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6章 看房(2更)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等你真的以为我服软了,放松了警惕,然后我就在你的背后插上一黑刀。这一招,无论是在电视剧还是小说中几乎都被用烂了,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一招却始终没有失去生命力,反而是一副大有前途的状态。

    朱小君便是如此判断渠老板对付吕保奇的招数的。

    要不然,怎么也解释不清楚省厅为啥对吕保奇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事先根本就没表现出多少征兆来。

    不过,现在这个判断即便是千真万确也于事无补了。吕保奇若是咽不下这口气的话,那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干掉渠老板,而若是这么做了的话,那无异于同归于尽。

    吕保奇费了那么大的周折,才保全了自己,又如何会选择跟渠老板同归于尽的道路呢?

    这天晚上,朱小君跟瘸四喜喝到了深夜,俩人一共干掉了四瓶白酒,瘸四喜喝的虽然比朱小君要多一点,可多也多不到哪儿去,因为朱小君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还真像瘸四喜说的那般,把酒路给投通了,酒路通畅了之后,朱小君是越喝越有精神,越喝越觉得轻松,直到把瘸四喜喝的直接趴在了桌面上。

    从瘸四喜的口中,朱小君得知那个房屋凭空消失的事情确确实实跟九鼎公司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若是这之前朱小君没有跟老冯交流过的话,或许他还会尚存一丝怀疑,但是,从老冯那里得知五年前就曾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后,朱小君已经开始怀疑这种事是不是人类而为了。

    当然,老冯所说的蛤蟆精,朱小君也只会当成个笑话。

    喝酒中,瘸四喜还告诉朱小君,渠老板被房屋凭空消失的这件事给吓着了,正在四处打听有功力的法师,据说前两天还真请来了一位自称是什么什么天师的老道,可惜的是,红三代的老爹——红二代很不高兴,亲自出面赶走了那位天师道长。

    赶走了天师道长的红二代请来了一批科学家,这些科学家带着好几车的设备,已经在现场忙活了一整天了,除了没结果,其他方面进行的都很顺利。

    喝酒中,朱小君还当着瘸四喜的面给秦璐打了个电话,朱小君故意把手机调整为免提状态,把音量调到了最大。

    秦璐很痛快地答应了朱小君,明早一上班,就释放老五。

    而且还是无条件释放,一毛钱的保释金都不需要。

    瘸四喜当然很高兴,一高兴就忘了形,一忘形就说漏了嘴,结果被朱小君知道了另外一个秘密。

    原来,瘸四喜早就知道了锤子被吕保奇收买了,所以他才会安排手下兄弟暗地里点了锤子一把,将锤子扔进了看守所。锤子虽然是个硬骨头,死活不肯承认警方的指控,但瘸四喜却不断地向警方透露了锤子的一些犯罪事实。

    向警方透露的锤子的这些犯罪事实当然跟其他兄弟是没关系的,但累加起来,也足够锤子在狱中呆上个十年八年的。

    瘸四喜说漏了嘴,泄露了这个秘密,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讲,他同样摆脱了干掉锤子的嫌疑。

    这一晚的酒真是没白喝,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够大,大到足够朱小君好好想上一个夜晚的了。但是,朱小君只能把这些得来的信息暂时储存在大脑的某个沟壑中,他根本来不及去整理思绪,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昨天忙活了一整天,晚上到了家连澡都没洗,自然也忘记了给手机充电,这会一看,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充上电之后,朱小君先去冲了个澡,等冲过了澡,手机也有了一点电,于是便开了机。

    世间万物就是这么奇妙,在手机这方面的表现就是当你手机开着,而且你还有充分的闲心来对付任何电话或短信或微信的时候,往往手机是异常安静的,而当你忙得焦头烂额或者是手机没信号没电又或是必须关机的时候,往往是电话短信包括微信就会一股脑地涌出来。

    朱小君的手机不知道是什么时间自动关机的,也许是昨晚上跟瘸四喜喝酒的时候,也许是到了家睡着觉了的时候,不过,不管是什么时候,到他开机的时间,最多也不过十二个小时。

    然而,就是这十二个小时,竟然有了六七个未接电话,还有二十多条短信和微信。

    这种事,也没啥好办法,只能是一条一条的看下去。

    前两个未接电话是陈光明打来的,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朱小君回忆了一下,那个时间可能是自己刚上了出租车,没听到铃声。

