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89章 怎么那么巧(5更)
    但魏翔却已经兴奋起来了,呱唧呱唧地从平行宇宙说到了多次元宇宙,后来又扯到了时间是不是物质这一颇有争论的命题,一个小时下来,朱小君都已经吃累了,但魏翔却丝毫不见疲态。

    朱小君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总之是陈东的电话一过来,他就会立即起身出发,至于理由,他早就想好了,就说是唐武有关于九鼎公司的秘密要跟他说。

    这个理由,对秦宏远或是秦璐来说,都是充分的不得了,唯一的破绽就是电话上的来电显示,假如秦璐起了疑心,执意要查看朱小君手机的话……也没关系,因为朱小君已经偷偷地把陈东的手机号码的联系人名称改成了唐武。

    好在魏翔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后似乎也意识到再不吃的话,一桌子的菜就全冷了,所以也就停了呱唧呱唧的讲话,开始了吧唧吧唧地吃东西了。

    八点过十分,这场饭局总算结束了,秦宏远带着秦璐和朱小君,把魏翔送进了房间。

    “到我房间坐一会吧,我有事要跟你们两个交待一下。”秦宏远招了招手,他的房间跟魏翔的在同一楼层,而且相距不远。

    到了秦宏远的房间后,秦宏远招呼了二人坐了下来,拿起桌台上的两瓶免费矿泉水递给了秦璐和朱小君:“也不想多耽误你们两个的时间,咱们就不麻烦再烧水泡茶了。”

    秦璐率先向秦宏远汇报了这几天她的侦察结果,无非就是把以前已经得知的信息再重新验证了一遍,令朱小君感到欣慰的是,秦璐并没有把唐武的事情交代出去。

    秦璐简单几句话说完了,朱小君刚想开口,却被秦宏远给打断了。

    “我听说九鼎公司的老板请了一大帮科学家来勘察现场,是这样么?”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回道:“那个渠老板原本是想请个大法师来的,后来被他老子给制止了,不得已才请了一帮科学家过来。这也很正常,人家花了那么多钱买了这块地,结果闹腾出这种事情来,不弄个说法出来,你让人家将来怎么把房子卖出去呀!”

    秦宏远皱了下眉头:“可是他请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还科学家?魏教授见过他们,一个人名都叫不出来!”

    朱小君撇了撇嘴:“这就是你老人家的不对了,你是为寻求真相才找到的像魏教授那样的货真价实的专家,而人家渠老板,只是需要做个秀,弄个说法出来糊弄一下老百姓,是纯粹的商业目的,你说用得着请来一大帮像魏教授那样的专家么?”

    秦宏远依旧皱着眉头,颇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不管他了。咱们还是说咱们的事情吧!”

    换了个坐姿,秦宏远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来:“朱小君,听说你跟保奇地产的老板吕保奇很相熟,是吗?”

    朱小君耸了下肩:“是很熟,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死了?”秦宏远吃惊地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秦璐抢着回答道:“昨天上午出了车祸,车子经过一个小山坳的时候,翻了下去,人在里面烧的都不成样子了。局里做了初步验对,现在看来,车子里的人确实是吕保奇。”

    秦宏远疑问道:“是不是有人针对他?对他的车子做了手脚?”

    秦璐摊起了手来:“车子翻下去后发生了爆炸燃烧,等我们的人赶过去的时候,什么证据都提取不出来了。”

    秦宏远习惯性的站起身,在房间的狭窄空间里踱起步来。“怎么会这么巧合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吕保奇的死,或许是上天注定。”朱小君生怕秦宏远对吕保奇的死产生疑虑,从而逼着彭州警方细查下去。

    秦宏远踱了几个来回,终于站住了:“我昨天得知了一个信息,说保奇地产在五年前开发一个小区的时候,遇到了相同的案件,朱小君,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你要尽快调查清楚,第一,这个信息是不是真实的,第二,五年前发生同样案件的那个小区在哪里。”

    朱小君心道,这还需要去调查么,我秒秒钟就能给你说出正确答案啊!

