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39章 遗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北京路上新开的一家海底捞火锅店中,朱小君见到了传说中的唐家三少,一头飘逸不羁的长发,一身宽松休闲的布衣,一串滚圆黝黑的佛珠,一双残破不堪的战靴……浑身上下,散发着艺术家和旅游家混合在一起的不伦不类的伟大气息。【愛↑去△小↓說△網w  qu 】

    唐卓的个性很奔放,见到了朱小君,立即展开了双臂迎了上来:“妹夫!你能来,哥实在是太高兴了。”

    “你叫我什么?怎么就是你妹夫了?”朱小君挡住了唐卓的拥抱,向后退了半步。

    一旁的宫琳先是红了下脸,随即便咯咯咯笑开了。

    唐卓一本正经地回道:“你不是我妹夫吗?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你俩早晚都得腻到一块去。怎么,要不咱们俩打个赌?”

    宫琳仍旧笑着,拉了把唐卓:“哥,你别一见面就满嘴跑火车……”

    唐卓显得很惊愕:“我满嘴跑火车?小琳,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妹夫么?”转而又对朱小君问道:“妹夫,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妹妹么?”

    宫琳的脸上布满了红晕,低下头来不出声了。

    而朱小君张了张嘴,想反犟唐卓两句,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朱小君能说他不喜欢宫琳么?

    从他见到宫琳的第一面开始,朱小君就对宫琳产生了无限的幻想,假若起初对宫琳的幻想只不过是荷尔蒙的作用结果,那么,到了今天,出了荷尔蒙依旧浓烈之外,似乎又多了几成主观意识上的东西。

    若不是宫琳曾经有过婚约,若不是宫琳比他大了几岁,若不是……

    可再多的若不是,也无法让朱小君亲口说出他不喜欢宫琳这句话。在那一刻,朱小君心想,即便有人拿着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也绝不会说出不喜欢宫琳的这句话出来。【愛↑去△小↓說△網w  qu 】

    “嗯……啊……那啥……”朱小君秃噜了嘴,想换个话题,可是脑子却一时短了路。

    “什么那啥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呢!”唐卓不依不饶,眼神中充满了温暖和期待:“妹夫,你不明确回答我的问话,那么咱们就闭嘴吃饭,我向毛主席发誓,我要是再跟你说上一句话,我就是你孙子!”

    朱小君盯着唐卓看了几秒钟,又转头瞄了宫琳一眼,突然大笑起来。

    “回答就回答,有什么呀!”朱小君顿了顿,向唐卓凑近了一点:“你听好了哦!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妹妹……”

    唐卓一愣,脸色顿时变了色,而一旁的宫琳不自觉地浑身一颤。

    朱小君喘了口气,将刚才的那句话接了下去:“这句话纯属放屁!”

    唐卓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爆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你这大喘气,差点没把我吓得半身不遂。”

    说笑间,三人入了座,开始吃喝。

    肚子里稍微有了些底子,话题便扯到了蒋光鼎的身上。

    宫琳率先说道:“哥,上次我跟你说,蒋光鼎这个人亲近唐歆的目的很可疑,可你总是不相信,现在就让朱小君来给你分析一下吧!”

    唐卓不喝酒,也不喝茶,就是一杯白开水,吃的也不多,基本上不沾荤腥,这些习惯看上去会误以为唐卓是一个颇爱养生之道的人,但实际上这些仅仅是唐卓大小养成的挑食习惯。因为,偏好养生的人是不会抽烟的,而唐卓抽起烟来,两个朱小君也赶不上。

    摁灭了手中的烟头,唐卓又续上了一支,轻轻地摇了下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小琳啊,我也怀疑过这个蒋光腚的不良企图……”

    宫琳的笑声打断了唐卓。“你笑个什么呀?”

    宫琳指着朱小君答道:“你们俩……咯咯咯……都管他叫蒋光腚……”

    “好吧,为了不抢我妹夫的风头,我叫他蒋光鼎好了。”待宫琳笑够了,唐卓接着说道:“可是大姐的年龄老大不小的了,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我不忍心……”

    朱小君插了一句:“假如因为你的不忍心却害了你的大姐,你又会怎样?”

    唐卓收起了笑容,颇为严肃地静思了片刻,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提前回来的原因。”

    朱小君道:“能不能让我先听听你的意见?”