    中间几个未接电话便到了当天的早晨七点多,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但归属地是彭州当地的,而且这个号码还一连打了三次。朱小君在心里记下了,准备浏览完所有信息后,给这个号码回一个电话过去。

    最后一个未接来电是秦璐打来的。电话打了两遍,最后一次的时间是八点过十分。

    接着便是微信和短信。

    陈光明没打通电话,于是给朱小君留了条微信,告诉朱小君,钟楼医院的项目应标答辩会定在了下周五的下午三点至五点,每个应标单位有十五分钟的演讲时间,另外还有十分钟左右的回答提问的时间。

    朱小君随手给陈光明回了信息:知道了,会安排佟博士下周四之前到省城,咱们下周省城见面再聊。

    接着便是秦璐发来的微信:死猪头又睡懒觉了?老五已释放,秦大所长有请。

    朱小君随手给秦璐也回了一条:“秦大所长请我作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最后一条微信是一个好友申请,朱小君点开一看,申请备注居然写着‘我是宫琳’,一股甜蜜的味道顿时涌上了心头。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独特之处,宫琳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就是对通讯工具的保守态度,她至今用的手机还是最老式的那种非智能手机,因此手机微信和手机扣扣都没用过。对宫琳来说,手机的功能只有两样,打电话和发短信。

    朱小君一边暗喜着,一边点了同意按钮。

    剩下的就是短信了,十多条短信居然是同一个电话号码的来电提醒。朱小君看着这个来电提醒的号码有些熟悉,再一翻刚才的未接来电,才知道这个彭州当地号码居然一上午给自己打了十多次电话。

    会是谁?能有什么事?带着这种疑问,朱小君回拨了那个号码。

    接电话的是一个有着小鸟般清脆嗓音的小女孩。

    “您是朱小君朱先生对吗?”

    朱小君眨巴了几下眼皮,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就认识了这么个女孩子。

    “你是……对不起,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你是哪位。”

    “我是爱家房产中介的黄莺啊,朱先生,您前两天到我们中介看过房的。”

    朱小君终于想起来了,那天,他把朱大梁交给了张石之后,在等陈东开车过来的时候,确实是去过一家房产中介,还跟里面一个长得很水灵的小姑娘聊了一会。

    “哦,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

    “朱先生,上次您给我说了您理想中的房源,昨天我拿到了一套房子,跟您的希望非常吻合,所以……”

    朱小君笑着打断了黄莺:“所以你就每隔二十分钟给我打次电话!小美女,你这一上午恐怕只干了这么一件事了吧。”

    黄莺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局促:“朱先生,是这样……我……我是个新人,这套房源如果我不能在二十四小时内找到意向客户的话,就有可能被别人抢走的。”

    朱小君笑道:“不就是个意向客户吗?你完全可以找个亲戚朋友什么的,充充门面不就混过去了?”

    黄莺的声音显得更慌乱了:“那怎么能行呢?这样做万一被公司发现了……我……我的提成会被扣光的。”

    朱小君的笑意更浓了,这个小美女还真是有点意思,说话不过脑子,要是朱小君有兴趣的话,估计连有多少提成都能问的出来。

    “你还记得我对房源的要求吗?”

    听朱小君这话像是有希望,黄莺顿时兴奋起来了:“市中心区域,电梯现房,没住过人,最好还是毛坯房,二居室,面积不要太大,七八十平米最好。朱先生,我说的对吗?”

    朱小君不由得拿着电话点了下头:“嗯,小美女的记忆力还是蛮不错的。”

    黄莺又道:“我手上的这套房源跟您的要求基本吻合,价格也不高,朱先生您……”

    三天前,当朱小君得知了朱大梁的病情的时候,他对父母的愧疚感油然而生,那天,朱小君就打定了主意要给父母换一套住房。那天从肿瘤医院出来的时候,朱小君下意识地走进了爱家房产中介,那时候,他的这种想法才逐渐成型。

    这会子黄莺的电话使得朱小君突然意识到他实现这个想法的时间并不多,朱大梁的治疗也不过就是一个来月的事情,之后就算出去旅游个一个月,满打满算,留给他的时间也不过两个月,而且,朱小君还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把给父母购买的这套房子装修的漂漂亮亮舒舒服服。

    “好吧,半个小时后,我到你那儿,然后咱们一块去看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