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0章 抠门的佐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终于回到了申海市区。

    朱小君和周兵穿着一身渔民的衣裳,站在客运站的门口等出租车。渔民进城打个出租车倒不是什么稀罕事,稀罕的是朱小君和周兵二人根本就不具有渔民的那种特殊肤色。

    这种怪异的景象很难不引起具有无比革命警惕性的客运站保安的注意,于是,朱小君和周兵还没打上车,就被警察请到了客运站的警方办公室。

    “姓什么?叫什么?年龄多大?哪里人?拿出身份证来看看!”值班警察一口气背出了查询可疑人员的规定问话。

    前面的四个问好都好回答,但是,身份证……朱小君和周兵面面相觑,在游艇上的时候,二人只顾着逃命了,两人的包都扔在了船上,而个人的身份证以及手机,却都在包里。

    周兵刚想跟值班警察解释,却被朱小君用眼神制止住了。

    “我们俩在执行化妆侦察任务,你的级别还不够知道具体的任务内容,这样吧,你给市局刑侦大队的王广平打个电话,只需要告诉他朱小君在你这儿,他就会亲自赶过来的。”

    “朱小君?什么朱什么小什么君?”

    朱小君淡定一笑,道:“朱元璋的朱,大小的小,君子的君。对了,你可能不知道王队长的电话,我来告诉你吧!”

    那值班警察不单不知道王广平的电话,他甚至连王广平这个人都不知道,但是,朱小君自信笃定的表情却告诉了他,这俩人要不就是一对经验丰富的江洋大盗,要不还真如他所说,确实是正在执行任务的自己人。

    所以,值班警察很谨慎地拨通了朱小君告知的电话。

    和王广平接上线之后,值班警察并没有直接告诉王广平是一个叫朱小君的人在找他,而是东绕西绕地想核实一下王广平的真实身份是不是自己人。

    王广平被惹得有些不耐烦了,告诉那值班警察,如果对他的身份不太相信的话,可以拨打市局总机,转到他们分队办公室的座机上来。

    那值班警察还真是较真,立马挂了手机,拨了市局的总机。

    当王广平再次接了电话,值班警察才确认了王广平的身份,告诉了他有一个叫朱小君的人需要他过来一趟把人带走。

    王广平对朱小君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对朱小君出现在申海也不吃惊,但是,对朱小君竟然能招惹了客运站警点就有些想不懂了。

    本着对502所负责人的态度,王广平在出发前,给秦璐去了个电话。

    王广平从市局出发,路程实际上要比秦璐他们远,但是王广平路熟,还是比秦璐早一步见到了朱小君。

    只看了一眼,王广平便笑得不行了:“老弟,你这是干啥呀?怎么改行捉鱼去了?”

    朱小君只得苦笑。

    王广平陪着朱小君在警点中说了会话抽了两支烟,秦璐便率领着陈东宫琳两个赶了过来。

    这仨一见到了朱小君,便立马呈现出了三种截然不同的表现来。

    秦璐原本是想冲上去左右开弓对朱小君的耳朵狠狠地拧上一通,然而看到了朱小君的滑稽打扮,愣了一下之后,随即爆发出了地动山摇的笑声。

    宫琳原本是双眼含着泪想扑到朱小君怀中好好发泄一下自己的忧虑之情的,可只是稍一犹豫,便被陈东抢了先,再一楞,同样被朱小君的打扮给逗乐了,捂着嘴,躲到了一边在偷笑。

    而陈东,不由分说,一头扎进了朱小君的怀中。

    朱小君的自己人到了,王广平就显得有些多余了,向众人打了声招呼,就要先行离去。

    秦璐一把拦住了:“王叔,就这么走了?不想让大侄女做人了?”

    朱小君也跟着起哄:“就是嘛!兄弟我摸了一整天的鱼,怎么也得捧个场吃两条吧。”

    王广平对朱小君为什么会有这身打扮也是充满了好奇,只是碍着警点的值班警察的面不好想问,所以,秦璐朱小君一挽留,他也就顺势答应了。

    朱小君走到被冷落一旁的周兵身边:“老哥,我就不送你了,你先回酒店去订票吧,稍晚一些我去你住的地方去找你。”

    周兵唯唯诺诺地去了。

    朱小君向秦璐伸出手来:“手机!”

    秦璐颇有些疑惑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的呢?”

    朱小君笑道:“当鱼饵喂鱼了。”

    一听朱小君提到了鱼饵,宫琳便想起了那天在彭州二人一块钓鱼的场景,心中禁不住升起一丝甜蜜,脸颊也顿感发热,急忙转了脸去,装作在看警点的一幅宣传画。

    朱小君用秦璐的手机拨打了胡恩球的电话。

    “秦老大?你不是在申海么?”

    “不是秦老大,是朱老大!给你个任务啊,你现在立即去趟移动营业厅,帮我补一张手机卡,对,要原来的号码。”

    “那得拿着本人的身份证才能办啊!”

    “草,要是一定得按规矩办事,我干嘛要找你?”

    “嗯,找我就对了,不过……”

    “不过个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手续费五百,普通业务三天交货,加急业务当日取货,费用加倍。”

    “给你五千,今晚给我送到申海来!”

