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5章 人各有命(1更)
    “你吕叔为这件事专门请来了一个道行深厚的风水师,那个风水师看过之后,不言不语,连你吕叔给他准备的润眼费都不要了,就慌着要走。”老冯说着,陷入了对当年的回忆中,神色也颇为怪异:“你吕叔和我苦口婆心地相求,最后把润眼费足足提高了十倍,那名风水师才开口说了话。”

    朱小君急切地问道:“那风水师是怎么解释的?”

    老冯瞪了朱小君一眼:“什么叫解释啊?人家风水师看到的都是常人所看不到的!风水师说,这块地的地下,住着一个修行了上千年的蛤蟆精,我们拆迁动土,惊到了这个蛤蟆精,那消失了的房屋,便是那个蛤蟆精给吞了下去。”

    朱小君强忍住不笑出来:“那后来又是怎么解决的那只蛤蟆精呢?”

    “你有没有去过山南小镇?”老冯没有回答朱小君,而是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朱小君摇头道:“路过过,但没进去过。”

    老冯点了下头:“山南小镇便是五年前发生那件奇异事件的小区,出事之后,我们按照风水师的办法,修改了小区的建筑图纸,在那块地上改建了一个池塘假山,池塘挖的够深,还养了不少的鱼,算是给那个蛤蟆精赔个罪。”

    朱小君终于忍不住了,笑道:“蛤蟆精有的吃有的喝,也就心平气静,不再出来闹事了?”

    老冯很不满意朱小君的这种明显带有戏谑成分的口气,但朱小君刚才又答应了他的诸多委托,一时间也不好叱喝朱小君,只是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这五年下来,山南小镇还算是安然无恙。”

    朱小君拍了下双腿,站起身来:“没事,我也就是好奇而已,冯叔请放心,这些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老冯也站了起来:“要是担心你会说出去,那冯叔也不会跟你唠叨这么多了!好吧,你慢走,冯叔就不送了!”

    朱小君笑了笑:“该说不送的人应该是我呀,冯叔,祝你一路顺风!”

    告别了老冯,朱小君迫不及待地拨打了瘸四喜的电话,他需要立即了解九鼎公司对待这个奇异事件的处理办法,不为别的,就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那颗好奇之心。

    瘸四喜接到了朱小君主动打来的电话显得很高兴,朱小君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目的,瘸四喜在那边就嚷嚷着要请朱小君吃饭喝酒。

    吃就吃,喝就喝!

    朱小君的豪气一时间彰显出来,全然忘记了昨晚上在省城醉得是一塌糊涂。

    道上的事传播的往往比娱乐界的绯闻还要快,吕保奇出车祸的事情,瘸四喜大上午便已经得知了,少了一个山一般的对手,瘸四喜非但没有丝毫的兴奋,反而有着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一代枭雄啊!就这么走了……”瘸四喜一见到朱小君,别的还没说,便先唏嘘起来:“不过这样倒也痛快了,省得到老了被人嫌弃。”

    朱小君在跟老冯说起吕保奇的事情的时候,也曾怀疑过吕保奇是被人在背后下了黑手,告了黑状,才招惹了省厅的。这个被怀疑的对象,其中就有瘸四喜和他背后的九鼎房地产公司。

    朱小君不相信以瘸四喜的个性,真的能放下和吕保奇之间的恩恩怨怨,更不相信来势凶凶的九鼎公司会甘心屈从于一个地头蛇。

    但是,看到了瘸四喜的表情,朱小君随即也就打消了这份疑虑,因为瘸四喜在感慨吕保奇命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真挚的,是发自肺腑的。

    在道上混的人,可没学过表演!

    就算是当过影帝的人,也无法做到像瘸四喜那般真诚。

    “人各有命!吕叔的这一劫,是上天注定了的,饶是一代枭雄,也奈何不了命运这两字啊!”朱小君打消了对瘸四喜的怀疑,顺着瘸四喜的唏嘘感慨着。

    瘸四喜拿起桌面上的一包大中华,自己叼上了一支,然后将剩下的烟放到了转盘上,转到了朱小君的面前。

    “吕老大活着的时候,我做梦都盼着他早点死了,可是,他真的不在了,我这心里却空落落的。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就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朱小君,你说我们这些人到底是图个啥呀?在社会上,我们这种人看起来风光的很,没人敢招没人敢惹的,可是实际上呢?家里的亲人整天提心吊胆的不说,警察们一日三变的脸色也不说,白道上随便哪个手上有点权势的人,不都是把我们欺压的要死要活的?”

