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73章 业务饭局(9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丁朝阳对朱小君的这一连串马屁显得很受用,乐呵呵地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笑道:“你现在从商了,就不必这么客气了,能坐下来一块吃饭,那就都是朋友。【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报以微笑,将丁朝阳引向了主座的位置。

    丁朝阳不肯,一屁股坐到了主座旁边的位置上。

    朱小君立即拿捏出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丁主任,我的师祖宗哩,您这一屁股坐下来倒是简单了,可我该怎么办啊!”说着,朱小君招呼了陈光明:“丁主任不肯做主座,那咱哥俩只能站着陪丁主任了!”

    丁朝阳哈哈大笑起来,很是满足地抬起了屁股,换了个座位,坐到了主座上。

    因为朱小君已经提前点好了菜,所以,酒店服务员没有按照惯例拿来菜单,而是直接询问是否可以上菜了。

    朱小君点头同意了,随后对丁朝阳解释道:“咱们人不多,我就随便点了几道精致些的菜,丁主任先吃吃看,不合口味的话,咱们再调整。”

    像丁朝阳这样的人物,什么样的饭店没去过,什么样的山镇海味没吃过,所以他根本不在乎今晚上朱小君为他准备了怎样的菜肴,也不在乎朱小君会拿上来怎样的酒水,他在乎的只有朱小君会跟他说出怎样的话来。

    关于免疫细胞这个项目,丁朝阳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免疫细胞这个项目,明面上是那位叫李向华的德国女海龟提交的报告,但事实上,没有他丁朝阳的授权,李向华又如何敢于做出这种相当于自立门户的举动来。

    该项目在医院立了项之后,丁朝阳带着李向华考察了十几家从事免疫细胞治疗的医疗商业公司,并从中挑选了一家对他承诺最为丰厚的公司来,这家公司也就是入围了应标答辩会的三家公司之一的那家省城当地公司。【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是,丁朝阳没想到辛院长竟然玩了一招公开招标。

    在第一轮评标中,这家省城当地公司并不占什么优势,是丁朝阳力排众议,勉强把它列入了应标答辩会的三家之一。

    而入了答辩会的另外两家深州的公司,无论是技术成熟度还是公司实力,都要比省城这一家强得多,而且据说其中一家还找了省卫生厅的关系,跟辛大院长特意打了招呼。

    这种情况下,丁朝阳对那家省城当地公司已经不报有多大希望了,他及时的调整了心态,转而以一种一碗水端平的态度来对待那入围的三家公司,反正不管谁笑到了最后,自己该拿的好处总是能拿得到,最多不过是多一点少一点的问题而已。

    当陈光明出现在丁朝阳的面前的时候,起初丁朝阳并没有在意,他认为无论陈光明能给出他怎样的条件,他都做不到把陈光明代表的奇江医疗塞进那场已经确定了选手的答辩会中去。

    但是,陈光明却信誓旦旦地对丁朝阳拍了胸脯,说只要丁大主任点个头,他自然能摆平辛院长。

    这句话勾起了丁朝阳的好奇以及新的希望,连忙问起这奇江医疗的背景。陈光明颇为神秘地告诉丁朝阳,说奇江医疗的老大跟省里的那位‘二号首长’的关系非同一般。

    重新燃起希望的丁朝阳随即便跟李向华通了个气,俩人商量好一个唱白脸另一个唱红脸,以便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丁朝阳的观点是,万一这陈光明说的是实话,这奇江医疗在省内还真有通天的路子,失去了这个机会,岂非不是可惜之至么!

    菜肴端上,朱小君开了一瓶茅台,给丁朝阳倒上了。“丁主任,我这人不喜欢兜弯子,您也知道,我们是为了免疫细胞这个项目来的。”

    丁朝阳故作为难,道:“小陈都告诉我了,这事啊,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不容易,关键还在于院长的态度啊!”

    朱小君笑了笑,回应道:“辛院长那边为难的是他需要下面有人对答辩会提出点异议来,这样他才好发话。”

    丁朝阳一愣,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辛院长的?”

