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79章 跳段艳舞(5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大梁欲言又止。

    朱小君一下子便看穿了朱大梁的心思:“你不会是因为想赚便宜而上了当了吧?”

    朱大梁咬了咬牙,说出了实情:“就你刚毕业那会,我不是想多赚点钱吗,就每天拎着两副中药去你们肿瘤医院转悠一圈。有一次转悠到了华海医院,碰到了一个农村来的病人,我就想忽悠了那个病人,结果没想到人家是个托,反而忽悠了我去报名参加了一个试药的活动。”

    “试药?什么药?你吃了多少?”朱小君心里陡然一惊,连忙问道。

    “就是一治胃病的中药,我的胃本来就有点老毛病,人家免费给药,另外还给五百块钱,我就吃了一个疗程的。后来没觉得有啥效果,而那个活动也结束了,之后就……除了这件事,我跟华海医院就再也没啥瓜葛了。”

    朱小君笑了笑:“也没啥,我就是随口问问。老爹,我真的没骗你,你的ct片的表现跟华海医院转过来的那个病人是一模一样,而那个病人,现在已经接近痊愈了。还有,免疫负调控技术的所有权是我的,所以你去治疗,根本也花不了我多少钱。光你那点私房钱,都用不了十分之一的。”

    “儿呐,我……”朱大梁虽然仍旧怀疑朱小君的所说,但内心中总算燃起了活下去的渴望和勇气来:“好吧,老爹相信你,老爹就听你的安排吧!”

    朱小君他老妈虽然没听懂什么类肿瘤病变什么免疫负调控的,但是这爷俩的对话内容她还是明白的,知道了老伴的病情依旧有的治而且还能治的好的时候,她流着泪露出了笑容来。

    “小君,这存折你拿去,啊,给你爸治病要是不够的话,再给妈说,妈也存了十多万呢!”

    朱小君接过老妈塞过来的存折,拍在了茶几上。

    “我很严肃地跟你们老俩口打声招呼哦,给朱大梁同志治病,我是有条件的。答应的话,我分文不收而且还有奖励,不答应的话……嘿嘿……嘿嘿嘿。”

    朱小君他老妈禁不住是一愣,但朱大梁早就习惯了朱小君的这种没正经:“啥条件?说来听听,合适就答应你,不合适的话……嘿嘿……嘿嘿嘿。”

    朱小君看到朱大梁也能跟自己逗乐子了,心情大爽:“关了你那间破诊所,安心治病,等治好了病,带着老妈去旅游,什么时候把你存的这点私房钱花完了,什么时候才准回家。”

    老妈顿时笑逐颜开。

    而朱大梁却本起了脸来:“那……我们要是答应了,你有啥奖励呢?”

    朱小君反诘道:“你先说你答不答应吧!”

    从偷听到马宗泰对自己病情的诊断之后,朱大梁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他只是希望在临终之前的这段时间,尽可能地为儿子老伴多留下一点钱财。但是,当朱小君信誓旦旦地告诉他这个病并不是癌症,而且还有的治的时候,朱大梁才再次燃起了生的希望。

    这样的一个心理历程,让朱大梁感悟到了许多。

    人的一生,钱很重要,但比钱更重要的是亲情。

    这一刻,朱大梁恍然了,看到了老伴脸上的灿烂,看到了儿子脸上的期望,朱大梁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中暖暖的:“嗯,答应就答应,多大的事啊!”

    朱小君伸出了右手:“拉钩!”

    时光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候,朱大梁才三十多不到四十岁,正是一个男人最为黄金的年龄。那时候,朱小君还小,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骑在老爹的脖子上开飞机。那时候,这爷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拉钩。

    朱大梁开心地笑了,也伸出来右手小拇指,跟朱小君的小拇指钩到了一起……

    这天夜里,朱大梁一反常态十分罕见地搂着老伴睡着了。

    这天夜里,朱小君的老妈就像是二十多年前一样,枕在老伴的怀中轻轻地打着鼾。

    这天夜里,朱小君双手握着那只铁盒子,辗转反侧,直到天亮。

    第二天上午,朱小君带着朱大梁来到了肿瘤医院,把朱大梁交给了张石。

    张石为了增加朱大梁的治疗信心,又打开了那个从华海医院转来的病人的资料,仔仔细细地给朱大梁讲解了一番。

    朱大梁虽然是学中医的,但对西医,比普通人还是多掌握了一些,在张石的讲解下,朱大梁读懂了那个病人的病情,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病情跟那个病人是完全一样的。这样一来,朱大梁却突然有了后悔的情绪。

    朱大梁后悔的是不该跟朱小君说起他的身世问题。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好在朱小君看上去并不怎么在乎这件事,这多少也让朱大梁稍感欣慰。

