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2章 现场查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君哥哥……”朱小君刚一进家门,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温柔便像只归林的倦鸟一般扑了过来:“我爸爸……他……”

    朱小君揽着温柔,将她扶到了沙发上:“你爸爸怎么啦?别哭,慢慢说。【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温柔早已经哭成了个小泪人,两只肩膀因为哭泣而剧烈地抽动着,哪里还能再说得出一句话来。

    跟在温柔身后的秦璐代为回答了:“他爸爸被人绑架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有绑匪的线索,绑匪只是在家里留了张字条,说一旦发现家属报警,就立即撕票。”

    朱小君一边安抚着温柔,一边对秦璐道:“对这种事,你才是行家,说吧,咱们该怎么干?”

    秦璐指了指温柔:“她说我是警察,不能插手这件事。”又耸了下肩,接着道:“警察也不是神,对这种案件,也只能等,等绑匪传递要求回来。”

    温柔抹着眼泪,仰脸看着朱小君:“小君哥哥,我知道你就是神,你一定能帮我救回爸爸的。”

    朱小君抚着温柔的后脑勺:“放心吧,小君哥哥一定会倾尽全力,不过啊,小君哥哥有两个条件。”

    温柔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第一,不许哭,你一哭,小君哥哥心就会乱,心一乱,就会判断失误。”

    温柔含着眼泪,咬着嘴唇,用力地点了下头。

    “第二,你必须跟小君哥哥说实话,你爸爸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温柔愣了下,想了会,才开口说起她的老爸。

    “我爸爸叫温庆良,是省城军事科技研究院病毒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家,他的身份,原本是应该保密的……这一次,我又偷偷地跑出去玩,我爸爸昨天刚把我逮着,来不及回省城,就在他们研究院申海分院的招待所住了一夜,可是今天一早我爸却不见了人影,只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这张字条。”

    温柔说着,从口袋中取出了那张字条,递给了朱小君。

    字条上的字迹很潦草,朱小君仔细辨认了一会,才认出了那行字:温庆良在我们手上,不准报警,否则,温庆良将尸骨无存。

    朱小君收起了字条,放到了茶几上,向秦璐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秦璐耸了下肩:“绑匪很嚣张,估计是有备而来,就凭咱们几个,恐怕难以对付,我的意见还是报警。”

    温柔惊慌道:“不能报警!璐姐姐,一报警,他们就会杀了我爸爸的。”

    朱小君笑了:“秦老大,你觉得在咱们国家,是你们警察彪悍还是军队彪悍?”

    秦璐很不情愿地回答道:“怎么用彪悍这种词来形容我们警察和军人呢?好吧,我承认,军队要比我们警察更刚猛一些。”

    朱小君叹道:“是啊!这帮绑匪连军队的人都敢动,你报警有个毛用呢?”

    秦璐被呛得翻起了白眼:“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摸出了一支烟,点上了,却半天没说话。

    秦璐比较了解朱小君,知道这时候他正开动脑筋在思考,所以也就闭上了嘴巴,等着朱小君想明白了再说话。

    可温柔却不知晓朱小君的习惯,她拉着朱小君的胳臂,娇嗔道:“小君哥哥,你说话呀!”

    朱小君转过头看着温柔,问道:“你老爸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温柔摇了摇头,回答道:“我谁都没敢说,只给璐姐姐打了电话,是璐姐姐和东东弟弟把我接到这儿的。”

    朱小君又向秦璐问道:“你跟陈东开车去的?”

    秦璐点了下头。

    “那……军科院可是军事单位,你们能开车进去吗?”

    温柔抢着纠正了朱小君:“是分院的招待所。”

    秦璐跟着补充道:“招待所是个封闭环境,门口有士兵站岗,我们也只是在门口接到的温柔,外面的车根本不让进。【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微微颔首:“这就对了!”

    秦璐和温柔几乎同时惊道:“你想到什么了?”

    朱小君笑了笑:“我们去一趟招待所,实地勘察一下!柔儿啊,外面的车不让进,不会连外面的人也不让进吧?”

    温柔答道:“我带着你们,在门口登个记就好了。”

    招待所就在军科院申海分院的后面,说是招待所,其实是一群别墅群,数十幢三层高的别墅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小区,所有的楼房看上去都有些陈旧。

    温柔领着朱小君和秦璐来到了她和她老爸下榻的那间别墅,一进门,朱小君便被震撼到了。

    这些三层高的楼房看上去普普通通,但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些楼房虽然只有三层,但绝对高度却不比那些五层的楼房要矮。朱小君在外面就有这种感觉,等进了屋,才发现,在外面的感觉并不准确,因为,这些楼房的构造均为错层结构,客厅的层高至少得有五米半。

    住处很整洁,朱小君观察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明显线索,只是温庆良所住的卧房稍显凌乱,床上的被子散落了一半在地上,盖住了一只拖鞋,同时也露出了一只拖鞋。

    “柔儿,你去看看鞋柜,看看你爸爸的鞋子还在不在?”

