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0章 趁人之危(6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原本可以在高速路口掉头回去,先听秦璐说明白了案件进展后再去省城会见宫琳的,但是,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竟然如此迫切地想见到宫琳。

    到了省城才是下午两点多,而此时,宫琳还没去往高铁站,朱小君却已经提前选了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定好了位子,然后又让陈东开着车到了省城高铁站,早早地等着了。

    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了晚上六点,朱小君才见到了一路风尘仆仆的宫琳。

    “对不起,我以为你要明天才会过来省城呢!”宫琳一见到朱小君,便是满心的歉意:“等你告诉我的时候,前面的高铁票都已经没了,就连商务座都已经卖空了。”

    看到宫琳一脸的歉意,朱小君就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连声解释道:“这可不能怪你,都是我太随意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跟你打过电话后,就是一心想尽快见到你……”

    朱小君如此说话,只是比较客观的表达了他的内心真实想法,他确实是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同样也确实是非常想今早见到宫琳。

    但是,这句话在宫琳的耳朵里却成了不折不扣的调情。

    宫琳跟朱小君相处的时间虽然并不长,满打满算还差了一个多月才满一年,这一年的时间中,两个人真正的相处交流加在一起也不过百十个小时。但时间短并不代表了宫琳就不了解朱小君,相反,宫琳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想起朱小君来,回忆起她和朱小君的点点滴滴,再加上宫琳在职场中锤炼出来的看人识人的能力,所以,对朱小君,宫琳自认为还是了解的。

    在宫琳的心中,朱小君虽然有些厚脸皮,个别情况下用厚颜无耻来形容也绝不为过,但是,朱小君的心地却很善良,对朋友自然没的说,就算对待自己的敌人,也能很好的把握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朱小君做起事来,看上去有些抠门,很多时候都是一副小气吧啦的小市民模样,但这个人实际上却很仗义,是那种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英雄好汉式的男人。

    表歪里正,外坏内善,这样的男人,恰恰是宫琳最为欣赏的。

    跟朱小君在一起的时候,宫琳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她会很放松,她会觉得心里很踏实,她甚至已经养成了遇到困难找朱小君的心理习惯。

    没跟朱小君在一起的时候,她会惦记着牵挂着念想着,有时候还会产生一些让自己脸红的幻想,甚至在个别梦里,她还把朱小君当成了自己的嘿咻对象。

    宫琳是过来人,她很清楚,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了将近五岁的合作伙伴。

    但宫琳同样明白,她和朱小君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即便是无限接近,却也永无交集的那一刻。

    年龄的问题只是一方面,自己曾经的婚约则是又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朱小君这个人,天知道这家伙的脑袋里整天都想了些什么?天知道这家伙到底会爱上谁?天知道这家伙又愿不愿意用婚姻来捆绑住自己天马行空的未来!

    不过,理智却无法战胜身体的反应,宫琳一见到朱小君,身体的内分泌系统立马便发生了改变,荷尔蒙的浓度提高了,肾上腺也开始兴奋了,体内的内啡肽也超出了正常水平……

    只是,宫琳依旧没有抛弃了理智,所以,她只把朱小君的话当成了调情,而非是自己潜意识中期盼的情感表白。

    “老板召见,属下来迟,小女子甘愿受罚。”宫琳感觉到了自己的耳根开始发烫,连忙用了句玩笑来掩盖自己。

    朱小君说出这句话后也觉得有些不妥,于是便顺水推舟,掀了过去:“我在香格里拉的西餐厅定了个位置,那边比较清净,比较适合说话。”

    说是西餐厅清净适合说话,但上了车,朱小君便忍不住说了起来。

    “宫琳,蒋光鼎留下来的后遗症开始发酵了。”

    “是华海医院那边的事情吗?”在上午通电话的时候,宫琳就感觉到了朱小君的异常,之后,她便联想到一定是彭州的华海医院出了状况,而朱小君也一定是不方便在电话中说清楚这件事,这才约她来省城的。

    朱小君点了点头:“蒋光鼎研究了一种病毒,说是可以诱发感染者形成类肿瘤病变,而他则掌握了治疗这种类肿瘤病变的有效手段。蒋光鼎的计划便是把他研究出来的这种病毒扩散出去,然后通过他掌握的治疗手段来大肆揽财。当初我们还以为蒋光鼎并没有来得及实施他的这个计划,可是,最近几天,在彭州已经发现了两例这种类肿瘤病变的病例,而且,这两例病例跟华海医院都有着相当确定的关系。”

