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71章 搞定院长(7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天上午,朱小君赶在十点一刻的样子,来到了钟楼医院的行政办公楼。院长副院长的办公室都在五楼,但五楼的楼梯口前,却有个保安拦住了朱小君,说是要见院长的话,不光要登记个人信息,还得跟院长提前有预约。

    朱小君一边填写着个人信息,一边对那保安说,他昨天就跟辛院长约好了,是辛院长让他十点半来办公室的。

    那保安一听朱小君要见的是辛院长,脸色倏地变了下,他告诉朱小君,辛院长刚才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说着,还给朱小君看了辛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并当着朱小君的面,拨打了这个号码。

    果然,电话那头铃声直响,就是无人接听。

    朱小君只得给辛院长打电话了。

    在张石的培训课上,朱小君听张石讲过给客户打电话的技巧。一般而言,业务员第一次跟客户打电话的时候,因为对客户而言,业务员的电话号码是一个陌生电话,而且业务员并不知道客户当时的状态,所以建议在铃响五声之后,若客户仍然没有接通电话的话,就需要立刻挂上,然后给客户发个短信,告诉客户自己是谁,要做什么。

    朱小君在跟辛院长打电话的时候,便严格遵守了张石所说的经验。

    铃响五声,辛院长未接电话,朱小君立马挂了,然后给辛院长发了个短信。

    短信发出不过两分钟,辛院长便回了电话。

    他告诉朱小君,是因为一早临时通知他到市卫生局开了个会,这才爽了约,现在会议马上就结束了,让朱小君稍安勿躁,多等一会。

    在行政楼上等很别扭,于是,朱小君便下了楼,来到了医院大门。

    一支烟,朱小君便跟大门的保安混熟了。

    两支烟,朱小君便打听到了辛院长座驾的车型以及车牌号码。

    而这时,天公不作美,开始飘落零星细雨来。

    朱小君望着医院大门之外川流不息的车河,脑子里在想着自己该如何给辛院长留下一个特殊的深刻的而且还得是感觉很不错的印象。

    但是,这一次确实是太仓促了,辛院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甚至连辛院长的专业出身,朱小君都没来得及搞清楚,或者说因为时间仓促而忘记了去搞清楚。

    准备不充分的结果就是朱小君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荡荡,毫无灵感。

    就这时,一辆银灰色的丰田驶进了医院大门,朱小君身旁的那位保安连忙告诉朱小君,这就是辛院长的座驾。

    朱小君来不及多想,连忙冒着细雨追了过去。

    老天爷似乎在故意捉弄朱小君,半路上那细雨突然变成了暴雨,而且还是那种可以使地面迅速成海的特大暴雨。

    朱小君没带伞,对他来说,要么找个房檐躲一躲雨,要么继续冒雨前行。仰头看了下天,那暴雨看来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朱小君一咬牙,决定冒雨前行。

    也就是百十米的距离,但已经足够把朱小君整成个落汤鸡了。

    刚奔进行政楼,朱小君的手机便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辛院长打来的。朱小君在电话中应承道,他就在行政楼的楼下,最多一分钟就可以到达辛院长的办公室。

    不到一分钟,落汤鸡一样的朱小君敲响了辛院长的办公室房门。

    辛院长看到了一身是水的朱小君,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你就是吴院长介绍的小朱医生?这是怎么啦?怎么淋成了这个样子?”

    “我……”朱小君原本是有时间在行政楼楼下整理一番在上楼的,但是,他却故意选择了在辛院长面前呈露出一副狼狈的样子:“我没见过辛院长,怕守在这楼中错过了辛院长,耽误辛院长宝贵的时间,等在这五楼又不方便,所以我干脆去了医院大门,在那守着您的车进医院。虽知道老天爷跟我开了个玩笑,帮我洗了个澡。”

    之前便有吴东城的招呼,辛院长自然要对朱小君客气一些,这会又看到朱小君因为等自己怕耽误了自个的时间而淋成了这番模样,辛院长的脸上流露出自然的笑容来。

    “洗完了澡也该把身上的水擦干净啊!”辛院长说笑着,从办公室的卫生间中拿出了一条干爽的毛巾,扔给了朱小君:“赶快擦干净,这个天,最容易受凉感冒了。”

