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5章 赴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的想法是跟蒋光鼎拼一下心态,看谁更能沉住气,就像古龙大师描述的高手对决一样,沉不住气的那一位自然会露出破绽来,并因此而落败。【愛↑去△小↓說△網w  qu 】

    但这种想法尚未成型便被秦璐给镇压了。

    其实秦璐也用不着镇压,当朱小君看到了温柔的那张充满了殷切期望的小脸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自己绝不能拿温庆良来做赌注,因为朱小君很清楚,如果他这么做了,即便将来在跟蒋光鼎的这番战斗中获得了完胜,而温庆良也被毫发无损地救了回来,那么温柔也不会领情,甚至还会跟他决裂。

    朱小君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乎温柔这个小妮子的感受呢?这小妮子算是自己的什么人呢?

    或许是自己过于看重跟秦璐这娘们的感情了,而温柔是秦璐看上的并喜欢上的唯一一个女孩子……但是,这一次……秦璐的表现似乎跟以前不怎么一样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反正秦璐这条霸王龙已经替自己做出了决定,不等秦宏远赶来,就要飞往海岛市。

    在带不带陈东一块去的问题上,秦璐再一次跟朱小君发生了分歧。

    秦璐觉得应该带上陈东,因为一个陈东就能对付了一个排的匪徒。

    但朱小君断然否决了秦璐的意见。

    陈东的身手确实如秦璐所说,一个人可以对付一个排甚至是两个排的匪徒,但是,和蒋光鼎之间的这场较量,更多的是智商上的较量,而带上了陈东,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短板软肋。

    秦璐不得不承认朱小君所说确实有道理。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秦璐登上了最早一班飞往海岛市的航班。

    国内的航班就喜欢操蛋,明明知道暂时得不到起飞的机会,但是迫于机场的压力,还是要先让旅客们登了机。登机之后,煞有其事地做番准备工作后,然后再通知旅客,因航空管制或者是其他什么听不懂的原因,飞机暂时不能起飞。

    于是,旅客们便只能乖乖地坐在飞机上等待。

    朱小君和秦璐二人,便赶上了这么一出,应了那句老话,叫起早赶了个大晚集。

    熬了一个多小时后,飞机上的旅客们看到飞机仍无起飞的征兆,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吵吵着跟机组人员交涉。秦璐这种火爆性格,再加上心里有事,于是便成了和机组人员吵吵的主力军。

    朱小君闭着双眼,拉了把秦璐:“吵吵个啥呀?你再怎么吵吵,飞机飞不起来就是飞不起来,有本事换了你去做飞行员啊?”

    秦璐对朱小君的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态度不乐意了,习惯性地伸手想去拧朱小君的耳朵:“你是不是看人家空姐长得漂亮啊?”

    朱小君虽然闭着眼,但算定了秦璐会做出什么事来,他赶在秦璐伸出手刚拧住自己的耳朵的那一霎,道:“你会后悔的!”

    秦璐的手虽然捏住了朱小君的耳朵,但还没来得及发力去拧,一听朱小君这话,不由得停住了:“我为什么要后悔?”

    朱小君微微一笑,两只眼睁了下,瞄了秦璐一眼重又闭上,缓缓道:“你敢拧我就敢闹!”

    秦璐保持着随时可以发力的姿势,问道:“那又怎样?”

    朱小君闭着双眼,干脆不出声了。

    秦璐犹豫了片刻,终于放弃了原来的打算,讪讪地缩回了手来。她也不傻,更知道朱小君上了脾气是真敢跟她闹,这种环境下,若是真的闹了起来,那么他们两个就会被请下飞机,到时候就不是航班延误的问题了,说不准,还得在机场警局里呆上一天。

    “听听歌吧!”身旁的朱小君递过来一只耳机,秦璐想了想,除了听歌,似乎也没有其他什么更好的打发时间的办法了,于是接过了耳机,跟朱小君头靠着头,歪在一起听歌了。

    当听歌成为打发时间的手段的时候,歌是否好听,歌的类型是摇滚还是说唱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是,秦璐听着听着还是觉得不对劲,为什么每首歌中都带着类似于鼾声的伴奏呢?

    转头一看,秦璐是哭笑不得,朱小君这厮,居然睡着了。

    睡着就睡着吧,干嘛还要打呼呢?

    打呼就打呼吧,你为啥还要流口水呢?

