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65章 辞职(1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彭州之前,朱小君去了趟公司,向程业岐提出了辞职。丽莎的骚扰成了朱小君辞职的最佳理由,只不过,他隐瞒了自己在海岛市和丽莎邂逅的那一小段故事。

    程业岐对朱小君的辞职像是有所准备,只是和朱小君商讨了两个月后的上市会该怎么陪伴孟老爷子的事宜。朱小君曾诺说,这段时间内,只要有需要,他会随时过来协助p&g。

    听到了朱小君的这句承诺,程业岐放下心来,痛快地在朱小君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

    程业岐的这种表现,使得朱小君有了少许的失落感。

    虽然,朱小君在p&g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个月,但是,就这么一个月的时间,他为程业岐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啊!可是,到头来,程业岐却是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

    朱小君悻然拿着程业岐签了字的辞职报告,转身就要走,可程业岐却在身后叫住了他。

    “小君,请等一下,我想跟你说两句话。”

    朱小君转过身来,笑了下,不冷不热地回道:“想说什么?”

    程业岐招呼朱小君坐了下来:“说句实话,我今天看到你的辞职报告,心里实际上是非常开心的。”程业岐一开口,就吓了朱小君一跳,他怎么也想不到,程业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p&g公司并不像外界所认为的那么好,光鲜的外表之下,其实也充满了乌七八糟见不得人的事。你能做出这个决定来,我实感欣慰。”

    程业岐这么一说,朱小君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谢谢你,迈克,谢谢你对我说出了心里话。”

    程业岐耸了下肩,十分轻松地应道:“职场无朋友,更谈不上兄弟,之前跟你说话交流,我势必要藏着掖着,心里话能不说就不说。但是现在好了,我可以很轻松地跟你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像朋友一样去交流。”

    朱小君笑了:“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程业岐面露喜色:“听你这么说,是已经把我程业岐当成朋友了么?”

    朱小君向程业岐伸出了右手:“迈克,有机会到彭州的时候,打个招呼。”

    程业岐握住了朱小君的手:“一定!我虽然不太会喝酒,但愿意舍命陪君子。”

    朱小君在p&g还属于试用期,所以,离职手续相对简单,交接了办公用品,又到财务领了薪水,最后跟市场部主管汉森打了声招呼,这辞职也就算完成了。

    但是,陈光明那边却出了点状况。

    因为云港市那笔呆账是陈光明陪同朱小君一块拿回来的,销售部,尤其是省城办事处,为了抢功,硬生生把陈光明捧到了和朱小君一样的高度。陈光明顺水推舟,于是从省城办事处调到了申海总部,做了大客户支持这一岗位。

    大客户支持这种岗位和医药代表是相同级别,底薪虽然略高一些,但也少了不少外快,算下来,实际上是亏了。但陈光明却很高兴,因为留在总部,就有了和琳达更多接触的机会。

    陈光明在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竟然被他的顶头上司给否了,理由是公司为了培养他,花费了不少的财力物力,所以,陈光明至少要为p&g再服务两个月才能够离职。

    “你说,这不是欺负人嘛!”陈光明抽着烟,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朱小君撇了下嘴,对陈光明辞职未批之事只字未提,而是跟陈光明聊起了琳达:“你跟那琳达进展怎么样了?”

    一提到琳达,陈光明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跟朱小君吹嘘了起来。

    吹嘘了两分钟,朱小君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不对啊?这不是你陈老五的风格啊?这他妈都两个礼拜了,连手都没摸过一下,你他妈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老五吗?”

    陈光明挠了挠头:“不一样,炮哥,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了?听你这屁放的,就跟只有你陈老五会泡妞似的。”

    陈光明有些着急了:“这次真的不一样,琳达在我心目中,那是像女神一样地存在着,我……我怎么能亵渎我心中的女神呢?”

    朱小君做出了呕吐状:“额滴个神啊……陈老五,你他妈掌门的恶心派还真想一统江山啊?我靠,亵渎?女神?真是开眼。”

    陈光明猛抽了口烟,在肺里憋了会,才缓缓地吐出来,深(zhuang)邃(bi)的眼神死盯着袅袅青烟,轻声叹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要不是怕别人看到了不好意思,朱小君真想把这厮一脚踹下楼去。

    “行了,我知道你为啥辞职不下来了。你他妈也别说两个月,老子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能把琳达弄到你床上,那是你陈光明本事,要是弄不成,你他妈乖乖地给我辞职,听清楚了吗?”