    话音刚落,朱小君便很配合地连打了两个喷嚏。

    “你们吴院长在电话中都跟我说了,小朱啊,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可是你来的实在是太晚了,第一轮评标上个月就已经结束了,我是院长,我定下来的规矩,我总不能亲自打破吧!”辛院长看到朱小君擦干了身上的雨水,便开门见山,直接婉拒了朱小君。

    朱小君对这种情况是早有准备,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向辛院长递了张名片:“辛院长,说实话,当我知道钟楼医院这次的项目招标的时候,并不想给您添麻烦来着。但是,吴院长却驳斥了我的观点,他说,钟楼医院的辛院长为什么要不怕麻烦不怕辛苦地对这个项目进行公开招标,不就是为了能够公正公平公开地征选一家对医院最为有利的合作伙伴吗?所以,吴院长才会坚持让我来见您。”

    看了眼辛院长,朱小君稍一停顿,又接着说道:“当然,我也知道,现在我们横插一脚实在是过分,但是吴院长之所以还要我来拜访您,实在是因为我们手上掌握的这个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对同类技术来说有着无比的优势,您知道,在肿瘤临床中,最令医生们头痛的就是肿瘤的免疫逃匿机制,正是因为肿瘤细胞有着这种逃脱免疫细胞攻击的能力,才使得临床上各种治疗手段往往是事倍功半。而我们掌握的这种技术,恰恰可以解决肿瘤的免疫逃匿机制,若是和临床上其他手段联合应用,想必一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朱小君这通话,假借吴院长之口,狠狠地拍了辛院长的马屁,这种效果,要比朱小君直接拍上去要好得多。所以,不管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至少辛院长听了这么一段话,他的心里是很舒服的。

    辛院长的专业和吴东城一样,也是骨科,虽然在专业上并不对口,但肿瘤的免疫逃匿机制,辛院长多少也是了解一些的,也知道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听了朱小君这番讲解,心情很不错的辛院长开始有了些兴趣。

    “嗯,我和你们吴院长一样,都是骨科出身,对肿瘤机制和肿瘤临床并不了解。不过啊,若是真如你所说,能解决了肿瘤的免疫逃匿机制的话,那岂不是一件震惊医学界的大事啊?”

    辛院长的这句话,听上去是顺着朱小君的意思给了个赞,但实际上却是对朱小君刚才所表述的专业成果提出了怀疑。

    按照常规,朱小君此时只需要拿出关于佟律新他们团队的学术文献来就可以解决了辛院长的疑问,但是,这样一来,却有着一种暗示了辛院长并不了解肿瘤学科最新进展的嫌疑。因为,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机制的文献发表在了全球最顶尖的医学杂志上,而且,也踏踏实实地引发了肿瘤学术界的轰动。

    “哦,是这样,我们的首席科学家佟律新博士是个很低调的人,他的免疫负调控机制研究出来之后,只是在基础医学界发了几篇文章,所以,咱们这些搞临床的,还没有接触到。”

    辛院长刚才说出那句话之后立即就后悔了,若是面前的这位小哥们不懂事的话,直接给他上点什么全球顶尖杂志的文章,在附带一句这文章的影响因子有多少多少,那他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摆放了。

    好在朱小君打了个哈哈,把这事掀过去了。辛院长不由得在原本对朱小君的三分好感上又多加了一两分。

    有了这四五分的好感,辛院长说起话来也随和多了:“小朱啊,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呐,要不咱们保持联系,等明年再议这件事?”

    朱小君笑了笑,回道:“不必了,辛院长,您也不必为难,若是贵院真的想借助我们的免疫负调控技术来提升肿瘤临床治疗水平的话,我可以做主,把这项技术无偿提供给你们。”

    此话一出,辛院长的心里咯噔惊了一下,再看看朱小君的表情,又实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无偿提供给我们医院?小朱啊,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辛院长借着喝口茶的机会,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恕我直言,商人都是以逐利为最终目的,而你却……”

    朱小君正色回道:“辛院长,也恕我直言!我朱小君现在虽然是个商人了,但是我毕竟还有着一颗医生的心,能把免疫负调控技术推广开来,能使咱们钟楼医院的肿瘤治疗水平提升一个台阶,能够让广大肿瘤患者从中受益延长寿命,我想,这比赚钱更为重要。”

    朱小君说的是斩钉截铁,辛院长听的却是阵阵感动。

    “这样吧,我找个时间,组织院里的肿瘤专家们开个会,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辛院长终于退了一步,提出了这么个进退自如的方案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