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8章 救命的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兵和唐氏的关系起源与宫琳。

    宫琳在对付肿瘤医院的时候,最先选定了周兵来做内应。但是,配合了一段时间后,宫琳发现周兵并不适合完成这项工作,所以,宫琳才重新选择了朱小君来配合她。

    周兵对宫琳的做法很有意见,但迫于唐武的威慑力,周兵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还得继续帮助宫琳。

    随后,宫琳和朱小君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而周兵心中的怒火则越烧越旺,这时候,周兵才发现,他对宫琳还有着那方面的感情。所以,周兵对朱小君不光是个性上的反感,还含带了浓烈的醋意仇恨。

    在周兵和刘跃进合伙想陷害朱小君的时候,有一个陌生人找到了周兵,主动表示要支持周兵来对付朱小君。周兵不想被别人掌握了他的小尾巴,所以拒绝了那位陌生人。

    那陌生人当时只是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就走了,但是第二天,周兵的妻儿便失去了联系。周兵慌了,主动跟那个陌生人打了电话,表示了屈从。之后,周兵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个陌生人的指使。

    “那天在那家‘辣不怕’饭馆,我原本是想拦着刘燕来的,可是,那个家伙却给我打来了电话,要求我顺便把刘燕也带进这个局。刘燕的舅舅是谁,我心里门清,可是,我却不得不遵从了那人的命令。刘跃进胆怯了,我也只能把责任全都拉到自己身上。”周兵回想起往事,禁不住唏嘘起来。

    朱小君眯着眼想了一会:“让我来描述一下你说的那个陌生人的长相吧!”朱小君回想着樊罡的样子,说出了几个长相上的特点。

    周兵大吃一惊:“你认识他?”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这已经不重要了,他死了。周兵,把后面的事接着说下去吧!”

    “我录下了你和刘燕许月的视频之后,那个陌生人要求我跟你做笔交易,用视频换取你手中的一副眼镜。【愛↑去△小↓說△網w  qu 】我虽然很好奇这个指令,但是我不敢多问,只能执行。可是,那天在我办公室中,我却醋意大发,忘了既定目标,只顾着羞辱你,没想到,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朱小君笑道:“你没想到在中原市会发生那样的故事!”

    周兵叹道:“我低估了你!丢了视频,也就没了和你谈判的本钱,那个陌生人差点没要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命。而且,你做的事又那么巧妙,我是有苦难言,拿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朱小君道:“但后来,你不还是发现了我的破绽?那次在春来茶馆,你为什么不向我提出交换眼镜呢?”

    周兵苦笑道:“我有那个权力么?你设的那个局,我根本看不透,是那个陌生人看出来的破绽,他要我在彭州用这件事纠缠住你,不求别的,只求能让你身边的那些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彭州。”

    听周兵这么一说,朱小君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豁然开朗起来,几个一直搞不明白的问题也顺其自然地有了答案。

    被周兵缠上的那几天,502所和申海警方发现了樊罡的线索,虽然没有成功抓捕了樊罡,但是在樊罡的住所中找到了两条线索,一个是朱小君的照片,另一个则是‘三天内完成任务’的一句话。

    秦宏远把这两条线索归拢在一块考虑了,再加上秦璐的影响,使之错误判断为樊罡的任务是要针对朱小君。所以,就将计就计,把朱小君扔进了看守所,并为樊罡设置了一个陷阱。

    但是,樊罡并没有出现在彭州,两天后,却在申海被警方抓获。

    这期间,唯一发生的一件相关事件是唐伟兴的意外猝死。

    也就是说,樊罡要执行的任务实际上并不是针对朱小君,而是要杀死唐伟兴。

    第二个豁然开朗的问题则是待朱小君从看守所出来之后,一直叫嚣着要跟朱小君誓不罢休的周兵却突然没了脾气,朱小君当时以为是周兵想开了,不愿意再在这个地方消耗太多的精力。而现在看来,周兵之所以安静下来,那是因为樊罡主动求死后,周兵没了压力,自然也不愿自讨苦吃。

    第三个有了答案的问题则是樊罡为什么会主动求死。

    樊罡选择了自杀,秦宏远对此的分析是樊罡想把原本逐渐清晰的案情给搅浑了。这个分析,多少都有些牵强,因为樊罡应该清楚单凭他的那些供词,不单搅乱不了办案人员的思维,甚至连自圆其说都做不到。

    而周兵的陈述则说明了樊罡的这个组织做起事情来果敢狠毒,为了一副眼镜,就可以用女人孩子的性命来要挟周兵,当周兵失去了价值之后,不惜让他和朱小君一块陈尸大海。

    而樊罡在得知自己已经被警方所注视了之后,心知他的组织是绝对不能放过他的,与其是被自己人干掉,还不如主动一些,死在警察们的眼皮子底下。

    想明白了这些的朱小君不动声色问了一句:“那后来唐杰又是怎么和你勾搭在了一块?”

