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7章 第二次见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感谢上帝让人类创造了打车软件。【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总算与六点之前赶到了中山东路210号的信和广场。

    路上,朱小君给秦璐打了电话,可是,秦璐的电话却始终不在服务区。

    刚一下车,朱小君的手机就来了电话,起初朱小君还以为是秦璐看到了未接来电的提示后给他回的电话,所以看都没看一眼便接了。

    接了之后,才知道,打这个电话的,还是刚才的那个陌生人。

    “朱先生,对不起,有人委托我通知您一声,见面地点改了,改到振兴中路381号!”

    “我靠!几个意思?非得学人家警匪片啊?”

    朱小君刚一发火,电话那头便传了忙音。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那意思是说你有权力保持愤怒,你也有权利拒绝执行,爱咋地就咋地。

    朱小君愤怒之下,真想掉头回酒店,他不相信蒋光腚的耐心会比他还大。但是转念想到了秦璐那副能吃了人的眼神,又想到了温柔那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朱小君只得把愤怒闷到了肚子里,乖乖地拿着手机继续约车。

    约到了车,朱小君又打了秦璐的电话,这一次,确实是打通了,可是还没来得及等到秦璐接了电话,朱小君的手机却没电关机了。

    约到的车子上倒是有充电器,可是,振兴中路381号距离中山东路210号之间只隔了一条街,不堵车的话,也就是五分钟的车程,而那天,海岛市恰恰没有堵车。所以,当约车司机终于弄明白了朱小君的意图的时候,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只能拿着没了电的手机下车了。

    双脚一沾地,朱小君忽然笑开了,手机没了电,不单是秦璐联系不上他,还有那个陌生人,不也同样联系不上他吗?

    “妈的!看谁着急!”朱小君呵呵笑着,骂了一句。【愛↑去△小↓說△網w  qu 】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奥迪便停到了朱小君的身边,司机放下了车窗,对朱小君道:“蒋先生在等您,请上车吧!”

    一听声音,朱小君便认出来这个司机便是那个陌生人,再看了一眼,车上除了这位开车的陌生人之外,别无他人。

    孤身一人深入虎穴?

    朱小君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没这个胆,而是太没这个胆了!

    别看在车上是安全的,但下了车之后会是什么情况呢?蒋光鼎要是安排了十几二十个人来对付他的话,那还不是死路一条吗?

    如果秦璐在身边那就不一样了,哪怕秦璐只是远远地跟着他,他朱小君也敢于冒这个风险。

    这一刻,朱小君才感到,秦璐对他来说,竟然是如此这般的重要。

    “请朱先生放心,蒋先生不会在一个偏僻地地方接待您的,他说,您是他的好朋友,好朋友见面,当然是在符合你们身份的地方……”

    朱小君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你就说,蒋光腚现在在哪儿?”

    “中山东路210号信和广场三楼,法派西餐厅。”

    朱小君一听,顿时乐了:“卧草,逗老子玩啊!”

    十分钟后,朱小君见到了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蒋光鼎。

    和上一次见面时的唯唯诺诺有所不同,这一次蒋光鼎表现出来的颇有些王霸之气。

    “坐吧,朱小君,今天这家餐厅只有我们两个客人。”

    朱小君随手拉了张椅子坐到了蒋光鼎的对面:“蒋光腚,不就是见个面嘛,你变来变去的,逗我玩很有意思?”

    蒋光鼎抱歉一笑,道:“我也是没办法,因为担心你的身后跟了尾巴,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朱小君叼上了支烟,却没着急点火,拿着打火机在手中把玩:“行了,别解释了,说吧,怎么样才肯放了温庆良?”

    蒋光鼎淡淡一笑,道:“着什么急?既来之则安之,朱小君,你就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这可是朱小君梦寐以求的大好事,他原本还犯愁该如何引得蒋光鼎说出他的秘密,没想到,蒋光鼎居然能主动提出来。

    “说吧!我既然来了,就不会着急回去。”朱小君拿起面前的钢叉,叉了块苹果塞进了嘴巴里:“不好好吃上一顿就回去,岂不是亏大发了?”

