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4章 五年前(10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九鼎公司看上去也不像是那股第三方势力,因为他们随后便向吕保奇送了份大礼,他们拿下的那块地,包括即将开发的楼盘项目,以三千万的价格,送给了吕保奇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要知道,单是那块地,九鼎公司就花了一个多亿,三千万,最多也只能占了那块裸地的两成五的股份。

    九鼎公司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就等于向吕保奇服了软。

    因此,可以推断九鼎公司也是不愿意看到吕保奇和瘸四喜之间发生战争的,故而可以断定九鼎公司绝非是那个第三方势力。

    当时根据锤子的死因,朱小君把这个第三方势力归纳与樊罡的同伙,虽然在逻辑上有些牵强,但如果锤子真的是被人控制了思维,那么这原本牵强的逻辑也就不在牵强。

    但是,蒋光鼎却断然否定了那副眼镜的神奇功能,说那副眼镜不过是一对一定制的虚拟数字产品,戴上它,看到的图像以及感知到的信息,无一不是虚拟数字形成的结果,并非真实。

    该相信谁呢?

    朱小君仰躺在咖啡厅的沙发座位上,微微地迷上了双眼。

    这是朱小君生平以来第一次在想不懂的情况下还要坚持想下去。

    这么做无疑是极为艰难的,同时也是极为痛苦的。因此,朱小君终于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申吟’——鼾声!

    这可怨不得朱小君的意志不够坚强。昨晚因为一肚子的心事导致了酒量大打折扣,并因此而喝了个酩酊大醉,吐过之后被宫琳帮着洗了个热水澡,这才算清醒一点,可接下来……那可是一整夜啊!

    睡的正酣,手机却响起了铃声。

    朱小君猛地一惊,睁开眼看了手机,发现来电却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于是很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然后继续盹寐。

    然而,拨打这个电话的人却是一个意志力颇强的家伙,朱小君挂掉了电话不到一分钟,便打来了第二次。【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再一次挂掉电话。

    又是一分钟,手机第三次响起。

    朱小君动了肝火,抓起手机接通了电话,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手机便是一顿好吼。

    吼完了,朱小君正要挂电话,对方却幽幽地说了一句:“小君,我是你冯叔啊!”

    冯叔?

    睡得迷迷瞪瞪又被电话闹腾的心烦意乱的朱小君一时间居然没想起谁是他冯叔。

    好在那个自称是朱小君冯叔的那个人并没有在意到朱小君的瞬间失忆,接着说道:“朱小君,我要立即见到你,你吕叔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对方一提到吕叔,朱小君顿时想起来了,这个自称是冯叔的人,便是吕保奇身边的跟班老冯。

    “冯叔,你这是在外地吗?我怎么才能见到你呢?”

    老冯干咳了两声:“我没出去,我就在彭州,这样,你尽快赶到新区的北湖路24号来,那是家正在装修的饭店,我在那儿等你。”

    朱小君的困倦之意已经完全消散了。老冯如此紧张神秘,定然是吕保奇那边出了什么紧急情况。

    朱小君连忙买了单,出门去拦出租车了。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在那家正在装修的饭店三楼的一间办公室中,见到了老冯。

    “这袋钻石成色还算不错,估价应该不低于两千万,你拿去把它换成钱,在申海买一幢别墅,位置最好偏远一点,要装修过的现房,二手的也可以将就。”老冯见到了朱小君,没有客套,直接提出了要求。

    朱小君接过老冯递过来的那袋子钻石,看都不看一眼,便装进了背包里。“吕叔他出了什么事?”

    老冯哀叹了一声:“能出什么事?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来的早晚而已。【愛↑去△小↓說△網w  qu 】小君,在申海买房的时候,不能用你的名字,你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而且,这个人要跟彭州没有丝毫的关系。”

    朱小君何等聪明,立即领会了吕保奇的用意,他一定是在彭州呆不下去了,要找个别人找不到他的地方猫起来,而且,要找他的人很可能就是警方的人。

    “冯叔,买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担心……”

    老冯招了招手,示意朱小君坐的离他近一点:“你吕叔说,现在能信任的也就是你朱小君了。好吧,我就跟你说了实情吧,免得你在心里猜来猜去的。”

    朱小君掏出了烟来,给老冯上了一支,点了火之后才照顾了自个,二人抽上烟后,老冯说起了吕保奇的事情。“省厅终于要动你吕叔了,咱们彭州市局这边也压不住了,幸亏你吕叔这些年在警方那边还有几个朋友,提前得知了这一信息。”

    朱小君皱着眉头插话道:“可是,就这么躲起来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老冯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其实,你吕叔十几年前就预料到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前天他自己开车出了趟门,昨天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车子掉进了一个小山坳里,摔得不成个样子,而且还爆炸燃烧了。”

    朱小君惊道:“那吕叔他……他怎样了?”

