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7章 反物质理论(3更)
    黄莺在电话中还真没说半句掺水的话,那套房源完全符合了朱小君的期望,只是房主的要价稍微偏高了一些。

    黄莺很聪明,从朱小君的表情变化上已经读懂了朱小君的内心想法,可能除了对房价稍有些不满之外,其他的都刚刚好符合朱小君的要求。

    “要不,我再跟房主商量一下,让他给您把价格降一降?”

    能降价固然很好,但谈了降价就无法装逼了,朱小君只考虑了半分钟不到,便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实惠,选择了装逼:“降价?一降价你的提成不也跟着减少了?嗯,为了奖励你的这种敬业精神,这价格就不用谈了。这房子嘛……”

    朱小君故意卖了个关子,颇有些猫戏老鼠的样子看着紧张要命的黄莺:“这房子我要了,今天就可以付定金签合同,明天我把全款付清,咱们立即办理过户手续,你看行吗?”

    黄莺顿时兴奋地拍着巴掌跳了起来。

    看着黄莺的这股兴奋劲,朱小君忽然想起了温柔来。温柔这个小妮子高兴起来的样子和眼前的这个黄莺简直是一模一样,只图着自己痛快,根本不会顾及自个的形象以及别人的看法。

    不同的是,温柔这小妮子从外到里都彰显着一种单纯,单纯到只会让男人把她当成一个顽皮的小妹妹,而无法将她上升为女人来看待。而黄莺却透露着一种成熟,不单是那个凹凸有序的体型,还有那一双扑闪着渴望情绪的大眼睛。

    这种带着渴望情绪的眼神是最容易勾起男人的****的。

    朱小君是个男人,所以他对黄莺很自然地产生了某种****。

    签完了购房合同,交付了定金,朱小君忍不住向黄莺发出了邀请:“小美女,我是发自内心地感谢你,不是你,我还真难买到如此称心如意的房子。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谢,请允许我邀请你今晚一起吃个饭,好么?”

    邀请的话刚说出口,朱小君突然想起来秦璐之前给他回了微信,说秦宏远今晚会来彭州,要见一见朱小君,晚上有可能在一起吃个晚饭。

    一想起这事,朱小君立马有了一丝后悔的情绪,但这种情绪也仅仅是闪了个脸而已,因为朱小君随即就开导了自己。

    秦宏远约他能有什么好事呢?除了那些神神秘秘的案子还是那些神神秘秘的案子,哪里有陪着美女吃完饭那般惬意哩!再说,秦璐的回复也仅仅是有可能,朱小君又怎么会因为一句‘有可能’就饿着肚子干巴巴地等着秦宏远呢?

    可是,黄莺却拒绝了朱小君,而且拒绝的还是那么的干脆利索:“谢谢您的邀请,不过我晚上还有工作,实在是没时间陪您吃饭。”

    朱小君一愣,还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了,这个小黄莺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女孩。忽见到黄莺又莞尔一笑,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朱小君:“您要是真想感谢我的话,不如到这儿去玩儿,我晚上就在这儿上班。”

    朱小君接过卡片,瞄了一眼,看清楚了那卡片的抬头印着几个烫金大字:‘帝豪ktv’。

    瞄见了这几个字,朱小君真是哭笑不得,感情这女孩白天在房产中介做白领,到了晚上就成了……一个混迹与这种场所的女孩,想得到她无非就是多少钱的问题,朱小君顿时失去了兴趣。

    “嗯,好吧,有机会一定去捧你的场。”

    黄莺却咯咯咯笑出了声来:“我就知道您一定会产生误会,把我当成了三陪女了是吧?”

    朱小君倒也不掩饰,点了点头:“你别告诉我你只是在哪儿做个招待……”

    黄莺撅起了嘴巴,眼神流转,像是个秋波又像是哀怨:“什么呀!我是那家ktv的驻唱歌手,我很受客人们欢迎的!”