    温柔听了,却摇了摇头:“我爸经常来申海,这幢房子是分院专门给我爸住的,他在这边有很多鞋子。”

    朱小君叹了口气,不由得摇了下头。

    他是看到了卧房中的拖鞋,由此而推断温庆良被带走的时候没来及穿上拖鞋,如果鞋柜中温庆良的鞋子没有少的话,那只能说明温庆良是赤着脚被带走的。

    “柔儿,我记得你爸爸还有一个司机,对不?”

    温柔愣了下才答道:“你说的是欧叔叔啊,他不是我爸的司机,是我爸的助手。”

    朱小君来到了门口的鞋柜旁,随手打开了鞋柜,瞄了两眼,同时问道:“那欧叔叔知不知道你爸爸被人绑架了?”

    温柔打开了冰箱,拿出了三瓶酸奶,给了朱小君和秦璐各一瓶。

    “欧叔叔在省城,这次没跟我爸出来。”

    “行了,我们回去吧,现场勘验完毕。”朱小君喝着酸奶,就要往外走。

    温柔急切地问道:“朱君哥哥,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朱小君点了点头,又突然摇了摇头。

    秦璐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小君道:“线索是找到了一些,但是,我们不该来的。”

    “为什么?”秦璐紧跟着问道。

    朱小君撇了下嘴,道:“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很能被对方看在了眼里。”

    温柔惊叫了一声,一头扎进了秦璐的怀里。

    秦璐毕竟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顿时明白了朱小君的意思。

    绑匪之所以敢恐吓说一旦报警立即撕票,估计是已经在这幢温庆良专用的别墅中做了手脚。

    朱小君摊开了双手,原地转了一圈,嚷道:“你们看清楚了啊,我们可不是什么警察,我们只是温庆良女儿的朋友,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只要我们能做得到,就一定会倾尽全力。”

    离开了温庆良的专用别墅,上了车,秦璐将手中的酸奶扔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笑着问道:“怎么,不喜欢喝?”

    秦璐发动了车子:“老娘不到一岁就断了奶,之后就再也没碰过这玩意。”

    朱小君笑嘻嘻地喝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都这么大了,还没断奶是么?”

    秦璐瞪了朱小君一眼,指了指后视镜,意思是告诉朱小君,不要这么嬉笑怒骂的,后面的温柔丢了老爸,心情正不爽呢。

    果然,温柔见朱小君有说有笑的,误以为他对自己老爸被绑架的事情不上心,忍不住又落下了眼泪来。

    朱小君转过头,笑道:“柔儿,哭什么呀?小君哥哥已经知道你老爸的下落了。”

    温柔立马破涕为笑,从后面搂住了朱小君的脖子:“小君哥哥,快告诉我,我爸爸现在在哪,他是被什么人给抓走的?”

    朱小君轻轻地掰开了温柔的双手:“你老爸是故意逗你玩呢!那字条是他留的,字迹之所以潦草,是因为他怕被你认出来。”

    温柔惊疑地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小君转过头来:“假如你老爸对你说,他有紧急任务需要出去几天,你能乖乖地呆在申海不乱跑吗?”

    温柔摇了摇头:“不能!”

    “就是嘛!”朱小君喝完了那瓶酸奶,意犹未尽,又顺便舔了下瓶盖:“他这么做,就是想让你乖乖地呆在家里等着所谓的绑匪的电话。”

    温柔立即拍着巴掌笑道:“这种事,我老爸干得出来!小君哥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像你这样的小姑娘,会打扫房间拖地板么?但是我观察了你们家,地板上亮堂的像面镜子,一个鞋印也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老爸是自个出去的。还有,鞋柜的第一层少了一双鞋,而第二层却整整齐齐地摆满了鞋,这不符合正常人的习惯,所以,你老爸是从容不迫地穿了鞋穿好了衣服才出去的。假如真有绑匪的话,绑匪会这样优待你老爸么?”

    温柔笑道:“小君哥哥,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呢!哼,等我老爸回来,我也得想个办法逗逗他!”

    朱小君点了支烟,落下了车窗,看着窗外:“你啊,先别想着怎么折腾你老爸了,先到我们那儿好好地洗个澡睡个觉,跟宫琳姐姐和东东弟弟痛痛快快地玩上两天,你老爸也就该回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