    看着朱小君的睡相,秦璐陡升顽劣之心,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抽出了一张,撕成了一条条,然后团起来,趁着朱小君打呼时嘴巴一张一翕的空当,将手中的十多个小纸团全都扔进了朱小君的嘴巴里。

    然,朱小君依旧酣睡。

    玩够了,秦璐将朱小君耳朵上的那只耳机也拿了下来,塞进了自己耳朵中,安安静静地听起歌来,同时也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境。

    直到飞机落地的时候,秦璐才醒过来,身旁的朱小君早就醒了,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啊?怎么那么快?”秦璐搬过朱小君的手腕,看了下朱小君的手表,哀叹道:“这下可亏大了,老娘我最爱吃航班上的早餐了。”

    朱小君嘿嘿笑着:“不亏,你那份,我替你吃了。”

    秦璐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的恶作剧,咯咯笑了起来:“你吃东西的时候就没觉到异样吗?”

    朱小君显得很茫然,摇了摇头,道:“怎么了?航班上的早餐变质了?”

    秦璐笑得更欢畅了:“你醒来的时候,就没觉得嘴巴里有东西吗?”

    朱小君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啊!就是睡着的时候,梦见有人喂我糖果,我就吃下去了呀!”

    秦璐笑出了眼泪来。

    出了机场,朱小君第一件事就是借火抽烟,自打登机到抽上烟,足足有六个小时之久。所以,一支烟根本不够,朱小君一连干了三支,这才觉得过足了瘾。

    秦璐以为朱小君一连抽了三支烟,总该差不多了,就准备拉着箱子拔腿走路,可朱小君却拦下了,又点上了第四支烟。

    秦璐有些火了:“少抽一支能死人啊?”

    朱小君撇了下嘴,回道:“你以为我喜欢站在这路边抽烟玩?靠,你告诉我,不在这儿抽烟,咱们还能去哪?”

    秦璐火道:“去找个酒店住下来啊?”

    朱小君白了秦璐一眼:“原来咱们俩是来海岛旅游度蜜月的啊?”

    秦璐被呛得红了脸,但随即明白了朱小君之所以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真实用意,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愧疚之意,也就不再犟嘴,乖乖地站在了朱小君的身旁,充当起保镖和助手的作用来。

    然而,等了近四十分钟,抽了快半包烟,朱小君也没能等到他想等的人来。

    “蒋光鼎是不是在耍我们?”秦璐不由得产生了怀疑。

    朱小君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想见到我的欲望远大于我想见到他,他的存在对我的影响并不大,但是我的存在似乎对他有着致命的影响,所以,蒋光腚一定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我,然后把我给……”

    朱小君说着,做了个拿刀抹脖子的动作。

    秦璐两眼一横:“他想得简单!猪头,咱们可不能按照他的步骤来,依我看,必要的时候,咱们可以借助一下海岛市警方的力量。”

    朱小君摇头道:“不可,万万不可,我们必须按照蒋光腚的步骤来,还得让他占据了上风,秦璐,等蒋光腚联系了我,让我一个人去见他,你躲在暗处好了。”

    秦璐冷笑道:“毛还没扎全,就想着飞了?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

    朱小君打断了秦璐的嘲讽:“我不是想逞能,我只是想引着蒋光腚说出实情,你不觉得他们隐藏了一个天大的阴谋吗?”

    秦璐不屑道:“只要把蒋光鼎给抓了,什么样的阴谋我们审不出来?”

    朱小君突然笑了:“你知道公鸡是怎么死的吗?”

    “什么意思?”秦璐一时没搞清朱小君的套路。

    “公鸡是因为太自恋,整天天不亮就‘我我我’地扯嗓子瞎叫,结果呢,被人给炖了。”

    秦璐这下子算是听明白了,刚想发飙,就看到一辆白色的丰田停到了朱小君的身边,从车窗中扔出了一个纸团,然后关上车窗便径直开走了。

    朱小君弯身捡起了纸团,展开看了,上面仍旧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字:今晚八时,中山东路210号,不见不散。

    朱小君记下了后,将纸团递给了秦璐,秦璐瞄了一眼,把纸团丢尽了身旁的垃圾桶。

    “什么打算?”秦璐问道。

    “走人,找个酒店住下,然后好好吃上一顿,养足了精神,晚上大战一场。”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司机将朱小君秦璐二人带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门前,秦璐只是看了一眼那酒店的门脸,心里便打了退堂鼓:“猪头,这地方一定很贵吧?”

    朱小君一边付钱一边应道:“那是当然,你一个月的工资,在这儿住不了三天。”

    秦璐有些犹豫了:“要不,咱们换一家便宜的?”

    “换个毛啊?想当年,老子还是个穷学生的时候,就想着能在这样的地方潇洒潇洒,今天有了机会了,你却让我换个地方?”朱小君想起来第一次见宫琳的时候,穿了陈老五的一双皮鞋,鞋子太小,不得已脱了,赤着脚走在那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中,迎面射来的都是些鄙夷的目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