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5章 意想不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打发了那位拉皮条的市场部主管,朱小君刚松了口气,就接到了唐卓的电话。

    唐卓在电话中显得很惊慌,也顾不上跟朱小君戏谑打诨了。

    “朱小君,小琳被蒋光鼎抓走了!”

    在朱小君的整个计划中,宫琳无疑是个软肋。朱小君考虑过这一点,他吩咐宫琳除了白天在唐氏集团总部上班之外,其他时间一概不能落单,下了班就得过来跟他们大伙呆在一块,晚上就跟秦璐睡一屋。

    但朱小君没想到,蒋光鼎做起事情来竟然如此雷厉风行。

    “别着急,三哥,把情况说清楚。”

    “今天上午,公司来了两位税务局的稽查,通知公司去税务局接受处罚。唐歆就安排了小琳去了税务局,可是,一直到现在,小琳都没回来,而且她的手机也关机了。”

    朱小君简短思考了一下,道:“三哥,你没有询问过蒋光鼎吧?”

    “没有!我担心他对我产生怀疑,那样的话,小琳就更危险了。”

    “三哥,你做的对,我立刻就跟蒋光鼎联系,他对宫琳下手,目标无非就是我。”

    唐卓在电话那头长出了口气:“你打算怎么对付蒋光鼎?”

    “走一步看一步,先用我把宫琳交换出来。”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大大出乎了朱小君的预料。

    蒋光鼎对朱小君的来电显得很吃惊,对朱小君提到的事情更是不愿意承认。

    “朱先生,我知道你和宫琳的关系很密切,我也能理解你对她的关心之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宫琳去了哪里。是的,上午唐总是委派了宫琳去趟税务局,但之后,她没有回公司复命,连电话也没打一个回来,我和唐总一样,对这种情况也有所担心。可是,你说是我抓走了宫琳,那可就太冤枉我了。我承认,我过去对宫琳是有一些意见,但这种矛盾只是工作上的问题,不必如此大张旗鼓吧?朱先生,我建议你立即报警。【愛↑去△小↓說△網w  qu 】”蒋光鼎在电话中的声音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就像这件事真的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朱小君只能搬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蒋光鼎,你很会装,好吧,你成功地引发了我对你的敬仰,不过,唐伟兴的遗嘱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如果你继续装下去的话,我会把唐伟兴的遗嘱给毁掉,到时候,唐氏医疗集团继承权的归属问题就复杂了……”

    蒋光鼎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跟唐歆商讨过,我们的答案是听从天意,不管唐氏集团最终由谁来掌舵,只要它还是唐家的产业,我和唐歆都会尽心尽力一如既往。”

    朱小君失望地挂上了蒋光鼎的电话。

    不要愤怒,一定要静心!

    朱小君这样强迫着自己。

    但此刻,理智却怎么也无法战胜了情感。

    朱小君只觉得自己心乱如麻,愤怒、悔恨、恐惧以及牵挂,一波接着一波,冲荡着朱小君的五脏六腑,像是要把他的躯体掏空了一般。

    这个可怜可爱的女人,若是因为自己的自大而有个三长两短,朱小君又怎么能原谅了自己。

    ……

    坚强的意志力再加上时间的作用,朱小君终于平复了心情,此刻,他能想到的只有求助于秦璐。

    可是,秦璐的手机竟然也关机了!

    再打陈东一直用来打游戏的那部手机,同样是关机。

    秦璐和陈东应该一直呆在一起的,而且他们俩应该始终距离朱小君不远的,现在突然关了机,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呢?

    就在朱小君头大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帕萨特悄无声息地滑停到了朱小君的身旁,副驾位置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了朱小君万万没有想到但又熟悉无比的一张脸来——周兵。

    “朱小君,想见到宫琳的话,就上车跟我走。”

    “是你抓走的宫琳?”朱小君一脸的困惑,他怎么也想不到,周兵居然会卷进这件事中来。

    “你说了……”周兵掰着手指数了数:“你说了七个字,却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我只是说带你去见宫琳,至于宫琳怎么了,我也不知道。第二,抓这个字用的不对,抓一般都用在警察对小偷身上……”

    不等周兵摇头晃脑地把话说完,朱小君便拉开了帕萨特的后门:“别废话,我上车就是了。”

    “朱小君,你说你不是有病么?好好地呆在彭州赚你的钱不好么?非得跑到申海来搅和!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他妈一副土鳖样子,还想在申海混个出人头地来么?”朱小君这边一关车门,周兵忍不住便开喷起来。

    为了宫琳的安全,朱小君只能忍了:“告诉我,宫琳在哪里?你想要多少钱?”

