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68章 类似情况(4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吃过了饭,众人散去后,秦璐叫住了朱小君。

    “猪头,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跟你说点事。”

    朱小君带着秦璐,拐了个弯,来到了春来茶馆。

    “我要跟你说的是那个房屋凭空消失的事情,猪头,当我看到案宗的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根本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秦璐说着,还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朱小君斟上了茶水,递给了秦璐:“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你慢慢说,别着急。”

    “据多名目击者证实,这案子发生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左右,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在一块直径约为五十米的圆形区域内,所有的房屋就像是被蒸发了一样,转眼间就不见了。”秦璐心有余悸,说起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直径五十米?”朱小君在脑海中尽力地想象着这直径五十米的圆形区域到底有多大:“那得有多少间房屋啊?失踪了多少人?”

    “那一片是待拆建的棚户区,都是些百姓自建房屋,大大小小消失的约有百十来幢房屋。蹊跷的是,人都没事,居民养的鸡狗也都没事。”

    “待拆建的棚户区?”朱小君的好奇点和秦璐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那片棚户区的地盘属于哪家房产公司啊?”

    “这重要吗?警方的调查结果很清晰,房产公司并没有做手脚,再说,这么离奇的事件,房产公司想都不敢想,莫说去做了。”秦璐对朱小君的思路一时间没能理解过来。

    朱小君默不作声摸出了烟来。

    秦璐冷静了片刻,终于联想到了前些日子吕保奇和瘸四喜之间的地产之争。“你是在怀疑瘸四喜和那家省城来的地产公司?”

    朱小君抽支烟,摇了摇头:“正如你所说,这种离奇的事件绝非是这帮人能想到的,即便想到了,他们也做不到。【愛↑去△小↓說△網w  qu 】但是……”

    一口浓烟喷出,朱小君将自己埋进了烟雾中:“虽说无巧不成书,但他们在彭州得到的第一块地皮就发生了种离奇事件,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啊!”

    “那你都联想到了什么?”跟朱小君在一起久了,秦璐不自觉地变懒了,懒得动脑子去想问题。

    朱小君没有直接回答秦璐:“看来,不管你再怎么生你老爸的气,也躲不开这个老家伙了。最多三天,你老爸又得把你借调到502所去。”

    秦璐撅嘴道:“我才不听他的摆布呢!跟他混有啥好处?除了吃苦受累,工资不涨一分钱,有了点时间还得给老家伙做饭吃。”

    朱小君好是惊愕:“你做饭?天哪,老秦同志是不是天生没有味蕾啊?”

    秦璐瞪了眼朱小君,嗔怒道:“老娘现在的厨艺大有长进了好吧!”

    朱小君嘿嘿笑了两声,没在延续这个话题:“或许你老爸正是因为这个新案子才匆匆忙忙地把蒋光鼎给了结了的。可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这两件事很可能会并作一件事。秦老大,你就没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么?”

    “恐惧?”秦璐呆呆地摇了摇头:“恐惧什么?怕死么?靠,老娘脱了军装穿了警服,就没怕过死这个字。”

    朱小君叹了口气,将半截香烟丢尽了烟灰缸中,伸了个懒腰:“我说的恐惧感并不是因为个人安危,而是总感觉身边有个天大的阴谋,而这阴谋一旦得逞,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秦璐皱眉道:“你不要这么危言耸听好不好?蒋光鼎那么阴险的计谋都被我们挫败了,后面还能有什么……”

    朱小君打断了秦璐:“蒋光鼎的话你也信?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愛↑去△小↓說△網w  qu 】就像当初的樊罡,他临死前说的那些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逻辑性,但结果呢?蒋光鼎是樊罡的同伙,而这一次,他分明有活下来的希望,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这种行为,和樊罡不是很类似吗?”

    秦璐的双眉几乎拧成了一坨:“你是说蒋光鼎说的那些话都是谎言?用这个谎言来掩盖他身后的更大的阴谋?”

    朱小君打了个哈欠:“我不敢下定论,一切都是感觉,这些事原本是你们警方和502所的责任,跟我又有个毛关系啊?拿你秦老大的话来说,我朱小君跟着你们出生入死的,不但没多捞着一分钱,反而倒贴了不少。算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俩还是回去睡觉吧,这种离奇案件,还是交给老秦同志去烧脑细胞喽!”

