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6章 海上遇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没确定宫琳是否安全之前,我懒得跟你说话。”朱小君随手拿起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眨巴了两下嘴巴:“这酒的口感很不错噢,能不能多来一点?”

    周兵起身去了酒柜,拎来了一整瓶拉菲,递给了朱小君:“你就不怕我在酒里给你下点药?”

    朱小君哈哈大笑:“那你有没有给我准备两个女人呢?”

    周兵为朱小君添了酒,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

    “宫琳现在应该被秦璐和你的那个小保镖给救走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现在可以给他们打个电话。”

    朱小君拿出了手机,却没急着打:“你先给我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

    周兵饮啜着红酒,说了起来:“首先我得再次澄清一下,我真的是受人之托,包括那辆帕萨特,那艘快艇,以及咱们俩屁股下的这艘游艇,都不是我的,是委托我的那位借给我用的。”

    “是蒋光鼎么?”

    “蒋光鼎?”周兵皱了下眉头:“蒋光鼎是谁?我不认识。”

    朱小君看着周兵的表情并不像是在撒谎:“好吧,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现在你还是继续说下去吧!”

    周兵点了支烟:“跟你说了也没关系,我的雇主是唐家的老大唐杰,宫琳便是唐杰的手下给骗走的。唐杰知道你身边有两个厉害的角色,所以,他利用宫琳使出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这样,我才能有机会和你单独聊聊。”

    朱小君听到这儿,心里稍微有些明白了,于是便准备打个电话来验证一下。

    可是,低头一看手机,却愣了,手机屏幕上显示无信号。

    周兵一拍脑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朱小君:“我都忘了,这是在海上,得用卫星电话。”

    朱小君接过周兵递来的卫星电话,又找到了宫琳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可是电话中仍然提示该号码处于关机状态。

    朱小君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周兵,然后又拨了秦璐的电话。

    好在秦璐的电话是通的。

    铃响了三声,电话那头便传来了秦璐的声音。

    “哪位?”

    “我,朱小君。”

    “朱小君?死猪头,你死哪去了?”

    “先别问这么多,告诉我,宫琳现在怎么样?”

    秦璐在电话那头吁了口气:“她没事,受了点惊吓,现在已经睡了。”

    朱小君稍稍安心下来,就要挂电话,秦璐又道:“猪头,你现在在哪儿呢?我跟陈东救了宫琳回来,再给你打电话就一直打不通了。”

    朱小君没有作答,愣了愣,便把电话挂了,递还给了周兵。“说吧,唐杰找你来想跟我谈些什么?”

    周兵摁灭了手中的烟头,接过卫星电话,顺手关掉了,放到了一旁。“把唐伟兴的遗嘱交给唐杰,然后永远不要过问唐氏集团的事务。唐杰会给你和宫琳每人一千万做为报酬。”

    “两千万就想买走宫琳应得的25%的股份?唐氏集团只值一个亿么?”

    周兵有点了支烟:“唐杰并没有打算收走宫琳的股份,这两千万,只是唐杰购买唐伟兴遗嘱的费用。”

    朱小君的烟瘾被勾起来了,可一摸自己的口袋,烟竟然抽完了,只好向周兵身手讨要。

    “唐杰倒是肯下本哦!”朱小君点上烟,美滋滋抽了两口:“为什么不跟我联手一块对付唐歆蒋光鼎呢?”

    周兵干笑了两声:“我只是受人之托,传个话而已,你答应便好,不答应……”

    朱小君斜着眼道:“不答应能怎么样?”

    周兵叹了口气:“那咱们两个只能是新仇旧恨一块算了!”

    “就凭你?”朱小君忍不住想笑。

    周兵怕了下巴掌,然后向后一退,躲到了酒吧间的角落中。

    朱小君尚未反应过来,突听头顶声响,向上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数根金属杆从天花板上射出,齐刷刷钉在了朱小君的四周,成了一个颇有艺术感的大笼子,而且那些金属杆之间的空隙根本容不下朱小君伸出一条腿来。

    周兵踱步过来,颇为得意道:“你啊,就是太轻敌了,我都跟你说了,这游艇不是我的,你怎么就不多长个心眼呢?”

    朱小君苦笑道:“多长个心眼又能如何?我是个守法良民,只要你不先动手,我是肯定不会先对你怎么样的,这艘游艇上,恐怕不止这么一个机关吧?我是注定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周兵笑道:“整个肿瘤医院都说你朱小君最聪明,起初我还有些不相信,现在看,你果然是那个最聪明的。不过啊,聪明反被聪明误,朱小君,答应了吧,你是玩不过唐家老大的。”

    “答应什么?遗嘱吗?你觉得我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边么?”

