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60章 后援赶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了酒店,朱小君找了把剪刀,将西装上的第一颗纽扣剪了下来,递给了秦璐。

    “这是你老爸给我的微型录音器,我跟蒋光鼎的对话,都在这里面了,你拿去好好听听吧!”

    秦璐那只微型录音器,却是一脸苦笑:“就这玩意,你让我怎么听啊?”

    朱小君拿过来摆弄了一下:“把你手机打开收音机装置,设置到调频225点55波段,就可以收听了。真是奇怪,你是不是你老爸亲生的啊?怎么连这个都没教你?”

    秦璐懒得跟朱小君斗嘴,拿着微型录音器躲到一边去听录音了。

    朱小君则去了卫生间洗澡去了。跟蒋光鼎的这番对话,简直比打上一架还要累,表面上看,朱小君一直是轻松自如,但实际上,他的后背早已经湿透了好几遍。

    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秦璐也听完了那段录音。

    “猪头,蒋光鼎的话,你信几成?”

    朱小君仰躺到了沙发上,点了支烟,喝了口茶,这才回道:“我信他几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温庆良在他手上,如果我们不出手相助,那只能跟温柔小妮子说再见了。”

    一提到温柔,秦璐的心里禁不住一阵抽搐,朱小君所言不错,他们若是不出手救出温庆良的话,那么温庆良必然是死路一条,而温柔会接受这个现实原谅他们么?

    朱小君起身拿起了刚换下的西装裤子,掏出了蒋光鼎最后给他的那张卡片:“喏,温庆良就被蒋光鼎关在了这个地方,该怎么办,你自个拿主意吧!”

    秦璐拿着那张卡片,用手机地图搜索了卡片上的地址,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地址,好偏远啊!”

    朱小君打开了电视机,随口应了声:“嗯,蒋光鼎在那儿建了个实验室,只有偏远一些,才好遮人耳目。”

    秦璐站起身来,关上了电视机,顺手还拔掉了电视机的电源线:“说吧,你是怎么计划的?”

    朱小君嘿嘿一笑:“我的计划就是先好好睡上一觉……”

    秦璐腰身一晃,手中多了把手枪,指向了朱小君:“再敢油嘴滑舌,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信!怎敢不信?不过,你先把弹夹上了,在恐吓我行吗?那样才更逼真些啊!”

    秦璐扮了鬼脸,一屁股坐到了朱小君的身边,拆了手枪,一边擦拭着一边学着温柔的腔调:“小君哥哥,求求你了,你就说了嘛!”

    朱小君再伸了个懒腰,顺便还打了个哈欠:“第一,我真的没什么计划,这种事,我是外行。第二,就算要去解救温庆良,那也该半夜才能行动,现在才九点半,还早。”

    秦璐趁着朱小君不注意,一把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既然你没有计划,那就听我的安排吧!”

    此时的朱小君已非吴下阿蒙,面对秦璐这一拧耳绝招,他只是淡淡一笑,左手竖起了食指,点向了秦璐的胸口。

    秦璐一闪身,依旧拧着朱小君的耳朵不肯松手。

    哪知朱小君的这一招居然是个虚招,左手伸出中指,和食指并作一起,向上一挑,直插秦璐的喉咙。

    秦璐腾出另一只手,去抓朱小君的左手手腕。

    朱小君再一变招,右手搭上了秦璐拧住他耳朵的那条胳臂,身子一转,顺着秦璐的势头,猛然发力,竟然将秦璐反压在身下。

    秦璐挣了几下,可是论力气,朱小君并不比她差,而朱小君使出的这招擒拿路数实在狠毒,根本不得让秦璐能够充分地发力。

    但秦璐却不肯轻易认输,于是,二人便这样僵持住了。

    就在这时,秦璐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朱小君借坡下驴,赶紧松开了秦璐。虽然跟陈东练了一段时间,自己的本事应该不在秦璐之下,但是朱小君太缺乏底蕴,还没做好能制服了秦璐的心理准备。

    可是,秦璐并不领情,朱小君一松手,便被她抓住了机会。

    刚才她确实是有些轻敌,这才着了朱小君的道,现在机会来了,秦璐不敢怠慢,一出手,便倾尽了全力。

    可怜朱小君一是没想到秦璐竟然不顾电话而突袭他,二来是因为他过于缺乏实战经验,再加上该死的不自信,所以,朱小君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便乖乖地缴械投降了。

    “死猪头,敢跟老娘叫板了是不?想造反当老大了是不?信不信老娘今天就给你来个清理门户?”

    朱小君哀嚎讨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发誓,今后永远效忠秦老大……”

    “如果再敢冒犯老娘该怎么办?”

    朱小君嚎道:“那就让我生个孩子没屁/眼!”