    朱小君拿出了手机,放到了台面上:“辛院长今年才五十四周岁,到第二任院长结束还有两年,两年后,辛院长的仕途……他老人家也需要有人啊。”朱小君说着,指了指天花板。

    拿出手机摆在台面上,这种动作表露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立马给那位上面的人打个电话。丁朝阳当然能品会出这肢体语言的含义,当下在心里认定了陈光明所说的奇江医疗可以在省内通天的说辞。只不过,丁朝阳将朱小君误会成了一个官二代。

    能摆得平辛院长,丁朝阳对朱小君陈光明的奇江医疗有了信心,接下来,就应该是讨价还价的过程了。

    丁朝阳皱了下眉头,依旧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我刚才听小陈说,李博士对你们好像……”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李博士确实对我们说了不,但是我想,她不应该对您也能说出这个不字,丁主任,只要您支持我们,李博士那边,我想她应该能理解的。”

    丁朝阳呵呵笑了:“这话说的倒不假,李博士多少也总得给我些面子,但是,面子给我了,我总得还人家一点里子吧?”

    朱小君端起酒杯,敬了丁朝阳。饮干了酒,朱小君伸出了两根手指。

    “这个项目的收益的两成,丁主任,您可以自由支配。”

    丁朝阳的心猛地哆嗦了一下。

    丁朝阳打听过,像钟楼医院这样的硬软件,上一个免疫细胞项目,就算是很一般的经营,一年下来,也得有个五六百万的利润。这朱小君一开口,便是两成的股份,怎么能让丁朝阳依旧保持淡定。

    就算省城的那家当地公司,给丁朝阳开出的条件也不过是一年五十万的顾问费。

    “这样……不好吧!?”丁朝阳拼命压制着内心的激动,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万一被别人知道了……”

    “您不会往外说,我也不会没事找事自断财路,若是还能被外人知道了,那一定是这个家伙泄的密。”朱小君很轻松地指着陈光明开起了玩笑。

    对朱小君开口就是两成的股份,陈光明也是惊了一下,但他随即就想明白了,这项目即便是让出五成的利润,对奇江医疗来说也是白捡来的好处。冲着丁朝阳,陈光明露出了两排带着暗黄色的牙齿:“嗯,我小时候被驴踢了脑袋,后来还上瘾了,隔几天就要找头驴来踢踢脑袋。”

    丁朝阳被朱小君的轻松以及陈光明的贫嘴给感染了:“跟你们哥俩在一块,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这种感觉真不错。嗯,这件事我会尽力,不为别的,就为了今后能有更多机会跟你们小哥俩一块吃饭,一块说笑!”

    正事达成了协议,剩下的便都是斜撇子事了,三个人很愉快地喝光了一瓶茅台。

    朱小君见丁朝阳的状态很不错,提议再开一瓶,喝到哪算哪,不勉强。

    可陈光明不等丁朝阳表态便率先提出了反对:“差不多就行了,丁主任又不是贪杯的人,再说,吃完饭咱们还有节目哩,喝多了,节目就不精彩了!”

    都是男人,自然都明白陈光明所说的接下来的节目是什么。

    丁朝阳摆了摆手,道:“你们小哥俩去玩吧,我老了,不行了!”

    陈光明瞪着双眼道:“这说的什么话?二十几岁的男人,血气方刚,靠的是一个猛字。三十几岁的男人,成熟稳重,靠的是一个持久。像丁主任您这样的四十多岁的男人,那可是刚猛与技巧并存,经验与意识一流,怎么就说不行了呢?”

    丁朝阳笑着继续摆手道:“四十几岁?那是十年前喽,我比辛院长还大一岁呢!”

    陈光明和朱小君同时惊呼道:“看不出来,真的是看不出来!”

    看出来也好,真的看不出来也罢,总之这也就是一句马屁话。既然丁朝阳吃捧,而拍马屁又不用花钱,那就尽情地多来几下好了。

    “丁主任啊,就算您比辛院长还大一岁,那又能说明什么呢?”陈光明这种整日混蛋不知哪会子才能清醒一阵的货色此时却是妙语连珠:“您啊,今天就给我们这两位晚辈诠释一下什么叫老当益壮!”

    丁朝阳被说的乐了:“怎么?想学上两招?呵呵,改天吧,等你们请我喝庆功酒的那天,我一定教上你们几招!”

    对丁朝阳来说,这项目的两成股份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所以,他对饭后的什么节目并不感兴趣,他需要的是尽快回到家,一个人好好享受享受这种超预期带来的喜悦。

    而对朱小君陈光明来说,饭后节目也不过是个礼节性的安排,有它挺好,没有它,也不影响大局。

    因此,丁朝阳执意结束活动,而朱小君陈光明稍做了下坚持也就顺从了丁朝阳。

    送走了丁朝阳,陈光明厚着脸皮央求朱小君:“要不,咱们兄弟俩去活动活动?”

    朱小君被引的也有些内分泌失调,这会子身体里的荷尔蒙浓度超出了正常值,一听到陈光明的提议,立马唱着答应了下来:“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