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3章 算你狠,成交(9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了彭州,朱小君立马给秦璐去了电话。

    昨天在通话的时候,秦璐说唐武牵扯到了那件房屋凭空消失案中,当时朱小君还没觉得有多大事,但是,经过了一夜的变故,唐武在朱小君的心目中突然重要起来。

    这当然是因为宫琳。

    朱小君说不出自己是否真爱着宫琳,对这个比自己大了将近五岁的女人,朱小君有着一种复杂的感情。他不甘心只把宫琳当成一个比较投缘的朋友或是比较亲密的合伙人,在平时自己偷偷地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也多次把宫琳当成了幻想对象。就在昨夜,朱小君美梦成真了,两次疯狂,使得朱小君感受到了从前从未有过的愉悦,但是,宫琳就是他的归宿吗?

    朱小君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之前读过许多网络小说,其中绝大多数男猪脚都是种马类型,而且深受诸多美女的爱慕,往往到最后都能抱得数位美人归。

    看着这些小说,朱小君难免也要幻想一下自己,在现实生活中,自打认识了宫琳之后,他的桃花运似乎就降临了。先是有许月和刘燕,现在又有了宫琳。许月就不要再提了,这个女孩的心机太重,占有欲太强,朱小君只能远远地躲着。

    但刘燕呢?

    刘燕分明对朱小君是有好感的,朱小君也相信,只要他再遇上了刘燕,只要他再稍微动点心思,那么刘燕迟早也是他的。

    还有那个温柔,小妮子虽然还不怎么懂事,但早晚都会来到思春的年龄段,只要朱小君稍微运用点手段,拿下她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当然,跟他关系最为密切的秦璐秦老大得排除在外。

    拿下不成问题,成问题的是该如何共存。小说上讲的那些都是作者的yy,现实生活中,哪有这等好事啊!

    可是,让朱小君死了这颗种马的心,老老实实一心一意地对宫琳,他却死活不甘心。【愛↑去△小↓說△網w  qu 】

    这也许就是男人们的通病。

    但不管怎么说,宫琳已经从他的朋友变成了他的女人,所以,宫琳的胞弟唐武,也就时时刻刻地牵动着朱小君的神经了。

    电话里,秦璐把朱小君约在了市局对面的那家咖啡厅中,朱小君在那家咖啡厅消费过,感觉是东西不好但价格死贵,本想着忽悠秦璐换个地,可是稍一犹豫,秦璐竟然已经挂上了电话。

    不好就不好吧!反正是去商量事的,又不是跟秦老大去谈情说爱。

    赶到了那家咖啡厅,朱小君把陈东哄着回家了,然后选了个僻静的座位,喝着茶,抽着烟,等着秦璐的到来。

    等了半个多小时,秦璐才一头汗水地赶过来。

    “猪头,你来了多久了?”

    朱小君打了个响指,叫来了服务员:“我也刚到,你看想喝点什么?你的地盘你做主!”

    秦璐摆了摆手,打发了服务员:“我跟你喝点茶就好了。”

    朱小君随即给秦璐倒了杯茶递了过去:“你昨天说唐武被扯进这件案子当中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璐喝了口茶,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你知道这案子中为什么没有人员伤亡么?”

    朱小君点了支烟:“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

    秦璐颇为神秘道:“就在案件发生的前一天下午,唐武带着人,把那一片的居民全都请去喝茶了,当晚并没有放这些居民回来,而是安排到了一家宾馆中,朱小君,你说这事蹊跷不蹊跷?”

    朱小君看着得意洋洋的秦璐,淡淡地回了一句:“或许只是个巧合。”

    “巧合?”秦璐惊呼起来:“我知道你想着帮唐武摆脱责任,但你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朱小君撇了下嘴:“我怎么就不讲道理了?九鼎公司买走了那块地,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做房地产开发吗?”

    秦璐耐着性子点了点头:“接着说。”

    “九鼎再怎么牛逼,毕竟是从省城过来的,对彭州是人生地不熟,所以,找瘸四喜唐武他们来协助拆迁是不是合情合理呢?”

    秦璐咬了下牙:“嗯,可以继续。”

    “瘸四喜和唐武虽然都是在道上混的大哥,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道上的人也不敢像以前那么嚣张了,换一种方式来跟拆迁户谈判,有什么稀罕的呢?”

    秦璐终于忍不住了:“但问题是时间上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呢?”

    朱小君耸了下肩:“是啊,我也说这是个巧合嘛!”

    秦璐腾地一下举起了茶杯,作势要砸朱小君,可朱小君却视而不见,依旧是悠哉游哉地喝茶抽烟。

    秦璐讨了个没趣,换了个喝茶的姿势:“你就不觉得这是唐武的故意而为吗?你就没感觉到这其中必有隐情吗?”

