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4章 职场无朋友(上架倒数五天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踢踏着一双拖鞋来到了客厅:“什么怎么回事?我咋又招惹你了?”

    秦璐手指陈光明:“陈老五,你把刚才跟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陈光明刚要开口,却看见朱小君脱掉了一只拖鞋,拿在手上翻过来调过去,顿时支吾了:“嗯,那啥,我……”

    秦璐盘腿坐到了沙发上,挥了挥手,骂道:“陈老五,你个没出息的货,有老娘给你撑腰,还这么怂啊?”

    朱小君不等陈光明有所反应,接着秦璐的话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秦璐一愣,随即狂笑起来:“老娘会吃醋?老娘会吃你这个死猪头的醋?你想笑死老娘啊!”

    朱小君撇嘴道:“既然你不吃醋,那你管我跟谁……”

    秦璐一瞪眼,打断了朱小君:“死猪头,你知道点好歹好不好?老娘是担心你走了歪路,将来会被人笑话。【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叹了口气:“那你说,你是信我还是信陈老五?”

    秦璐毫不犹豫,答道:“当然是信你了!”

    朱小君又道:“那你相信我会干出陈老五说的那种龌龊事情来么?”

    秦璐摇头道:“当然不信!”

    朱小君笑了:“就是嘛!陈老五这家伙历来都是用屁股思考问题的,你说,这种货该不该挨削?”

    秦璐点头应道:“该!”

    陈光明见势不妙,刺溜一下钻进了房间,死活不肯出来了。

    陈东现在已经明白了君哥哥和璐姐姐的关系,知道无论如何,璐姐姐都不会伤害他的君哥哥,璐姐姐平时教训君哥哥,只是在跟君哥哥闹着玩,所以,陈东一回到了家,就立马钻进房间去玩植物大战僵尸了。

    客厅里就剩下了朱小君和秦璐两个。

    “秦老大,我跟你说个正经事。”

    接着,朱小君便说起了他是如何怀疑蒋光鼎,又是如何跟唐卓计划想测试一下蒋光鼎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秦老大,蒋光鼎若是真如我说,那么唐卓把信息带给他之后,他定然会对我下手。为了能达到目的,这段时间,你能不能带着陈东离我稍微远一点,好让蒋光鼎有机会下手。”

    秦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朱小君对蒋光鼎的怀疑了,上一次在看守所中,朱小君就曾跟她说起过蒋光鼎的问题。当时,秦璐的思维并没有打开,还是按照警察办案的常规思路来进行,所以,对朱小君的怀疑说了不。

    但之后锤子死在了看守所中,秦璐忽然开了窍,几乎和朱小君同时想到了他是被樊罡同伙控制了思维而自杀的,从那之后,秦璐放宽了自己的思路,对蒋光鼎的动机多少也有了点疑问。

    这一次,朱小君再次提到了蒋光鼎,秦璐顺着朱小君的思路认真思考了,觉得朱小君的分析不无道理。

    “猪头,你考虑过没有,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

    朱小君笑了笑:“风险?你以为蒋光鼎有多大能耐?他能找来什么人对付我?黑手党?14k?还是山口组?秦老大,假如我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当初的那位‘我来自2046’就很可能是蒋光鼎……”

    秦璐更正道:“哥们,是2064,不是2046,再跟你说一遍,你不是王家卫的粉丝。”

    朱小君挠了挠脑袋:“别打断我!你管他是2046还是2064呢,你明白不就成了?我说到哪儿了?”

    秦璐被朱小君呛了一通,干脆闭上嘴不说话了。

    “对了,我说到那个2064很有可能就是蒋光鼎。这个2064当时想把我那副眼镜给夺回去,你看看他找的是些什么人呢?所以,我断定,蒋光鼎如果真的要对付我的话,估计他找来的帮手还是那种小混混。”

    秦璐翻了白眼,想说话,却故意憋着。

    “再说,我让你带着陈东离我稍微远一点,并不是说让你们俩就不管我了。你们两个可以盯紧了我,若是真有了危险,就凭咱们仨的身手,那又是多少个小混混能对付的过来的呢?”

    秦璐终于憋不住了:“就你?我去,有你在,咱们仨能对付三十人,没你在,我跟东东两个能对付一百个。”

    朱小君懒得跟秦璐斗嘴:“好吧,算你狠,我就是个白痴,只会拖你的后腿,行了吧?”

    秦璐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这么说话还像个样子。”

    朱小君侧着脑袋瞄了眼秦璐的身后:“可是,你的后腿在哪里呢?既然有后腿,就一定有前腿……”

    一般情况下,朱小君这么对秦璐说话,就是故意找削的节奏。事实上朱小君确有此意,自从陈东跟在了自己的身边,他跟秦璐之间安静了许多,时间一长,不闹腾两下,还真的有些不舒服。

    可秦璐却一反常态,不但没有发飙,反而伸出了双臂,配合着朱小君:“喏,老娘的两条前腿就在这儿了,你是想红烧了还是爆炒了?”

