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64章 归来(承诺爆更之第10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这案子,还牵扯了唐家老二唐杰,他跟蒋光鼎有瓜葛,你就不打算彻底查一查唐杰么?”

    秦宏远道:“唐杰与昨晚服毒自杀了。今天上午,美国警方刚传回来的消息,百分百地确定了唐杰就是自杀身亡。”

    唐杰死了?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唐杰占有的唐氏股份该归谁。

    唐家三姐弟中,唐歆的神智已经出问题了,现在唐杰又死了,能接掌唐氏集团大旗的,便只剩下了唐卓。而唐卓对小妹宫琳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不行,不能让秦宏远因为彻查蒋光鼎的问题而把唐氏集团折腾的无法收拾。

    “什么撑得住撑不住的?多大点伤啊?我跟你一块回去!”

    秦宏远点了点头:“那好,我定了明天上午的航班,你在医院好好养伤,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朱小君突然想起了自己花钱在五星级酒店订的那两间房,就算现在回去退房,那也要折算成一天半的房费了。不能亏了自己!因此,朱小君执意要出院,住回酒店去。

    秦宏远拗不过,只好为朱小君办理了出院手续。

    第二天上午,四人乘航班飞回了申海。

    一到了申海,秦宏远便带着秦璐去了申海警方,他需要借助申海警方的力量,组织一支精练的侦察小组,进驻唐氏集团,彻底清查蒋光鼎的残留犯罪事实。

    借着这个空挡,朱小君赶紧约见了唐卓和宫琳。

    此刻,唐卓已然知道了唐杰自杀的消息,正在办理签证,准备前往美国,把哥哥唐杰的骨灰接回国内。

    “接唐杰骨灰的事情,你还是安排别人替你去做吧,这段时间,你必须留在申海。”在一家茶馆的包房中,朱小君向唐卓提出了要求。

    唐卓宫琳兄妹俩已经听了朱小君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的简单描述,也知道秦宏远即将带队进驻唐氏集团清查蒋光鼎,但是,让唐卓放弃亲自接哥哥骨灰回国的要求,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愛↑去△小↓說△網w  qu 】

    “嗯,家里的事,我妹妹可以照顾,我想,我还是要去一趟,不然的话,爸爸他在九泉之下……”就这么两天,大姐唐歆的精神出现了失常状态,而大哥自杀在了异国他乡,对唐卓来说,这打击实在有些过分,因此,他说着说着,便哽咽了。

    “宫琳罩不住的!”朱小君对唐卓的提议断然否决了:“你才是唐氏集团目前唯一能站出来的继承人,只有你站出来了,唐氏才不至于混乱到无法收拾。唐卓,唐氏集团的根基就在于人,人心若是乱了,那唐氏的根基也就散了。”

    宫琳红着双眼,拢了下头发,道:“要不然,我去一趟美国,把大哥的骨灰接回来。”

    唐卓双手抵住了太阳穴,长长地吁了口气:“算了,你去,哥不放心,还是找别人代劳吧!”

    “警方那边,我会尽力,但是你们俩要做好准备,尽量把风言风语限制在申海总部,不要波及到下面各家医院。不然的话,一旦发生连锁反应,别看你们唐氏集团的实力雄厚,那也无法扛得住,到头来,弄了个树倒猢狲散的结局。”

    唐卓点头应下了,又对宫琳道:“小妹,公司的事我不太懂,接下来,你可要吃点苦受点累了。”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你们俩尽力吧!是否能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就看接下来这一个礼拜了。三哥,宫琳,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吧!”

    安排好了唐氏兄妹,朱小君带着陈东回到了申海的住所。

    有意思的是,温柔这个小妮子居然还在,当朱小君进家的时候,温柔正拉着陈光明在吹嘘她的江湖经验。

    “小君哥哥,你回来了,我给你拿拖鞋哦!”温柔就像只花蝴蝶一般飞到了阳台上,帮朱小君拿来了拖鞋:“我在家没事做,就帮大家把拖鞋都洗了。”

    朱小君惊奇地就像是看到了外星人。

    “你爸回来了吧?”朱小君脱掉了外套,换上了拖鞋,躺倒在沙发上。

    秦璐不在家,陈东瞄上了陈光明,拉着陈光明钻进了房间去打游戏了。

    “嗯,我爸昨天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在小君哥哥这里,想让他来接我,你猜我爸怎么回答我的?”