    “钱?我周兵是缺钱的人么?”周兵桀桀怪笑了几声:“我只是受人之托,带你去见宫琳而已。朱小君,我虽然看你不顺眼,但我们毕竟在一家医院呆过,我至于那么……我再说一遍,我可没对你的那位宫琳做过什么。”

    朱小君没再接话,干脆闭上了双眼。

    “朱小君,我奉劝你一句,别逞能了,顺从了对方,然后带着你的宫琳回彭州,你的那个免疫细胞中心还是能赚不少钱的,好好地过你的小日子,不好么?”周兵坐在前面,换了一个苦口婆心的口吻,继续说道。

    朱小君依旧紧闭着双眼,对周兵不理不睬。

    周兵长长地叹了口气,也选择了闭嘴。

    帕萨特在繁华的申海街道上飞驰,渐渐的,路边的霓虹灯暗淡了下来,路上的车子也少了很多,帕萨特开得更快了。

    对这种事,朱小君是第一次经历,但是,同样的场景,他在网络小说中多次读到过,在小说中,主角这个时候往往会被蒙上一个头罩或是眼罩。但周兵却没有这样待他,似乎根本不顾忌朱小君认得了他们关押宫琳的地点。

    帕萨特越开越偏,最后居然来到了海边。

    “下车吧?”周兵待车子停下后,侧过脸来,对朱小君皮笑肉不笑地打着招呼。

    朱小君拉开了车门,下了车,做了两下扩胸运动,看了看周边,这才明白周兵为什么没遮住了他的眼镜。

    这地方,就算给朱小君一幅地图,然后对着地图再重走一遍,朱小君还是找不到。

    “朱小君,你看这环境多美,要是死后能埋在这种地方,也算是有福气啊!”周兵跟着下了车,站在了朱小君身后,嘲讽说道。

    朱小君转过身来,斜着眼看着周兵:“就凭你?哦,你还有个司机帮手,是不?”

    周兵笑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由感而发而已。”

    周兵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多会,海面上亮起了一盏强烈的远光灯,接着便响起了马达的轰鸣声。

    灯光越来越亮,马达声越来越响,一转眼,一艘快艇便来到了岸边。

    周兵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岸上,就凭周兵和那位司机,朱小君有百分百的把握在一分钟内解决问题,但是,上了船会怎样呢?

    可是,不上船,那宫琳会有什么结果?朱小君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怎么?胆怯了?”周兵的话音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胆怯?我朱小君的字典里会有这个词汇吗?”朱小君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很慌乱,但脸上表现出来的确是异常的淡定:“该死吊朝上,不死翻过来。就你们这几个虾兵蟹将,想办了我,只怕给我垫背还不够!”

    周兵没有跟朱小君斗嘴,而是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

    朱小君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坚定地迈开了步伐。

    周兵转头对那名帕萨特司机交待了两句,然后便跟着朱小君上了快艇。

    快艇上,只有一个驾驶员。见到朱小君和周兵上了船,坐稳了,那驾驶员一声不啃,一推油门,那快艇便破浪而去。

    大约飞驰了四十来分钟,快艇来到了一艘偌大的游艇旁,快艇驾驶员熄了火,让快艇依靠着惯性,尽量靠近了那艘游艇。

    两只船泊接成功后,周兵先一步上了游艇,然后站在船舷旁,等着朱小君。

    “既来之,则安之吧!”朱小君在心里告诫了自己一声,然后定了定神,上了游艇。

    周兵呵呵笑道:“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不怕死的主啊,要换了是我,恐怕现在腿都软了。”

    朱小君只能在心中苦笑,周兵说的没错,此刻,他的双腿的确是软的。

    硬撑着,朱小君跟周兵下了船舱,来到了一间颇为豪华的酒吧间。

    “喝点什么?”周兵对房间的构造显得很熟悉,像主人一般,打开了酒柜,拿出了两只高脚酒杯。

    “八二年的雪碧!”朱小君跟周兵开了个玩笑,他需要用这种玩笑方式让自己镇定下来。

    周兵笑开了:“八二年的雪碧肯定没有,不过八二年的拉菲,我这儿倒是有一瓶,怎么,想尝尝?”

    朱小君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喝,周兵,你就别耽误时间了,把你的主子叫出来吧!”

    “主子?”周兵一怔,随即呵呵笑了:“难道我就不配拥有这艘游艇么?”

    朱小君也是一怔:“这么说,宫琳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了?”

    周兵倒了两杯红酒,端到了朱小君的面前:“我说过,我没对宫琳做过任何动作。今天请你来,只是受人之托,跟你谈一谈唐氏医疗集团的事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