    朱小君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老子想生吃!”

    秦璐的脸颊刷地一下红了起来,恶狠狠地甩了句话:“无聊!”然后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眼一闭再一睁然后又一闭,周六一天便过去了,周日,便是唐歆和蒋光鼎的婚礼。

    难得唐歆还记得朱小君,也难得蒋光鼎没有过多计较,这对新婚夫妇还是给朱小君发出了邀请。

    婚礼的场面很西化,简约而且素雅,他们找了个庄园式休闲度假村,包下了其中一个独立小庄园,在绿草地上搭建了一个气球和鲜花构成的拱门,在拱门之下,二位新人面对牧师,发出了相爱誓言。

    接下来,就是一个大型的自助餐活动了。

    婚礼上,朱小君一直跟宫琳呆在了一起,像是很巧合,碰到了唐卓,唐卓只是偷偷地对朱小君做了个ok的手势。

    不多会,朱小君和宫琳迎到了四处敬酒的新郎新娘,虽然唐歆和蒋光鼎二人仍旧表现的彬彬有礼,但朱小君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中感觉得到,这二人对自己和宫琳似乎并不怎么欢迎,隐隐间,还有一股颇为强烈的抵触情绪。

    朱小君顿时明白了唐卓那个ok手势的含义了。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方案,唐卓会扮演成一个叛徒,背叛了父亲唐伟兴的嘱托。无论是唐歆还是唐杰,都知道唐伟兴生前立下过一份遗嘱,但是这份遗嘱谁都没见到过内容。他们也都知道这份遗嘱最后落在了唐卓的手上,所以,唐卓便成了唐歆和唐杰争夺的对象。

    而唐卓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找到唐歆,告示唐歆这份遗嘱竟然被宫琳和朱小君给骗走了,顺便再把宫琳的身世告知唐歆,暗示唐歆,宫琳骗走父亲的遗嘱为的就是要夺走唐氏集团的控制权。

    唐卓还会向唐歆透露一下遗嘱的内容,告诉唐歆,宫琳和朱小君不需要对父亲的遗嘱做什么手脚,他们只需要联合了唐杰,然后以手握唐伟兴遗嘱的优势来拉拢住唐氏集团的各个高管,那么,篡位夺权将不会是一句空话。

    刚才,唐卓对朱小君做出的ok手势,就是告诉朱小君,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

    而唐歆和蒋光鼎的表现,则验证了唐卓的判断准确无误。

    ————

    再过一天,周一的下午,p&g的市场部主管找到了朱小君,要朱小君给他一个答案。

    朱小君顿时头大了。

    从上周五到本周一,这三天里,朱小君居然把丽莎的那件事给忘记了。而周一的一个上午,朱小君也只顾着跟章航在一块探讨团队管理的理论经验。

    没办法,朱小君只好祭出了绝招——耍赖。

    “这不还没到三天么?还差七八个小时才满三天整呢!”

    市场部主管皱起了眉头:“做个决定很难么?”

    朱小君赔不是道:“老大,人和人不一样啊!跟你说实话吧,我还是个处男哩!”

    市场部主管一怔:“你说什么?”

    朱小君拐了个弯:“这样吧,老大,等晚上下了班,我请你吃饭喝酒,到时候,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市场部主管笑开了,这会子,他才反应过来朱小君刚才说的话。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怪不得那么扭扭捏捏。不过,听朱小君说晚上一块吃饭的时候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市场部主管误以为是朱小君心里已然同意了,只不过不好意思在办公室中说出来而已。

    “那好吧,下了班,我请你好了!”

    打发掉市场部主管后,朱小君连忙电话了琳达,要琳达帮他预约一下程业岐,说有紧急事情要跟程业岐汇报。

    十分钟后,琳达回了电话,说现在程总刚好有时间,让朱小君立即去程总的办公室。

    朱小君以为,他为程业岐一连解决了两个大难题,程业岐应该把他当成朋友来看待,所以,他想让程业岐指点一下他,看看该如何来应对丽莎这件事。

    可是,朱小君一开口,便被程业岐堵了回去。

    “朱小君,这是你跟丽莎之间私人的事情,我真的不方便说什么。”

    一句话便使得朱小君全明白了。

    职场无朋友!

    面对丽莎这种强势而且有背景的女人,程业岐也只能是装着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他能对朱小君说些什么呢?

    劝说朱小君从了丽莎?那不是等同于助纣为虐么?

    跟朱小君说些人生道理,劝说朱小君保持自我尊严,万一被丽莎知道了,他程业岐不是惹火烧身么?

    所以,程业岐什么都不能说。

    朱小君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只是笑了笑了,然后便向程业岐告辞了。

    下了班,朱小君和市场部主管坐到了一块,一瓶啤酒之后,朱小君对市场部主管说道:“我和丽莎之间不管如何,都应该是个人隐私对不?所以,我希望等丽莎下次来申海的时候,当面告诉她我的选择。”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