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74章 巧用人脉(10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折腾到了快零点了,朱小君陈光明才回到了那家连锁酒店,小陈东没有跟着朱小君去状元楼,留在了房价里玩游戏,玩的累了,连衣服都没脱,便睡着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蹑手蹑脚地脱了衣服上了床,刚拉上被子,手机便响起了铃声。

    怕吵着陈东,朱小君连忙拿着手机钻进了卫生间。

    “小君啊,不好意思,到这么晚才给你回电话。”

    “就知道你太忙,所以我才没给你打电话。”

    “这两天还真是忙的连接电话的功夫都没有,不过明天就好了,领导要去天京一趟,还不准带秘书去,呵呵,你说你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呢?你不趁着赵哥这两天有空赶紧来宰赵哥一顿啊?”

    “宰你?算了吧,就你那点工资,还得养家糊口的。”

    “哦,我差点都忘了,你朱小君现在是大老板了,该是我宰你一顿才对。”

    “老哥啊,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我那点钱还留着娶媳妇哩。咱们啊,得合起伙来宰吴院长一顿,人家现在可是真正的大老板喽!”

    彭州肿瘤医院改制的事情,彭州市早已经报到了省政府这边,虽然没直接过赵世宏的手,但赵世宏对彭州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这事了呢,说得对,吴院长确实得好好地请回客。”

    “择日不如撞日,赵大哥,这次我刚好是跟吴院长一块来省城,咱哥俩就说定了哦,时间你来定,地点我来选,账单吴院长买。”

    “我老板不在家,这两天随时恭候你们两位,就是不知道你跟吴院长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省城啊?”

    “其实我们今天就已经到省城了,就是怕你忙,才没约你出来的,要不咱们约在明天晚上?”

    “行!那就说定了明晚。对了,你们那边几个人啊?现在出去吃个饭不容易,我得选个僻静点的地方。”

    “就我和吴院长俩人,哦,差点忘了,吴院长可能还会约上他骨科专业的一个同行。”

    “行了,我知道了,你待会把住的地址发给我,明天我安排车辆去接你们。”

    “免了,公车私用,危险大大滴。我们是开车来的,而且还是绝对的私家车。赵哥,明天我们去你那儿接你好了!”

    “也行!那就明天下午五点钟吧。”

    跟赵世宏通完了电话,朱小君长长地舒了口气。吴东城那边肯定没问题,而辛院长既然答应了,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只要能把这三个人揪到一个房间,那剩下的事……听天由命吧,朱小君美滋滋地躺到了床上闭上了双眼。

    第二天下午五点整,朱小君指挥着陈东开车来到了省委大门口。

    中午的时候,吴东城便联系了朱小君,说他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问朱小君接下来的安排是怎样的。朱小君把约好了赵世宏的事情告诉了吴东城,吴东城对能在省城跟赵世宏吃顿饭的机会也颇为珍惜,立马表态说他先去接辛院长,然后一块去省委接赵世宏。

    这会子,吴东城的车便跟在了朱小君的那辆奔驰suv的后面。

    五点过五分,赵世宏给朱小君打了个电话,问朱小君到哪了。朱小君回答说就在赵哥你根据地的门口,黑色的奔驰suv便是。

    赵世宏也没多说话,便挂上了电话。

    又过了五分钟,一身便装的赵世宏走出了省委大门,拉开了朱小君的车门。

    “你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啊?都开上奔驰了!”

    朱小君回过头招呼道:“什么呀,这车是借来的,我要是有钱买车的话,一定会支持国货。”

    赵世宏坐上了车子,颠了两下:“嗯,怪不得有开宝马坐奔驰的说法,这车坐起来就是不一样,舒服。”

    朱小君一边指挥陈东启动车子慢速向前,一边跟赵世宏玩笑道:“要不我把这车转借给你,让你也舒服舒服?”

    赵世宏没搭朱小君的玩笑,向后望了一眼,问道:“后面那辆车是吴院长的吧?”

    朱小君应道:“嗯,吴院长现在不受体制约束了,所以胆子肥起来了,居然换了辆奥迪a8,你说,这样的资本家,是不是该狠狠地宰他一顿啊?”

