计算了一下:“也就是下一个周日。宫琳,以你的判断,唐伟兴的那两个儿子会不会赶回来参加唐歆的婚礼呢?”

    宫琳摇头道:“我不知道……”

    “振作点,宫琳,你听我说。”朱小君轻轻地抚拍着宫琳的肩膀:“我最擅长的就是倒推式的推理,咱们先假设蒋光鼎就是害死你老爸的凶手,那么,蒋光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答案很简单,是因为你老爸阻碍了他跟唐歆的好事。假若蒋光鼎跟唐歆是真心相爱的,那么蒋光鼎会加害你老爸吗?答案也很明显,绝对不会。所以,如果蒋光鼎就是害死你老爸的凶手,那么他就一定不是真爱着唐歆。宫琳,这个推断,你听明白了么?”

    梨花带雨的宫琳默默地点了点头。

    “假如这个推断成立,那么就可以断定蒋光鼎一定是在欺骗唐歆,欺骗的目的也就很明显了,无非就是为了唐氏集团的产业。宫琳,我不知道你老爸生前有没有立下遗嘱,但是,我猜想,他的那两位儿子,一定不会坐视蒋光鼎窃取了唐氏产业而不顾。”

    宫琳稍微有了些精神:“你是说你想挑起他们姐弟三人的……”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不是挑起他们姐弟三人的矛盾,而是希望能通过他们的财产相争来验证蒋光鼎的本质,这么做,同样也是在挽救唐歆啊!”

    宫琳低下了头,沉思了片刻,道:“唐杰在美国,到时候即便能来,也只能赶在唐歆婚礼的当天,唐卓虽然不知道在哪,但是我一直跟他有邮件联系,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让他早点回来。”

    “你跟唐家老三一直有联系?”朱小君颇感意外。

    宫琳勉强笑了下,道:“唐卓比我大一岁,比较投缘吧!”

    朱小君没有深究:“如果你能联系上唐卓,而唐卓也能提前回来和我见个面,那么唐歆的婚礼我参不参加也就无所谓了。若是唐卓无法提前回来和我见面的话,宫琳,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唐歆给我发张请帖。”

    宫琳喃喃自语道:“我一定能联系上唐卓的,他也一定会按我的要求提前回来的。”

    宫琳之所以如此有把握,不单是因为她和唐卓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更多的缘由还在于当初唐卓对宫琳的一句承诺。

    宫琳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唐氏医疗集团,唐卓看到宫琳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唐伟兴看在眼里,迫于无奈,才告知了唐卓,宫琳实际上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知道真相的唐卓非但没有气恼,反而更加喜欢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亲妹妹,只是这种喜欢已经从男女之间的情感转变成了十指相连的亲情。从那之后,唐卓不但一直为宫琳保守着秘密,还一直装扮成宫琳的追求者,不管他走到了哪里,都会时刻跟宫琳保持着邮件联系,还时不早晚地给宫琳寄回来一些小礼物。

    两个月前,唐伟兴意外身亡,唐卓回来了一趟,办完父亲的丧礼之后,唐卓曾对宫琳发誓说,要代替父亲,好好保护宫琳,不管他在哪,只要宫琳有需要,他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宫琳离开彭州回到申海的这段时间,她唯一用心去做的事情就是暗地里观察蒋光鼎,结果是越观察越感觉有问题,一直到今天,宫琳几乎认定了父亲就是蒋光鼎一手害死的。

    所以,和朱小君说完话之后,宫琳立即给唐卓发了封邮件。

    邮件发出后不到十分钟,宫琳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一接通,竟然是唐卓的声音。

    “小妹,是我啊,哥明晚请你吃火锅,你可以从现在就开始禁食,好好地宰哥一顿!”

    听到了唐卓的声音,宫琳的泪水止不住滑落了下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