    但表面上,朱小君还是装出了一副很正经的样子,他点了点头,应道:“放心吧秦伯伯,最多三天,我就能查清楚这件事。”

    秦宏远点头道:“这几天我要陪着魏教授去趟省城,看看三十年前的那个消失了的小山包。朱小君,你这边一旦得到确定的信息,就立即打电话告诉我。”

    秦宏远似乎很疲惫,因此交代完这件事后,就没再多留秦璐和朱小君。看看时间,这时候离九点还差了几分钟。

    “秦老大,你去哪儿下榻呢?”朱小君盘算着,要是秦璐选择了回她警队宿舍,那么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取消掉刚才准备的唐武要跟他说秘密的计划。

    秦璐却长叹了口气,央求道:“猪头,能陪我走走吗?”

    朱小君的后脊梁骨顿时冒出冷汗来。要是答应了秦璐,那只能用唐武打电话来搪塞,可是,秦璐就在身边,陈东在电话那头能配合好自己吗?

    “天这么热……秦老大,不如我让陈东开车过来,咱们坐车兜兜风,如何?”

    秦璐愣了下,又幽幽地叹了口气:“算了,你忙你的吧,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正说着,陈东的电话过来了,说他已经到了迎宾馆,就在大门口的路边等着呢。

    朱小君和秦璐此时已经下到了一楼的大堂,车就在门口等着,朱小君又怎么好意思让秦璐去打车。

    “就是兜个弯而已,费不了几分钟,再说,我也没啥事好忙的。”

    秦璐没接话,只是瞥了眼朱小君。

    上了车,秦璐拍了下陈东的肩:“东东,先送璐姐姐回宿舍好么?”

    陈东点了点头:“好!”

    秦璐笑了下,又道:“璐姐姐请东东去吃铁板鱿鱼好不好?”

    陈东摇了摇头,干脆利索地拒绝了:“不好!”

    秦璐没有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到了地,秦璐该下车了,可她却犹豫着坐在车上不肯下,似乎想跟朱小君说些什么。

    朱小君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转过头看着秦璐。

    秦璐最终幽幽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打开了车门。

    下了车,尚未关上车门,秦璐忽然敲了下朱小君座位的车窗。

    朱小君放下车窗,探出头来:“秦老大,还有什么指示?”

    秦璐侧着头,斜着眼,盯了朱小君几秒钟:“刘燕该回来了吧?猪头,你可要好好待她!”

    朱小君万万没想到秦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难免会心虚一般,朱小君下意识地搪塞道:“为啥?她是她,我是我……”

    秦璐当头给了朱小君一巴掌:“死猪头你他妈真不讲究啊!你把人家给……那啥了,人家现在有难,你居然能把自己当成看热闹的?我他妈真是看走眼了你!”

    朱小君额头上挨了一巴掌,但嘴皮上依旧坚挺:“我怎么她了?那件事我也是受害者好么?再说,吕保奇这一走,刘燕立马继承了数亿产业,她需不需要我的帮助还很难说哩!”

    秦璐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猪头,你可能有所不知,做房地产的,你别看着表面上风光的很,但实际上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拿保奇地产来说,这一次被警方冻结了账户,真不知道能不能挺的过来。”

    “冻结账户?”朱小君立马想到老冯拜托他在申海买房子的时候,拿出的却是一袋子钻石:“你们警方为什么要冻结保奇地产的账户?”

    秦璐摊开了双手:“你问我,我问谁?这是省厅下来的意思,老娘一个小警察,哪里知道为什么!”

    “那你秦老大希望我怎么做?”

    秦璐揉了揉两侧太阳穴:“全心全意不遗余力地去帮助刘燕,帮她渡过这道坎。”

    朱小君突然笑道:“你不会是移情别恋又喜欢上刘燕了吧?”

    秦璐瞪了朱小君一眼:“屁话!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个死猪头好啊!”

    朱小君还想再斗上两句,可是秦璐没给他机会,连车门都没帮着关一下,掉头就走了。

    朱小君下了车,关上了后面的车门,然后冲着秦璐的背影竖了下中指:“哟西大大滴!”

    上了车,朱小君手指前方,冲着陈东呵呵一笑,指令道:“目标,天京,大部队立即出发!”

    陈东很是兴奋,居然还敬了个军礼:“是,长官!”

    八百多公里的高速路程,在中间休息了两次,加起来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其中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是朱小君在开,速度稍微慢了点,但陈东却开得飞快,平均下来,在路上的车速也有将近八十多九十公里的样子。

    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钟,陈东已经把车子开到了刘燕和她舅妈就寝的那家酒店了。

    “东东,你先在车上休息一下,君哥哥去买点吃的,咱们吃完了早点,再去接人,好吗?”

    陈东开了一夜的车,这会也真是累了,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