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59章 失去价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么,我们该如何合作呢?”朱小君握住了蒋光鼎的手。

    “很简单,等我把病毒扩散出去之后,会交给你一整套的检测手段,另外,我会把治疗方案程序化产品化,你到时候只需要购买我的产品用到患者身上就好了。这种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所以我们之间都需要保守秘密,我也不会再寻找第二家合作伙伴。”

    朱小君愣了下:“这么说,你的病毒已经形成产品化了?我有些好奇,它的传播途径到底是……”

    蒋光鼎面露自豪神情:“我设计了三类病毒,分别通过呼吸道消化道以及血液三种方式进行传播,最容易引发类肿瘤病灶的脏器是肺、胃肠和肝。你知道,现今肺癌胃癌以及肝癌的发病率正在持续上升,我们只是帮助它加快一些上升的速度,一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的。”

    朱小君耸了下肩:“好吧,这些我也不太懂,问了等于白问,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投放病毒的地区得知会我一声,我好到当地去建设一个免疫细胞中心啊!”

    蒋光鼎笑道:“不用这么麻烦,你尽管进行你原来的业务,我会根据你的中心的地点来安排病毒投放的。”

    朱小君道:“这么说,彭州应该是咱们的第一块试验田喽?”

    蒋光鼎应道:“没错,我们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自然不会浪费了你在肿瘤医院的资源。”

    朱小君笑了笑:“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抓走温庆良?真的只是为了引我来见你吗?”

    蒋光鼎顿了下,反问道:“莫非你有怀疑?”

    朱小君笑道:“想引我来见你,有很多容易的办法,没必要选择温庆良这种最困难的办法。”

    蒋光鼎抚掌大笑:“要么我怎么说最欣赏你呢?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我告诉你实话吧,温庆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病毒专家,我请他来,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帮助我攻克一个难关。”

    “那……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蒋光鼎显得有些失望:“温庆良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死活不肯配合我。”

    “那你打算怎样处置他?”

    蒋光鼎有些怅然:“还能怎样?放他回去么?他虽然并不知道我整个计划的内容,但也能明白我所做的事情的方向,放了他,就等于毁了咱们两个的大好前程。”

    朱小君点了点头:“是啊,像温庆良这种人,是绝对不会为我们保守秘密的。”转而一笑,朱小君又问道:“我有个好奇的问题,蒋光鼎,假若我拒绝了你,你会如何待我呢?”

    蒋光鼎一怔,随即大笑:“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这一层,因为我算准了你不会拒绝我。就像你自己说的,或许你讨厌我蒋光鼎,甚至可以说憎恨我蒋光鼎,但是对我蒋光鼎为你带来的利益和金钱,你朱小君却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朱小君呵呵一笑:“在你眼中,我原来就是这么一种人啊?惟利是图,毫无正义……”

    蒋光鼎微微一笑:“你不是吗?”

    朱小君潇洒地叼上了一支烟,然后点了火,喷了口烟,大笑道:“今天就算了,但从明天开始,我会证明你是错的,我会把跟你合作赚来的钱拿出一部分去做慈善,我要让整个社会都来证明,我朱小君是一个心怀善心乐于助人的好人!”

    蒋光鼎笑容可掬,拍着巴掌应道:“我非常乐意看到那一天。”

    相谈甚欢,以至于二人谁都没在意桌上的西餐已经有些冷了,吃完了,喝完了,朱小君起身告辞,临到门口的时候,蒋光鼎突然问道:“朱小君,你就不打算去看看温庆良么?”

    朱小君像是被吓到一样,缩了下脖子:“看他?算了吧,这老家伙你还是自个留着对付吧,我跟你说啊,这老家伙要是看上我一眼,我得被瘆的三天睡不好觉,那眼神……我还是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跟温柔那个小妮子交代吧!”

    蒋光鼎笑了笑,递给了朱小君一张卡片:“这是我在海岛市的实验室地址,温庆良也在,我明天上午十点钟出发,出发前,会将这里的所有痕迹清除干净。你若是想见温庆良的话,就赶在我出发之前来吧。”

    朱小君很随意的接下了卡片,看都没看一眼,随手塞到了裤子口袋中,再次跟蒋光鼎做了告辞,离开了这家西餐厅。

    看看时间,刚好是晚上八点整。

    乘坐着扶手电梯下到了一楼,刚走到了广场的大门,便看到了正焦急着来回踱步的秦璐,远远望去,秦璐的姿态跟他老爸简直是一模一样。

    还有十来米的距离的时候,朱小君便喊了声秦璐的名字。

    “死猪头!你他妈跑哪儿去了?害的老娘……”秦璐吼着,冲上来就是一脚。

    朱小君侧身闪过:“靠!公共场所,如此不雅,成何体统?当心我休了你!”

