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0章 两个不正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宫琳悲悲切切,哭了足足有五分钟才停歇下来,而唐卓和朱小君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等了五分钟。

    宫琳哭够了,抹干了泪水,居然露出了露出了笑容:“辛小荣是我妈妈,他没忘了我妈妈,他一直记着我妈妈!哥……可我从来没叫过他一声爸爸……”

    刚露出笑容来的宫琳再次被泪水打湿了脸颊。

    唐卓叹了口气,将宫琳揽在了怀中:“小琳,不哭了,爸爸在天堂上看着你呢,他最喜欢看到的是你的笑,不是你的哭。”

    唐伟兴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习惯于把情感深深地埋在心底。三十年前,他迫于无奈,离开了辛小荣,但每一天,每一个小时,甚至是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没忘记了辛小荣和她生下的一双儿女。

    直到唐伟兴创下了自己的事业,彻底摆脱了老婆家族对他的控制,他才腾出手来寻找辛小荣。

    可那个时候,辛小荣却已经不在人世了。

    辛小荣的父母恨死了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他们老两口收养了唐武,送走了宫琳,但对唐伟兴却只字未提。

    唐伟兴痛心,唐伟兴后悔,但唐伟兴也很无奈。

    六年前,一个多年失联的老友突然找到了他,他认识这位老友是通过辛小荣,知道这位老友原本是辛小荣的好友。唐伟兴迫不及待地向这位老友打听辛小荣生下的那两个孩子的下落,可是,那老友却拒绝了唐伟兴。

    老友只是来求助唐伟兴,想让唐伟兴借他一点钱,好供女儿读完大学。

    唐伟兴打听辛小荣一双儿女的要求虽然被拒绝了,但他并没有记恨这位老友,反而很痛快地拿出了一笔钱送给了这位老友,并对这位老友感慨说:“你若是说想借钱东山再起,我可能要考虑一番,但是,你拿了这笔钱是去供女儿读书,我找不到理由拒绝你。我失去了一双儿女,我知道当父亲的心里有多苦,我不想看到你步了我的后尘。”

    那位老友被唐伟兴感动了,终于说出了他收养的女儿实际上就是辛小荣生下的女孩。

    唐伟兴和宫琳相认后,但宫琳始终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但唐伟兴并没有在意,他倾尽了心血,手把手地教导宫琳,培养宫琳。以至于唐氏集团内部一度传说宫琳便是唐伟兴看上的准备续房的女人。

    但后来,唐卓跟宫琳走得近了起来,在外人的眼中,唐卓正在死命地追求唐琳,这才堵住了那些唐伟兴和宫琳之间的流言蜚语。

    这些年中,唐伟兴数次想把真相公开,光明正大地认了这个女儿,可是,宫琳却始终不同意。

    或许是宫琳自己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又或许是宫琳过不去自己同胞兄弟的那道坎,总之是当唐伟兴突传噩耗的时候,宫琳的心中充满了后悔。

    唐伟兴下葬的时候,唐卓想把宫琳的名分落实了,但宫琳想了又想,还是坚持了拒绝的态度。

    唐卓是唐家三姐弟中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这也得益于当初他见到宫琳便喜欢上宫琳的故事。唐伟兴无奈之下,告知了唐卓真相,并要求唐卓尽一切能力去疼爱这个小妹妹,去保护这个小妹妹。

    唐卓欣然领命。

    宫琳对唐家的老大老二没多少好感,但对老三唐卓,却有着血浓于水的感觉,所以,唐卓对她的疼爱和关怀,宫琳是照单全收。假若她有了什么心事或是矛盾,也会第一时间找唐卓来倾述。

    这会子,当宫琳得知唐伟兴在唐氏集团的股份分配上给自己的母亲留下了25%的股份的时候,她对唐伟兴的心理抵御的坎彻底崩溃了。

    伏在了唐卓的怀里,宫琳又痛痛快快地哭了一会,这才回复了平静。

    “哥,你带我回趟老家好么?我想看看爸爸去!”

    唐卓笑开了,他抚拍着宫琳的手背:“等搞定了蒋光鼎,哥就带你回老家。”

    宫琳含着泪,点头应下了。

    唐卓转而对朱小君道:“我二妈的股份要转到小琳的名下,这个手续有些复杂,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妥的。也就是说,咱们想从股权结构上压迫蒋光鼎,看来是行不通的。”

    朱小君点头道:“刚才我就在想这个问题。先抛开其他握有股权的高管们不说,就说唐歆唐杰你和蒋光鼎四个人,只要唐歆支持蒋光鼎,那么他们两个握有的股份只会比你们多,因为蒋光鼎现在是你们唐氏集团的执行副总裁,他手上,也有一定比例的管理权限股。”

    “怎么办呢?”唐卓侧着脑袋想了一下,忽然笑道:“要不咱们绑了蒋光腚这个混蛋玩意,逼他说出实情来?”

