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93章 认错技巧(9更)
    就像宫琳知道刘燕一样,刘燕也知道宫琳。而且,女人都是靠直觉来判断事物的,刘燕通过朱小君刚才跟宫琳的电话,便依靠直觉判断出这两人有些不清不楚。

    吃醋,原本就是女人的特长,而一旦吃醋便要失去理智地胡闹一通,那更是女人的专利。这是一个普遍规律,绝不会因为人类的意志而发生转移。

    而这种普遍规律,在那些‘黑贫丑’们的身上,则表现的要弱一些,但在‘白富美’们的身上,表现的则要强一些。

    刘燕当属‘白富美’们中的佼佼者,所以,表现出来的这种普遍规律更是强烈——一旦吃起醋来,居然连数亿家产的命运都能置于不顾。

    看着刘燕愤愤地离去的背影,朱小君只能站在原地仰天长叹。

    此时,若是选择追上去,然后极尽巧舌之利,或许可以使刘燕转怒为喜破涕为笑,但那样一来,无疑是助长了刘燕的这种气焰,会使得刘燕在潜意识中认识到这一招极为好使极为管用,那么今后也就别指望过上好日子了。

    长叹一声之后,万般无奈的朱小君想起了一首歌,虽然旋律没记准,而且歌词也有些模糊,但朱小君还是哼唱了起来:你哭着对我说,小说里讲的都是骗人的……

    什么点娘,又什么创世,里面那么多所谓的经典之作,哪一个主人翁的身边不是围绕了一大堆的美女,而且,那些美女居然还能和平共处。

    转过头再来看看自己,他朱小君刚毕业一年,就闯下了这份局面,比起小说中的那些主人翁也不算差了,可是结果呢?才他妈两个女人,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这就是命!

    命苦不能怪政府!

    只能自个硬着头皮撑下去,谁让自己贪图美色,两个女人都割舍不下呢?

    呆立了两分钟,朱小君还是硬下心来,决定让刘燕好好地做一下自我反省,因此,他没在去搭理刘燕,在跟刘燕她舅妈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溜出了吕保奇的别墅。

    回到了自己的住地,朱小君痛痛快快地冲了个澡,然后就要带着陈东出去吃晚饭,刚一出门,顶头遇见了秦璐,而秦璐的身后还跟着了一个小尾巴。

    “小君哥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原本见到了秦璐,朱小君的心情就好了许多,正想约上秦璐去喝点酒轻松一下,又看到了温柔这小妮子,朱小君的心情更加爽朗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刚想带东东出去搓一顿呢!你俩先放东西,我们在楼下等你们。”

    朱小君这边说着,陈东那边却忙活开了,帮着温柔又是搬行李又是拿毛巾。

    秦璐在一旁皱着眉头:“你还别说,他们两个在一起倒也挺般配!”

    朱小君被这话吓了一跳:“秦老大,听你这话我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呢?你不会也是因为吃醋而失去了理智了吧?”

    秦璐难得的精明了一回,她抓住了朱小君话语中的一个‘也’字:“怎么?莫非在老娘之前还有人吃醋了?”

    朱小君意识到自己说话说出了漏洞,急忙编瞎话来蒙盖:“不是在你秦老大之前,而是跟你秦老大同时。”

    秦璐点了点头:“嗯,你没摸鼻子,说明你小子没撒谎。”

    朱小君一愣,想了想,似乎自己刚才真的没摸鼻子。是自己改了一说谎话就要摸鼻子的习惯了?还是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根本就是句大实话?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朱小君有意识地抬起右手,摸了下鼻子:“怎么啦?当你秦老大的情敌还犯法了不成?我跟你说,只要你不打死我,我朱小君就一定会跟你争到底。”

    秦璐白了一眼朱小君:“你小子胆肥了是不?行!敢跟老娘叫板,你他妈还算是条汉子,老娘接下你的挑战了。”

    朱小君大为不解:“不对啊,秦老大,我刚才是摸过鼻子才说话的呀!”

    秦璐冷哼一声:“死猪头,你想拿这一招来糊弄老娘是不?你他妈撒谎时的习惯是用左手摸鼻子,可你刚才用的却是右手,草,你当老娘左右不分啊?”

    朱小君摊开了双手,看了看左手,又看了看右手,然后双手同时给了自己一巴掌:“窝靠,老子太失败了……”

    秦璐很是得意地拍了下朱小君的肩膀:“行吧,看在咱们俩十多年兄弟的份上,这件事老娘给你保密了,省得传出去让你个死猪头无法做人了。”

    朱小君赶紧做出电视剧中臣子面见皇上的样子:“臣朱小君,谢主隆恩!”