    秦璐一脚不中,又变招去拧朱小君的耳朵,但同样被朱小君闪开,一连变换了数招,秦璐竟然没能得逞,反而朱小君这厮居然能一边闪躲,一边气息连贯地说出了一整句话来。

    秦璐不得已,只得停了下来:“死猪头,最近长进了啊,老娘对付不了你了?”

    朱小君心中暗喜,这段日子,跟陈东有意无意地学了几招,居然这么管用,看来,再假以时日,不单可以不受秦璐这泼妇的欺负,还可以反过来欺负欺负这泼妇了。

    “小秦童鞋啊,你以为东东真是那么好骗呐?陪他玩玩游戏就能把他哄了?我告诉你吧,是我交代东东不要过问你欺负我的,为的就是检验一下东东教我的那些招数管不管用。”

    朱小君的脸上布满了得意。

    秦璐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老娘认栽了!不说这些闲撇子事情了,还是办正事吧,蒋光鼎约你了吗?现在都已经过八点钟了!”

    朱小君靠近了秦璐,在秦璐耳边小声问道:“你先告诉我,借到枪了没?”

    秦璐拍了拍腰间:“警枪一把,弹夹十只,对付三十个匪徒,绰绰有余。”

    朱小君又道:“五点多快六点的时候,你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秦璐一瞪眼,反问道:“那你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朱小君掏出自己的手机,扔给了秦璐:“没电了,自动关机。”

    秦璐试了试,确定朱小君所言不假,然后仍还给朱小君:“你说的那会,我正在枪械库里领枪,那里是地下室,根本没信号。等我上来之后,收到你的未接电话的提示,赶紧给你回电话,可是……”

    朱小君打断了秦璐:“行了,别说了,算你过关!”

    秦璐贴近了朱小君,陪着笑脸:“那现在,你可以去见蒋光鼎了吧?”

    朱小君突然问了个厚颜无耻的问题:“我和温柔,哪一个更让你牵肠挂肚?”

    秦璐一反常态,不仅没动怒,反而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嗯,应该还是你!”

    朱小君禁不住一怔。秦璐一反常态地没动怒火就已经让他颇感意外了,回答出来的答案居然是他,这更加出乎了朱小君的预料。

    “为啥会是我呢?”

    秦璐颇为严肃地回答道:“温柔出了啥意外,不会影响案件的侦破,但是你……”

    “窝……靠!”朱小君没等秦璐把话说完,掉头就走。

    身后传来秦璐的脆爽的大笑声。

    待秦璐发觉朱小君的方向竟然是离开信和广场的时候,连忙追了上去。

    “死猪头,不等蒋光鼎跟你联系了?”

    朱小君没好气地回答道:“早就见过面了!”

    秦璐稍一愣:“见过面了?情况则么样?温柔她老爸有危险么?”

    朱小君站住了脚:“你不关心我的安危,也不关心蒋光鼎的阴谋,只关心温柔那个死妮子,是不?”

    秦璐莞尔一笑:“咦~死猪头还会吃醋?”

    “我吃醋?我吃哪门子的醋?”朱小君挠了挠头,回想了刚才自己的情绪和言语,不禁哑然失笑:“跟你开个玩笑,不必当真!”

    秦璐一把揽住了朱小君的肩膀:“那就跟哥们说说,到底是个啥情况?”

    朱小君挺了挺胸膛,摸了下鼻子:“蒋光鼎非得让我娶了温柔,不然就杀了温庆良。”

    秦璐笑道:“你个王八蛋是不是做梦的时候都在这么想啊!”

    二人拉拉扯扯地走出了信和广场,来到了路边,朱小君的手机没了电,而秦璐的手机根本就没下载过打车软件,这俩货只能站在路边拦出租了。

    ……

    信和广场三楼的法派西餐厅的一块落地窗前,蒋光鼎背着手,静静地站立着。

    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迈着军人特有的步伐,来到了蒋光鼎的身侧。

    “你认为,那个朱小君会相信你所说的话么?”

    蒋光鼎摇了摇头,回道:“我不敢确定。”

    “所以,你给朱小君留下了关押温庆良的地址。”

    蒋光鼎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暴露了,就得消失,但愿可以通过朱小君干扰了他们的判断方向。”

    “嗯,唐杰那边,我已经做了妥善处理。我们已经失去了樊罡,我不想再失去你,你明白吗?”

    蒋光鼎苦笑道:“可是,我已经失去了价值。”

    “你没有失去价值!听从我的命令,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待我的召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