    宫琳扑哧一声笑了,她对蒋光腚这个绰号已经失去了免疫力:“要是真能起到作用的话,唐武可以来做这件事。”

    提到了唐武,朱小君想起了彭州的江湖故事,继而又想到自己曾经也遭过两次黑手,第二次是个丢了钱的农民工做的,没多大意义,但是第一次……

    朱小君想起当初被秦氏父女当成引诱樊罡的诱饵而被扔进看守所的时候,他曾经对秦璐表示过对蒋光鼎的怀疑,而其中的一个依据便是在所有看过朱小君戴过那副眼镜的人当中,最有可能雇人来抢眼镜的,就是这个蒋光鼎。而蒋光鼎就是那个网名为‘我来自2064’的家伙。

    这么一想,朱小君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一个妙计顿时生成与胸。

    “绑了蒋光鼎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这个人心中若是真有鬼,他连唐董事长都敢害,又怎么能经不起咱们的恐吓呢?”朱小君娓娓道来:“我刚想了一个办法,咱们反其道而行之,让蒋光鼎来绑了我,只要他对我有了恶念,我就有把握引诱他说出真相。”

    宫琳一听,顿时急了:“不行!你怎么能冒这个险呢?万一……”

    唐卓抢了宫琳的话:“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家妹子怎么办呀?你忍心让我家妹子守寡呐?”

    宫琳红了脸,轻轻地捶了唐卓两拳,撅起了小嘴,嗲道:“哥~~~”

    朱小君瞥了下嘴,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有把握对付得了蒋光鼎。”

    朱小君表现出来的信心感染了宫琳。再说,宫琳也知道朱小君身边有个叫陈东的帮手,这个小伙子的身手真是了得,就算一百个蒋光鼎联起手来,也绝对不会是陈东的对手。“可是,怎么样才能让蒋光鼎失去了理智对你下手呢?”

    朱小君看着唐卓:“能不能达到目的,还得看三哥的态度啊!”

    唐卓糊里糊涂地问道:“我的态度?我的态度当然是支持你喽!”

    朱小君笑道:“单是口头上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你得有点牺牲精神,这件事才会有希望。”

    “要我牺牲?”唐卓故作吃惊:“那是要牺牲色相还是牺牲肉体啊?”

    朱小君突然明白了当初宫琳为什么会选他来做助手,后来又为什么会对他如此包容,只是因为他跟这位最疼爱宫琳的哥哥在个性上十分相似。

    “嗯……”朱小君的不正经被唐卓引发出来了:“可能的话,色相和肉体都得牺牲一下。”

    唐卓呵呵一笑,冲着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我喜欢!”

    “你们俩……唉,一对不正经!”宫琳笑着叹了口气:“就不能说点正经事吗?”

    唐卓赶紧捂住了嘴巴。

    朱小君看到唐卓捂嘴巴的动作,心中涌起了一股甜美的味道,这兄妹俩,捂嘴巴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

    “三哥,我是这样计划的。”朱小君给唐卓上了支烟,又帮唐卓点上了火:“唐歆和蒋光鼎早就看宫琳不顺眼了,所以,如果说宫琳准备对付他们两个的话,一定不会被怀疑。三哥,你能不能扮演一个背叛者,向唐歆和蒋光鼎去告密,就说宫琳掌握了对他们俩十分不利的什么证据,正要联合朱小君一块对付他们。”

    唐卓笑道:“哦,是想让我上演一出无间道啊!没问题,我最擅长的就是演戏。”

    宫琳却疑道:“得是什么样的证据才能迫使蒋光鼎失去理智铤而走险呢?”

    这个问题,直接击中了朱小君整个计划的要害,事实上,他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朱小君自己也没想出什么样的证据能让蒋光鼎做出这种疯狂的举措。

    唐卓笑开了:“遗嘱啊!咱老爸的遗嘱在我手上,唐歆一直想拿到它,我就说这份遗嘱被我妹夫给偷去了……”

    宫琳皱着眉头:“哥,爸爸的遗嘱怎么会在你手里?”

    唐卓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唐卓虽然不愿意说,但朱小君却猜了个差不多。所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唐氏那么大的家业,三姐弟不可能在继承权上不产生矛盾。就像朱小君起初试探性的一句话说唐杰对唐家产业并不关心而遭到了唐卓的断然否定,所以,朱小君推测一定是唐歆和唐杰在继承家业的问题上有了矛盾,唐杰争不过唐歆,这才远渡重洋,去了美国。

    而唐伟兴为了避免他们姐弟相争,于是才把遗嘱交给了看上去真的不在乎家业的唐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