    老冯看着朱小君,突然笑了:“你吕叔真是没白信任你欣赏你啊!放心吧,朱小君,这只是你吕叔的事先安排,车子里面当然会有一具烧的都成了炭灰的尸体,而这具尸体的dna测试结果也一定会跟你吕叔在医院的记录相吻合。所以,从今天开始,吕保奇这个人就已经死了,但你吕叔还活得好好的。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么?”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这么一来,吕叔便可以安心地在申海养老了。”

    老冯笑了笑:“问题是时间太紧迫了,你吕叔来不及把资产整理出来,现在能动用的,只有家里藏着的这些玩意了。”老冯说着,指了指朱小君的背包。

    朱小君拍了下背包:“这玩意我会处理好,不能让吕叔吃了亏,至于申海那边的房子,我想办法还是很多的,两个原则吧,一是尽快,二是正常。”

    老冯用着赞赏的目光看了朱小君一眼:“接下来我也要离开彭州了,以后每个礼拜我都会跟你联系一次,你可不要看到是外地陌生号码就不接电话哦!”

    朱小君抱歉地笑了下:“不会,一定不会了!”

    老冯笑道:“还有件事要托付你。”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说!”

    “你吕叔膝下无儿无女,就燕子这么一个外甥女,所以,你吕叔在遗书交代了死后把所有产业都交给燕子来打理。燕子是个好女孩,但是缺乏在社会上的历练,你要不惜余力地帮助她,而且还不能对她说出真相,小君,你能做到吗?”

    一提到刘燕,朱小君的小心脏便失去了控制,那些曾经的美好的回忆便一幕幕浮现于眼前。

    “放心吧,冯叔,我一定会倾尽全力,而且也一定能做得到做得好!”

    老冯会心地笑着点了下头:“燕子的脾气不太好,喜欢耍小女孩的性子,你吕叔担心她会拿奇江医疗的股权来为难你,所以你吕叔给你准备了一个反手锏,喏,这是一份股东声明书,燕子做为奇江医疗的股份代持人,无权对奇江医疗的任何经营活动做任何评价。”

    老冯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粗略地看了遍那份文件,忍不住笑开了:“我要是连刘燕都对付不了的话,那我……”

    老冯哈哈大笑,伸手就要拿回那份文件:“你这么自信,看来老吕是多虑了!”

    朱小君哪肯把文件还给老冯?连忙收好了文件,自嘲道:“我也就是给自个打打气壮壮胆,冯叔你何必当真?”

    老冯原本就没当真,见朱小君收好了文件,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燕子她舅妈在美国那边治疗的效果还算不错,现在一回国,这治疗……”

    朱小君接道:“没关系的,我那个免疫细胞中心引进了一项美国技术,比美国现今的绝大多数的免疫细胞治疗技术都要好,等伯母回来后,我就安排她到我那个中心继续治疗,不会差了的。”

    老冯微微颔首,他要交待的事情都已经交待完了,接下来就等着天一黑便准备离开彭州了。朱小君看出来了老冯的心思,于是便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告辞的话刚到了嘴边,朱小君突然想起了那件房屋凭空消失的案件来,老冯跟着吕保奇在彭州这片江湖上闯荡了三十余年,见多识广,所以,朱小君很想问问老冯,看老冯对这件事是如何认识的。

    “冯叔,九鼎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它的那块地上出现的怪事……”

    老冯突然闪现出一丝紧张的情绪来。

    “五年前……”老冯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定了定神:“五年前,我们保奇地产也遇到过相同的事件,只不过,那一次的范围比这一次要小许多。”

    此话一出,轮到朱小君震惊紧张了:“可彭州地面上从来没听说过五年前曾发生过那种事啊?”

    “没听说过不代表就没发生过!”老冯长叹了一声,仰着脸,看着天花板:“因为范围小,我们把事情给盖住了,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居民都已经搬迁出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只有公司的几名骨干,而且这可不是件吉祥的征兆,所以,大伙都封住了自己的嘴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