    刚巧这时候温柔出来了,看到了这一幕,咯咯咯笑着订正了朱小君的错误:“小君哥哥,你刚才用的是清朝的君臣礼,这是不对的,你应该用唐朝的才对,要双膝跪地,而不是单膝跪地。”

    秦璐一见到温柔,不自觉地就流露出笑意来:“为什么要用唐朝的而不能用清朝的呢?”

    温柔笑道:“因为璐姐姐是女人呀,历史上,只有武则天一个女皇帝啊!”

    正说笑着,朱小君来了电话,一看手机,原来是张石打来的。

    工作上的事,自然不需要避讳秦璐或是温柔。

    接通了电话,张石在那头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质问:“朱小君,今天是几号,星期几,你记不记得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啊?”

    朱小君一愣,根本想不起来张石这说的是哪出。

    张石叹了口气,说了答案:“明天周四,后天周五,朱小君,你是不是想起钟楼医院还有一摊子事情要办啊!”

    朱小君猛地一拍脑门:“靠,你不说我还真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老佟明天一早抵达申海,咱们是不是该去趟申海接一下老佟呢?”

    道理上是明摆在那儿的,人家佟博士把自己的知识产权交给了朱小君的奇江医疗,不但分文未取,为了开发一家医院还不远万里地来回穿梭,就凭这份情,他朱小君也理应赶去申海机场迎接一下人家佟博士。

    可是,朱小君能走得开么?他能放心刘燕那边一摊子大事而去忙活自己公司的那点小事么?

    “你说得对,咱们确实该赶去申海,不能晚了明一早的接机。”

    “那怎么着?咱们今晚就出发呗?”

    “嗯……对了张石,你吃饭了没?”

    “刚忙完,还没下班,能吃什么饭?”

    “要不……我去接你,咱们一块吃个晚饭,然后再出发,如何?”

    张石想了下:“嗯,也好!你告诉我地点吧,我开车过去就好了!”

    聪明的人才会做出聪明的事情,就拿刚才朱小君跟张石的这番电话,假若把朱小君看成一名业务员,而把张石当作一名客户,那么在这番电话中,朱小君所掌握的沟通技巧已经达到了职业水平。

    一开始,做为客户的张石对作为业务员的朱小君是带有明显的意见的,所以在电话中才会有劈头盖脸的一通质问,那么作为业务员,这时候最重要的是搞清楚情况,然后立即认错。

    谈业务的时候,认错是一个很有技巧的环节,作为业务员可不能说‘对不起,我错了’之类的直接认错的话语,这种认错的话语往往带有把问题终结了的感觉,甚至还会给客户带来一种反向逼宫的味道,就好像再说:行了,够了,我都承认自己错了,你还要怎么样?杀人不过头点地嘛!

    朱小君的认错方式就很好,一句话不单向张石认了错,而且还把张石捧了一下,在潜意识里,强调了‘你不说’这三个字。

    之后张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而这个建议,是朱小君很难接受的。假如在电话中朱小君就向张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么很可能会激起张石的愤怒,因为朱小君和张石虽然是同一个利益体,但是这二人在观看他们共同的利益体的时候的角度并不相同。可以说,张石和吕保奇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在他的眼中,只有佟律新。

    这个时候,朱小君先是肯定了张石的意见,然后绕了一个弯子,把这个有争议的问题给搁置了,提出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意见,那就是先一块吃个晚饭。这一点,在销售中就叫做达成了一个初步的缔约,虽然这个缔约看上去跟终极目的还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它却为二人能否达成最终一致目标奠定了基础。

    张石乐呵呵地赶到了饭店,除了温柔这姑娘他不太熟悉之外,秦璐和陈东都是老朋友,因此张石也很放得开,一上来就跟朱小君盘算起他的计划来。

    “以前在伽玛刀行业的时候,我也积攒了几家医院的资源,这一次,我跟那几家关系不错的医院都联系了,其中有两家的意向还算明确。我想着趁这次老佟回来的机会,把他们邀请到彭州来,小君,咱们周五办完事,就得连夜赶回来,双庆市人民医院的大院长亲自带队,周六下午抵达彭州。”

    朱小君向张石竖起了大拇指。

    “钟楼医院那边若是还得留个人,那就把陈老五留下来,若是事情办得利索,就干脆把陈老五也带回来,人家医院考察完之后,后面还是有很多工作要继续的。”得到了朱小君的赞赏,张石更加兴奋了。(未完待续。)