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1章 酒醉以后(7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了香格里拉酒店,朱小君要带着陈东一块上去吃西餐,但陈东却执意不肯,说西餐不好吃。【愛↑去△小↓說△網w  qu 】

    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但是,陈东在说出这个理由的时候,脸上竟然挂着诡异的笑容。这使得朱小君不得不怀疑小陈东不愿意跟着一起吃西餐的真实原因并不是不喜欢吃。

    陈东虽然是个轻度智障的孩子,但是,他也有着自己的思维,他也懂得做人最好不当电灯泡的道理。

    朱小君无奈,只好跟陈光明打了电话,让他过来陪陈东去吃东西。

    要紧的事在车上都已经说完了,待到吃东西的时候,反而没话可说了,朱小君一直沉默着,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在面前的餐盘中的食物上。

    这显然不是朱小君的正常状态。

    朱小君在正常状态下,此情此景,要是不来上两句俏皮话,要是不跟宫琳搞点暧昧情节,那么这餐饭只能算是白吃了,而朱小君会白白地浪费掉一顿费用不菲的西餐么?

    宫琳在心里默默地摇了摇头。

    “朱小君,你有心事?”

    “嗯……嗯?”朱小君终于把目光从盘中餐转移到了宫琳的脸上:“心事?哦,没事!”

    宫琳拢了下头发:“有心事你就说出来,以前都是我向你倾诉,今天就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也做回聆听者。”

    朱小君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没事,我就是觉得今天这牛排好像没放盐,吃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

    宫琳顺手用刀叉在朱小君的盘中切了一小块牛排放进了自己嘴中,品尝了一下:“很好吃啊?是不是你吃不惯没熟透的牛肉的缘故?”

    朱小君叹了口气:“或许是吧。”

    宫琳笑道:“我认识的朱小君一向是乐观阳光,坦坦荡荡,似乎从来就没有他过不去的坎。但是,今天坐在我面前的朱小君,就像是换了个人,缺……”

    朱小君接住了宫琳的话头:“缺水!蔫巴了?”

    宫琳含着笑,点了点头。

    朱小君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用餐巾擦了下嘴巴:“宫琳,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这件事引起了你的不愉快的回忆,那你就吃东西,不用理会我。”

    宫琳明眸流转,端起酒杯饮啜了一小口红酒,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朱小君的脸上:“你问吧,吃人家的嘴软,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朱小君习惯性地拿出了香烟,可是,西餐厅是禁烟的,朱小君也只能抽出一支放在鼻下嗅着:“当初,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的时候,是个怎样的心情?后来,你又是如何挺过来的呢?”

    宫琳轻轻地叹了口气:“你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问题呢?”

    “我……”朱小君欲言又止:“我就知道这个问题会引起你的不愉快,算了,咱们还是吃东西吧!”

    宫琳皱了下眉:“我忽然也觉得这西餐一点也不好吃了,小君,要不咱们俩换个地方?到大排档去喝啤酒?”

    朱小君的眼睛里放出了光芒:“你真的想去大排档喝啤酒?”

    宫琳从挎包中拿出了一根发箍,将过肩的卷发扎成了一根马尾辫来:“怎么样?这个样子是不是配得上你在大排档喝啤酒的对手了?”

    朱小君冲着宫琳竖起了大拇指。

    二十分钟后,朱小君带着宫琳在钟楼医院附近找了家大排档。

    四个菜,两件啤酒,就像当初上大学的时候一样,朱小君将t恤衫的衣袖掀到了肩膀上,拿起瓶起子,一口气开了半件啤酒。

    “还记得这家大排档吗?”朱小君递给宫琳一瓶啤酒:“去年这个时候还要稍晚一些,我刚上了你的当,答应跟你一块狼狈为奸准备整垮彭州肿瘤医院,对,就那时候,我和陈老五一块在这儿喝酒,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你的电话就追来了。那时候,我还真把你当成了大坏蛋了。”

    宫琳咯咯地笑开了:“你是不是以为我一直在监视你哦?”

    朱小君撇了下嘴,拎起酒瓶子灌了一气,然后很惬意地抹了下嘴巴:“可不是么,尤其是你的最后一句,怎么说得来着,对了,‘唐氏对违约的人从来就没有打过官司’,我滴个乖乖,当时差点没把我吓尿了。”

    宫琳笑得更欢畅了:“不吓唬吓唬你,你又怎么会乖乖听话?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又怎么能达到目的呢?”

    朱小君白了宫琳一眼:“你倒是达到目的了,可我却被你吓得留下来后遗症了,现在不管什么事,都会担心被人家监视了。”

    宫琳拢了下头发,往杯子中倒满了啤酒,喝了一半:“那天也就是个巧合,我约了钟楼医院的丁主任,可他却放了我鸽子,刚出医院,就看见你跟陈光明在这儿喝酒,于是就顺便逗逗你了!”