    宫琳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显现出朱小君预料中的那种惊慌,她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挎包中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朱小君:“在这之前,我一直没弄懂这份资料的意义,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明白了这份资料是做什么的了。”

    朱小君接过资料来,打开了车子的顶灯,勉强看清楚了资料的内容。

    那是一沓病人的信息统计,上面以表格的形式详细记录了病人的一般情况,包括病人的联系电话及住址,表格的最后一项很让人莫名其妙,没有名头,只写着一个‘1’或是一个‘2’。每一页纸大概记录了三名病人,而那沓资料足足有二十张之多。

    “你让我赶在秦璐她老爸之前查清楚蒋光鼎的一些痕迹,可是,当时蒋光鼎已经把个人物品全都处理干净了,就连在公司的很多证据类的资料档案,也被他提前处理了。秦璐她爸带着人进驻到唐氏总部之后,有一天,我突然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发现了一个优盘,而优盘中,只存储着这份文件。”在朱小君看着那沓资料的时候,宫琳在一边解释道。

    “你是看到这文件中记录的病人住址多数都是彭州市的,所以当你觉察到华海医院有问题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份文件。”朱小君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应对了宫琳。

    宫琳摇了摇头,道:“我可不像你那么聪明,我当时只是好奇,因为那只优盘并不是我的,分明是别人放到我办公桌抽屉的,所以我就打印了一份放到了包里,想着等见到你的时候,让你帮我分析分析。”

    朱小君扭头看了眼宫琳,笑了笑,没作声。

    朱小君很清楚,宫琳这是故意在以贬低自己的方式来取悦他,不然的话,刚才当朱小君说起发现了那两例类肿瘤病例而且跟华海医院有着直接关系的时候,宫琳不至于如此镇定。

    看了宫琳一眼后,朱小君再次把目光移到了资料上来,翻到了下一页,朱小君禁不住惊呼了出来。那一页的第二个病人,赫然便是朱大梁。

    一切似乎都很清楚了。

    这沓资料上记录的病人,应该就是华海医院当初那次‘试药’活动的参与者名单,而病人资料上的那个‘1’或是‘2’可能代表了不同的组别。

    拿着这沓病人资料,朱小君长出了口气。

    他原本最担心的是怕控制不住局面而导致了秦宏远知晓了这件事,而秦宏远一旦知晓了这件事,那么华海医院的业务势必要暂停下来,说不准会因此而无限期停业下去。

    一家医院造成的损失虽然对唐氏来说并不算是伤筋动骨,但是,事件一旦发酵而产生了连锁反应的时候,那可就不是唐氏集团能承担的住了,到时候,唐氏大厦必是轰然倒塌,百亿资产也将随之灰飞烟灭。

    但现在看来,蒋光鼎当初在华海医院实施的只是小范围的试验,而这个小范围的试验,自己也拿到了参与者的名单,那么,对结果的控制,朱小君就有了相当大的把握,大不了组织人手,对这沓资料上记录的人们进行一一排查就是了。

    朱小君随即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宫琳。

    宫琳沉吟了片刻,回道:“排查的事情我可以安排人手来进行,华海医院那边,我还是有几个靠得住的人,可是,万一排查出来新的病例后该怎么办呢?”

    朱小君道:“蒋光鼎自以为只有他才掌握了对付这种类肿瘤病变的治疗办法,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我掌握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对这种类肿瘤病例同样有着极好的疗效,甚至可以治愈这种疾病。”

    宫琳长出了口气:“那就好!祸是唐氏惹出来的,责任自然由唐氏来背,不管花多少钱,一定不能让这件事发酵下去。”

    朱小君忽然笑了:“谢谢你的提醒,过会我就跟张石打电话,让他抓紧提高免疫负调控治疗的收费标准,好好地宰你们唐氏一刀。”

    宫琳嗔怒道:“趁人之危,非君子所为!”

    朱小君笑得更灿烂了:“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君子。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咱们两个就没干过什么好事……”

    宫琳禁不住小脸一红,捏起了拳头,捶了朱小君两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