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92章 吃醋了(8更)
    朱小君是不是爱上了刘燕,这种命题他不敢作答,但是朱小君却是真心地喜欢着刘燕。刘燕有着宫琳一般的气质,有着秦璐一般的性格,还有着温柔那样的率真,而这些,都是朱小君所欣赏的。

    朱小君曾经看到过一个所谓测试自己是否爱上一个人的方法,就是每天醒来的时候,最先想到的那个人,或者是想到次数最多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爱着的那个人。

    朱小君为此做过对自己的测验。

    可是,每天醒来之后,他总是忘记了该去想谁,如果那个时间段朱小君真的有什么会让他想念着的,那一定是卫生间的马桶先生。

    震惊中的朱小君偷偷地瞄了眼刘燕,却看到刘燕一脸的正经严肃。

    朱小君还能说些什么呢?

    被震惊到的还有殷卓婷,这个风韵依旧的半老徐娘僵硬了几秒钟,随后便拿出了手机,径直出了书房,像是要接个电话。

    朱小君没有理会这些,而是清了嗓子,继续对那些供应商说道:“实际上,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在保奇地产中扮演什么角色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朱小君能为你们带来什么样的担保,而这些担保是不是可靠。你们说,对不对?”

    供应商们顿时交头接耳起来。

    朱小君说的话确实是实情,对这些供应商们来说,管他谁出来说话,只要能拿出充分的证据来说明保奇地产并非还不上他们的欠款,他们就会安心下来。

    “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奇江医疗的董事长,当然,奇江医疗算不上什么大公司,用奇江医疗来向各位做担保肯定会被你们笑掉大牙。但是,我的奇江医疗有着两个重要的大股东,一位就是吕保奇吕先生的继承人刘燕女士,而另一位,则是医疗界的航空母舰,唐氏医疗集团的掌舵人宫琳女士。我刚才已经跟宫琳女士通过电话了,宫琳女士表态说,她会全力相助刘燕女士,为此,宫琳女士答应,她会拿出唐氏集团在彭州的百分百产权的华海医院做为抵押。各位,你们都是商界精英,华海医院值多少钱,你们比谁都清楚,如果保奇地产真的过不去这道坎了,那么用一个华海医院来偿还你们这一个多亿的货款,是赚还是赔,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供应商站了起来:“朱先生,请您理解我们的难处,我们也都是小本经营,若是保奇地产垮了,我们也就跟着要破产了。”

    朱小君点头应道:“我非常理解你们的难处。”

    那长者向朱小君鞠了一躬:“谢谢朱先生不怪罪我们的无礼。若是真能用华海医院来担保,我想大伙都会安心下来,不过,生意场上……口说无凭啊!”

    朱小君笑了笑:“我当然明白口说无凭的道理。但是,事发突然,而宫琳女士又远在申海,这样吧,你们给我朱小君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我会请你们到保奇地产来办理相关的法律手续,到时候,我还可以把公证处的人请到现场,为我们的这个协约进行法律公正。各位,你们看这样做好不好呢?”

    十多名供应商又开始了交头接耳。

    最后,还是由那位长者代表大伙表了态:“我们也不希望保奇地产垮掉,朱先生能为我们考虑,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就按朱先生说的办吧!”

    朱小君显得很平静:“还有一事,各位,保奇地产现在在建的项目还有两个,我们可能还需要向各位购买一些建材,希望各位能够像以前一样,鼎力支持我们保奇地产。当然,再购买的时候,我会跟你们结算现金。”

    那长者喜道:“能结算现金那是最好了,朱先生您放心,我代表大伙说句话放这儿,只要买家是您朱先生,我们哪怕不赚钱,都会鼎力支持,大伙说对不对啊?”

    看着朱小君这副笃定的模样和气质,那十多名供应商已经相信了朱小君一多半,又听说接下来保奇地产在购买建材的时候会跟他们现金结算,哪有人还会反对,因此,大家伙异口同声的应道:“对!当然对!”

    供应商们满怀希望地走了,而殷卓婷也没再露面,朱小君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替宫琳做主,把牛皮吹了出来,可现在却还没跟宫琳打上一声招呼,不先把这事给落实了,怎么着都是一个心慌意乱。

    宫琳接到了朱小君的电话,一开口就是嗔怒,但嗔怒中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朱小君,你好忙啊,连回个微信的时间都没有哦?”

    “嗯……”电话刚一接通,朱小君后悔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说再怎么着急,也不该犯这种低劣的错误啊!他居然当着刘燕的面跟宫琳打电话。“是够忙的!我跟你说个事啊,咱们奇江医疗的投资人,吕保奇吕先生,出事了!”