    养了二十多年,朱大梁早已经把朱小君视为己出,在他心中,朱小君就是他生命的延续,就是他的未来,他的全部。

    把朱大梁交给了张石之后,朱小君便离开了肿瘤医院,他需要找一个没人打搅的地方,给宫琳打个电话,把蒋光鼎遗留下来的问题好好交待一番,好让宫琳和唐卓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最能保证不会被人打搅的地方莫过于行驶中的车辆了。

    朱小君给陈东打了电话,让他开车到肿瘤医院的大门口来接他,等车的时候,朱小君瞥见了医院门口一个叫‘爱家’的房产中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朱小君便进去坐了一会。

    不到十分钟,陈东便开着车来到医院大门口。朱小君看到了,连忙出了中介,上了车。

    当朱小君拿出手机刚拨通了宫琳的电话的时候,朱小君突然想起了秦宏远来,一个斗大的问号顿时漂浮在眼前,秦宏远会不会对自己也上了手段,监听了自己的电话了呢?

    朱小君不敢妄下断言。因为当初在海岛市的时候,他把跟蒋光鼎的谈话录音给了秦璐,而秦璐在播放这段录音的时候,秦宏远居然都能监听到。

    这时,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宫琳的声音:“小君,你是在彭州还是在申海啊?……朱小君!你怎么不说话呢?”

    “嗯,我在彭州啊!”受那个斗大问号所干扰,朱小君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你还好吧?我听陈老五说,咱们正准备拿下钟楼医院的免疫细胞项目,怎么样?有希望么?”

    当朱小君怀疑自己的电话有可能被秦宏远监听的时候,朱小君就决定不在电话中跟宫琳说起华海医院的这些紧要事了。但电话打通了,总该说些其他事,不然的话,秦宏远若是真的监听了自个的电话,那么也会产生唐突的感觉。

    宫琳一提起钟楼医院的事,朱小君顿时觉得心里亮堂起来了。

    “我就是为这事才跟你打电话的,是这样,我们已经成功地杀入到了他们医院下个礼拜的应标答辩会,我让张石联系了老佟,估计老佟过来的时候会落地申海,到时候,还得麻烦你接一下老佟,再把老佟送到省城来。”

    “嗯,等佟博士安排好了日程订好了航班,通知我一声。”

    “哦,还有啊,你这两天有时间没?我想请你去趟省城,陈老五那边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这两天啊……事情很急吗?”

    “嗯……也不是很急,不过这些事我也得出面,可我也只能这两天挤出点空来。”

    “哦,那好吧,我安排一下,下午就赶去省城等你好了。”

    “嗯,那好……对了,唐卓忙不?他要是有时间的话,也去趟省城吧,我挺想跟他聊聊那些他经历过的奇闻异事的。”

    宫琳感觉到了朱小君有些异常:“朱小君,你……”

    宫琳一开口,疑问还没表达清楚,便被朱小君给打断了:“好了,你看着办吧,我这边还有点要紧事要办,就不跟你多说了。”

    话音还未落定,朱小君便挂上了电话。

    唐卓能到省城最好,到不了,跟宫琳说清楚也是一样。

    既然宫琳答应了下午赶去省城,朱小君便有些在彭州呆不住了,向陈东吩咐了一声,就要驶去省城。

    陈东对彭州的路径已是很熟悉,听了朱小君的吩咐,也不问个为什么,便立即调整了方向,向城外驶去。

    出了城,刚到了高速路的收费口,秦璐的电话便追来了。

    “猪头,你现在在哪儿呢?”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回答说:“在省城哦,要竞标钟楼医院的免疫细胞项目,我跟陈老五在省城已经呆了好几天了。”

    “那你今天能回来不?”

    “什么事啊?”

    “还不是那件房屋凭空消失案!我这边有了点进展,想跟你商量商量。”

    “不对吧,秦老大,这案子你应该跟你老爸汇报才是啊!”

    “可是,这案子却牵扯到了唐武……”

    朱小君口头上虽然已经挺硬,但心里却止不住突突起来:“唐武?唐武又关我屁事?”

    “唐武关不了你屁事,但唐武却关了宫琳的屁事,至于宫琳关了哪个王八蛋的屁事,老娘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呢?”

    “靠,你是怎么知道唐武跟宫琳的关系的?”

    “靠,你当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

    “算你狠!秦老大,我明天一早就赶回彭州,行不?钟楼医院这个项目,实在是太重要了。”

    “嗯……那你该怎么报答老娘我呢?”

    “靠,就咱们这关系,还谈什么报答不报答?”

    “靠,亲兄弟还明算账哩,你姓朱,我姓秦,八竿子打不着,能给你这个面子还不满足啊?”

    “非得要报答?”

    “废话!”

    “那我以身相许,行了吧?”

    “切,就你?不过……你个死猪头要是能给老娘跳段艳舞的话,老娘还是会很开心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