    周兵叹了口气,道:“后来,那个陌生人就再也没找过我,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过几天,又一个陌生人找到了我,说他的老板想跟我合作。这个陌生人说的老板就是唐杰,我理所当然要拒绝,我不想再被人威胁,但是,我却拒绝不了那人手中的支票。”

    朱小君扬眉道:“支票?多少钱?”

    周兵深吸了口气:“五百万!”

    朱小君问道:“那唐杰花了五百万找你,为的是什么?”

    周兵答道:“为的不就是昨天的事情么?”

    朱小君突然笑了:“我敢跟你打赌,昨天开帕塞特的那个司机,你并不认识。”

    周兵苦笑道:“那车,是我在车行里租来的,司机是车行的人。”长出了口气,周兵又补充了一句:“这也是唐杰的安排。”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周兵啊,你这四十几年真是白活了,怎么就想不到唐杰为什么要你租车来做这件事呢?”

    周兵捶了几下脑袋:“我现在是明白了,唐杰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咱们两个活着上岸。”

    朱小君笑着站起身来:“行了,现在想明白了也不算迟,只可惜了那艘游艇,这个唐杰,还真舍得下本。老周啊,你先歇会,我去海边看看。”

    周兵忽然紧张起来:“你要抛下我不管了么?”

    朱小君没好气地回道:“这么个荒岛,我抛得掉你吗?我只是想到海边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捉上条鱼来,咱们这点干粮,最多也就能撑个三天。”

    周兵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那……我也不能闲着,跟你一块去吧!”

    俩只穿着裤衩的大男人,一前一后来到了海边。

    海里的鱼就别想了,但海岸上七零八落地散了不少的贝蚌,朱小君一见,顿时大喜,连忙捡了起来。这玩意,回去连洗都不用洗,火上一烤,随便撒点盐,那可是美味无比,既能填了肚子,还能补充一些水分。

    可是,两只手又能捡起几个贝蚌呢?朱小君想了想,干脆脱下了裤衩。

    周兵跟在朱小君的身后,眼看着朱小君竟然脱掉了裤衩,起初还困惑着朱小君这是想干啥,但看到朱小君用裤衩弄成了一个布兜,将捡来的贝蚌装了进去,的确要比只用手捧着要来的多,于是,也产生了效仿的念头。

    但周兵不像朱小君那样能放得开,犹豫来犹豫去,却始终下不了决心脱掉裤衩赤身裸/体。

    朱小君刚巧转过身看到了周兵的犹豫,他仰了仰几乎快要装满贝蚌的裤衩,笑道:“待会各吃各的哦!”

    周兵这才一咬牙,脱掉了裤衩。

    海滩上的贝蚌的确不少,二人不一会,便捡满了一裤衩,正准备返程的时候,周兵忽然惊叫道:“朱小君,你看,你看那边!”

    顺着周兵手指的方向,朱小君看到了海面上正行驶着一艘船。

    此刻,朱小君已经顾不上待会吃什么的问题了,手一扬,便弃了了裤衩中的贝蚌,将裤衩当成了旗帜,挥舞了起来。

    周兵同样的兴奋,做出了和朱小君一样的动作。

    两个光着屁股的大男人,一人捡了一块礁石,站立在上面,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裤衩,边摇边喊:“救命啊!……”

    海面上的船只在视线中的体积越来越大,这就说明,船只行驶的方向是奔着这荒岛来的。

    周兵更加兴奋起来。

    而朱小君却突然产生了一丝惶恐。

    万一这艘船是唐杰那帮人派来的,该怎么呢?

    朱小君看了看四周,除了礁石还是礁石,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被利用为武器的玩意。

    要么躲起来?

    再打量一下这个小岛,若是真的是唐杰派来补刀的,躲又能躲得掉吗?

    无奈之下,朱小君只能把心一横,继续光着屁股挥舞着裤衩。

    那艘船终于靠近了海岸,但是船体太大,只能停泊在距离海岸还有五六百米的地方,朱小君看到,那船上放下来了一条小船,接着下来了两个人,划着船,向岸边驶来。

    “才两个人,而且并没有拿武器!”朱小君顿时松了口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