    ‘咱们俩还是回去睡觉吧’!当秦璐听到朱小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心脏突然扑通扑通地乱跳了几下,脸上也突然感觉有些发热,秦璐正奇怪着自己为啥有着这种感觉的时候,包厢房门突然被推开了,露出了一张两人都很熟悉的脸庞。

    “没有我老秦同志,你朱小君能摆脱了周兵的纠缠?”秦宏远一进门,便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朱小君的身旁,也不管茶几上的茶水是谁的,端起来就灌了一气。“你刚才说你的直觉告诉你,这两件事要并作一件事。恭喜你,朱小君,你的直觉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朱小君愣愣地看着秦璐,虽然没开口,但眼神中透露的意思却很明显:这老秦同志是如何找到他们两个的。

    秦璐自然懂得朱小君眼神的含义,她耸了下肩,摊了下双手,意思是说她也不明白。

    秦宏远看在了眼中,呵呵一笑,揭开了答案:“想找到你们两个还不简单?只需要对你们俩的手机做个定位不就完了?璐丫头,这是你的工作调令,继续被我502所借调使用。还有你朱小君,在没有我签字对你解除聘用之前,你永远都是502所的外聘侦察员。”

    朱小君秦璐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反抗秦宏远的这种强势。

    “璐丫头就不用说了,作为一名警察,维护社会安定,保护百姓安危,这原本就是分内之事。至于你朱小君嘛……”秦宏远故意卖了个关子,端起茶杯来喝茶,偷偷地打量着朱小君的表情变化。

    “不用说了,作为一名热爱祖国热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还飘扬在胸前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我朱小君义不容辞!”朱小君明知道躲不掉秦宏远,干脆痛痛快快地答应了下来。

    秦宏远被逗乐了,呵呵笑着放下了茶杯:“你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一听到秦宏远说有好处,朱小君顿时支愣起了双耳,要知道,像502所这种保密单位,不光是有着极高的办案权限,还掌握了丰厚的人脉关系。

    “你可以通过侦察案件来锤炼个人的意志品质,还可以……”

    朱小君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发出了重重地一声:“切——”这声‘切’同时也打断了秦宏远接下来的话。

    “行了,我知道你们502所经费紧张,就算有些关系网络也不能随便用在商业上。老秦同志啊,咱不唱高调了,有没有啥好处我朱小君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跟秦老大这十几年的哥们感情,只要秦老大说句话,我朱小君就算是赴汤蹈火也绝不皱下眉头。”朱小君说着,将手搭在了秦璐的肩上:“怎么样,秦老大,够面子呗?”

    秦璐被朱小君的这几句话给糊弄得很是激动,连忙给朱小君斟上了茶水,双手端到了朱小君的嘴边:“果然是条好汉!”

    秦宏远被这二人闹腾地哭笑不得,他摆了摆了手,收起了笑容,颇为严肃地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再胡闹了,说点正事吧!”

    朱小君和秦璐相视而笑,朱小君收回了搭在秦璐肩上的手,而秦璐也放下了茶杯。

    “彭州三天前发生的这起房屋凭空消失的案件和樊罡蒋光鼎他们做出的科研成果盗窃案看似不相干,但其中却有着一根关联线索,那就是高科技。这两天,我走访了几名魔术师,他们表示,凭空让一件物品消失在魔术界并不是什么难事,那只不过是利用现代的光电效果,使人们的视觉产生错觉的结果。但是,一下子能把直径五十米范围内的房屋以及房屋内的家具家电全都整消失,魔术师们均表示这难度也太大了。”

    秦宏远长出了口气,喝了口茶,接着说道:“之后我调看了案子的卷宗,也带着那几名魔术师做了实地考察,现在认定,这绝不是一起人为利用魔术手段做出来的事情。”

    朱小君点了支烟,抽了两口:“老秦……秦伯伯,在你过去这几十年的工作中,有过类似的案件吗?”

    秦宏远点了点头,道:“我正想给你们说这事呢!三十年前,在省城的南郊,同样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只不过,那一次消失的是一座小山包!”

    “小山包?”朱小君禁不住惊呼出来。

    秦宏远十分笃定道:“那座小山包的附近并没有居民,所以也就找不到目击者。不过,那一带是当地驻兵的训练场地,官兵们对那一带的地形地貌极为熟悉,他们头一天训练的时候,小山包还在,可是到了第二天,小山包竟然变成了一汪浅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