    “得嘞,要是今晚能再给兄弟找个妞的话,我想这业务会更有把握。”

    胡恩球万万没有想到,朱小君这厮居然是按了免提跟他通话的,结果,秦璐一把夺走了手机,冲着话筒吼道:“死混球,把你刚才的话再给老娘说一遍?”

    “啊~~我是说……喂?喂?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秦璐继续吼着:“老娘听得很清楚!”

    “喂……喂?这信号是怎么了?喂……我怎么听不到音呢?”

    秦璐还想接着吼,却被朱小君劝住了,他接过了手机:“订好了高铁票说一声,我去高铁站接你。”

    安排好了电话卡,朱小君又对秦璐道:“秦老大,还得麻烦你给哥补一张身份证。”

    秦璐皱着眉头道:“你跟周兵这是怎么啦?你俩奇奇怪怪地搞到一块就已经够吓人的了,还丢了手机跟身份证?”

    朱小君苦笑道:“说来话长,待会吃饭的时候,我再慢慢跟你说吧。”

    秦璐摇了摇头,接过了手机,往队里打了个电话。

    “行了,三天后给你快递过来。”

    安排妥了心急的两件事,朱小君招呼着众人一块出了警点,上了车,宫琳已经预定了饭店,并亲自开了那辆奔驰suv,王广平开着车跟在了后面,五个人到了一家比较有名气的渔村。

    陈东对吃不怎么感兴趣,三下五去二把肚子填饱了之后,便缠着秦璐要一块玩游戏。宫琳知道秦璐要和朱小君说重要的事情,因此主动替秦璐分担了陪陈东玩游戏的任务。

    这姐弟俩为了寻求更好的wifi信号,拿着手机去了饭店的大堂。

    朱小君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简要地跟那两位警察同志讲了一遍。

    “为什么不把周兵给抓起来?”王广平和秦璐几乎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朱小君点了支烟:“把周兵抓起来很容易,但是,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其他的有用线索了,留下来,只会让局面更为复杂。”

    王广平认同了朱小君的分析,跟着说道:“听你这么说,那唐杰跟樊罡应该是同伙,小秦啊,要不跟你父亲打声招呼,咱们说不准可以从唐杰身上打开缺口。”

    秦璐立马拿出了手机,就要准备给她老爸打电话。

    朱小君急忙拦住了。

    “先别急!先听我说两句。”朱小君抽了口烟:“先不说唐杰人现在还在美国,不是你想抓就能抓得到的。依我看,这唐杰也不过是个小喽啰,抓了他,不光得不到突破口,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秦璐将手机放到了桌面上:“依你看,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朱小君道:“我让唐卓放风给唐歆和蒋光鼎,没想到却引来了唐杰,这说明什么?还有,宫琳是被蒋光鼎派去税务局办事,却被唐杰的人抓走了,并以此上演了一出调虎离山的好计策,还得本尊不光丢了手机和身份证,还差一点丢了性命。这,又说明了什么?”

    王广平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蒋光鼎和唐杰是一伙的?”

    朱小君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唐杰只不过是蒋光鼎手中的一颗棋子。”

    秦璐接着道:“这么说,樊罡也是蒋光鼎手中的一颗棋子喽?”

    朱小君点头应道:“在医学上,对各种学说的评价往往会看这种学说能解释了多少个临床上的疑点。而对之前所发生的种种故事,似乎只有这个假设才能够解释了所有的疑点。因此,我断定,在对方这个团伙中,蒋光鼎的级别是最高的,无论是樊罡还是唐杰,应该都是服务于他。”

    秦璐想了想,又提出了一个疑点,而这个疑点,同时也是朱小君所不知道的一个秘密:“502所对樊罡进行过dna测序检测,发现了樊罡的dna和正常人类有所不同,但是,唐杰……”

    这个新情况使得朱小君王广平都颇为震惊,朱小君在努力地思考着,而王广平则脱口问道:“那是不是502所的人出了什么错误了呢?”

    秦璐摇了摇头,道:“他们是反复检测过很多次的,不会发生像你所说的那种错误。”

    历来是想不明白就不想的朱小君立即把那二人的思维从樊罡的问题上拉了回来:“先把樊罡的问题放一放吧!秦璐,我倒是想,是不是可以对蒋光鼎也测一下dna呢?说不准,樊罡身上发生的事,同样会出现在蒋光鼎的身上。”

    吃的差不多了,聊的也差不多了,大伙准备结束了饭局,朱小君习惯性地招呼服务员来埋单,可是,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仍旧穿着那身渔民的衣衫,除了几十块的零钱之外,根本没有结账埋单的银行卡。

    刚回到包房中的宫琳拿出了自己的信用卡,交给了服务员,同时提醒朱小君是不是也要挂失一下他的银行卡。

    朱小君却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那卡上,最多也就是千把块钱,丢了就丢了吧!”

    宫琳表示出了严重的怀疑。

    秦璐一把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死猪头,你的钱呢?老娘可听说你这一年赚了不少的钱哦!”

    朱小君一边讨饶,一边解释:“我的钱,都存了定期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