    刚还在玩深沉的陈光明立马变了付嘴脸,可怜巴巴央求道:“一个半月,行不?”

    “三个礼拜!”

    陈光明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

    “那房子不用退,秦宏远不给咱们交房租,咱们就自己交,说不准哪天我们还得回申海。”朱小君扔掉了手中的烟头:“我回彭州的这几天,你把公司变更的事情跑一跑,别他妈懒得只会找中介,自己去工商那边了解一下。”

    陈光明的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

    朱小君交代完正事,又向陈光明招了下手:“教你一招泡琳达的绝招,要不要听?”

    陈光明立马把耳朵凑了上来:“快说!”

    朱小君卖了个关子:“你知道琳达最喜欢什么吗?”

    陈光明不假思索答道:“钱?钻戒?名牌包包?……”

    陈光明说出一个答案,朱小君便摇一下头,陈光明一连猜了十几个,朱小君也同时摇了十几下。陈光明着急了,赶忙给朱小君上烟点火:“炮哥,我的亲哥哥,你就别再逗我玩了,快告诉我吧!”

    朱小君神秘一笑,道:“琳达这个女人很不一般,虽然跟我们一样,也是从外地小城市通过自己的打拼才在申海站住了脚,但人家的父母可都是文化人,琳达好歹也算上是书香门第……”

    不等朱小君说完,陈光明惊道:“朱老炮,你怎么那么了解琳达?你是不是对她心怀鬼胎啊?”

    朱小君笑道:“这什么屁话?哪条法律有规定了你看上的女人别人就不能关注一下?”

    “可……朋友妻,不可欺!”

    朱小君大笑:“朋友妻,当然不可欺。但琳达跟你……草,你他妈别再意淫了,我对那个琳达没感觉,只是好奇她跟程业岐的关系,于是就随便看了看她的扣扣空间。”

    “扣扣空间?我靠……”陈光明重重地捶了下自个的脑袋:“我咋就没想到呢?”

    朱小君笑道:“琳达是个留声机发烧友,你要是能帮她搞到几张经典黑胶片,那……上床肯定有希望。”

    陈光明先是露出了大喜之色,随即又收起了笑容,颇为正经严肃地摇了摇头,道:“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她弄到黑胶片,但是,上床的事就免了,我要把和她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

    朱小君差点没被噎地闭过气去。

    ……

    秦宏远从申海警方借调了三个人,和他以及他的一名部下,五个人组成了侦察小组,进驻了唐氏集团,开始了对蒋光鼎的清查工作。

    唐氏集团的高层原本对蒋光鼎的掌权就颇有微词,现如今,蒋光鼎的死讯虽然仍处于保密状态,但是蒋光鼎的倒霉却是大家伙有目共睹。不敢说个个是拍手称快,但也是每个人都很积极地配合侦察小组的清查工作。

    再加上唐卓和宫琳事先做了些准备性的工作,因此,在唐氏集团的总部,蒋光鼎的事情,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来。

    不过,侦察小组也没能获得多大的收获,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他的,竟然一无所得。就连蒋光鼎亲口承认的关于那个可以引发类肿瘤病灶产生的临床试验,也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秦宏远曾怀疑是朱小君为了保全唐氏而故意向唐卓宫琳他们泄了密,从而使唐卓和宫琳提前做了准备,把蒋光鼎的这些罪证都给销毁了。

    但是这种怀疑连秦宏远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一来,时间太过仓促,唐卓宫琳纵然有三头六臂,也定然来不及处理地如此干净。二来,蒋光鼎做的那些事,肯定不会告诉唐卓和宫琳,即便这二人想清除了蒋光鼎的痕迹,那也会在寻找痕迹上遇到瓶颈。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蒋光鼎根本就是在撒谎,他说的那些事,从来就没有实施过。

    秦宏远坚持要把这案件了结了,其中一个原因是502所的任务很多,人手实在紧张,而且彭州附近又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房屋消失案,秦宏远需要亲自率队,对此案进行侦破。第二个原因是美国同行在唐杰的私人电脑中发现了曾经三起高校教授科研成果盗窃案中丢失的那些资料。

    这证据表明了蒋光鼎在法派西餐厅中对朱小君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

    可是,现在这种真实性出现了裂缝,秦宏远禁不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