    周兵看了下腕表,笑道:“既然你不肯配合,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跟你说实话吧,这艘游艇上安装了定时炸弹,距离爆炸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不到了。兄弟啊,哥就先走一步了,你自己好好享受这人生最后的半个小时吧!”

    周兵说完,掉头就走。

    朱小君在身后大声喊道:“别介啊,我答应了就是,干嘛非得弄个鱼死网破呢?”

    可是,周兵只是回头笑了笑,还是走出了酒吧间,上了游艇的甲板。

    朱小君傻了眼。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周兵这个王八蛋在故意整自己,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之前被朱小君羞辱过的愤怒。二就是周兵所受到的指使根本就不是讨要什么遗嘱,分明就是想要了他的性命。

    “但愿只是周兵想捉弄老子一下吧!”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拎起了那瓶红酒,灌了几口。

    还没来得及放下酒瓶子,就听到了甲板上传来了一声惊呼:“快艇呢?人呢?”

    一转眼,就看到了周兵那张哭丧的脸重新出现在了酒吧间中。

    “他妈de,居然要连我一块灭了!”周兵打开酒柜,随手拿了瓶酒,打开后直接对嘴吹了一气。

    朱小君笑道:“哥们,差不多就行了,这么吓唬我,有意思吗?”

    周兵几乎崩溃了,猛然将酒瓶子摔到了地板上,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嘤嘤地哭了。

    “哥们,你来真的啊?”朱小君刚放松下来的心又揪了起来。

    周兵红着两只眼,带着哭腔,哀嚎道:“什么真的假的呀……快艇没了……驾驶员也不见了……再过半小时,这船就要爆炸沉海了……”

    朱小君确定了周兵所说应该不是在开玩笑,心下也着急起来:“那你还愣着干啥?赶紧把我给放出来呀!”

    周兵抹了把泪:“放你出来又能怎么样?咱们现在离海岸至少有二十海里……”

    朱小君忽然笑了:“放我出来,还能有个人陪你一块死!”

    周兵像是傻了一般,喃喃道:“死……死……都要死了……你还笑……”

    朱小君继续笑着:“你他妈放我出来,咱们两个齐心合力,说不准还能求得一条生路,老子当年在全省高校游泳比赛上还得过第一名呢!”

    周兵一听此言,好像有了一丝希望,立马提起了精神,站起身去找机关了。

    也许是周兵天生就一猪脑子,又或许周兵是被吓傻了,总之是找了十多分钟,才总算找到了那个钢铁栅栏的机关,又费了吃奶的力气,才掰动了那个机关,将朱小君放了出来。

    “你去甲板上找找,看看有没有救生圈救生衣什么的,我在下面看看,能不能拆下来木板啥的。”朱小君这边吩咐着,那边就已经开始在酒吧间翻腾起来了。

    “可……朱小君……我……”周兵止不住浑身的哆嗦,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周兵是指望不上了,朱小君只能一手拖着一张木质椅子,一手搀着周兵,磕磕绊绊地从船舱中爬上了船甲板。

    来到了船舷,朱小君将椅子交给了周兵:“哥们,拿好了,站着别动,我再去看看还有什么能飘起来的物什。”

    可周兵却一把拉住了朱小君:“别……别走……我……我怕!”

    朱小君刚要安慰周兵两句,就感到整艘船突然一震,同时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尼玛,不是说半小时吗,这才几分钟啊!”朱小君咒骂着,一脚将周兵踹到了海里,同时自己也飞身一跃,跳了下去。

    五月下旬,陆地上已经进入了初夏,但海水却依然冰冷。朱小君被冰冷的海水刺激的一个激灵,右腿立马抽了筋。

    好在朱小君的水性还真不错,更好在当时海上的天气比较温和,没有风,也就没多大的浪。朱小君赶紧绷直了脚尖,待抽筋的劲头稍有缓和,赶忙游到了周兵的身旁。

    “趴在椅子上,用力划,我们最多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此刻,游艇的爆炸声已经停歇,偌大的船体开始倾斜,若是不能迅速远离这艘船的话,那么等船体沉没的时候,将会形成一个漩涡,巨大的引力会把人牢牢地吸进去。

    人在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会慌乱,但是当死神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人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潜力来。周兵此刻便是如此,他伏在椅子上,双臂及双腿就像是安装了发动机一般,飞快地舞动着,而且不知疲倦。

    一分钟后,在距离朱小君和周兵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那艘游艇终于末了顶,好在游艇的体积并不算太大,形成的漩涡并没有影响到五十米外的这二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