    朱小君只知道酒吧里有驻唱歌手,却不知道像ktv这种场所中也有驻唱歌手。

    正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秦璐很凑巧地打来了电话,说秦宏远已经到了彭州,让朱小君赶紧到迎宾馆来,她和秦宏远都在那儿等着呢。

    这给了朱小君很不错的一个台阶。收好了购房合同和定金收据,同时也收好了黄莺的那张卡片,朱小君很绅士地向黄莺告了别。

    迎宾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兴建的,论年龄,和朱小君几乎同岁。有着二十多年历史的迎宾馆在彭州已经有些落伍了,可就是有一帮老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对这个迎宾馆总是念念不忘。吕保奇是这样,秦宏远也是这样。

    陈东开着车将朱小君送到了迎宾馆,因为朱小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和秦宏远的会见,因此便让陈东自个找地方玩去了。陈东原本不肯,可一听说朱小君要见的是秦宏远,立马吐着舌头答应了下来。

    秦宏远预定了一个小号的包间,朱小君赶到的时候,包间里除了秦氏父女之外,还坐着一个看上去很有学识的陌生中年人。

    “我来介绍一下。”秦宏远见朱小君进了包房,立即起身向那位陌生人介绍道:“这位叫朱小君,是彭州肿瘤医院的外科医生,同时也是我们502所的编外侦察。”

    待朱小君跟那位陌生人握了手之后,秦宏远又介绍道:“这位是天京大学的天体物理学专家魏教授。”

    “在下魏翔。”被秦宏远称为天京大学的天体物理学专家的魏翔显得很谦虚,拿了名片,双手递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亦是伸出双手接过了明面,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医生的,不习惯带名片出来。”

    魏翔笑了笑:“理解,我在天京也认识几个医生朋友,他们同样不习惯使用名片。”

    秦宏远道:“魏教授是我专门为了那件房屋消失案请到彭州来的,之前已经了解了案件的详细过程,也专门去了现场考察了。魏教授,接下来就说说您的看法吧。”

    魏翔喝了口茶水,清了嗓子:“起初秦所长怀疑的是反物质作用,哦,我不知道秦警官和朱医生对反物质这个学术领域了解多少?”

    秦璐高中毕业后就当了兵,当完了兵就当警察,平日里也不过就三件事,抓贼、练功及喝酒,偶尔看看新闻。所以,魏教授提到的什么反物质正物质的,秦璐自然是一窍不通。

    朱小君比秦璐也好不到哪儿去。

    从知识结构上讲,朱小君要比秦璐完整许多,范围也宽广许多,但他也仅仅是听说过反物质这个名词,而这个名词之下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理论,朱小君也是老太太跳水井——扑通(不懂)!

    “这么说吧,就像我们小时候学数学,起初学到的都是正数,等到了初中,才知道这世上原来还有负数。”看到秦璐和朱小君一脸懵懂的样子,魏翔显得很兴奋,不遗余力地做起了科学普及:“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物质就像是小学的时候学到的正数,而反物质,则是长大之后才知道存在的负数。我们在读高中的时候,都学到过电子,也知道所有的电子带的都是负电荷,那么有没有一种带有正电荷的电子呢?”

    朱小君脱口而出:“肿瘤诊断设备中有一个叫pet-ct的设备,它的全称就叫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

    也不知道魏教授是否懂得这项设备,总之是他就像讲台上的中学老师一样用眼神表扬了一下朱小君。“我们可以把这种带有正电荷的电子就看做反电子,因为它和自然存在的负电荷电子相遇时,就会相互湮灭抵消。”

    秦璐插嘴道:“就像一个正数加上一个负数,最终的结果就会等于零。”

    朱小君很想跟秦璐犟上一嘴,问问秦璐正二加负一,是不是一个正数加上一个负数,结果又是不是等于零。但话刚到了嘴边,却被魏翔抢了先。

    “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当反物质遇到了正物质的时候,同样会相互湮灭抵消。”

    秦璐惊呼道:“那彭州发生的这起房屋凭空消失的案件,就是犯罪分子利用了反物质才做到的吗?”

    魏翔摇了摇头:“秦所长也提出过同样的疑问,但是我立即就否定了,因为只要有一克的正反两种物质相遇,那么就会在瞬间释放出相当于20万吨当量的核弹爆炸的能量,而彭州的这起事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检测到任何能量释放的异常数据。”

    朱小君忍不住提出了疑义:“魏教授,我有个疑问,我们医学界最讲究的就是循证,所有的结论一定要有充分的证据。您刚才说,一克的反物质和正物质相遇,就相当于20万吨当量的核爆,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如何推算出来的。”

    魏翔被质疑后的表情有些不怎么开心,回答朱小君问题的时候,也稍显不耐烦:“科学家已经在实验室中制造出了反物质,量虽然很小,但总可以推算出反物质释放能量的公式,用计算机计算一下,不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了么?”

    其实朱小君心里还有另外两个问题,但是见到魏翔有些不开心,索性闭上了嘴巴,打定主意就只当个听客好了。管他什么反物质正物质的,跟自己又有个毛关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