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3章 更大的利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了住所,看着温柔进入了梦想,秦璐这才跟朱小君招呼去外面喝酒。

    六年的同桌同学,十三年的哥们情感,秦璐和朱小君那可不是一般的默契。在车上,朱小君对温柔说的那些话,秦璐是一个字也没往心里去,因为她知道,这都是朱小君欺骗温柔的小花招。

    “你到底有没有头绪啊?”路边大排档,一坐下,还没来得及点菜,秦璐便直奔了主题。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能肯定的,就是这帮绑匪绝对不是一个人,而且,他们为这事做了充足的准备。”

    秦璐斜着眼回道:“废话!这我也能看出来。”转而又对拍档老板道:“随便弄几个菜,搬件啤酒来就好了。”

    “温庆良和温柔的鞋子是分开方的,而温庆良放鞋子的鞋柜里的鞋一双不少,卧房里的拖鞋还在,我推测,温庆良是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被人给掳走的。”

    秦璐用手指很有节奏地点着桌面:“我观察了他们小区站岗的士兵,包括小区里的居民,没看出什么异样来,说明温柔所说的话不假,温庆良被绑的事情,其他人还不知道。”

    朱小君拿出了烟,抽出了一支,却没有点上,只是拿在手中把玩:“能悄无声息地把温庆良掳走的人,如果没有超能力的话,那只有是军队内部的人了。”

    “军队内部的人?”秦璐面露疑色,但琢磨了下,又觉得朱小君说的确实是对的:“温庆良犯了什么错误了?”

    朱小君笑道:“你想哪儿去了!要是温庆良犯错被双规,不至于这样来抓他吧!”

    “那倒也是。”秦璐揉了揉太阳穴,此刻,她感到自己的脑细胞已经严重匮乏了。

    “首先,我可以肯定绑匪为的不是钱!”朱小君开了瓶啤酒,递给了秦璐,又开了一瓶,对着瓶嘴灌了一气:“要是为了钱的话,他们绑的应该是温柔才对。”

    秦璐也跟着喝了一杯:“他们绑温庆良或许是为了温庆良手上的科研结果?”

    “那也不对!”朱小君十分肯定,拍了下脑门,道:“人脑再怎么牛逼,也比不过电脑,温庆良的那些科研成果,肯定储存在了他单位的电脑中,绑匪若是想得到他的科研成果的话,绑的更应该是温柔,只有绑了温柔,才能逼迫温庆良交出他的科研成果。”

    稍一顿,朱小君又道:“我知道,你是把这件事跟樊罡的那三起科研成果盗窃案想到一块去了。”

    秦璐端起了酒杯,却发现酒杯中的啤酒所剩无几,拎起酒瓶子想倒酒,却又嫌麻烦,犹豫了一下之后,干脆和朱小君一样,对着酒瓶嘴吹了起来。

    “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绑匪也在做病毒方面的研究,不过呢,遇到了瓶颈,想把温庆良掳了去,帮他们来完成他们的研究。”秦璐喝着啤酒的时候,突然脑洞大开,想到了电影中的一些情节。

    朱小君放下了啤酒瓶:“这个推断……似乎有些道理哦,他们至今没有向温柔发出任何信息,只是因为他们的需求……也不对……”

    朱小君抓起酒瓶,灌了一气,抹了下嘴巴,接着道:“若是如此,他们只需要把温庆良悄无声息地掳走便可以了,干嘛还要画蛇添足,留下那张字条呢?”

    “字条?”秦璐长出了口气,朱小君的分析是对的,那张画蛇添足的字条究竟透露着什么样的信息,绑匪留下这张字条,其目的又是为何?秦璐想不懂了。

    排挡老板给二人上了两道菜,招呼二人慢吃吃好,可是,这二人哪里还有心思动筷子,只顾着往肚子里灌啤酒了。

    沉闷了一会,朱小君突然问道:“秦老大,你跟温柔走得近一些,你知不知道温柔这小妮子还有没有什么像咱们这样的好朋友,或者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亲戚之类?”

    秦璐想着,不自觉地摇着头:“没有了,温柔看到了那张字条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们,而且,她也只想到了我们。”

    朱小君叹了口气:“这就对了!”

    秦璐惊喜道:“你想到什么了?”

    朱小君终于拿起了筷子,夹了口菜:“我想,绑匪的目标应该是我们,而且,绑匪很有可能是蒋光腚那个混账玩意安排的。”

    秦璐怔了下:“怎么解释?”

    “你记不记得在彭州的时候,我们俩曾经听到过温柔这小妮子说过的一句梦话,要她老爸千万不要跟唐氏集团合作。”

    秦璐在朱小君的提醒下想了起来,微微地点了下头。

    “这说明温庆良跟唐氏之间是有关联的,对不?”

