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76章 老父患癌(2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晚,朱小君赶回了彭州。

    刚进彭州地界,朱小君的老妈居然破天荒地主动给朱小君打来了电话,电话中,朱小君他老妈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朱小君追问老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又跟朱大梁同志吵嘴而且还吵输了,可是,老妈在电话中却支支吾吾不肯说出实情,只是一味地央求朱小君赶紧回家来。

    没有这个电话,朱小君似乎想不起自己还有个家,家里还有老爹和老娘。自打春节之后,这眼看着四个月过去了,他居然连一次回家都没有过。

    可有了这个电话之后,朱小君顿时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家,家里有个疼爱自己的老爹老娘,虽然他们的能力有限,疼爱的表达方式也很平淡,但那份爱却是扎扎实实的,没有掺杂星点虚假。

    天底下,能有这番纯度的爱的,似乎只有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了。

    放下了电话,朱小君禁不住鼻子一酸,不由得想起了赵世宏。人家赵世宏身居高位,时间宝贵的要以秒来计算,饶是如此,人家尚能时刻惦记着老娘,而自己呢?虽说算不上闲人一个,但时间总是可以一把一把的腾挪出来,但结果呢?自己竟然一连四个月都没回家看看。

    朱小君没在犹豫,拍了下陈东的肩膀,吩咐道:“东东,前边往右拐,送君哥哥回家。”

    陈东没能理会朱小君所说的家,犟道:“直行!”

    朱小君叹了口气:“东东,君哥哥说的家是君哥哥爸爸妈妈的家,不是咱们住的那地方。”

    陈东有些愕然,瞪着眼转头看了下朱小君,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按着朱小君指的路,陈东很顺利地把车子开到了朱小君家的楼下。

    “东东,你先回去,君哥哥要上楼跟爸爸妈妈说点事。”

    陈东摇了摇头:“等你!”

    朱小君抹了把陈东的脸蛋:“东东乖,回去玩游戏好不好?君哥哥要在上面呆很久的。”

    一提到游戏,陈东想起来随身带的手机的电已经不多了,但还是犹豫了好一会,才答应了朱小君。

    怀着忐忑的心情,朱小君上了楼,敲响了家门。

    只敲了两下,家门便打开了,开门的是朱小君他老妈。

    这位彭州市广场舞大妈中的骨干分子平日里总是风风火火,可是今天却像个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神色黯然。

    “老妈,到底怎么啦?看你的模样,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似的。”朱小君认定了老妈或者是在家或者是在外面遇到了不顺心的事,一时想不开而已。

    没想到,老妈一听到儿子的关怀,竟然扑簌扑簌地掉起了泪珠子。

    朱小君有些慌了,连忙拉着老妈的手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老妈,遇到什么难事了?跟我说,再难的事咱都不怕,啊!”

    老妈摸着眼泪,呆呆地看着客厅墙面上的一张三口合影:“你爸……你爸他……”

    “我爸他怎么了?”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朱大梁同志一定是贼心不死,在外面偷偷地找了女人了。

    “你爸他没几天活头了……”老妈说出这句话后,终于熬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吵归吵,但老俩口数十年的感情也是明摆在那儿,当老伴没事的时候,相互之间看到的都是不顺眼,但当老伴真的有问题的时候,不顺眼的那些事便顿成云烟,留下来的还记着的,都是一个个的好,一个又一个的难舍。

    “老妈,不哭啊,老爸他得了什么病?儿子是医生,也认得很多大专家,一定能治好老爸的病!”

    朱小君他老妈抽噎着:“是肝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还有三个月……”

    朱小君猛然一惊,脱口问道:“老爸他……知道了吗?”

    老妈默默地点了点头。【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顿时觉得头胀的厉害,而头以下,却空空的像是失去了感觉。

    过了好一会,朱小君才恢复了理智:“妈,我爸现在在哪?我想跟他聊聊。”

    “他……”朱小君的老妈想到了伤心事,又嘤嘤地抽泣起来:“你说他是不是头犟驴啊……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要守着他的诊所……哎……说是临走前多给你赚点娶媳妇的钱。”

    朱小君再也忍不住了,双眼一闭,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痛快地流淌了下来。

    “我去找他!”朱小君顾不上擦干了眼泪,站起身,就往外走。

    身后,老妈叮嘱道:“儿子,你要多忍忍你爸爸,别再惹他不高兴,好么?”