    唐卓从脖子上摘下了那串佛珠,放在手间把玩着。

    “我父亲身体一向很健康,他自己又是搞医疗产业的,每年至少要做两次体检,从来没发现过什么心脏方面的问题。突然间,说他因为心肌梗塞而猝死,这个结果,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两个月来,我拿着我父亲以前的体检报告,四处咨询心血管方面的专家,虽然得到的答案正反两面都有,但大多数的意见都认为有些不可理解。”

    唐卓说着,神情逐渐黯然。

    “我妹妹曾跟我说,她怀疑是蒋光鼎害死了我父亲。当时,我并不敢往这方面去想,但现在,我却认为,可能只有这个怀疑,才能解释得清楚我父亲的真实死因。”

    听到这儿,朱小君长出了口气。

    他原以为像唐卓这样的富家公子,整日只知道四处游荡,无论是情商还是智商,都会有老大老深的一块硬伤。

    但是,这番交流下来,朱小君却彻底改变了他对唐卓的认识,唐卓的情商很高,智商也绝对不在他之下。

    “你和我的想法基本一致。三哥,这原本是你们唐家的家事,我朱小君横插一杠子颇为不合适,但是为了……”

    唐卓没让朱小君把话说完,便笑着抢道:“你是我妹夫,唐家的事就是你的事,怎么能说不合适呢?”

    有了唐卓在身边,宫琳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居然学会了撒娇嗔怒:“你想说什么就说嘛!我哥和我都是相信你的呀!”

    朱小君调整了一下呼吸:“我们先假设蒋光鼎的确是不怀好意,而且为了能跟唐歆在一起,对你们的父亲下了毒手。那么,蒋光鼎的用意何在呢?他只是为了成为唐歆的丈夫么?我想,如果是这样,蒋光鼎断然不会下这么大的赌注,他之所以会这么做,一定是瞄着整个唐家产业。”

    唐卓听着,不自觉地点着头。

    “以我的了解,你们家老二唐杰似乎对唐家的产业并不关心……”朱小君继续分析着,但突然被唐卓打断了。

    “对不起,我得更正你的观点,我们姐弟几个中,真正对唐家产业不关心的只有老五一个。唐杰那家伙,心里有的是数,只不过他知道自己争不过大姐而已。”

    “若是如此,那我们的把握就会更大一些了。”朱小君不动声色,继续分析:“我们可以为蒋光鼎设个局,由你来挑头,联合唐杰,攻击唐歆,罢免唐歆对唐氏集团的掌控权。当蒋光鼎看到他所依附的唐歆即将失去对唐氏集团的掌控权的时候,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来,那么,蒋光鼎到底抱着怎么样的心思,不就一目了然了么?”

    唐卓蹙着眉头,思考了一番,不无忧虑地接道:“可是,我大姐……我和唐杰联手,就算加上唐琳,也不是她的对手啊!”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法庭上有个缺席审判,咱们为什么不能弄出个缺席争斗呢?”

    唐卓两眼一亮:“你是说把我大姐……嗯,这个办法很不错,可以一试。”

    朱小君扫了唐卓和宫琳一眼:“有一个问题,我知道我不该问,但是,这个问题却决定了我们这个计划能否成功,所以,我不得不问。”

    唐卓撇了撇嘴:“我妹夫怎么婆婆妈妈的,小琳,你不是一向喜欢那种……”

    朱小君笑道:“三哥,别闹,说正事呢!”

    唐卓白了朱小君一眼:“那你倒是快说啊?我这耳朵支愣着都累了,知道不?”

    “我想问的问题就是你们唐氏集团的股东结构……若是唐歆占股超过了50%,我们还得另想办法。”

    唐卓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打开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朱小君:“我父亲占股45%,剩下的55%中有30%的股份是分散在集团的各个管理岗位上,比如我大姐的总经理的职务,就占了5%的管理权限股。”

    朱小君接过平板电脑,认真地看了遍那份文件,颇为疑惑地问道:“这么说,你们姐弟几个之前都没有唐氏的股份了么?”

    唐卓叹了口气,道:“现在应该有了,唐杰和我各占5%,唐歆得到了20%,这是我父亲的遗嘱交待的。”

    听到唐伟兴生前已经立下了遗嘱,但遗嘱中并没有提及自己和唐武,宫琳的脸上难免显露出失望的表情来。

    “唐歆加上总经理岗位的5%的管理权限股,刚好跟你们兄弟俩持平,这场仗不好打啊!”朱小君看着那份文件,不由地叹了口气,又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道:“这文件中对股权的描述不对啊!还有25%的股份没有着落呐!”

    唐卓耸了耸肩,道:“那位股东我从来没见过,据说是当年跟我父亲一块打江山的兄弟,叫辛晓什么……对了,叫辛晓荣,听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唐卓的话音刚落,一旁的宫琳顿时哭成了泪人。

    “这是怎么啦?”两旁的唐卓和朱小君一时间不知道宫琳是怎么回事,哭得竟然是如此悲伤。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