    朱小君摇了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秦璐本起了脸来:“死猪头,别给脸不要脸啊!我这是在帮你,你要是这么不领情,那……”

    “那什么那?秦老大,你这些日子是不是猪脑子吃多了?”朱小君依旧端坐着,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说唐武是故意而为,那他若真是为了不伤人才把那片居民掉离开去,那么,那一片居民养的小狗小猫小鸡仔什么的,又该如何解释呢?”

    秦璐顿时蔫了。

    朱小君提到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她忽略了的。在房屋凭空消失的过程中,房屋中的家具电器什么的都随之一块消失了,但居民们圈养的鸡狗猫们却是安然无恙。

    “你也可以怀疑是唐武他们故作玄虚,把人调开后利用一些高科技手段做出的魔术样事件,但是,那得借助于什么样的高科技手段呢?唐武瘸四喜他们能不能掌握这种高科技手段且不说,就说一点,他们这么做,图的是什么呢?划算不划算呢?”朱小君颇有些得理不饶人的味道。

    秦璐彻底无语了。

    “你是不是已经把唐武他们给抓起来了?”朱小君又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喷吐着烟雾。

    “嗯……”秦璐下意识地应道:“你怎么知道我把唐武给抓了?”

    朱小君抛过来一个充满了蔑视的眼神:“就你?翘什么样的屁股想拉什么样的屎,本尊心里是清清楚楚。”

    秦璐瞪圆了眼睛,压低了嗓门,探着脖子道:“那你说,老娘现在想拉什么样的屎?”

    朱小君嘿嘿一笑:“想暴打我一顿呗!”

    秦璐抚掌大笑:“吹牛逼吹破了吧?老娘根本不想削你,老娘现在只想赶紧把唐武给放了,关在队里白浪费伙食。”

    “别介啊!”朱小君急忙拦住了就要回去的秦璐:“你抓了唐武刚好为我接近瘸四喜找到了理由。其实我刚才都是故意逗你的,其实我心里也觉得唐武做的这件事太过蹊跷了,不过咱们俩想问题的方向不一样,我怀疑的是九鼎公司,而不是瘸四喜唐武他们。”

    朱小君这边退了一小步,秦璐却紧跟着进了几大步:“那你想老娘怎么配合你?说出你的目的和你的交换条件,老娘要是满意的话,那就成交,要是不满意,哼哼……我就对唐武造谣说,她姐姐被一个叫朱小君的死猪头给拱了……看他还会不会信任你。”

    秦璐这么一说,朱小君的小心脏顿时扑通扑通瞎跳起来:“秦老大,给个面子撒,我就是想借着唐武来接近瘸四喜而已,这么点小事……好吧,你想要什么条件,只要我朱小君做得到,就一定答应你!”

    秦璐不怀好意的笑了:“昨天……电话里……谁答应的给老娘跳段艳舞的?”

    “我什么时候就答应你了?”朱小君叫了起来:“是你一厢情愿好不好?我只是说要以身相许而已。”

    秦璐一个白眼扔了过来:“就你?还以身相许?拉倒吧你!跳艳舞,答应了,我就配合你,不答应,那咱俩就一拍两散,我继续回去上班,抽个空提审提审唐武同学。”

    朱小君握紧了双拳,愤恨地盯着秦老大:“有种,你就再说一遍!”

    秦璐咯咯笑了:“老娘再说十遍也无妨。”

    朱小君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来:“算你狠……成交!”

    秦璐还有事,于是便先走了,朱小君一个人留在了咖啡馆中,他需要静静地思考一番。

    房屋是如何在人的眼皮子下慢慢消失的,这个问题太深奥,朱小君根本想不明白,所以,他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消耗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他要想的是这家叫九鼎的房地产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它到彭州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九鼎公司来到彭州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了瘸四喜抢了吕保奇看中的一块地。虽然瘸四喜不肯承认他和九鼎联手的事情,但在外人眼中,这可是铁一般的事实。

    也正因为如此,吕保奇才会对瘸四喜下了狠心,就在这二人针锋相对斗智斗勇的关键时刻,锤子却莫名其妙地在看守所中自杀了。

    朱小君因此推断,应该是有第三方势力想介入彭州江湖,为了大家的利益,同样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朱小君在吕保奇和瘸四喜二人之间说和,将他们两个的争斗压了下来。

    吕保奇和瘸四喜之间消停了,那隐隐的第三方势力也似乎消停了,彭州江湖迎来了和风细雨一般的日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