    “这还差……不行,换一句。”

    “那就天打五雷轰!”

    秦璐这才满意地松开了朱小君,转身去拿手机了。

    一拿起手机,秦璐猛然怔了一下,竖起了手指在嘴边:“嘘!是我爸……”

    朱小君差点笑出声来:“你这动作……你这神情……就跟咱俩在偷情被你老爸发现了似的……”

    秦璐瞪了朱小君一眼,接通了电话。

    “璐丫头啊,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

    “啊,那啥,手机刚才死机了,怎么都动不了。”

    “哦,我和陈东已经到你们住的酒店大堂了,你跟朱小君住几号房啊?”

    “嗯,啊?哦……那啥,我瞅一眼啊。”秦璐捂住了话筒,颇有些紧张地对朱小君道:“麻烦了,我爸来海岛了,就在楼下酒店大堂。”

    朱小君不以为然:“来就来呗!?”

    秦璐急得差点说不出话来:“那,那,房间!朱小君,我老爸知道咱们俩住一个房间,会误会的。”

    朱小君皮笑肉不笑地答道:“误会就误会呗,大不了我改个口,不管他叫秦伯伯就是了。”

    秦璐急了眼,气的直跺脚,这边还得应付着她老爸:“哦,我住的房间号是2018房。”

    朱小君也是纯心在逗秦璐,若是被秦宏远误会了,朱小君也会很不舒服,所以,在秦璐跟他老板在通话的时候,稀里哗啦地把自己的衣物全都塞进了旅行箱,然后出了房间,寻了个角落躲起来了。

    待看到了秦宏远带着陈东进了2018房之后,朱小君这才赶紧下楼,到了总台,重新开了一间房。

    这边刚拿到房卡,秦璐的电话就追来了,电话中,秦璐煞有介事地问朱小君在干啥,要朱小君赶紧到她房间来。

    朱小君那个慌忙啊,拖着行李一路小跑,上了电梯,恨不得那电梯能飞起来。

    把行李扔进了新开的房间之后,朱小君慌不迭来到了2018房,秦璐开了门,还装作嗔怒的样子:“怎么这么久啊?”

    朱小君配合着应道:“那,啥,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洗完澡。”

    陈东见到了朱小君,像只鸟儿一样,直接飞进了朱小君的怀里。

    朱小君拉着陈东的手,抚着陈东的后脑勺,进了房间,跟秦宏远打了声招呼。

    “你跟蒋光鼎见过面了?”秦宏远的脸色不阴不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的,没来及跟你汇报。”朱小君说着,将那只微型录音器递给了秦宏远。

    秦宏远随手将那只微型录音器放在了茶几上:“半个小时前,我已经听过了一遍。”

    半小时前,刚好是秦璐在收听这录音,看来秦宏远留了一手,只要有人在播放收听这个微型录音器录下的内容,他一样会接收到信号。

    “蒋光鼎说的话,你会相信吗?”和秦璐一样,秦宏远一张口,也问了相同的问题。

    朱小君不敢在秦宏远面前玩笑,他耸了下肩,正儿八经地回答道:“不信,但又不能不信。”

    “怎么讲?”秦宏远的问话有些冷冰冰的感觉。

    “因为他是蒋光鼎,所以,对他说的话,我天生就怀疑其真实性。但是,他说出来的事情,基本上解释之前的所有疑惑,虽然有些危言耸听,可逻辑性确实是客观存在,再有,这种事还是宁愿信其有不能信其无,提前做些防范措施,我认为是必须的。”

    秦宏远点了点头,脸色有了少许暖意。

    “朱小君,你知道你犯下了多大的错误吗?我们的对手绝不是一般的犯罪集团,他们有着严密的组织性,有着超高的犯罪智商,还掌握了领先于人类的高科技手段,跟他们交手,我们必须要谨慎而再谨慎,小心而再小心。”

    “可是,当时的情况,要是我和秦璐不及时做出反应的话,蒋光鼎很可能就会杀了温庆良!”朱小君看了眼秦璐,把责任都背到了自己身上。

    秦宏远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温柔是你们两个的好朋友,好朋友的父亲遭此劫难,你们俩肯定不会坐视不管。但是,你们想过没有,既然蒋光鼎拿着温庆良来做引诱你的诱饵,那么,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又怎么会轻易放弃了这个诱饵呢?”

    这正是当初朱小君想跟蒋光鼎比比耐心的理论基础,但是,这个理论却在秦璐的暴力恐吓以及温柔的眼泪攻势下土崩瓦解了。现在,秦宏远重提此事,朱小君找到了同盟军,显得颇为得意,他不由得看了眼秦璐,眼神中流露着一种挑衅:你秦老大怎么不跟你老爸玩牛逼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