    蒋光鼎拍了下巴掌,叫来了侍者,吩咐可以上菜了。

    “我是个苦孩子出身,朱小君,这一点,我们两个有相似之处。”蒋光鼎一开场,便跟朱小君套了个近乎:“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家里基本上没供过我学费和生活费,全都是我利用课余时间打短工养活自己。”

    蒋光鼎所言,和秦璐曾经对他的调查基本吻合,朱小君听了,不由得点着头。

    “我不知道你对钱是怎么看,而我,对钱有着无限的渴求。你可能会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回到国内,别的海归或许是因为在国外混的不好甚至是混不下去才不得已回来的,而我,在美国,早已经步入了中产阶级。但是,仅仅是中产还远远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我还想赚更多更多的钱。”

    朱小君嘿嘿一笑,接话道:“这一点,我很认同,我也很想赚更多更多的钱。”

    “所以,我放弃了美国的基础,回到了国内。在美国,我们是有色人种,能混到中产阶级已经到顶了,但是,回到了国内,我就是精英,向上,绝无天花板。”

    朱小君又是嘿嘿一笑,嘲讽道:“那是,像唐歆这样的傻女人多得是,你这种精英只需要稍施技巧,便可以空手套白狼,一步登天喽。”

    蒋光鼎回敬以微笑:“你错了,你以为,区区一个唐氏,就可以满足我的胃口了吗?”

    唐氏医疗集团的麾下至少有十四家专科医院,年产值达到了近百亿,利润额超过了十亿大关,称为医疗产业中的航空母舰绝对不为过。而这么大的一个产业,蒋光鼎竟然说满足不了他的胃口。

    这,不由得朱小君不吃惊了。

    “朱小君,虽然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而且是第一次交流沟通,但是,对你,我却是神交已久,如果,我们两个能联起手来,那……”

    朱小君呵呵笑了,他打断了蒋光鼎的展望,不无自嘲地道:“那我得被你坑死个多少回呢!”

    蒋光鼎倒也不避讳上一次利用周兵要把朱小君葬身大海的行为:“那一次是个误会,是唐杰这个猪脑袋背着我干的。”叹了口气,蒋光鼎又接着解释道:“唐杰是个鼠目寸光的家伙,在他的眼中,只能看到唐氏集团那点财产,所以,当知道你准备帮助宫琳来争夺唐氏控制权的时候,这家伙几乎疯掉了。”

    这个解释似乎很合理,另外,朱小君从周兵的口中听到的也全都是唐杰。况且朱小君跟周兵提起过蒋光鼎,但从周兵的反应上看,他好像是真的不认识蒋光鼎。

    朱小君冷哼了一声:“好吧,我权且信你一回,接着说你想说的吧!”

    蒋光鼎自酌自饮,喝了口红酒,笑了笑,问道:“朱小君,你如实回答我,你想不想成为一个顶级富豪,钱在你的眼中,那就只是个数字,只要是你喜欢的,你就可以用你拥有的这个数字做做加减法,然后就可以拥有了你所有喜欢的东西,权利,地位,女人……”

    朱小君咽了口唾沫:“奥夫考斯!那是当然。不过,我朱小君信奉一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像你,为了钱不择手段,甚至还牺牲色相。”

    蒋光鼎不怒反笑,笑声极尽爽朗:“别人这么说,我会仔细分析,但你朱小君这么说,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朱小君也大笑了几声:“那你说说,我又是如何五十步笑百步的?”

    蒋光鼎收起了笑容,脸上写满了严肃:“我欺骗了唐歆的感情,为的是唐氏集团的控制权,你呢?你跟宫琳打得火热,又敢说不是为了唐氏集团的那点股份?好吧,你可以不承认,没关系,我们可以从头说起。朱小君,去年稍晚些,宫琳找到了你,一个月两万块,便让你出卖了灵魂,这句话,我没有冤枉你吧?”

    朱小君没有说话,沉默着看着蒋光鼎。

    “在肿瘤医院,你左右逢源,这边帮吴东城对付着叶兆祥,那边又唆使宫琳帮助叶兆祥来对付吴东城,而最后,你渔翁得利,拿下了一个伽马刀中心,然后又一转手,赚了上千万。这个事实,你也无法反驳吧?”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叹道:“我得承认,你确实很了解我。你说的没错,这些的确是我的行为,但是,我所做的这些,并没有触犯了法律。而你呢,为了唐氏,竟然害死了唐伟兴!蒋光鼎,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抵赖!”

    蒋光鼎再一次爆发出爽朗的大笑。

    “佛挡杀佛,神挡杀神,唐伟兴的死,只能怪他自己不长眼。朱小君,当你面前摆放了几千几万亿的金钱,而有个人挡住了你获得这些金钱的道路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朱小君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以不怎么坚定的口吻答道:“杀了他?……除了杀人,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

    “所有的罪责我蒋光鼎已经背下了,现在,你加入进来,只需要坐等数钱就够了,朱小君,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你说的是如此诱人,可是,我怎么就觉得这是个坑呢?你到现在还没跟我说起过你的赚钱计划,还有,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得告诉我,我朱小君凭什么能分到你嘴边的这杯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