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49章 最好吃的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船上的俩哥们上了岸来,看了眼朱小君和周兵,禁不住笑开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驶来的这艘船是艘渔船,渔船上的人当然都是渔民,渔民长年累月跟大海打交道,光屁股倒也是件常有的事。但渔民的肤色都是黝黑黝黑的,而朱小君和周兵的肤色则是煞白煞白的。那俩划着小船上的岸来的渔民哥们,笑的便是这二人的色彩。

    这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俩渔民在确认了岛上再无其他人之后,从小船上拿来了两套干爽的衣衫给朱小君周兵二人穿上,又从小船上搬下来淡水和干粮,放进了小木屋中,这才请朱小君周兵二人上了小船,划向了那艘大渔船。

    渔船的船老大热情地接待了这二人,并为他们两个安排了干爽的床铺,让他们俩先好好睡上一觉。

    在海里折腾了大半夜,喝了不少的海水,周兵的胃口极差,醒来之后只是喝了点热水吃了几口干粮。在岛上跟朱小君独处的时候,因为有着刚摆脱死神的惊喜以及对未来的担忧,所以精神头倒还不错,现在似乎一切都可以翻过去了,周兵顿觉疲倦,往床上一躺,便昏昏然睡了过去。

    朱小君在床上躺了一会,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爬上了甲板。

    酷日当头,晴空万里,碧海蓝天……暴风雨之后的海面,宁静、清远且无比纯洁。

    朱小君禁不住陶醉了!他来到了船头,迎着海风,展开了双臂,唱起了《我心永恒》……若不是怀抱中少了一位女主角,朱小君还真把这渔船当成了铁达尼号了。

    正自我陶醉着,忽听身后传来了两声咳嗽,朱小君连忙转头,却见到船老大笑容可掬的拎着一瓶酒在跟朱小君打招呼。

    “小伙子,要不要整两口?”

    “整两口?好啊!”朱小君的肚子中爬出了酒虫,同时也被勾起了烟瘾:“叔,整两口之前,能不能赏支烟抽啊?”

    船老大笑呵呵地从屁股后面摸出了一只烟斗,朝朱小君晃了晃,道:“这玩意抽得惯么?”

    朱小君迎向了船老大,伸手接过了烟斗,船老大为朱小君装上了烟丝,用大拇指按实在了,又掏出了打火机,帮朱小君点上了火。

    只抽了一口,朱小君便被呛到了,连声咳嗽起来。

    船老大笑眯眯地看着朱小君:“还行么?”

    朱小君咳了几声,再次把烟斗放倒了嘴边:“刚才轻敌了!”

    果然,重视起来的朱小君再也没被呛到,吧嗒吧嗒连抽了几大口,喷着浓浓的烟,朱小君笑道:“还是这玩意带劲!”

    船老大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道:“走吧,小伙子,咱哥俩到后面整两口去。”

    跟着船老大来到了船尾,在那里,摆放了一张小矮桌,矮桌旁,是一只不大的炉子,炉子上面,坐着一口不小的钢筋锅。

    船老大揭开了锅盖,一股热气顿时升腾而出,带出了浓郁的香味。

    嗅到了这股香味,朱小君的肚子顿时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起来。

    锅里炖的是条海鱼。船老大用筷子试了下火候,然后又盖上了锅盖,拿出了两只不锈钢碗,往里面到了点酱油撒了点盐,摆放到了小矮桌的两侧。

    “坐下吧,小伙子,锅里的鱼再闷上个一两分钟也就够了。”

    待朱小君坐到了小矮桌旁的时候,船老大却起身去了尾舱,不一会,拿来了一只不锈钢浅盆,顺手还丢给了朱小君一包从来没见过的香烟。

    船老大又试了下鱼炖的火候,点了点头,然后端起了锅,连鱼带汤,倒进了那只不锈钢浅盆中。

    “来吧,尝尝这鱼,跟你以前吃到的肯定不一样!”

    朱小君加了块鱼肉,在碗里沾了下加了盐的酱油,往嘴里一塞,顿时惊住了。

    一个字:鲜美的不得了!

    之后许多年,朱小君吃过无数次海鱼,有在五星级大酒店吃,也有在海鲜大排档吃,甚至有一回约了几个朋友专门上了渔船出了海去吃,但始终没有找到今天的这种感觉。

    船老大将锅里剩下的汤汁又加了些水,放到了炉子上,然后从小矮桌旁边的一个木盆中取出了一网兜贝蚌之类的海鲜倒进了锅里。

    “怎么样?小伙子,这鱼吃得还顺口么?”

    “何止是顺口啊?差点把我的舌头都顺到肚子里去了!”