    朱小君回想起来也就是那天他认识了温柔,又因为温柔,被个社会小混混用酒瓶子砸了头。

    “那你逗完我之后就走了吗?”

    “当然,那时候你又不会请我喝酒,再说,我还得在你面前保持一种神秘感。”

    “这么说,那天在这儿后来发生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了?”

    “你还以为我真的安排了人监视你啊?”

    朱小君拎起酒瓶,又灌了一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那天,就在这儿,发生了一场恶战。”

    “恶战?”宫琳陪着朱小君喝干了剩下的半杯啤酒:“你跟人打架了?”

    朱小君想起来当时自己一酒瓶抡下去没伤了对方反倒被对方一酒瓶给抡晕过去的事情,禁不住笑开了:“哪里算上是打架,那是被人家结结实实地教训了一通。”

    记忆一旦被打开了阀门,就像是滔滔江水一般,汹涌澎湃起来。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一年来的种种趣事,说到开怀之处,二人碰杯畅饮,说到低沉之时,二人浅啜唏嘘。

    时间在滴答滴答地前行,啤酒在咕咚咕咚地消耗,不知不觉,已近了深夜,那两件啤酒早已经喝完,新要的一件,也喝去了一多半。

    宫琳喝酒并不像秦璐那般逞能,朱小君也不在乎谁喝的多了谁又喝的少了,总之喝到了后来,宫琳开始有些犯困,而朱小君也大了舌头。

    “咱不喝了……行不?”宫琳终于挺不住了,接下来要是还喝下去的话,醉了不说,就说这三五分钟便要上趟厕所也让人受不了。

    朱小君掏出了钱夹,抽出了几张毛爷爷,招呼过来排档老板:“够……不够……”

    排档老板接过钱来,只数了三张在手中,将余下的两张还给了朱小君:“两位老板,三百块就已经足够了。”

    朱小君根本不去接排档老板还回来的那两张毛爷爷,手一挥,身形一晃:“多的……钱……你……留着……下次……再来。”

    宫琳虽然也有了些酒意,但神智要比朱小君清醒的多,行动起来也不至于晃悠,因此赶快搀扶住了朱小君:“好了,好了,咱们下次再来,啊,下次再来。”

    深夜时分,出租车也好打了许多,宫琳扶着朱小君刚到了路边,一辆出租车便停到了身旁。上了车,朱小君又是一张毛爷爷飞了出去:“香……香格里拉……我……订了……房间。”

    车子很快就到了香格里拉酒店,好在朱小君虽然喝高了,意识也朦胧了,但走起路来还算能够自主,在宫琳的搀扶下,不至于发生方向性问题。

    进了酒店,宫琳将朱小君扶到了大堂的休息座位上,然后到了总台去办理房卡。

    朱小君确实是在香格里拉预定了两间房,但是,想拿到两间房的房卡,就需要两个人的身份证。

    宫琳转过身过来向朱小君讨要身份证的时候,朱小君胡乱摸了下身上的几个口袋,然后颇有些歉意地大着舌头道:“对……不起……忘……车上……了。”

    给陈光明打电话,让陈光明帮忙把朱小君的身份证送过来?

    宫琳刚产生了这个念头便自动否决了,都这么晚了,干嘛还要麻烦别人呢?就跟朱小君住一个房间又能怎样呢?怕别人说闲话么?别人若是真的说了这种闲话,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

    咬了咬嘴唇,看了看昏昏欲睡的朱小君,宫琳下定了决心,重新回到了总台,只开了一张房卡。

    再次搀扶起朱小君来,而这一次,朱小君似乎已经深醉了,身体的重心也失去了平衡,一大半的体重都压在了宫琳的身上。

    吃力还是件小事,要命的是朱小君身上的那股气息,那种男人身上特有的气味,使得宫琳竟然有些心神迷离。

    终于进了房间,还没等宫琳将朱小君放到床上,就听到朱小君喉结间一阵抽搐声传来。

    宫琳也是酒场中的资深人士,知道朱小君这是忍不住要呕吐了,赶紧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将朱小君扶了进去。

    但这已经来不及了,意识朦胧的朱小君喉头一阵痉挛,然后哇哇地开始呕吐起来,自个的身上,包括宫琳的身上,都溅满了呕吐出来的秽物。

    酣畅淋漓地一通呕吐之后,朱小君似乎舒服多了,朦胧着眼睛,也不管是个什么情况,摇晃着就要出去上床睡觉。

    可他那身上,还沾着不少的秽物,宫琳又怎么能让朱小君这样去睡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