    宫琳虽然没见过吕保奇,但对吕保奇这种传奇人物还是颇有了解,再说,她胞弟唐武就是彭州道上混的,从唐武的口中,宫琳也知道了不少的关于吕保奇的故事来。

    “他怎么啦?还是跟瘸四喜的那道梁子吗?”宫琳率先想到的就是有没有牵扯到她弟弟唐武。

    “不是!他出了车祸,人已经不在了!”

    宫琳惊了一下,随后又唏嘘了一番。

    “跟你商量件事?”

    “说,跟我还客气啊?还商量……”

    “吕叔的保奇地产遇到了点坎,公司账户以及银行贷款都被警方给暂时冻结了,现在保奇地产还有两个在建项目,我想……”

    “你是想借机讨巧那个小护士吧?”所谓纸包不住火,朱小君在肿瘤医院的时候被周兵设套跟刘燕的那点风流韵事早已经传到了宫琳的耳朵里。

    宫琳在电话中提到了刘燕,而且口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老陈醋的味道。假若这只是此二人之间的私密谈话,朱小君相信自己有一百种说辞可以说服宫琳,但是,现在刘燕就在身边,还眼巴巴地正看着他。

    好在朱小君的反应极快,他话题一转,便把宫琳带进了他的轨道中:“说实话,我朱小君能有今天,还真的感谢刘燕,若不是因为她,我就结识不了吕保奇,我结识不了吕保奇,就不会有勇气和实力迈出我创业的第一步。宫琳,我想你也应该感谢刘燕,因为我若是没走上这条路,还在肿瘤医院当个小医生,就很难发现蒋光鼎的阴谋,假如时光能倒流,我们重新走了一条不存在刘燕的道路,可能现在的唐氏已经改名为蒋氏了。”

    宫琳在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你说服我了,好吧,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打算了。”

    朱小君偷偷地长出了口气:“借你的华海医院一用,把它抵押给保奇地产的供应商们,帮助保奇地产渡过这个坎。”

    宫琳又一次沉吟了,而这次的时间明显要比刚才长了许多。

    “小君,你并不懂房地产,也不知道那个行业的水有多深,你跟我说实话,你有多大的把握?”沉吟了足足有两分钟,宫琳才开了口。

    “我不想欺骗你,也不能欺骗你,宫琳,其实我……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朱小君的话不光使得电话那头的宫琳明显一怔,就连身旁的刘燕同样也是一惊。“但是,我的选择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不是感情用事拍脑袋做出的决定。”

    宫琳明显一怔后反而很释然地笑开了:“既然你已经是深思熟虑过了,我也没啥好说的,只能跟庄喽……要不然还不得被你狂喷成不仗义不讲究的小人了?”

    对这个结果,朱小君虽然心里早有预料,但是能这么顺利地说服了宫琳,朱小君还是颇为兴奋:“事不宜迟,我答应了那些供应商三天后签署法律协定……”

    宫琳咯咯笑了:“你这不是先斩后奏么?朱小君,三天的时间恐怕来不及哦,你知道,唐氏现在董事会的情况那么复杂,想完全符合法律程序得获得唐氏集团的董事会批准。”

    就像是一个三天没喝水的人突然见到了一汪清池,狂喜之时,却又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靠近那汪清池。朱小君的心情顿时狂乱起来。

    “那……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宫琳幽幽地叹了口气:“办法倒是有,比如我偷偷地伪造一份董事会决议。不过这样做的代价是万一你失败了,那么咱们就只能在监狱里见面了。”

    朱小君这一会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般,此刻一听宫琳说还有办法,虽然这个办法是违法的,但他还是兴奋地嚷道:“没关系,到时候我陪着你,咱们齐心协力,把牢底坐穿。”

    这种话若是在数天之前,宫琳只会当成是朱小君的不正经,但是经历过省城香格里拉酒店的那一夜之后,宫琳却当朱小君的这句话是给她的誓言。

    “有你这句话,我就算真的去坐牢也值了。”宫琳的声音充满了温暖:“我会立即把文件做出来,然后让我的助理去带给你。小君,我这两天实在没办法离开总部,你不会怪我吧?”

    朱小君笑道:“当然不会,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放下了手机,朱小君颇为惬意地点了支烟,刚抽了一口,却见一旁的刘燕愤愤地站起身来:“朱小君,我希望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宫琳的施舍,我不需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