    菜上来之后,瘸四喜开了瓶白酒,要了两只大玻璃杯,一瓶酒一分为二。

    “我原以为等混出来就可以出人头地了,就可以有大把的钱过上好日子,现在我瘸四喜也算是彭州道上的一号人物,钱赚了也不少,可好日子呢?却感觉******越来越远了啊!”瘸四喜拿下一杯酒,将另一杯转到了朱小君的面前,端起自己的那杯,一气喝下了三分之一。

    “就说我兄弟老五,好心好意地请了拆迁户去吃饭喝茶谈合同,就他妈巧了,那些拆迁户的房子竟然蒸发了,你说,这种事关老五个屁事啊?他要是有那个能耐,干嘛还要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营生?去当魔术师不是更好吗?可警察却不分青红皂白,先抓了再说……”瘸四喜说到郁闷之处,又端起了酒杯,灌了一大口:“我们找了律师去跟警察理论,可******警察根本不讲理,一句‘再闹事就把你们全抓了’便打发了我们。操,这是哪门子王法啊!”

    朱小君端起了酒杯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状态,那酒精的气味进入到了鼻腔中,顿时引发了胃体的强烈不满。朱小君只好一小口一小口地先适应着。

    好在瘸四喜并不在意朱小君喝酒的表现:“老五是真******倒霉,这帮混账警察,为啥不去抓九鼎公司的老板呢?那个老板才是最可疑的啊!是他指使了老五,安排的时间呐!”

    朱小君夹了口菜,边吃边回应道:“老五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刚好办案的负责人是我的那个女同学,我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明天老五就能放出来。”

    瘸四喜先是一个惊喜,随后又是一个愧歉:“你说的是秦警官么?抓老五的可不是秦警官啊!刚才不好意思啊,情绪失控,说了粗话。”

    朱小君在心里偷着乐了,瘸四喜这个人,明明是粗人一个,却因为有了个中专的学历,就时时刻刻地充装文化人,不是情绪激动,就绝不会爆出粗口来。

    这一点并不是瘸四喜的专利,彭州江湖的老大吕保奇,也是如此。吕保奇为了漂白,为了充装成有文化有品位的人,有时候还会在鼻梁上架起一副金丝边眼镜。

    这两位大哥级的人物影响了整个彭州江湖,各个大哥纷纷效仿,因此,彭州江湖便扬起了一道亮丽的风景:这帮混江湖的大哥在明面上,一个比一个斯文,一个比一个有礼貌。

    “抓老五的人都是些小喽啰,不知深浅,秦警官知道我跟四哥还有老五的关系,所以老五在她手上,也没遭罪。”

    瘸四喜吁了口气,端起酒杯,跟朱小君示意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将剩下的酒全倒进了肚子里。

    朱小君端着酒杯,苦着脸道:“我昨天喝大了,今天这战斗力……”

    瘸四喜摆了摆手:“喝酒讲的是个意境,不在乎谁多谁少的,你慢慢来,投通了,喝起来也就舒服了。”

    “四哥,你刚才说老五请拆迁户吃饭喝茶都是九鼎公司老板指使的?还有,我还听说九鼎公司以三千万的价格卖给了吕保奇两成五的股份?我就不明白了,这九鼎公司的老板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啊?”朱小君小口饮啜着杯中酒,适时地提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瘸四喜呵呵大笑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我跟九鼎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吗?其实直到今天,我也没答应过九鼎,只不过碍着省城朋友的面子,不好回绝九鼎公司而已。”

    朱小君颇为好奇,问道:“为什么呀?我一直以为四哥你并不是一个惧怕吕保奇势力的人。”

    瘸四喜喝了一大口酒,又吃了两夹子菜,笑着说出了答案:“那九鼎公司的渠老板……哈哈哈,说是个军人的后代,而且还是个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可他却是个标准的娘炮……哈哈哈,不看身份证,你真的认不出他居然还是个男人。”

    “怪不得!”朱小君陪着瘸四喜大笑起来。

    对朱小君来说,九鼎公司的老板是个娘炮也好,是个纯爷们也罢,这都不要,重要的是朱小君知道了这个渠老板原来还有着这么深厚的背景。

    有着这么深厚的背景的人物,为什么会屈从于吕保奇呢?朱小君难免在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这个问号刚一出来便消散了,因为朱小君马上意识到在省厅点了吕保奇的人很可能就是这个渠老板。只不过在这之前,朱小君把渠老板和瘸四喜当作了同伙来考虑,所以在排除了瘸四喜的怀疑之后,顺便也带走了对渠老板的怀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