    朱小君含着泪,边走边点头答应了。

    十分钟后,朱小君在诊所中见到了他老爸。

    或许是灯光不够明亮,又或许是心理因素在作祟,总之朱大梁的脸色看上去十分灰暗。

    诊所里还有两位街坊老病号,朱大梁正陪着他们说着话,见到了朱小君,朱大梁显得很高兴,向朱小君招了招手,道:“小君你先坐会啊,我忙完了就跟你回家,咱爷俩好久没在一块喝上两杯了。”

    朱小君鼻子一酸,差点又要落泪,只得扭转了头去,好生忍住了。

    朱大梁打发走了那两位街坊,来到了朱小君的身边,摸着儿子的头,不无怜悯道:“儿子啊,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都知道了?”

    朱小君抬起头,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老爹……我刚从家过来,老妈都告诉我了。”

    朱大梁笑了笑:“人各有天命,我朱大梁打着祖传中医的旗号,骗了不少得了癌症的街坊邻居,老天爷这是在惩罚我,没啥,儿子,你也长大了,我放心……”朱大梁说着,却变了声调,俩眼圈也红了起来。

    朱小君连忙起身,扶着朱大梁坐了下来:“老爹,不管怎么样,咱们都不能放弃啊!把你拍的片子给我,我去找专家……”

    朱大梁恢复了正常,脸上又出现了笑容:“不用了,我挂了你们马主任的号,他看过了,说只有肝移植这一条路。儿子啊,别再为老爹费心了,马主任说,即便做了肝移植,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朱小君皱紧了眉头:“这是马宗泰亲口对你说的?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朱大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马主任是跟你老妈说的,被我偷听到了。”

    朱小君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朱大梁伸出了手:“马宗泰说的不管用,你把片子给我,我去找申海的孟老爷子,肝上的毛病,只有孟老爷子说了才算数。”

    要说朱大梁真的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那确实有偏差,他只不过是因为偷听了马宗泰的话,然后又打听了肝移植的费用以及难度,这才绝望了。

    这些年,朱大梁把持着一个小诊所,供着朱小君读完了五年大学,虽不至于缩衣节食,但也确实没积攒下多少钱财。而一个肝移植,至少得花去个一两百万,这个数字,对朱大梁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朱大梁或多或少也知道朱小君这小一年间赚了点钱,可是,天下父母心,又有哪一个父母愿意拖累儿女,而且还是那么大的一笔款项。

    因此,朱大梁执意不肯把ct片交给朱小君。

    朱小君急了,抛开了朱大梁,在诊所中翻腾了起来。

    朱大梁在一旁笑眯眯地劝道:“儿子啊,你就别费工夫了,片子呢,根本不在这儿,早就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听了这话,朱小君停了下来:“你以为我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一边说着,朱小君一边往外走,走到诊所门口的时候,朱小君又转过身来:“朱大梁,你最好乖乖地呆在家里等我回来,要不然,我就不认你当爹。”

    除了诊所,朱小君拦下了一辆出租,径直去了肿瘤医院。

    刚才,朱大梁说他找马宗泰看过了,以肿瘤医院的习惯,但凡来医院就诊的病人,都要在医院重新做各种检查。朱小君相信,医院ct室一定还存着朱大梁的影像资料。

    刚进医院,朱小君顶头遇见了张石,只是简答打了个招呼,朱小君便要往ct室的方向走。张石在身后追着喊道:“啥意思?魂丢了?”

    待张石追了上来,朱小君才叹了口气,对张石说了他老爸的病情。

    这一说,张石也只能把自己想说的事闷回了肚子里,默默地陪着朱小君去了ct室。

    ct室的值班医生见是朱大老板来办事,起初还想跟朱小君说笑两句,可是看到朱小君一脸的黑线,赶紧闭上了嘴。

    不过五分钟,朱大梁的影像资料便调了出来。

    “给我一份电子版的,另外,再帮我冲洗一套胶片。”朱小君长出了口气,拿出烟,发给了ct室值班医生。

    朱小君虽然只有短暂的几个月的临床经验,但肝癌的ct片,他还是看得懂。电子版的影像资料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朱大梁的肝区位置上,密密麻麻十多个结节状高密度影像,朱小君还是看的到。

    肝癌,晚期!

    这已经是确定无疑了,而且,还是属于超晚期的那种。

    肝移植!

    此刻的朱小君,满脑子只有这三个字。

    只要能找得到合适的****,一两百万的费用又算得了什么?

    ct室值班医生正准备去冲洗胶片,就听到张石突然喝道:“等一下!让我再看一眼,这好像不是肝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