    秦璐再点了下头。

    “唐氏集团表面上是唐歆在当家,但实际上,已经被蒋光腚把控在了自己手上,也就是说,温庆良和唐氏的合作,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和蒋光腚之间的合作。”

    秦璐点着头应道:“嗯,有点牵强,但基本合理。”

    “蒋光腚在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势必要对这个合作伙伴进行细致的调查,所以,温庆良唯一的亲人、像个宝贝疙瘩似的温柔的情况,也一定被蒋光腚掌握的清清楚楚。”

    秦璐接着点头:“没错。”

    “一个礼拜前,蒋光腚联手唐杰,想利用周兵把我葬在大海之中,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痛恨,但是我猜想,他们之所以如此狠毒,如此不计后果地对付我,一定是我的存在触犯了他们的根本利益。”

    秦璐紧锁着眉头,道:“蒋光鼎和唐杰联手,为的是谋夺唐氏集团,而你,却处处跟他们使绊,要把宫琳扶上位,他们当然会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了!”

    朱小君轻轻地摇了摇头:“非也,非也。商业上的矛盾和仇恨,不至于非得闹出人命来。再说,就唐氏控制权的争夺战中,蒋光腚和唐杰一直处于上风,只要他们两个不暴露了联手的事实,那么我和宫琳就难逃一个输字。蒋光腚也好,唐杰也罢,他们都是高智商的人,这个道理不会没有想到。可是,他们宁愿冒着暴露的风险,也要置我于死地,这只能说明,我触犯到的,是他们的更大的利益。”

    “更大的利益?”秦璐的两道眉毛几乎凑到了一起,她跟朱小君最大的不同是朱小君对想不明白的事情可以放下来不去想,但秦璐遇到了想不明白的事情却忍不住偏要去想。

    “对!更大的利益!”朱小君的话音充满了自信:“这个利益,足以让蒋光鼎和唐杰铤而走险,足以让樊罡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个利益,绝对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如果,我的直觉没有出错的话,我想,这个利益应该是这伙人的一个理想,甚至可以上升为一种信仰!一种使命!”

    秦璐被惊得呛到了,连咳了好多声才平静下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就像是个恐怖组织?”

    朱小君叹道:“只怕比恐怖组织更加阴险狠毒,其目标更为见不得光亮。”

    这时,排挡老板又端来了两盘菜,看到桌面上刚才的那两盘菜并没有动多少,忍不住颇为困惑地插嘴问道:“两位老板,怎么,这菜不好吃吗?”

    朱小君摆了摆手,回道:“不是菜不好吃,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吃。”转而对秦璐道:“别光说话了,这菜再不吃,还得麻烦人家排挡老板给咱们重新热一遍。”

    吃菜简单,喝酒更简单,但是,把问题想明白就不简单了。

    秦璐夹着菜,喝着酒,但满脑子都是朱小君刚才的分析。

    “樊罡的dna不同于正常人,而你说那个‘我来自2064’的网名是属于蒋光鼎的,朱小君,你说这伙人有没有是穿越过来的可能呢?”

    秦璐并没有追看网文的习惯,但是,一部《甄嬛传》,她倒是从头到尾,一集不落地看过一遍,所以,对穿越二字,也有着一定的理解。

    “草,小说电视中的那些玩意,怎么好当真?”朱小君吃了口菜,戏谑道:“那你还不如说他们来自于魔界,被仙界的上仙们打的无处藏身,只好跑来跟我们这些凡人争地盘了。”

    “那你说,樊罡不同于正常人类的dna序列,该如何解释呢?”

    “怎么不好解释?樊罡他妈三十年前去了趟神农架,在那里,被一个野人给强暴了,回来后没敢声张,就生下了樊罡。”

    秦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野人?亏得你想得出。”

    “再不着,把责任推给外星人,总也比你的穿越理论靠谱一些吧?”朱小君抓起了一把花生米,往空中扔了一颗,然后一歪头,张嘴接住了。

    秦璐也跟着学,可花生米扔出去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这原本是朱小君浸淫练习了多年才练出来的大排档绝技,可秦璐却联想到了朱小君的特殊性,想到了秦宏远曾经坚持要检测朱小君的dna。

    “幸亏死猪头还属于我们正常人类,要是跟樊罡一个样……”秦璐在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

    刚想压制住内心的这种不良思想,秦璐的手机便响起了铃声,拿出来一看,顺口说了句:“老秦同志打来的,说不准是蒋光鼎的dna测序有了结果。”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