    朱小君鼓着腮摇着头,表示猜不出来。

    温柔很是得意,歪着脑袋道:“我爸说我可以在小君哥哥这里玩几天,等玩够了,再给他打电话!噢……我自由喽……”

    看着温柔欢快的样子,朱小君心里也颇为甜蜜,前天夜里那场跟蒋光鼎的殊死一搏所带来的后怕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温柔开心地旋转着,转了几圈结果把自己给转晕了,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朱小君急忙伸手,扶住了温柔。

    这一个动作,又扯到了朱小君的伤处,顿时疼得他呲起了牙咧起了嘴。

    温柔看到了,关切地问道:“小君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朱小君肯定不能跟温柔说实话,他不自觉地摸了鼻子,道:“我跟你璐姐姐去执行任务,结果不小心摔断了两根肋骨。”

    温柔心疼得要命,连忙偎依着朱小君坐了下来,伸出小手为朱小君轻轻地揉着胸口。

    就在这档口,秦璐回来了。

    也不知道秦璐是否是因为看到了朱小君跟温柔的这一幕而生气,又或是回来之前什么原因招惹到了她,总之是一脸黑线一言不发气鼓鼓地坐到了朱小君和温柔的对面。

    温柔连忙换了个座位,坐到了秦璐身旁,拉着秦璐的手,嗲到:“璐姐姐,你这是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

    秦璐叹了口气,拍着温柔的小手,道:“璐姐姐没生气,璐姐姐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朱小君对秦璐的了解正如秦璐对朱小君的知根知底一样,他搭眼一看,便知道了秦璐不开心的来源。

    “跟你老爸吵架了?”

    “嗯……”

    “还是因为蒋光腚的案子?”

    “嗯……”

    “你们俩不都赞成结案的吗?为啥还吵架呢?”

    “嗯……老娘突然不想结案了。”

    “不想结案?为什么?”

    “蒋光鼎的说辞虽然把大多数疑问都解答了,但是,有一点我们都忽略了。”

    “哦?说来听听!”

    “锤子!锤子是怎么死的?锤子是被谁杀死的?是蒋光鼎么?如果是,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如果不是,那杀死锤子的人又是谁?”

    “呵呵,秦老大现在堪比柯南了,本尊佩服之至。”

    “少他妈贫嘴,老娘这儿正烦着呢!”

    “你跟你老爸说了这些疑问?那你老爸是什么反应?”

    “他跟我来了句锤子是自杀,若是还有疑点的话,那就另案侦察,不过,那已经是彭州警方的事情了,跟他502所没了关系。”

    “他奶……他哪能这么草率呢?”

    “更气人的是他还说这案子结束了,502所也就没必要租这房子给你住了,让我跟你说一声。”

    “啊?啥意思?我不是交了房租的吗?”

    “猪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这房子,申海市中心,三室两厅,一百多平,精装修全家电,一个月的租金才三千,可能吗?”

    “草,要是按市场价,这房子得多少租金?”

    “三个三千还差不多。”

    “九千块一个月?”朱小君张大了嘴巴。

    “猪头,要不然,咱们回彭州吧!”

    “回彭州?”朱小君皱着眉头长出了口气:“不行啊,我答应了孟老爷子,八月份的那场上市会,我要全程陪着他的。”

    “八月份?还有两个月呢!到时候你再过来一趟不就得了?”

    朱小君小学时的算数学的虽然不好,但是这种简单的加减法计算,他还是能算的清楚的。从彭州到申海,一天内的高铁班次达到了近二十趟次,来回一趟的车费也不过七八百块钱,就算时不早晚地要在申海住上一夜两夜的,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花个四五千。

    能省下一半的费用哦!这还没算上在申海的吃和行。

    正说着,陈光明出了屋,加入到何去何从的讨论来了。

    “炮哥,你让我打听的写字楼的价格,我打听清楚了。按照你的要求,市中心,中高档写字楼,三百平米的面积,一个月的租金要九万块,再加上物业水电什么的,一个月差不多得十万。”

    “一个月要十万?”朱小君禁不住惊呼起来:“怎么会那么贵?”

    “写字楼租金是按平米计算的,市中心中高档的写字楼,一平米一个月的租金就是三百,你自己算喽。”说着,陈光明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上的计算器,递向了朱小君。

    “草!损我是不?”朱小君一巴掌拍了过去。

    陈光明从沙发上捡起被拍掉的手机:“其实,咱们把公司放到省城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啊,咱们省城虽然没有申海的影响力,但也算比较发达的城市了,而且,那边的写字楼,比申海便宜多了,就我上家公司的那个办事处,一平米的租金才一百五。”

    “草!干脆回彭州!这就订票,咱们明天就回彭州。”朱小君斩钉截铁地做出了决定。

    就在秦璐闪现出大喜表情的时候,朱小君又补充了一句:“回彭州跟张石好好商量商量,看看到底该怎么办最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