    船老大为朱小君倒上了酒:“喝口酒再吃鱼,更顺口。”

    吃着,喝着,聊着,朱小君慢慢地弄懂了这艘渔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游艇爆炸的时候,渔船就在附近,船老大当时就想把船驶过来看看究竟,但路上却遇到了风暴。暴风雨中,船老大不敢顺风行驶,只能是逆着风向,所以离出事地点越行越远。

    待暴风雨过去之后,船老大这才把渔船的方向掉转过来。

    但出事地点已经很难确定了。船老大凭着经验,断定若是有人能存活下来,就有可能被海潮带到这个海岛上,虽然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船老大还是想碰碰运气。

    这个海岛是个荒岛,面积非常小,距离大陆的海岸线只有四十多海里。海上气候多变,当地渔民就在这个海岛上建了一只木屋,存储了一些淡水和干粮,以备不时之需。

    而这些准备,刚好救了朱小君和周兵的性命。

    船老大说完了这些,问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来,朱小君只能撒了个慌,说是游艇出了故障,维修的时候,不小心引发了火灾,导致船只爆炸。

    船老大听了,也没怀疑,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小伙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到了傍晚时分,渔船终于靠了岸,船老大将朱小君和周兵二人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好生招待了一顿晚餐,又给二人安排了住处。

    只是,船老大的家并不宽敞,朱小君和周兵也只能挤在一个房间的两张单人床上。

    临睡前,周兵拉着朱小君说起了心事。

    “老弟啊,哥以后该怎么办才好呢?我这都想了一整天了,也没能想出个万全之策来。”

    朱小君原以为唐杰用来将他们俩葬送大海的那艘游艇是唐杰的私人财产,可后来周兵却说那艘游艇也是他租来的,只是驾驶游艇的两个人,是唐杰的安排。

    就算是一艘五成新的游艇,像周兵租借的那种,也要价值一两千万。周兵虽然拿了唐杰的五百万元的支票,但这点钱,根本不够偿还游艇的赔款。

    也就是说,即便唐杰不再找周兵的麻烦,周兵也熬不过破产这道坎。

    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回到申海立即报警。

    可是,周兵却没有掌握了唐杰的任何证据,报警的最终结果无非是认定一切都是周兵自己所为。不光是游艇的钱还要赔付,单是这刑事责任,就怕得让周兵好好地在监狱里呆上个十年八年。

    周兵坐监狱那是他应有的报应,但是,这样一来,对朱小君却没什么好处。且不说在刑事案件调查中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就说唐杰会因此而提高了警惕,就是朱小君所不想看到的。

    “跑路吧!”朱小君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要帮帮周兵:“彭州那边的嫂子跟大侄子,就交给我了,等你安顿了,我再把她们娘俩送出去。”

    周兵叹了口气:“我这么待你,你就不恨我么?”

    朱小君呵呵笑了:“你都混成这副熊样了,我恨你有意思吗?”

    周兵低下了头来:“可是,跑路是要有门路的啊,再说,我也弄不到跑路需要的钱。”

    “钱的事是小事,我虽然没多少钱,但给你个跑路的费用,还是能拿得出的。不过,你说的门路倒是个难题,我在这方面上没什么资源。”

    周兵伸手向朱小君讨了支烟,点上了:“还有就是我该往哪儿跑呢?”

    朱小君想了想,突然笑了:“你以前办过护照没有?”

    周兵点了点头:“两年前要出国参加一个学术会,就顺便办了护照。”

    “我们明天回到申海,随便找一个免签的国家,只要有航班还能买到票,你就赶紧上机跑路。昨晚的事情,只有船老大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想,肯定不会报案。而唐杰那边,只当你我都是死人了,更不会报案。就是租借游艇的那边,时间一长,肯定会来找你。所以,你现在应该还是自由身,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跑路的。”

    周兵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他的护照就放在申海的酒店中,只是随身携带的现金只有一万来块,买了机票,也就所剩无几了。好在朱小君答应了要给他一笔钱,这才使得绝望中的周兵燃起了一线生存下去的希望。

    “朱小君,你能以德报怨,我……”周兵的声音哽咽起来。

    朱小君呵呵一笑:“我愿意帮你,是因为你这个人还没有坏透,还有些良心。再说,你还是帮过我的……”朱小君说着,不由得想起了刘燕的模样来。

    “我帮过你?”周兵一脸的惊愕。

    “算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赶紧睡,明天还有要紧事。”朱小君打了个哈欠,和衣躺在了床上。

    朱小君不愿意说话了,周兵也只好闭上了嘴巴。

    屋外,远远地传来了两声狗吠,这是农村的气息,这气息对城里人来说,是最好的安眠曲。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