    赵世宏又一次没搭朱小君的话,却突然冒出了彭州口音,还爆了粗口:“我——靠,你不早说,早说的话,我就去做吴院长的奥迪a8了。”

    这一声既具彭州地方特色的粗口确实是赵世宏的失态,以他现在的地位,开个玩笑没啥了不起,但是爆了粗口,却怎么着也是失了身份。不过,这声粗口同样表明了赵世宏在朱小君面前的放松心态。

    这也怪不得赵世宏会如此失态,身为一省首脑人物的秘书,赵世宏每天,甚至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得收紧了,可以说就连放个屁都得讲环境,讲时机,还得讲姿态。这种日子可不是一般人能熬下来的。他所相处的人,或多或少,对他都有所需求,唯独朱小君。

    自打认识到现在,朱小君在他面前无欲无求,根本没把他当成一个可以攀求的大人物,就好像若是没了赵大妈的关系,他赵世宏还攀求不上朱大医生一般。

    这种感觉非但没有让赵世宏感觉到不舒服,相反,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和朱小君在一起,才能体会到什么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因此,上了朱小君的车子后,赵世宏瞬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只想着自己是朱小君的一位老朋友,是生在彭州长在彭州的彭州人。

    而那声极具彭州特色的粗口,便是赵世宏发出的宣言。

    鬼精鬼精的朱小君岂能理解不到赵世宏的心境,他紧跟着赵世宏也来了句彭州粗口:“我——靠!赵哥,你也忒物质了吧?你这是逼着我去借劳斯莱斯去啊!”

    赵世宏爆出一声粗口之后,也意识到了问题,接着便回到了普通话的口音:“你要真是能借到劳斯莱斯,赵哥就算是旷工,也要拉着你兜上三天三夜的风。”

    一边开着玩笑,赵世宏一边给朱小君发了条短信,还附带了指示地图:“喏,稍微有点距离,不过那边很清静,菜做的也地道。”

    按照赵世宏发来的地址,朱小君调整好了导航,拍了下陈东的肩,指了指导航仪。

    人总是在进步的,这段时间,朱小君总算学会了如何捣鼓导航仪,而陈东也学会了如何听从导航仪的指挥。

    路程虽有些远,但一路畅通,所以没耽误多久,便来到了赵世宏选定的这家农家菜馆。

    说是农家菜馆,其实就是一农家院子,只不过添了些饭店设施而已。

    朱小君倒还好,吴东城也没怎么介意,就是辛院长,一下车,看到这番景象,心里禁不住嘀咕起来,要不是赵世宏是在大家眼皮子下从省委大院走出来,而且步伐神态还如此淡定的话,辛院长恐怕已经开始怀疑吴东城和朱小君联手做局欺骗自己了。

    赵世宏根本没顾及到辛院长,他只当辛院长还真是吴东城的一个骨科同行,当吴东城向赵世宏介绍了辛院长的时候,赵世宏很随意地跟辛院长握了下手,还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下好了,以后要是骨折了,我就不用回彭州找吴院长去了!”

    接下来,吴东城向辛院长介绍了赵世宏。

    虽然吴东城并没有介绍赵世宏的官职,只是说出了赵世宏的名字,但辛院长在省城医疗界纵横多年,省城那些风云人物在辛院长的脑海中可是如数家珍。赵世宏这个名字刚从吴东城的口中吐出,辛院长便不由得一怔。

    不错,省委里那个号称二号首长的人物的确叫赵世宏,而且确实是来自于彭州。

    再仔细回忆一下,辛院长依稀记得曾经看见过赵世宏的照片,长得还真是这番模样。

    辛院长登时有了悔意,后悔自己刚才跟赵世宏握手的时候不够尊重,不够热情。要知道,这种人物想高攀上自然很不容易,但是想得罪了,却是最简单不过,一个眼神,一句话,只要不到位,都有可能引起人家的不快。

    而得罪了这种人物……那自个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辛院长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朱小君蹭了过来:“怎么?外面的风景就那么好,都舍不得进屋了?”

    赵世宏呵呵一笑,用着彭州话回道:“俺们这些城里人,难得下回乡。”

    虽然同样是彭州话,但赵世宏的这一句和刚才在车上的那一句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在车上,赵世宏是一种完全放松的心态,说话的时候,是把朱小君当成了小兄弟。但是此刻的这句彭州话,却隐隐地带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可不是装能装出来的,它必须有着坚实的地位作为基础。

    辛院长听到了这句话,心中的疑问全都消散了。

    四个人要了个包间,而陈东和吴院长的司机则在外面吃了点。

    饭局上,大家嘻嘻哈哈,说的都是些没边没际但绝不牵扯工作牵扯政治的事情。饭局中没喝白酒,但红酒却没少喝,好在红酒度数低,大家也只是尽兴就好,所以,一顿饭吃完,四个人都还清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